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二十九章真正的意圖二

第二百二十九章真正的意圖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雖然在笑,可在心里,卻將自己罵了無數遍,很多東西,我只要細細的思考。或許就能發現端倪。

    但是,我沒有那樣做。

    當破軍第一次說出周雅會跟野田尚雄一起來執行天罰任務的時候,我就應該懷疑。

    當我們露營。發現所謂的周雅留給我們的壓縮餅干包裝紙。我就更應該懷疑。

    當我們進入通風口,我應該看看通風口前前後後有沒有野田尚雄等人的腳印,如果沒發現,我或許就會明白什麼。

    當破軍拿出了假的結構圖,那一刻,我就應該保持著最高度的警惕。

    這一切,我都沒有做到,這才導致現在的這種結果。

    這種被別人死死的按在砧板上的結果。我知道,現在我們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我靠著自己的實力或許還能脫身,但是,我做不到拋下周雅,拋下王大仙,拋下燕雀,拋下任何人。

    所以,我真的沒的選擇。

    我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尋找接下來有可能出現的機會,我知道,一旦機會出現,我會毫不猶豫的把握住。

    生與死,現在真的只在一念之間。

    被我這樣惡狠狠的罵著,破軍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生氣。我知道,我還是達不到一個不憂不喜不嗔不怒的境界。

    而這,恰恰就是破軍最想看到的。

    他希望看到我發怒,這就代表,他贏了,而且贏的相當的漂亮。

    "怎麼?生氣了?"

    破軍很有興趣的盯著我。

    我努力的壓抑住自己的急速心跳,我讓自己拼命的冷靜了下來,然後撇了撇嘴,"算是吧!"

    見到我又恢復了冷靜,破軍似乎又想挑起我心中的那份怒火,他並沒有急著讓我做什麼。而是一字一句緩緩的說道︰"林敢,我真的很佩服你,你猜測的這些,幾乎都是對的,只不過,你到現在,你還有兩個最關鍵的地方沒有猜透,現在,我告訴你,你听好了,這兩個地方,第一,我是誰?第二,我們到鼠山監獄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猛的一愣。

    第一個問題,我倒不怎麼感星期,這個家伙,肯定是天罰組織的人,而且,還是高層,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也是日本人。

    至于第二個問題,他問我到鼠山監獄來的目的是什麼?

    難道說,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龍脈密卷?

    我看著破軍,他有些得意的笑著,他越笑,我心里就越沒底,如果說他們來鼠山監獄的目的真的不是為了龍脈密卷,那麼,我即便猜對了一切又能怎樣?

    我根本不知道最關鍵的東西。

    我開始茫然了,我發現,我身邊的其他人也開始有些疑惑,而野田尚雄跟其他天罰組織的人,也開始得意了起來。

    我的心,隨著這種詭異的節奏,又開始緊張了起來。

    "林敢,不想猜猜看嗎?"

    破軍盯著我,似乎想釣起我的味口。

    我搖搖頭,"我猜不到,你還是告訴我到底想讓我做什麼吧。"

    "別急嘛,我相信還有時間的,再說了,不將什麼都告訴你,我又怎麼顯得自己有成就感呢,林敢,你听好了......"

    說到這里的時候,破軍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他慢慢的摘掉了自己臉上的面具,那是一張充滿野心的臉,自大,狂妄,又有著野心家的陰暗跟殘忍。

    他將那個黑鐵面具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然後有些病態的仰起頭,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從今天開始,我要做回我自己了,林敢,我告訴你,我叫岡村真武,今年三十二歲,請記住我的名字,有朝一日,他一定會響徹整個世界的。"

    說完,他轉過頭,看著野田尚雄跟天罰組織的其他人。

    那些人看著他,過了一會,突然齊齊的一彎腰,異口同聲的來了一句,"少主!"

    少主?

    我一下懵了。

    這王八蛋難道不知天罰組織高層那樣簡單,他是天罰組織真正的首腦?

    我臉色慘白,我用一種無法言語的表情看著他。

    岡村真武一陣獰笑,"林敢,是不是很意外,我就喜歡你這種表情,八門組織,跟我們天罰斗了這麼多年,可葉定坤那個老東西,他怎麼都想不到,天罰最高級別的人,就在他的身邊,他怎麼可能斗得過我們天罰?"

    岡村真武十分的得意,"林敢,說實話,這一次,我真想叫那個老東西一起來,不過,他年紀大了,已經走不動了,要不然,看到此時此刻的一幕,我相信他一定會氣的吐血,你說呢?八門就要毀在他手里了。"

    我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

    一個日本最最神秘的黑暗組織,一個操控著日本鬼刀流流派的組織,他的終極boss此時此刻竟然就這樣站在我們的面前。

    我真的無法將他跟以前的破軍聯系在一起。

    此時此刻的岡村真武,比卸掉面具之前,更加的有氣勢,也更加的目空一切,狂妄自大。

    不過,我現在根本做不了什麼,我只能看著他有些得意的炫耀著一切。

    "下面,輪到第二個問題了。"

    見我發愣,岡村真武再次出聲了。

    我渾身一顫,猛的醒了過來,我盯著他,一刻都不敢放松。

    剛才,我拼命的保持冷靜,可現在,我真的冷靜不了,我感覺,接下來他要講的東西,或許會讓我更加的震驚,更加的感覺不可思議。

    "林敢,你可要有心理準備哦!"他再次得意的笑著,"我現在告訴你,我們這一次來到這鼠山監獄,其實,根本不是為了什麼龍脈密卷,而事實上,龍脈密卷這種東西,有沒有,誰知道?"

    "那你們覬覦已久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感覺自己心跳的厲害,非常的厲害。

    岡村真武擺了擺手,"林敢,我說了,不要急嘛,為了騙葉定坤那個老東西,我只能胡謅了一個什麼龍脈密卷,我很清楚,這老不死的,凡是有關國家生死存亡的東西,他那顆忠肝義膽之心就會澎湃泛濫,不借著這個名頭,我怎麼調查鼠山監獄?我怎麼得到這里的資料跟機關圖?我說的沒錯吧?"

    我咬了咬牙。

    "所以,我只能打著龍脈密卷的幌子,將他耍的團團轉,可他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東西,叫著鼠山晶石!"

    "鼠山晶石!"

    我喃喃的重復了一句。

    "沒錯,就是鼠山晶石,林敢,你已經跟鼠山接觸有段時間了,你應該看出這里的不尋常吧?"岡村真武已經無法克制自己心中的那份激動,他一字一句,"這里,有能夠變成獠的餓狼,有吸血的夜嬰,還有啃食人肉的血鼠,當然,還有你沒有見過的骨蟻,等等等等,可以說,鼠山,是一個瘋狂的世界,更是一個變異的世界,可是,這一切的根源,你知道是什麼嗎?"

    "難道是因為你說的什麼鼠山晶石?"

    我咬著牙。

    岡村真武目光變的狂熱,整個人開始癲狂的口沫橫飛,"沒錯,就是因為鼠山晶石,正是因為它的存在,才讓鼠山變的如此的與眾不同,林敢,你想想看,如果我得到這東西,那會怎樣?期待嗎?"

    說完,他有些變態的看著我,就跟一匹狼,在盯著遠處的獵物一樣。

    這個王八蛋,他媽的真的瘋了。

    說來說去,他就是想成為一個變態。

    "怎麼了?林敢,為什麼不說話?你不期待嗎?哦,對了,東西是我的,你當然沒理由期待,不過,你不想看看這東西到底是什麼?你不想知道它現在在哪嗎?"

    岡村真武再次的獰笑著。系來呆劃。

    我盯著他,一字一句,"在哪?"

    他笑了,就跟一個瘋子一樣,手舞足蹈,過了一會,他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動作,然後,朝著我們旁邊的祭壇一指,"林敢,看見了嗎?它就在那!"

    我猛的轉過頭,順著他的手指一看,他所指的方向,是祭壇平台上的那只老鼠雕像。

    難道說,鼠山晶石,就是石老鼠額頭中間的那顆乒乓球狀的七彩斑斕的寶石?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突如其來的變故完全讓我有些反應不過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