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二十八章真正的意圖一

第二百二十八章真正的意圖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盯著破軍,讓他盡情的發泄,等到他那種癲狂的狀態結束,我才緩緩的說道︰"爽完了嗎?"

    我這一出口,破軍頓時就跟澆的一盆冷水一般。偃旗息鼓了。

    他冷冷的看著我,"林敢,看來你真的比我想象中要強大的太多。都這個時候了。還能做到你此時此刻心平氣和的人,實在不多,看在還有時間的份上,我讓你繼續說下去,我倒想看看,你到底能夠試探出我們多少的布局。"

    "是嗎?"

    我笑了笑。

    "當然,我很期待,我說過的。這種成就感,不是一般人能夠體會的,尤其是打敗了像你這樣的敵人。"

    破軍,突然變的很有信心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心里突然就是咯 一下,破軍就任由我這樣猜下去,看來,到最後,一定會有猜不到的東西出現。

    而這個時候,或許才是這一次的真正陰謀所在。

    我沉思了一會,接著說道︰"帶我們這批人進入鼠山監獄之後,你起初是不打算殺我們的,我說過,你需要我們幫你找到你所覬覦的東西,所以。你暫時還不想對我們動手。"

    "沒錯!"

    "只不過,等到我們發現了葉五葉六的尸體之後,你才動了殺機,對不對?"我死死的盯著他。

    破軍點了點頭,"當然,當時那個時候,或許所有人都沒有注意,但是,我看到了葉九跟葉七的表情,我相信,他們已經猜到了什麼。"

    說完。破軍盯著葉九。

    此時此刻的葉九已經激動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只想殺了破軍,為死去的兄弟報仇。

    我拍了拍葉九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激動,經過地下一層跟二層的折騰,我們這些人,都有些筋疲力盡,而且,身上的彈藥也沒有,而對方,荷槍實彈,一旦玩命,我們肯定不可能是破軍天罰組織的對手。

    "從發現葉五葉六尸體的資料室出來之後,你就開始布局著下一步的計劃,到了地下一層,你故意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假結構圖,忽悠我們上當,然後,將我們帶進了輪回長廊。"

    我看著他。

    破軍嗯了一聲,"你繼續。"

    我不斷的思索著,"進入輪回長廊之後,你開始有條不紊的啟動機關,將我們所有人都隔離,從那一刻起,你就想將我們全部都困死在里面。"

    "沒錯,你都說對了,只不過,我還是很相信你林敢的實力的,在我看來,你一定能夠對付里面的那些怪物,只要你能夠對付,到了一定的時候,我肯定會放你出來,因為,我舍不得你死!"

    破軍開始有些興奮了起來。【愛書屋】

    我一陣冷笑,"我相信你說的,按照你的計劃,我們這些人不可能會在回輪長廊里面踫面,這樣的話,我就不可能知道葉五葉六還有七殺姑娘的事情,可是,你萬萬沒想到,我跟大仙會這麼快的跟大伙踫面,我相信,我們這些人見面了之後,你肯定在暗中知曉,要不然,按照你的性格,你現在,還會在我的面前一直裝下去,對嗎?"

    "你的確很聰明,林敢!"

    "哼!"我輕笑一聲,"好了,破軍,既然你都志在必得了,我們也上當了,現在,我們就是小白兔,你是大灰狼,那麼,現在,你能解答我一個問題嗎?你,為什麼只想困死我們,而對付七殺姑娘,你卻動用了貪狼,想殺之而後快呢?"

    破軍詭異的笑著,"林敢,我剛剛都夸過你聰明了,這種問題,你不妨再猜猜看啊?"

    說完,他似笑非笑。

    我轉過頭,看了一眼七殺,此時的她,顯得非常的激動。

    我皺著眉頭,"在資料室發現葉五葉六,所有的一切,都是葉九葉七的猜測,沒有確切的證據指向你,葉五葉六死在這鼠山監獄,可以是貪狼帶他們來的,也可以是他們自己來的,所以,你並不是特別的擔心,但是,你對七殺姑娘卻想殺之而後快,我想,應該是你害怕她遇到我之後,將懷疑你的事情說出來吧?葉九葉七同樣懷疑你,你不擔心,而七殺姑娘懷疑你,你就擔心了,這樣看來,她應該是知道了一些什麼?"系來呆弟。

    我緩緩的說完,再次盯著七殺。

    七殺死死的咬著牙,她捂住自己受傷的胸口,一字一句的看著破軍,冷冷的說了一句,"我爸,是不是你殺的?"

    破軍很隨意的攤開雙手,"看來,大家都變聰明了。"

    我整個人就是一愣,七殺姑娘的老爸,這他媽又扯到那了。

    我盯著她,有些想尋求答案的意思。

    七殺咬牙切齒,"我爸,就是八門上一任的破軍!"

    "什麼?"

    我跟王大仙差點都要跳了起來,也就說,二十年前,周雅听到天罰組織神秘人物跟野田尚雄分身對話里面出現的那個破軍,就是七殺姑娘的老爸?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她。

    七殺的眼淚一把就涌了下來,"沒錯,我爸,就是上一任的破軍,當時,他死的時候,身邊,就只有他!"

    說完,她死死的指著破軍。

    "沒錯,你老爸就是我殺的,不殺了他,我怎麼做破軍啊?你要知道,我打入你們的八門組織,那可不容易,可是還不夠,要動用各方面的勢力查找鼠山監獄的資料,我的身份還需要提升,所以我必須成為八門的殺破狼之一,所以,我殺了他,然後取代他成為了破軍,可惜啊,當時你們誰都沒有懷疑我,不過,我相信,也是我的戲演的好,要知道,為了讓你們相信,我可是自己刺了自己三刀,三刀啊,很痛的......哈哈......"

    破軍得意的詭笑了起來。

    這個王八蛋,我現在都想捅了他了。

    看來,天罰組織早就計劃好了一切,二十年前,就開始布局進入八門,調查鼠山監獄,畢竟,進入中國的組織,調查中國的事情,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他們利用現在的破軍進入八門,又殺了上一任破軍,讓現在的破軍取代,只有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搜集到鼠山監獄的全部資料,從而開始天罰組織的鼠山計劃。

    一個布局了二十年的陰謀,他們,真可謂是決心重大啊。

    七殺姑娘比我想象中要堅強,更要冷靜,她沒有大哭大鬧,更沒有叫著要去跟破軍拼命,她只是咬著嘴唇,盯著破軍喃喃的說了一句,"你一定會有報應的,我相信!"

    這句話,沒有髒話連篇,也沒有歇斯底里的吼叫,它有的只是平靜,可我很很清楚,這里面的憤怒跟仇恨,不亞于任何的語言。

    我走到七殺的身邊,用一定十分堅定的眼神看著她,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一刻,七殺的眼淚猶如決堤一般。

    我終于明白八門組織里面所有人的一切心思了,我相信,從出發的那天開始,七殺,就期待著自己父親的凶案真相,而葉九跟葉七,也期待找到自己兄弟失蹤的效果。

    很好,他們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不過,答案,卻有些殘酷。

    我緩緩的轉過身,再次盯著破軍,平靜的說道︰"你精心布置好了這一切,當看到我們所有人都會合了,你的計劃再次改變,你很清楚,我們所有人都開始懷疑你,甚至有些證據確鑿,所以,你干脆不裝了,然後,就在這里等著我們,因為你很清楚,我們這些人,已經消耗了太多的體力,而且,只要有雅姐在,我林敢,仍然會听你擺布,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你想要的龍脈密卷,到底在哪?又需要我為你做些什麼。"

    "林敢,你真听話!"

    破軍,有些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他興奮的有些手舞足蹈。

    我笑了笑,"廢話,老子不听話能行嗎?老子有的選擇嗎?你這個狗娘養的王八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