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二十六章詭異祭壇

第二百二十六章詭異祭壇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眾人看著那個祭壇,看了好一會,完全被眼前的怪異場景給震懾住了。

    半天,有人才說了一句,"還真他娘的是一只老鼠。"

    "就是啊。俗話說的好,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現在。耗子稱霸王了。"王大仙也幽默的來了一句。系莊池圾。

    在這個地方,待的越久,就越發的能適應這里的環境。

    到最後,我根本都不需要用手電筒了。

    我感到非常的奇怪,這個空蕩蕩的大場子,真的看不到光源,可就是這麼奇怪,你能夠看清楚這里的任何東西。石頭,石壁,地上的灰塵,當然,最明顯的還是那個中間的老鼠祭壇。

    我問王大仙怎麼回事。

    王大仙回了我一句,說以為他是神啊,什麼都知道?不過他懷疑應該是這石壁上有些本身發光的元素晶石在里面,雖然肉眼看不太清楚,卻能讓這里變的明亮起來。

    我想了想,或許就只有這麼一種可能了。

    我看著眾人,征求大家的意見,問接下來怎麼辦?

    眾人都是一片茫然,我們所站在的這條通道,根據指南針上的顯示,應該是在正東方。而其他的三個方位也有十幾條通道,通向山腹的里面,地下三層,就在這?還是說,要經過其他的通道才能到達呢?

    我腦海中一絲一毫的頭緒都沒有。

    這個時候,林闖說了一句,"要不咱們去那個祭壇的旁邊看看,或許有線索也說不定呢?"

    他這一說,眾人頓時贊成,說白了,還是好奇心。人對于新奇的事物,本能的就充滿了好奇跟探索的心理,所以,看到這大老鼠仰天長嘯的場景,誰都想過去瞻仰一番,當然,還有那老鼠額頭中間的那顆發出七彩光芒的寶石,我們也很想看看到底是什麼?

    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眾人就開始躡手躡腳的朝著那個祭壇靠近,我知道,其實大家的心里還是很忐忑,很緊張的。

    一邊警惕,一邊抱著這種好奇心,眾人走了好一會,總算是來到了那座祭壇的下面。

    遠遠看過來,這祭壇只有三米來高,可實際走到旁邊,卻有五米左右的高度,四個石梯沿著東西南北的方位直接到達了祭壇上面的平台。

    平台上,那只造型怪異的大老鼠,此時此刻看的更加的清晰了,它被雕琢的栩栩如生,就連嘴巴上的胡須都能看的看的見,它的尾巴長長的垂在平台上,腦袋兩眼之間,那顆七彩流光的寶石還在發出淡淡的光芒,有乒乓球大小。

    我不由的多看了兩眼。

    眾人也一個個抬起頭,盯著,過了一會,唐傲來了一句,說要不要上去看看。

    王大仙趕緊制止住了,說道︰"這樣看看就可以了,千萬別上去,咱們對這里的情況不熟悉,萬一發生什麼變故,那可不好對付,另外,這種祭壇一般都是神明的存在,搞不好這大耗子就是這鼠山的神,觸怒了神靈,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眾人有些放松,听王大仙說耗子還能成神,都說瞎扯吧。

    王大仙說不要不當一回事,要保持嚴肅的態度。

    這一說,眾人更感覺他是扯淡了。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折騰了一會,還是沒人上去,畢竟王大仙說的對,對于這種未知的事物,我們保持著好奇的心態,是正常的,如果還有其他的想法,那就危險了。

    我心里還記掛著周雅,開始思索著到底要怎樣離開這個地方。

    我在想,這里應該不是地下三層,而要進入地下三層的話,肯定要經過其中的一條通道。

    只不過,這大場子的石壁四周,大大小小的通道我剛才數了一下,一共有十六條,分別通往不同的方位,誰知道哪條才是正確的?

    另外,要是走錯了,其他的地方,又會不會有危險呢?

    這是誰都無法預料的事情。

    我感覺事情又開始變的棘手了起來。

    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不管是救人還是自救,我們都必須第一時間找出正確的方位,我將眾人集合了起來,開始詢問大家的意見。【愛書屋】

    不過,一圈問下來,完全一絲一毫的效果都沒有。

    眾人跟我一樣,完全是伸手一片黑,其實,這種結果也早就在我的預料之中,大家都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能夠找到正確的路線才怪呢。

    十六條通道,如果其中真的有一條是正確的話,那概率有多大?

    再說了,這十八條通道之中,萬一沒有一條是正確的呢?那又該怎麼辦?

    我感覺操蛋到了極點。

    從原路返回,那更加不可能,上去,又是輪回長廊,我們能不能走出去還是個問題。

    我感覺焦頭爛額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邊的王大仙突然喊了我一句,"林敢......"

    然後,他死死的指著前面,我順著他的手指看了過去,我看見幾個人影慢慢的出現在我的視線當中,距離有些遠,我看不太清楚。

    不過,等到那些人靠近之後,我頓時就目眥欲裂。

    那些人,竟然是野田尚雄周雅還有天罰組織的人,除此之外,我還看到了兩個熟悉的人影,破軍,還有貪狼。

    "娘的!"

    我狠狠的罵了一句。

    一直以來,我都在猜測破軍跟貪狼誰到底才是真正的內鬼,可是這一刻,看到他們如此親昵的跟野田尚雄走在一起,我突然明白了過來。

    內鬼,不是一個,而是兩個,這兩個王八蛋,竟然都是。

    我死死的盯著他們,破軍帶頭,在祭壇的旁邊停了下來,隨即,他看著我,說道︰"想不到,你們竟然活了這麼多人!連輪回長廊都困不住你們,實在是讓我有些意外啊。"

    "破軍,你是叛徒!"

    七殺死死的盯著他。

    破軍笑了起來,"請別這樣說,確切的來說,破軍,只是我的另外一個身份。"

    他有些得意。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將眼光挪到了周雅的身上,周雅站在我的分身旁邊,我旁若無人的問了一句,"雅姐,你還好嗎?"

    周雅看見我,顯得有些激動,過了一會,罵了我一句,"傻瓜,說了讓你不要管我的,你還來干嘛?"

    我笑了笑,這一刻,見到周雅,我反而放松了。

    我這個人不喜歡玩陰謀,大大方方的跟我來,我迎戰便是,現在,我知道,一切都明朗了。

    "你還笑,傻瓜!"

    周雅喜憂參半,流著眼淚,又罵了我一句。

    我抓了抓腦袋,"雅姐,要罵,等咱們回去再罵,我讓你罵個夠!"

    "林敢,你果然是個多情種啊,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忘親親我我,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的雅姐平安無事的。"

    破軍看著我,似乎有些不習慣我這樣不屑他的表情。

    我將眼光重新的放到了破軍的身上,"說吧,到底想讓我做什麼?"

    "聰明!"

    破軍對著我豎起了大拇指,隨即又笑了笑,"只不過,我很好奇,林敢,你就不想知道這場游戲,到底是怎麼玩的?還有,你不想知道我到底是誰?"

    "你很自負嘛!"

    我不屑的說道。

    "當然,作為一個勝利者,這個時候,我很想讓你知道我所有的精心布局!那樣,我會很有成就感的。"破軍大聲的笑了起來。

    "那好,我洗耳恭听!"

    我示意眾人都冷靜一些,破軍,敢帶著野田尚雄還有天罰組織的人露面,他肯定已經是有恃無恐,所以,一絲一毫的沖動,都不會對我們有任何的好處。

    "謝謝!"破軍對著我再次笑了起來,然後,他在原地轉了一圈,最後,緩緩的說道︰"這要我從何說起呢,說實在的,這個計劃,設計的太過完美,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開頭了。"

    "那就讓我來提醒你!"

    我盯著他,一字一句,"就從二十年前說起!"

    ps:

    感謝上官飛燕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