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二十三章內鬼的身份一

第二百二十三章內鬼的身份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你!"

    我猛的一愣,隨即緩緩的將匕首從她的咽喉旁放開。

    七殺姑娘看清楚了我的臉之後,好像也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她的手一軟,肩膀一耷拉。手上的手槍吧嗒一聲就掉在了地上。

    我用手電筒照了一下,我發現她受傷了,嘴角還流著血。右胸口的位置。有一大片的血跡,此時還有鮮血流了出來。

    應該是剛才開槍射擊我的時候又扯動了傷口。

    我趕緊叫眾人進來,然後從背包里面取出了隨身攜帶的藥品,由于大家都是男人,不太方便包扎,她自己試了一下,根本不行,最後。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盯著我說了一句,"林敢,還是你來吧!"

    我有些尷尬,胸口的位置啊,怎麼想怎麼不對勁啊。

    王大仙在一旁吞口水,我相信,只要七殺姑娘願意,這老東西絕對可以跪舔著效勞。

    我起初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事到如今,也想不了許多,我讓葉九打著手電,然後用背包里面的剪刀剪開了七殺胸前的一些衣服,我這一剪開,我立馬就看見了她里面的黑色運動內衣。我沒有多想,扯著她的衣服,倒出一些酒精擦拭在傷口的位置,然後敷上白藥,又貼上了紗布。

    做完這一切,我折騰出了一身的臭汗,娘的,好在傷口不是正中胸口,要是那樣,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男女授受不親啊。

    七殺姑娘包裹好了自己的衣服,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她臉色慘白。我讓她先休息一會,待會再行動,娘的,現在咱們這些人反正已經是被困在這里了,再多待一會,我相信不會是太大的事情。

    靠在牢房的牆壁上,我看著她,我知道,她的消失,肯定跟我們這些人一樣,只不過,看她胸前的傷口,卻是匕首造成的。

    難道說,是有人襲擊了她?

    我有些狐疑了起來,我沒有發問,七殺自己緩緩的說道︰"你們怎麼來這里了?"

    我將情況一說,然後問她,"你是不是一樣,突然發現我們這些人不見了的?"

    七殺點點頭。

    我又盯著她的胸口,她有些不好意思,我趕緊撇過頭,"你的傷......"

    "有人襲擊了我!"

    她這話一說出口,的確印證了我的想法。

    我趕緊問道︰"是不是天罰組織的人?"

    七殺咬著嘴唇,沒有立刻回答,過了一會,才緩緩的說道︰"我感覺,是咱們自己人!"系池冬亡。

    眾人一听,也都驚訝了起來。

    七殺再次說道︰"在走廊的時候,我走著走著,突然發現你們走在前面的人不見了,然後,我轉過頭,我發現,我的身邊,還有後面的人,也不見了,我當時預感到了出了大事,我趕緊打開了手電筒,我發現,我還處在走廊里面,只不過,你們都不見了蹤影,我當然很緊張,我開始試著找尋你們,不過,我走了好久都沒發現,我開始思索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在這個時候,有人突然朝著我攻擊,他最先打掉了我的手電,然後,直取我的要害,我看的出來,他是想要我的命!"

    "你看清楚了哪個人沒有?"

    我問了一句。

    七殺搖搖頭,"他的速度很快,應該早有準備,而且,他肯定是挑選好了襲擊我的最佳時機,從他打落我的手電筒這一點看,我相信,他應該還帶著什麼夜視的裝備,要不然,他不可能在接下來的過程當中,每每差點要了我的命。"

    "他打落你的手電筒,你才覺得他是咱們自己人?"

    我問七殺。

    七殺點點頭,"這是一點,另外,他雖然一直沒說話,但是,人出手的動作,還有呼吸的節奏,如果相處久了,是能夠察覺的出來的。"

    我點點頭,的確,熟悉的人,走到你家門口,你就能听出他的腳步聲了。

    我盯著七殺,一字一句,"你懷疑誰?"

    七殺咬了咬牙,"貪狼!"

    "貪狼?"

    我不由的一驚,同時,也有些意外,說實話,我剛才以為她要說破軍的。

    但是現在,她竟然說是貪狼。

    難道說,貪狼才是內鬼?

    我有些搞懵了。

    "你確定這一點?"我問七殺。

    七殺點點頭,"我確定,襲擊我的人,用的是匕首,我跟貪狼認識也很多年了,我太熟悉他的動作了,另外,他的呼吸節奏,十分的倉促,我听的出來,他是想瞬間殺了我,然後一出手就用了全力。"

    "他為什麼要殺你?你們之間好像沒有私仇啊?"

    葉九也有些糊涂了。

    七殺搖搖頭,"我不知道。"

    說完,她看著我們,看了一圈,問道︰"葉七沒找到嗎?"

    剛才,我並沒有告訴她關于葉七死亡的事情。

    葉九咬著牙,"七殺,葉七死了。"

    七殺一驚,"死了?怎麼死的?"

    葉九將事情一說,七殺眼神一下子凜辣了起來,"看來,咱們進入鼠山監獄的那一刻,就已經掉入了別人精心設計好的陷阱當中,我們進入地下一層,那條長廊就是故意讓我們分開的,然後逐個擊破,只不過,相比起你們,有人更想瞬間殺了我。"

    我點點頭,同意七殺的看法,我們這些人,都沒有遭受到攻擊,她,怎麼就遭受到了。

    而且,我們這個小團隊,除了葉七之外,現在人都到齊了。

    沒有到齊的兩個人,破軍,貪狼,身上,都有嫌疑。

    這兩個人,到底誰才是內鬼呢?

    葉九懷疑過破軍,我也曾經懷疑過,但是,我們都沒有確切的證據,反而是貪狼,七殺似乎已經確認了這一點。

    難道說,貪狼,才是真正的幕後真凶?

    他設計好了這一切,話說回來,這還真有這個可能,破軍是內鬼的嫌疑,似乎還有些自相矛盾,可貪狼就顯得順理成章多了。

    破軍一開始就準備拉著我一起來這鼠山監獄,他在紅海超市故意不出現,可是,還是被貪狼告密通知給了野田尚雄,野田尚雄這才帶著周雅一起來到鼠山。

    而破軍打听到了這一點之後,才告訴我,他知道周雅一定會跟著野田尚雄一起來。

    完全就說的通嘛。

    貪狼,似乎被破軍的嫌疑更大。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趕緊看向了葉九,說道︰"葉九,你說二樓的兩具干尸,很有可能就是葉五跟葉六,那麼,有沒有可能是貪狼叫他們來到這里的呢?"

    葉九沒有作聲,過了一會,點了點頭,"當初他們跟破軍一起執行任務,後來,破軍說他們回來了,如果貪狼再叫他們來到這鼠山,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雖然說我們這些人都是歸老爺子統一調配,發布任務,但是,有時候私人之間,也是有一點交情的,比如七殺叫我做點什麼,我肯定也會幫忙。"

    七殺點點頭。

    這樣一來,貪狼的嫌疑,就更加的上升了。

    只不過,這個家伙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難道說,他早就已經背叛了八門,而到了天罰組織的門下?

    有沒有這個可能。

    這個可能,當然有。

    我又開始迷糊了,有了貪狼,似乎破軍的嫌疑一下子就得到了解除,當然,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感覺有些地方沒有理清楚。

    只不過,雖然如此,但是現在,有一點可以確認,破軍,貪狼,這兩個人之間,一定有一個是內鬼,他們早就設計好了這一切,而將我們帶入這里,就是讓我們死,這個內鬼,早就熟悉了鼠山監獄的環境,他殺掉了知曉這里情況的葉五葉六,然後,精心的布置了這個陰謀,等著我們一個接著一個往里面鑽。

    而現在,或許就是他收網的時候了。

    只不過,我相信,他絕對沒有想到,我們這些人,會頑強的生存了下來,而且,還能夠重新的匯聚到了一起。

    他千算萬算,還是漏算了一個沒有來到這里的藍朵,正是為了苗疆藍家的百蟲水,我們才能走到這一步。

    我咬了咬牙,"好了,大伙休息的差不多了,咱們繼續找尋通往地下三層的樓梯,我相信,真相,很快就會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