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三十三章萬獸朝拜三

第二百三十三章萬獸朝拜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來,再多的幻想跟期待都沒用,或許王大仙說的是對的,眼前的這個變態畜生王早已經將我們跟岡村真武等人當成了一伙的。

    在它看來,我就是這群膽大包天敢動它至愛之物的罪魁禍首領頭羊。

    所以現在。它不找我,它找誰啊?

    我現在,是他娘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那血鼠王的速度非常快。凌厲又凶狠。整個身子從高高的祭壇上躍下來之後,根本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直接就撲向了我的面門。

    我根本躲閃不及,只能是原地一個打滾,然後快速的站穩了身子。

    這個時候,我很清楚,一切的逃避機會都是不存在的,怎樣面對眼前的這一刻。才是我最需要去考慮的問題。

    那血鼠王見我竟然躲開了它剛才的那番攻擊,似乎也有些意外,它沒有急于求成,而是站在原地死死的盯著我。

    這一刻,它距離我非常近,我將它全身上下都看的一清二楚。

    這畜生有些一身油光發亮的紅色毛發,沒有一根雜毛,眼楮血紅一片,總的看上去,就跟一直放大了幾十倍的血鼠一般,但是,那份氣勢,卻是無論多少的血鼠加起來都比不上的。

    它開始對著我齜牙咧嘴,我發現它的牙齒特別的鋒利,跟普通的老鼠有著很大的不同。普通的老鼠,都是當面幾顆門牙分外的明顯,但是,它最明顯的,卻是當門兩顆最鋒利的尖牙,那牙,就跟打磨的鋸齒一般,讓人不寒而栗。

    除此之外,就是它的爪子,真的是更加的鋒利,在老鼠的世界里。兩樣東西最為重要,就是牙齒跟爪子。

    牙齒,是他們的武器,更是它們進食的工具,而爪子,則是它們打造洞穴的必要利器,所以,一直老鼠戰斗力的強弱,就是看它牙齒跟爪子的狀態。

    而眼前的這種血鼠王,分明將自己最引以為傲的兩樣武器進化變異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說實話,這個時候,我整個人一絲一毫的底氣都沒有,真的。

    想想看,一只能讓萬獸膜拜的大山之王,我林敢,又怎麼可能是它的對手。

    只不過,它現在已經將我當成了終極目標,唯一目標,我還能怎樣?我現在哪怕是死,也只能是咬著牙迎頭而上了。

    那血鼠王盯了大概半分鐘,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我忍不住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到底該在辦?

    只不過,現在,我還是有些慶幸,因為我發現,除了我面對血鼠王之外,其他人,竟然沒有受到任何的攻擊跟威脅。

    說白了,此時此刻的場景真的就好像古代的戰場戰役一樣,兩軍對陣,雙方的大將先出馬,斗上幾個回合先。

    我想,那血鼠王真的將我當成了這幫人的領頭羊,所以,它也以主帥的身份面對我。

    這個畜生,看來還是有些高風亮節嘛。

    不對,應該是叫著立威,現在,它所有的臣民都看著它呢,一擁而上的宰了我,也太沒有節操了。

    好吧,我承認我又想多了。

    我嚴陣以待,我知道,這畜生,隨時都會沖過來。

    我將手中早已經抽出來的獠骨匕首死死的拽在手上,而同時,又將口袋里面的武侯兵符給摸了出來。

    在地下一二層的時候,我就發覺了武侯兵符的不同尋常,我發現,除了我自己融合了它的實力之外,似乎,還能調動它更加不可思議的力量。

    現在,所有一切不可能的希望,我都寄托上了。

    畢竟,我他娘的是在玩命。

    那血鼠王還不斷的盯著我,這一次,足足的又盯了兩分鐘,我有些扛不住了,我挪動了一下腳步。

    然後觀看了一下四周,我發現旁邊的那些變態畜生一個個的也在盯著我,只不過,它們真的沒有一絲一毫攻擊的意思。

    而其他人,還被完全的圍困在了祭壇的旁邊,我們一行人成了一伙,天罰組織的成員變成了另外一伙。

    我咬著牙,忍不住看向了王大仙,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大仙,你說現在是種什麼情況?"系宏雜巴。

    我確定,眼前的這只血鼠王一定听不懂人類的語言,要不然,它就不會誤會我跟岡村真武是一伙的了。

    見我說話,王大仙嚇的臉都白了。

    現在,所有人都置身事外,我卻跟他說話,萬一這血鼠王認定我跟王大仙的關系匪淺,那豈不是要將他拖下水。

    我感覺,王大仙肯定是這種想法。

    這老小子,現在肯定嚇的屁滾尿流。

    可雖然如此,王大仙還是回了我一句,"臭小子,你,你要說話,別看著我說啊。"

    果然,王大仙這個老小子害怕惹禍上身。

    不過,他的擔心還是正確的,畢竟,現在任何一個人扯入到我跟血鼠王的對決當中,都有可能給我造成負擔。

    我趕緊轉過頭,盯著血鼠王,嘴巴里面卻咬牙說道︰"大仙,你幫我分析一下。"

    王大仙嚇的哆哆嗦嗦,顫抖的說道︰"林敢啊,我現在是真的分析不出來啊,我只知道,這畜生看上你了,而且,待會肯定要攻擊你。"

    好吧,說了等于沒說。

    我知道,王大仙不是不想幫忙,而真的是沒有辦法。

    我只能靠自己了。

    我咬著牙,再次拽了拽匕首,而右手,卻緊緊的拽著武侯兵符,我在想,接下來,我到底能夠扛住這畜生多少次的攻擊。

    我剛這樣想,那血鼠王的耐心似乎也一下子磨光了,它用自己的前肢在地上劃拉了幾下,然後,突然身子一傾,整個身體,就猶如一道犀利的閃電一般,發出一團紅光,眨眼就到了我的跟前。

    我猛的一躲,手中的匕首毫不猶豫的就劃了過去。

    剛才,我已經是做好了準備,所以,雖然它的速度很快,攻擊很凶猛,但是,我還是瞬間就躲開了,並且,進行了反擊。

    只不過,我的反擊根本沒用,那畜生似乎早就知道了我的意圖,也早就看到了我手中的武器,它身子一甩,一側身就溜了過去,然後,那條長長的尾巴竟然就跟長了眼楮一樣,再次的朝著我的面門給掃了過來。

    剛才的一切,發生的太快,血鼠王攻擊我,在我反擊之後躲閃的同時,又進行了自己的第二次攻擊,這一下,來的太過凶狠跟突然,我完全躲閃不及,我只能是本能的抬起了右手,那尾巴頓時就在我的手臂上狠狠的打了一下。

    我感覺一陣火辣辣的痛,在它擦著我的身子出去之後,我猛的一看,好家伙,老子的手臂上活生生的就出現了一條血痕,觸目驚心。

    我猛的一咬牙。

    那畜生調轉了身子,在原地用爪子死死的擰在地上,然後,又開始詭異的盯著我,我發現,它開始有些得意了起來。

    或許,它傷到我的,有一種所謂的成就感吧?

    我緊張到了極點,全身的肌肉都死死的繃緊,我不敢一絲一毫的松懈,我咬著牙,像它看著我一樣,死死的看著它。

    敵不動,我不動,敵動,我比他先動。

    我跟眼前的這血鼠王,似乎晚上了心里戰術了,剛才的一番攻擊,它自然也看出了我的實力,所以,它肯定在想接下來要進行怎樣的步驟。

    既不失了自己的威風,又能在瞬間讓我橫尸當場。

    而我,自然想的跟它一樣,所謂,擒賊先擒王,這血鼠王死了,會不會就是解開當前危機的唯一辦法呢?

    我心里咯 一下,如果這樣行得通的話,或許,所有人的命,此時此刻都寄托在我身上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