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二十五章鼠山腹地

第二百二十五章鼠山腹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眾人一時之間誰都不敢輕易的確定。

    的確,這個通往地下三層的樓梯,不像樓梯,卻更像一條通往山腹之間的密道。

    我用手電筒照了一下,里面漆黑一片。一條蜿蜒崎嶇的石頭路一直延伸到了下面,下面有什麼,誰都無法預料。

    "會不會咱們找錯了。這條。根本就不是通往地下三層的路?"

    葉九說了一句。

    眾人沒有作聲,又開始緩緩的打量。

    我知道,現在大家都對這條路有些摸不透,畢竟,這里是鼠山監獄,雖然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但是,這也絕對不會是古代的牢房。所以,這里的建造工藝還有當時的建造水平都是不可能創造出如此簡陋的通道的。

    "大家不能在這里耽擱了,總要做出一個選擇!"林闖用手電筒再次看了看下面。

    我點點頭,的確,耽擱下去,沒有任何的意義,現在的問題就是,到底下,還是不下,或者說,重新找一遍。

    而事實上,對于重新找一遍,誰都沒有這個信心,你就能知道能順利的找到另外一條路?另外,萬一這條真是通往地下三層的呢?

    後面。就是無盡的輪回長廊,再回去,會不會又被困死在里面?

    總之,所有的顧慮跟擔憂此時此刻都瞬間纏繞上了眾人的心頭。

    我看了看眾人,將這些擔憂直截了當的說了出來,然後說道︰"各位,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了,現在,該是大家拿決定的時候,下,還是不下?我的選擇是。下去!"

    我看著眾人,過了一會,七殺姑娘開了口,"我也贊成下去,畢竟咱們要是回去,很有可能再次困死在輪回走廊,而且,林敢說的對,食物跟水,都不允許我們再次的找尋下去。"

    眾人都看著我們。

    最後,一個個的點了點頭,就只有王大仙,最後嘀咕了一句,"這下面,鬼知道他娘的有什麼東西。"

    的確,這座監獄,每一層讓人心驚肉跳,到了這地下三層,萬一又出現什麼不可估量的怪物,還真是不好說。

    我走到這個類似山洞的入口,我用手電筒往里面照射了一番,通往下面的路,很窄,最多不超過兩米寬,周圍都是山壁,沿著這路往下走,一路都是用石頭鑿出來的台階,我布置了一下眾人下去的位置,當然,我跟燕雀一頭一尾,是一定的。

    然後其他人按照實力的強弱逐漸排列在我們的後面,最中間的位置,留給了王大仙,老東西還算滿意,說這樣比較保險,我們比較尊重老年人。

    這個老東西,我當時真想給他一拳,不過一想到他在關鍵時候的那些分析,我還是挺佩服的。

    這一次,帶著他來,我算是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我在前面打頭,沿著這條崎嶇的石頭路一直往下面,山路十分的不規則,下去之後,更是蜿蜒百轉,我們還沒走十分鐘,就已經拐了好幾個彎。

    而且,我還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山路,似乎一直在往下,走了這十多分鐘,我們最起碼已經下降了三層樓的高度。

    我不禁有些擔心了起來,他娘的,這一直走下去,不會通到了地球的另外一邊,直接到達了民主自由的美利堅合眾國吧?

    我有些戲謔的想著。

    這個時候,王大仙在中間叫了起來,"林敢,不對勁啊,這路,一直往下面啊。"

    "不往下,還往天上啊?"林闖來了一句。

    "不對不對,這也下降的太多了,我們現在,最起碼到了地下五層!"

    王大仙又嘀咕了起來。

    我知道,這個問題,眾人都發現了。

    只不過,現在根本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回去?娘的,回去估計真是找死,所以,現在只能是硬著頭皮一步一步的走到底。

    我讓大家保持安靜,我知道,過多的擔心反而會讓人失去思考跟冷靜的本質,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警惕,然後,看看這路到底通往哪?

    說實話,心里雖然這樣想,我還是有些擔心,因為,這條石頭路,真的不像是通往鼠山監獄的地下三層,而是像一直通往這鼠山的山腹之間。

    只不過,話說回來,這鼠山監獄,有沒有地下三層?誰又說的準呢?

    破軍手中的那份結構圖,根本就是假的,而我以前看過的鼠山監獄的資料,也不全面,再說了,即便全面,也不一定就是真的。系莊匠扛。

    所以,對于這個鼠山監獄,我們現在的狀態,就是一窮二白。

    我心里這樣胡思亂想著,又往前走了一會,崎嶇蜿蜒的山路竟然一下子變的平坦了起來,不但如此,還變寬了。

    眾人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了起來。

    的確,在一種壓抑的環境里面,人,不由自主的就會生出緊張的情緒,剛剛其實我就在想,娘的,萬一我們這些人走著走著,這山突然塌了,那就完蛋了。

    山路變寬了之後,還是一路往下,只不過,台階之間的落差相對低了太多,又往前走了一會之後,直接就變成平坦了。

    就似乎我們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眾人都停了下來,我用手電筒照了一圈,這一照,我頓時就嚇了一跳。

    我發現,我們的面前,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大場子,粗略估計,應該有有兩個足球場面積大小,場子的旁邊,是石頭,上面,大概有十多米高,也是石頭,這個大場子,似乎不是人工開鑿而成,而是天然的。

    而事實上,即便是現在的技術手段,想要在山腹之間打造這樣一個龐大的洞穴,難度也是相當的大。

    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本以為下來,會是一間又一間的監獄,可是,眼前見到的,完全就顛覆了我們的想象。

    我們就好像來到了另外一個神秘無比的空間。

    最讓人驚嘆的,還不是場子的本身,而是場子的中間,在場子的正中間位置,有一個類似于祭台一樣的東西聳立在那里。

    看上去有三米來高,東西南北的位置,分別有一個雕刻好的石頭樓梯通到上面。

    上面,是一個平台,平台上,有一只石頭雕刻的野獸,那野獸十分的怪異,做著一個老虎一般仰天長嘯的動作,只不過,它絕對不可能是老虎,它的動作有些怪異,而在它腦袋中間的位置,則有朦朦朧朧的珠子,此時,正散發著一種七彩的淡淡光芒......

    我完全就愣住了。

    眾人誰都沒有動,都跟我一樣,傻愣愣的看著場子中間的那個祭台。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唐傲驚嘆的說了一句。

    誰都沒有作聲,畢竟,誰都回答不了他的問題。

    我們發呆了好一會,這才重新的冷靜了下來,我們再次打量,可是,這個場子里面,除了中間的那個神秘祭台,就再也沒有任何的東西。

    不過,場子的其他地方,卻有不少跟我們剛才進來這里時候一樣的通道,隨便一看,就有十多條。

    看來,通往這里的路,不止一條!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王大仙問我那祭台上的野獸像什麼?

    我搖搖頭,說不知道,他又問眾人,眾人也不知道。

    王大仙皺著眉頭,忍不住來了一句,"我倒是覺得,它像一種東西。"

    "什麼?"

    我好奇的問了一句。

    "老鼠!"

    "老鼠?"

    我猛的一愣,再次看向了那個中間的祭台,的確,雖然這里沒有發現光源,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這里,還是能夠看的很清楚,尤其是最中間的那個祭台的位置,完全就一目了然,只不過,我們離的遠,看不太清楚那上面野獸的形態。

    但是,這個時候,王大仙這樣一說,我頓時反應了過來,的確,那祭台上的那只野獸,雖然體型巨大,可仔細看上去,它的身體,動作,還有那細細長長搭在祭台平台上的尾巴,都相繼了一只仰天長嘯的老鼠。

    我說剛才碼字看它的動作如此的怪異。

    仰天長嘯,那可是百獸之王老虎的專職,現在,一只老鼠擺出這樣的造型,我們當然會感覺到吃驚跟怪異。

    這座山,叫巴八山,可更多的人習慣叫它鼠山,而這座監獄,又叫鼠山監獄,到了地下二層,我們又踫到了血鼠,現在,更是看見了一直體態荒誕怪異無比的大石鼠。

    所有的一切,都跟老鼠有關,這到底說明了什麼呢?

    我的心,開始隱隱的不安了起來,我感覺,這一次鼠山之行,或許要顛覆我們太多的想象。

    甚至于這一次的天罰任務,都不止我們知道的這麼簡單!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