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三十七章萬獸朝拜七

第二百三十七章萬獸朝拜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很清楚,我跟我的分身,是注定水火不容的。

    但此時此刻,他絕對跟我一條心。

    我不知道憑著我們兩個人的實力是不是能夠對付眼前的這只畜生,只不過。箭已經在弦上,我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

    我讓自己不再多想,現在最關鍵的。還是先應付眼前的局勢再說。

    至于接下來局勢怎樣發展。我又要怎樣做,現在已經沒辦法去思考那麼多了。

    我跟我的分身,早就心意相通,已經不需要用眼楮去看就能夠知道他在想什麼,此時,我雖然放松,可還是有些緊張,我相信。他肯定跟我一樣。

    我們死死的盯著前面,那血鼠王也是虎視眈眈。

    這畜生,一開始對付我的時候有些十拿九穩的趨勢,可現在,面對兩個一模一樣的我,它肯定也有些緊張。

    只不過,作為鼠山之王,不到萬不得已,它可做不出掉頭就跑的事情。

    用我們人類現代流行的話來說,它還需要裝逼,要氣勢,要立威,要不然,這鼠山之王的名號豈不是讓人看扁了?

    "它要開始了!"

    分身,突然說了一句。

    我知道。他也感受到了那血鼠王的氣勢。

    我全身的神經一瞬間就繃緊了起來,而幾乎在同時,那早已經等待的不耐煩的血鼠王一聲嘶吼,猙獰的張開大口,瞬間朝著我們急速狂奔。

    我跟分身一左一右,心有靈犀的各自閃避到一旁,那血鼠王應該是爆發了自己全部的實力,四只利爪在地上劃出四條深深的劃痕,帶著一股彪悍的氣勢做完這一次攻勢之後,立馬又調轉身子,齜牙咧嘴。凶相畢露。

    我跟分身剛剛站定身子,它再次朝著我們撲了過來,我猛的一咬牙,突然朝著它迎了上去,那血鼠王此時完全不顧,直接將全部的攻勢對準了我,在即將跟它靠近的一剎那,我猛的一閃,直接擦著它的身子躲閃開來,然後,手中的獠骨匕首凶狠的朝著它的身子劃去。

    這血鼠王早就提防了我這一招,直接一甩鼠尾,朝著我的手腕打了過來。

    而幾乎在同時,一直處于靜止狀態的分身急速奔襲到了它的身旁,直接一匕首扎向了它的身體。

    那血鼠王眼神明顯閃出了一絲的驚訝,硬生生的將自己的攻勢給收了回來,身子飛快的後退,然後,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我們。

    我在想,它應該沒有想到我們兩個人竟然會有一模一樣的實力吧?

    我跟分身緊緊的背靠背貼在一起。

    "看來,它有些大意了。"

    分身一陣冷笑。

    我提醒了一句,"你可別大意,這畜生應該還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招數。"

    "我明白!"

    那血鼠王甩動了幾下自己的尾巴,再次的齜牙咧嘴,做完這一些系列的動作之後,雙腿一蹬,再次的凶狠奔襲而來。

    "你往左,我往右!"

    我大喝一聲,奔襲到了血鼠王的左邊。

    而幾乎在同時,分身也瞬間閃避到了它的右邊,兩個目標,一左一右,現在,就看這畜生的選擇了。

    很明顯,兩個目標之中,它只能選擇一個。

    我們急速的靠近,那血鼠王突然就是一橫身子,它狠狠的朝著我撲來,而犀利的尾巴卻是直接甩向了我的分身。

    好家伙,這畜生竟然對我們前後夾擊這一招絲毫不顧,它想通殺。

    可事實擺在眼前,不管是人也好,還是動物也好,它的身體絕對不可能每一個部位都能夠做到凌厲無比。

    相比起它的嘴巴跟爪子,血鼠王的尾巴自然是差了太多,我死死的擋住它最最正面的攻擊,而分身已經是閃開了它尾巴的攻擊,然後,快速上前,一下子靠近了它的身體,這一下,直接將匕首就捅進了它的身體。

    血鼠王一聲慘叫,尾巴再次掃了過來,這一下,快速到了極點,分身躲閃不及,本能的抬起了手臂,我只听見一陣衣服碎裂的聲音,分身一陣悶哼,在地上一個翻滾,我根本來不及看他受傷了沒有,在血鼠王扭轉腦袋的一剎那,也是突然欺身上前,將手中的獠骨匕首狠狠的劃向了它的身體。

    獠骨匕首鋒利無比,直接就劃破了血鼠王的皮膚,這畜生被我們的兩番攻擊弄的暴跳如雷,再次一擰身子,將頭一甩,直接撞向了我的身體,我暗叫一聲不好,知道根本躲不過去,只能是猛的一甩拳頭,右拳直接朝著它的腦袋一晃。

    我跟它迅速的踫撞到了一起,我的身子倒飛了出去,在摔下地面的一剎那,我用力的拽緊了獠骨匕首,在地上劃出了一條深而長的劃痕,這才停了下來。

    我感覺自己有些氣血翻騰,手腕處疼痛到了極點。

    不過,那畜生似乎也好不到那里去,它站在原地,狠狠的甩了幾下腦袋,然後,血紅的眼楮盯著我,殺氣騰騰。

    我猛的一把從地上站了起來。

    我的分身看著我,"怎麼樣?死不了吧?"

    我咬了咬牙,"放心吧,你還沒死呢,剛才的攻擊不錯,咱們就這樣打,它實力再強也只能攻擊咱們其中的一個,到時候,另外一個,就趕緊上去攻擊,至于誰會變成盾牌,那就看咱們的運氣了。"

    分身此時也咬了咬牙,"我的運氣肯定比你好。"

    "那就等著瞧!"

    我再次挑釁的說道,可話說回來,我們兩個,現在比的,還真是運氣。系亞冬圾。

    我們齊齊的看向了血鼠王,這畜生,只是稍作休息,就再次的暴跳如雷,它的兩只前爪在地上不斷的抓撓著,將堅硬的石塊抓的碎屑橫飛。

    我不由的一陣心驚肉跳,這爪子,還真是他娘的鋒利,看來,我剛才被抓破了手臂,還真算是幸運。

    它抓撓了一會,似乎想拼命的保住自己鼠山之王的氣勢跟威嚴,停下之後,再一次的朝著我們撲來,這一次,它竟然直接撲向了我的分身。

    看來,它也知道自己不能兼顧兩個人,所以,就挑選了其中的一個作為攻擊的目標。

    我不知道是我的運氣好呢,還是這畜生已經看出了我除了本身的實力之外還有武侯兵符的外在力量。

    總之,它將目標對準了分身。

    分身一陣罵娘,可還是瞬間躲避,我趁著機會,快速的迎了上去,只不過,我剛沖到那畜生的身邊,血鼠王猛的就是一個掉頭。

    我大吃一驚,草,這個畜生,它竟然玩了一招聲東擊西。

    它看上去是攻擊我的分身,可其實,真正的目標是想攻擊我。

    我一下子緊張到了極點,身子快速的後退,可是,它剛才已經做好了這種攻擊我的準備,我根本躲閃不及,這畜生一口就朝著我的面目撲了過來。

    我只能死死的咬著牙,將手中的獠骨匕首用力的劃了過去,血鼠王看準了機會,一下子又將匕首給死死的咬住,我猛的一驚,身體里面本能的反應瞬間就揮動了拳頭,我的右拳就跟一道閃電一般,直接擊向了它的腦袋,這畜生似乎十分懼怕我的拳頭,趕緊一把松開,我的身子失去平衡,直接就掉在了地上,它沒有任何的猶豫,再次撲了過來,我的身子在地上不斷的翻滾,不過,還是被它死死的撲住。

    我咬著牙,飛快的躲閃著它的攻擊。

    這個時候,我的分身已經沖到了它的身後,將匕首用力的再次插進了它的身體。

    血鼠王又是一陣仰天長嘯,我看準機會,雙腿一蹬,直接將它估計有百來斤的身體給踹飛了出去,接著,我用最快的速度站了起來,朝著它就飛速的奔了過去,同時,我提醒了一下我的分身,"別讓它有喘息的機會。"

    分身此時此刻自然是跟我心有靈犀,這樣的好機會,它哪里會錯過,我話還沒說完,他幾乎跟我同時出發,我們快速的沖到了血鼠王的跟前,那畜生瞬間翻滾身子,不過,等到它剛剛站起,我們已經到達了它的身邊。

    我跟分身同時發動了攻擊,血鼠王慌忙的後退,不過,它剛剛站起,根本來不及調整身形,分身的匕首再次插進了它的身體,那畜生發出淒厲的慘叫,身子踉蹌,我猛的一咬牙,直接直接沖到了它的跟前,我拽住了它脖子後面的毛發,直接一把就坐在了它的身上,然後,手中的獠骨匕首用最快的速度狠狠的插了三刀。

    我也是玩命了。

    我剛想插第四刀,那血鼠王大聲的慘叫,身子劇烈的一抖,直接將我給甩了下來,不過,這一次,它根本沒有再對我們沖過來,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像瘋了一樣的沖上了旁邊的祭壇,它跑到了祭壇的平台,死死的看著我們,然後,突然發出一陣怪異的嘶叫,血紅的眼楮,發出一陣陣詭異的光芒。

    "這畜生,不會......"

    分身忍不住呢喃了一句。

    我心里忐忑到了極點,十分的不安,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身邊的那些變態生物竟然同時的發出一陣陣的怪叫,然後,它們,竟然緩緩的朝著我們的身邊靠攏。

    我腦袋嗡的一聲,我操你大爺,這鼠山之王干不過我們,它這是退回大本營叫小嘍 狹恕br />
    你大爺的,你還有一點鼠山之王的風範嗎?

    ps:

    感謝最涼不過人心。227178、咩咩咩咩喵喵喵喵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