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三十二章萬獸朝拜二

第二百三十二章萬獸朝拜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將岡村真武的祖宗十八代外加他所有的親戚都全部問候了一遍,尤其是女性。

    娘的,這王八蛋,是要讓老子死無葬身之地的節奏啊。

    "林敢,那大耗子。怎麼好像就盯著你一個人看啊?"

    王大仙嘀嘀咕咕的又來了這麼一句。

    我心中暗暗叫苦,王大仙,經常能夠關鍵時候一語中的。可此時此刻。你他媽別說出來啊,你一說,我越發的感覺自己心里發毛。

    被那種變態的畜生盯上,能有好果子吃?

    那祭壇平台上的大耗子還在死死的看著我,除去了身上的石塊之後,它全身上下的血紅色毛發一下子就展現了出來,它的身子很長,看上去。就像是一條大狼狗,可事實上,它娘的是一只耗子。

    這怎麼看都感覺詭異跟恐懼。

    人類最大的心理恐懼其實不是未知,而是認知,未知是什麼?比如,你沒見過蛇,你第一次見的時候,你可能不會一瞬間就感覺到害怕。

    但是,認知就不一樣了,你見過蛇,知道蛇的恐怖,而現在,竟然還出現了一條比平時更大更怪異的蛇,你第一反應是什麼?你肯定會感覺害怕。

    此時此刻就是這樣,老鼠。見過大的,小野貓一樣大的,夠大了吧?頂天了吧?

    可我現在面對的這只,它娘的就跟大狼狗一樣,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

    別說要對付它,我現在,光是看到它,我的氣勢就弱了九分,剩下的一分,完全就是硬撐死撐。

    那畜生的的確確的在看著我,而且。只是看著我一個人,現在,我更加確定了這一點,岡村真武這個王八蛋,他就是害怕惹禍上身,然後將所有的仇恨吸引到了我的身上,要做到這一點,我相信所有人當中,就只有我最合適,一來,我是敵人,再一個,我的實力擺在這里。

    不選我,他選誰啊?

    我在想,他們第一次來的時候,應該也發生了今天一模一樣的事情,有人上祭壇拿下了鼠山晶石,結果遭受到了祭壇上面那只大耗子的襲擊,最後沒有成功。

    這一次,岡村真武自然不會重蹈覆轍,所以,他讓我上去,好讓我拿到了晶石之後再交給他,這樣,他就能從容的離開,而我,則要面對這只大耗子的憤怒。

    娘的,如意算盤打的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只不過,這萬獸朝拜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他們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拿到了鼠山晶石,這幫畜生來的沒有這樣快?

    所以野田尚雄才會說提前之類的話。

    不過話說回來,這一次,這些變態的生物來的的確是很快,我只不過剛從大耗子的額頭上取下鼠山晶石,還沒跟岡村真武說幾句話,它們就趕到了。

    而現在,更是將我們重重包圍。

    "大仙,現在怎麼辦?"

    我心里徹底的沒底了,直接變成了王大仙的角色,以前,這種問題,都是他經常習慣性的問我的。

    王大仙皺著眉頭,"你問我,我問誰啊,我也不知道啊。"

    "大仙,你好好想想,你見多識廣,你知識淵博......"娘的,我現在真的有些胡言亂語病急亂投醫了。

    現在,我就希望王大仙能夠在關鍵的時候給我一盞明燈,要不然,我們這些人今天都會栽在這。

    所有人都緊張到了極點。

    王大仙被我這一說,感覺責任有些重大,不過,折騰了半天,他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趕緊催促了一句。

    王大仙壓低了聲音,"你別急啊,我現在不是正在想嗎?不過林敢,它們應該不會這麼快就攻擊的,按照萬獸朝拜的規矩,那只大耗子肯定要先接受這些變態生物的膜拜,等到膜拜結束之後,才會對你動手。"

    "那不也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我感覺王大仙說的,是一句廢話。

    王大仙哭喪著臉,"我現在能夠知道的,就這些啊,要想我想其他的,這關鍵時候,我哪能想的出來?"

    "不是關鍵時候,我要你干嘛?"

    我一下子火了,我是急的。

    王大仙拼命的揉著太陽穴,說讓我想想,讓我想想。

    過了一會,他抬起頭看著那祭壇上的大耗子,突然又看了看我。

    我很喜歡他這個表情,每次看到這個表情,這個老東西肯定就想到了什麼鬼點子,我不禁開始有些期待了起來。

    我湊了過去,王大仙咬著牙,"林敢,那大耗子不是在乎你手上的鼠山晶石嗎?既然如此,你干脆將這破石頭丟給那些小日本,萬一它改變了攻擊目標呢?"

    我不由的一愣。

    是啊,我怎麼半天沒想到呢,我的腦海中一直存在著不能將這個晶石交給岡村真武的念頭,可現在是什麼時候?能保命,比什麼都重要。

    只是,我不確定我將這晶石丟掉之後那大耗子還會不會盯著我。

    畢竟,如果這樣行得通的話,岡村真武剛才還叫我將晶石交給他,那他豈不是找死?

    等等,我突然想到了什麼,野田尚雄剛才說提前了,也就是說,他們沒想到這些變態的生物會來的這麼快,既然如此,岡村真武讓我去取那晶石的目的就一目了然了,他讓我上祭壇,拿到晶石,然後第一時間交給他,而這個時候,那只大耗子肯定會醒過來,醒過來之後,它第一個攻擊的目標肯定就是站在祭壇上的我,而我,必定會反擊,加上我的實力不俗,我絕對能夠拖延大耗子接近他們的時間,而這個時候,這些變態的生物也還沒到,他們就能從容的脫身。

    或許他們找我分身來這里,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畢竟,分身有著跟我一樣的實力,但是,分身畢竟沒有我保險,因為,他不可能被威脅,而只要周雅在天罰的手上,我就沒的選擇。

    可是,這一次出現了意外,那些變態生物第一時間趕到,這才導致了現在的這種結果。

    我在想,這大耗子會不會在經歷了他們上次來到這里之後就開了一個會,一旦這里發生意外,就讓那些變態的生物第一時間趕到。

    好吧,我承認我想多了。

    我將這些變態的畜生想的太復雜了。

    但是話說回來,這個方法,至少可以試一試,不管怎樣,如果這晶石真的那大耗子視為珍寶的東西,我是不可能將它帶走的。

    除非,我他媽不要命了。

    想了想,我咬了咬牙,我抓緊了那鼠山晶石,突然朝著岡村真武看了過去,然後,我大聲的說道︰"你不是想要這晶石嗎?我給你!"

    說完,我將手中的鼠山晶石一把就拋了過去,由于剛才的混亂,我們雙方的人馬離的比較遠,我拋的準確度也不夠,那鼠山晶石落地之後往前一滾,在天罰組織等人面前兩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

    做完這一切,我趕緊看向了那只大耗子。

    那畜生果然轉過頭,看了看那個鼠山晶石,我頓時心中就是一喜,娘的,有戲,看來,王大仙關鍵時候就是一盞明燈。

    只不過,我還沒高興三秒鐘,那大耗子,又睜著血紅色的眼楮死死的盯著我。

    我再次一驚。

    王大仙咬著牙,從牙縫里面蹦出一句話,"林敢,那畜生,不會以為我們跟小日本是一伙的吧?這樣一來,它還是最恨你,畢竟,是你從它的額頭里面將它的寶貝給扣了出來,這是深仇大恨啊。"

    王大仙,真他娘的有些幸災樂禍了。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在幽冥圖的時候,他弄碎了那個蛇蛋時候的情形,是啊,動物對待自己需要保護的東西,可比人的信念要強的多。

    人還可能因為金錢、美色、權勢,等等各種東西而動搖。

    但是,動物不會,它們只會勇往直前。

    我感覺有些絕望了,不過,那大耗子似乎還沒有做出攻擊的打算,它只是看著我,應該是不讓我從它的視線中離開。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又問王大仙,王大仙這一次,干脆就不說話了。

    我只能將目光又轉向了岡村真武。

    這王八蛋見我將晶石這個時候丟過去,吃了我的心都有了,不過,人,還是貪婪的,尤其是像他這種人。

    此時此刻,他知道那鼠山晶石就是一塊燙手的山芋,但是,他還是想得到,想擁有。

    他示意旁邊的一個天罰組織成員慢慢的靠了過去,接近鼠山晶石。

    那家伙提心吊膽,雖然害怕到了極點,可還是不敢違抗岡村真武的命令,他慢慢的接近,往前挪了一米之後,又邁出一腳。

    這個時候,他只要一彎腰,一低頭,一伸手,就能夠拿起地上的鼠山晶石。

    我緊張的看著,其他人也都看著,畢竟現在根本做不了什麼其他的,只要有任何一個人有什麼行動或者舉動的話,都會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當中。

    那家伙不敢輕易的做出彎腰撿東西的動作,這個時候,岡村真武又咬著牙催促了一句。

    那家伙終于狠下了心來,他慢慢的蹲下身子,彎著腰,然後,伸出右手,他剛要接近那個鼠山晶石。

    就在這個時候,距離他大概還有五六米左右的一條毒蛇突然就跟離弦的箭一樣朝著他沖了過去。

    那毒蛇,又快又狠,而且相當的準確,只是一下,就直接襲擊到了那天罰組織成員的脖子。

    我們這些人來到鼠山,都是全副武裝,身體各處都包裹的很好,就只有頭部以上沒有遮擋,這毒蛇,直接一下子就攻擊到了最薄弱的所在。

    那毒蛇一擊而中,身子瞬間落在地上,然後,緩緩的游走到了那鼠山晶石的旁邊,盤著身子仰起頭,看著天罰組織的人。

    而那個天罰組織的成員,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全身抽搐,開始翻著白眼,嘴巴里面,白色的泡沫狀唾液滾滾而出。

    我听見王大仙在旁邊數了一下,"掛了,不到十五秒!"

    我緊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十五秒,就直接要了那個混蛋的命。

    娘的,這要是攻擊我們這些人,誰能抵抗的住?

    況且,這些毒蛇,或許還不是這些變態生物里面最恐怖的東西。

    剛剛岡村真武就說過,還有骨蟻,那種玩意,是吃人不吐骨頭的。

    我感覺全身一陣冷汗直流。

    天罰組織那邊,已經沒人敢去挑釁了,岡村真武,用一種惡毒無比的眼神看著我,他知道,他的計劃很完美,但是,偏偏這鼠山,將他狠狠的耍了一回。

    按照他的計劃,他是想利用我得到鼠山晶石,又利用我的實力為他抵抗這大耗子拖延時間,然後從容的離開,等到變態生物全部趕到,他估計已經到了外面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他還是沒能如償所願,我想,這或許是我這一天當中唯一感覺到還有一絲爽的地方。系叼聖圾。

    所有人,又不敢動了,我們不敢動,天罰組織的人,也不敢動。

    那大耗子,還是站在祭壇上盯著我,至于其他的變態生物,也一個個矗立在自己的位置上,紋絲不動。

    安靜,非常的安靜,可是,越是這種安靜,就越發的讓人感覺到不安。

    再這樣下去,人,是會被逼瘋的。

    我知道,所有人都很焦慮,所有人都在想著辦法,可是,誰又能想得到呢?

    就在這個時候,那祭壇上的大耗子突然開始吱吱吱吱的叫了起來,它顯得非常的憤怒,在祭壇的平台上來回的竄動,拖著它那條又長又粗的大尾巴。

    我問王大仙,"是不是朝拜結束了?"

    王大仙已經看不出是什麼表情了,結結巴巴,"也許吧,林敢,你要不大發神威一次吧?"

    我直接就罵娘了,大發神威,我能大發神威我他娘的還急成這個屁樣?

    我真的有些絕望了。

    這個時候,那大耗子的叫聲一下子又停了下來,然後,我看見那些變態的生物又開始騷動了起來。

    看上去,它們好像真的在開會,先是大耗子發表一番宣戰感言,然後,祭壇下面的變態生物一一響應。

    最後,是不是開始冊封誰是大將軍誰是先鋒誰掛帥?最後攻擊呢?

    我有些荒誕的想著。

    可人啊,有時候的感覺就是這麼強烈,果然,我這種想法一產生,那些變態的生物真的就有幾個,或者幾只吧開始單獨的發言。

    我整個人都徹底的傻了。

    這樣的情景大概又持續了十分鐘左右,那大耗子又狂叫了幾聲,所有的一切,再次的安靜了下來,他在祭壇的平台上又開始不斷的走動,一邊走,一邊盯著我。

    那種詭異的眼神足足的煎熬了我兩分鐘,最後,它緩緩停住了腳步,可依舊還是盯著我,就這樣,我們四目而對,過了一會,它突然從祭壇上俯沖而下,朝著我瞬間就撲了過來......

    我,最終還是成為了它的第一個攻擊目標。

    ps:

    這一章,接近4300個字,今天只有兩章,明天的更新也會在晚上,抱歉,真的有事,要出門一趟,明天下午盡早趕回來,謝謝大家的支持。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