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二十七章蓄謀已久

第二百二十七章蓄謀已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這話一說出口,破軍頓時一愣,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我,緩緩出聲,"林敢。你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啊。"

    我有些戲虐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剛才只是試探你一下。沒想到。還真是這樣,看來,你也是天罰組織的人,還是個不小的人物!"

    我不知道破軍的身份,但是,看到他剛才洋洋得意的樣子,還有先野田尚雄一步說話,我就大膽的假設了一番。因為,周雅也說過,二十年前的時候,天罰組織的人跟野田尚雄提到過破軍這個人。

    雖然我知道他們以前提到的破軍肯定不是我眼前的這個,但是,我還是感覺,二十年前的事情,會跟現在掛鉤。系莊嗎弟。

    被我這一調戲,破軍有些不爽的看著我,"林敢,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試探,看來,你很放松嘛!"

    "當然,反正你們的陰謀已經得逞了。我再怎麼焦慮煩躁,也是于事無補,不是嗎?"

    我盯著他,笑了笑。

    "那好,那你再試探一下,後面的故事發展是什麼樣的?"破軍饒有興趣的看著我。

    我思索了一番,"二十年前,天罰組織的人,找到野田尚雄,哦,不對。應該是野田尚雄的分身,我想,那個時候開始,你們就已經在打鼠山監獄的主意,拉野田尚雄加盟,當然是看中了他的不死之軀,而當時,你們還提到過破軍,我在想,你們是不是準備施行一個計劃,用你們的人,取代破軍,長期的潛伏在八門?"

    "聰明!"破軍咬了咬牙,"繼續!"

    "我不知道什麼是怎麼取代破軍的,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潛伏在八門,還是利用破軍的這個身份,那麼,調查鼠山監獄的事情,肯定會方便許多,這也是為什麼你們能夠拿到這麼多鼠山監獄資料的原因,對嗎?"

    我一字一句。

    "不錯,再然後呢?"

    破軍看著我。

    我緩緩出聲,"再然後嘛,你們打听到了鼠山監獄的情況之後,你們肯定非常的激動,然後想第一時間拿到鼠山監獄里面你們覬覦已久的東西,只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些變故,你們的行動,讓葉五葉六發現了,你就殺了他們,為了不暴露,也是為了以防萬一,你又砍掉了葉五葉六的腦袋,當然,他們的手腕你也沒有放過,因為,你害怕他們的手腕紋身暴露了他們的身份。"

    "林敢,看來你已經跟他們詳詳細細的交談過了。"

    破軍盯著葉九。

    葉九咬著牙,"葉五葉六,是你殺的?"

    "沒錯,是我殺的,他們發現了我的身份,我當然要殺了他們,不過,我還算仁慈,沒有將他們丟在地下一層或者二層,要不然,等待他們的,或許就是那些血鼠了。"

    破軍陰冷的笑著。

    "王八蛋!"

    葉九大罵了一句。

    我示意葉九不要動怒,而是再次說道︰"你不是仁慈,是因為你也對付不了那些吃人的畜生吧?"

    破軍有些詭異的看著我,"林敢,好像什麼都瞞不了你。"

    "我說過,我只是試探,試探的這麼推測一番!"我冷冷的說道。

    "你繼續推測!"

    破軍晃了晃腦袋。

    "我相信,你們第一次來到這鼠山監獄,肯定遇到了不少的挫折,也死了不少人,鼠山監獄一樓的牢房,有不少的尸體,而地下一層跟二層的牢房,卻是空空如也,我想,這不是因為當年的那些罪犯逃出去的原因,而是因為,他們都被殺了,吃了,而且,連尸骨都不剩,至于一樓牢房里面的那些白骨,我想,就是你們第一批帶來的天罰組織成員吧?"

    我這話一說出口,不但破軍,其他人也全部都是臉色一變,這些事情,就好像我親眼看到過一樣。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猜測,也是我剛剛想到的。

    鼠山監獄,地下一層二層的牢房,一絲一毫的白骨都沒有,而一樓,卻有白骨,我在想,鼠山監獄,肯定還有我們沒有看到的恐怖生物,它們能直接吃掉人的骨頭,但是,只會在地下出現,而一樓,它們根本不會上去,所以,那些白骨,才能一直留到現在。

    想到這里的時候,我脊背出了一股子冷汗,看來,我們還算幸運,在地下一層二層的時候,只踫到過活死人跟血鼠。

    活死人,我能對付,血鼠,有藍朵祖傳的百蟲水,要是要是踫到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生物,我估計,我們就真完了。

    所以,這就是我們幸運的地方。

    破軍這一次沒有作聲,看來,所有的一切,我都猜對了。

    我繼續說道︰"第一次來,你們肯定是無功而返,而且,你也很清楚,就你們的實力,是絕對不可能拿到鼠山監獄里面覬覦已久的東西的,所以,你開始布局,你開始在八門公布自己得到的鼠山監獄資料,也開始提到天罰組織,你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希望借助八門的實力,跟天罰組織一起,拿到這里面的東西,當然,東西一旦拿到,最後,還是要落入你的手中,我說的沒錯吧?"

    破軍冷哼一聲,"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的確,我現在明白過來,確實有些晚!"我自嘲的笑了笑,"你在精心的布局著自己的計劃,後來,趙冰出現,讓你一下子見到了希望的曙光,我相信,你第一次去東門批發市場踫到我的那個晚上,你根本不是去調查趙冰,而是想將趙冰拉入你的陣營,但是,你意外的發現了我,加上燕雀的骨齡被你發現,你頓時就改變了計劃,讓我殺了趙冰,然後控制我,對嗎?"

    "沒錯!"

    破軍,已經很不爽了。

    我笑了笑,"你暗中開始跟野田尚雄聯系,雖然說這個野田尚雄是真身,但是,他跟他的分身一樣,一樣的貪婪,一樣的骯髒不堪,所以,你跟他之間的合作,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你們開始設計了一個陷阱,我去紅海超市的那天,就是你們陷阱的開始,你讓貪狼殺了趙冰,然後又讓鬼刀流的人綁架了雅姐威脅我,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後來的計劃做準備,你想讓我加入八門組織,跟著你一起來到這鼠山監獄,目的,當然也只有一個,借助我的實力,幫你們拿到想要的東西,而且,你為了萬無一失,又在之前跟我的分身達成了合作,答應他萬一在紅海超市遇到危險,一定會救他,你在想,兩個林敢一起來,絕對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對嗎?"

    破軍冷冷的看著我,"林敢,我現在有些對你刮目相看了。"

    我搖搖頭,"別這樣說,我最終還不是落入了你的陷阱當中?所以,你還是技高一籌,不是嗎?"

    破軍一聲冷哼。

    我繼續說道︰"當然了,做戲做全套,而且,為了預防萬一,你盡量叫更多的人來,畢竟,人多好辦事,拿到鼠山監獄里面的東西的概率也大一點,到時候東西到手,將這些人都弄死在監獄里面,也方便,而且,你不讓我們懷疑,還故意從最危險的通風口進來,當然,你完全沒有問題,因為我相信,你手中,肯定有一份真正的鼠山監獄結構圖,對嗎?"

    "沒錯,我對這里,了如指掌,而且,不怕告訴你,林敢,為了這一次的鼠山之行,我甚至還找到了當年打造這座監獄的機關門第一高手陳北玄的後代,從他的手上,我得到了當年鼠山監獄的地形結構圖,當然,還有所有的機關布置圖。"

    破軍又開始得意了起來。

    "看來,你還真是處心積慮,花的心血夠多啊。"我冷冷的嘲諷了一句。

    "當然,因為,我勢在必得!"破軍惡狠狠的說道,然後,死死的盯著我,這一刻,他貪婪的本性徹底的暴露了出來。

    ps: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