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三十八章萬獸朝拜八

第二百三十八章萬獸朝拜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真的有點鄙視這畜生了。

    鼠山之王,我呸......

    只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我是它,打不過,難道跑還有錯?人的天性的都是這樣。更何況是動物?

    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我感覺事情真的已經到了我無法控制的局面。

    一只血鼠王,我們還能夠勉強應付。可這鋪天蓋地的變態生物。我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我的分身顯然也慌了,他臉色驚慌的看著我,"林敢,你倒是想個辦法啊?"

    我咬著牙,"你跟我的思維一樣,你怎麼不想一個?"

    我分身啞然失聲,一時之間,也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抬起頭。我看向了那血鼠王,這畜生似乎迎狂怒到了極點,還在不斷的發出怪叫,看起來,是要將我們殺之而後快。

    的確,當自己的威信跟氣勢鎮壓不住敵人的時候,我想,最好的辦法,就是無恥的趕盡殺絕了。

    古往今來的帝王將相,不都是這樣嗎?

    我感覺一種深深的恐懼,這個時候,王大仙在那邊突然就是一聲大叫,"林敢,這些畜生都過來了,怎麼辦?"

    我急的滿頭是汗。只不過,這個時候,我能想到辦法就好了,我趕緊朝著他們奔了過去。

    我們一行人緊緊的靠在一起,而我的分身此時此刻也已經跟岡村真武等人會合,我們兩撥人,完全的被這些變態生物給包圍。

    那些變態生物似乎也不急著將我們殺死,它們,只是在不斷的縮小著自己的包圍圈。

    看樣子,是想讓我們先感受一下死亡帶來的恐懼。

    我緊緊的拽著周雅,其他人。一邊緊緊的靠著,一邊又望著包圍圈。

    包圍圈越來越小,它們齊刷刷的朝著祭壇的方向靠近,詭異的血鼠,恐怖的骨蟻,渾身長滿翠綠色疙瘩的癩蛤蟆......

    我頭皮一陣發麻。

    我有些後悔剛才為什麼不死死的拽住那血鼠王,或許擒賊先擒王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可現在倒好。

    形勢,完全就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了。

    我前後左右到處看,到處都是死路,這些變態生物的數量非常之多,它們已經緩緩的全部靠近祭壇,要不了三分鐘,我們所有人都會被它們吞沒。

    我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絕望,我在想,或許我們踏入到了這個場子開始,就已經預告了我們的下場。

    那就是死亡。

    我死死的咬著牙,緊緊的看向了周雅。

    這一刻,周雅竟然沒有我想象中那樣的害怕。

    她突然笑了,"林敢,能夠和你死在一起,我比甦傾城幸福多了。"

    "雅姐......"我剛叫了她一聲,就說不出別的話。

    周雅搖搖頭,"至少咱們還有幾分鐘,不是嗎?"

    我再次啞口無言,周雅,在享受跟我在一起的時光,而我,卻無法將自己最在乎的這些人帶出去。

    我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內疚。

    "林敢,你們別卿卿我我恩恩愛愛的了,那癩蛤蟆都要過來了。"

    王大仙急的大叫。

    周雅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大仙,你不是說你活夠了嗎?"

    王大仙急的跺腳,"你沒听過一首歌嗎,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我還想活啊!"

    王大仙的表情,滑稽,又可笑,可此時此刻,我真的一點都笑不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王大仙手中緊緊的拽著那個瓶子,那是藍朵給我的百蟲水。

    我趕緊沖了過去,瞬間從王大仙的手中給奪了過來。

    王大仙一愣,問我干嘛。

    我死死的盯著百蟲水,咬牙切齒,"或許,咱們還死不了。"

    說完,我沒有任何的猶豫,我將百蟲水快速的撒在所有人的身上,然後,緊緊的拽著瓶子。

    我咬著牙,"各位,能不能活,就看這一招了!"

    "林敢,你想干嘛?"

    林闖看著我。

    我一字一句,"孤注一擲,你們都听好了,跟著我走,一步都不要耽擱。"

    "走。往哪走啊?"

    唐傲哭喪著臉。

    我沒有再次的解釋,緩緩的向前,我看向了那一大片血鼠的方向,我將手中的百蟲水突然朝著它們就狠狠的砸了過去。

    百蟲水的瓶子一踫撞到了地下堅硬的石塊,瞬間就碎了,而幾乎同時,那些血鼠就跟見了鬼一樣,瞬間就讓出了一條路。

    我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我緊張到了極點,同時,又興奮到了極點,我大吼了一聲,"跑!"

    說完,我第一次沖向了那些血鼠,我沿著那條剛剛開啟出來的道路飛速的往前沖,我緊緊的拽著周雅。

    身後,七殺跟唐傲林闖跟在後面,再接著,是葉九燕雀還有王大仙。

    我們一行人,幾乎沒有片刻的停頓,用最快的速度沖出了這個包圍圈,然後,朝著前面再次的狂奔。

    王大仙在後面大叫,"林敢,接下來怎麼辦啊?"

    我猛的停住了腳步,是啊,沖出了包圍圈,接下來怎麼走?這個場子,可是有著十六條通道,任何的一條或許都是危險重重。

    至于安全的,有沒有呢?鬼知道。

    我正慌亂到了極點,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有人大罵了一句,"林敢,你這個王八蛋,你耍我?"

    我一看,是我的分身,此時,他正在包圍圈里面暴跳如雷。

    很明顯,他以為我騙了他,可事實上,剛才的這個計劃,完全就是我臨時想出來的,而且,我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我的分身還在大罵,可他們身邊的包圍圈卻在飛速的縮小,成群的毒蛇,蜘蛛,還有癩蛤蟆蜂擁了過來。

    我再次一陣頭皮發麻,雖然對方是我的敵人,但是,一看到如此的場景,我還是心驚肉跳,我在想,我們剛才要是沒有出來,或許,也是同樣的結果。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矗立不動的岡村真武突然將他身邊的一個天罰組織成員狠狠的一推,那家伙一把就撲倒在了地上,然後,就被一群蜘蛛給瞬間的爬了上來,他發出一陣慘叫,還沒等到他做出第二個反應,岡村真武已經是飛快的踏著他的身體然後縱身一躍直接就到了我們剛才站立的地方,然後,他沿著我用百蟲水開闢出來的那條道路,飛速的往前沖......

    一看到岡村真武竟然有如此的一招,我的分身完全沒有任何的猶豫,他一陣獰笑,身邊有個天罰組織的成員預感到了不好,不過,還沒有等他端起沖鋒槍,我的分身已經是拽著他直接丟了出去。

    這個家伙,直接被丟進了旁邊骨蟻群,我的分身踏著他的身子,跟岡村真武一樣,從旁邊的血鼠路直接逃了出來。

    我死死的看著那個被埋入骨蟻堆的人,他在地上不住的慘叫,不過,只是過了一會,他全身的皮肉都給咬了個一干二淨,接著,大批的骨蟻再次瘋了一樣的爬了上來,我只看見他的身體在慢慢的縮小,最後,地上,只剩下了一堆衣服跟鞋子。

    他,被完全的吃掉了,就連骨頭都不剩。

    有了岡村真武的作為榜樣,身旁的貪狼自然不敢示弱,他第三個用同樣的方法逃了出來,三個人迅速的靠攏在了一起。

    我冷冷的看著他們,娘的,用這種方法出來,真是滅絕人性。

    不過,人在最危險的關頭,誰又會在乎別人呢?

    命是自己的,還只有一條,你真的願意看著它失去?

    我不禁多想了一些,這個時候,那祭壇上的血鼠王又開始大吼大叫,過了一會,有一大堆的變態生物已經是調轉了方向,它們,開始飛速的朝著我們靠近。

    王大仙急的都要掉眼淚了,問我從那里走。

    我盯著岡村真武。

    他此時也死死的盯著我。

    我咬著牙,"正確的通道,是哪一條?岡村真武,沒出這個山洞之前,咱們,還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我希望你清楚這一點。"

    "林敢,你說的沒錯!"

    岡村真武冷笑了一聲,他話音剛落,我就听見一連串的沖鋒槍掃射的聲音,是那些天罰組織的成員,他們已經完全的被包圍,驚慌失措之下,拼命的用沖鋒槍掃射,只不過,沖鋒槍,對付一般的東西還行,但是對付這數以萬計的變態東西,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沖鋒槍的槍聲還沒有響半分鐘,他們就發出一陣陣的慘叫,然後,一個個倒在地上,我看的整個人都忍不住冷汗直流。

    可是,這個時候,我竟然還看到了更加恐怖的一幕。

    我看見一個人從遠處快速的走來,他的頭上,手上,裸露在外的皮膚,全部都掛滿了骨蟻,那些骨蟻,拼命的咬著他的身體,不過,咬了一口,傷口的位置就以一種極其詭異的速度在飛快的補充。恢復,甚至有些地方被咬出了白骨,也在瞬間恢復原樣。

    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特殊的不死之身,在關鍵的時候保了他一命。

    他一邊走,一邊猙獰著面孔,然後又迅速的排掉他身上的骨蟻。

    當他走到我們面前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徹底的恢復到了正常的樣子。

    他冷冷的看著我們,"各位,接下來怎麼辦呢?"

    "野田大佐,你果然是實力超群啊!"

    岡村真武,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了一句。

    剛才,他可是拋棄了野田尚雄的。

    野田尚雄冷冷的說道︰"比起實力,我恐怕是這里最弱的一個吧,好了,別說廢話了,那些畜生,又追上來了。"

    野田尚雄也怕了,沒錯,他是不死之身,可是,他不死,不代表他不怕毒啊,再說了,這被撕咬之後然後迅速的恢復,我相信,這種身體痛楚帶來的感覺,肯定也不會爽到哪里去。

    說白了,他是一次又一次的經歷著死亡的痛苦。

    要不然,這老孫子估計早就用這一招逃出去了,他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所有人都盯著岡村真武,這個鼠山監獄,來過這里的人,就只有他一個,我相信,他一定知道出去這里的最安全的方法。

    這個時候,我根本不敢冒險,剛才沖出來的時候,我想著隨便進一條路都行,可現在,我還是寄希望于岡村真武的身上。

    跟著他,至少會安全一些。

    而如果他不想將我們這些人帶走的話,我相信,所有人都走不了。

    而岡村真武也明白這一點。

    我能夠跟我的分身抗衡,其他人,也絕對可以組織他跟貪狼以及野田尚雄。所以,一旦我們耗上,我們這群人,誰都走不了。

    至于恩恩怨怨什麼的,現在也只能暫時丟一旁,能夠出去,再算也不遲。

    岡村真武猶豫了一會,最終,他妥協了,他咬著牙,看著我,"林敢,我的計劃全部被你破壞了,出去之後,咱們就是敵人,只不過,現在,你可別給我耍什麼花樣,要不然,誰都走不了。"

    "好!"

    我一把答應了下來。

    "西面數過去,第三條通道,快!"

    岡村真武說完,直接朝著他所指的方向奔了過去,我不敢大意,跟著眾人一起往前面走。

    後面的那些變態生物飛快的追趕著,不過,我們的速度更快,我們到達了通道的入口,此時,我多了一個心眼,我沒有立馬進去,而是讓岡村真武的人先進去。

    不過,最後我又留下了貪狼跟野田尚雄,我讓燕雀跟葉九在最後面看著,這樣一來,隊伍里面混雜了我們的人跟岡村真武的人,他就玩不出什麼花樣了。

    我們很快的就進入了通道的里面,岡村真武在前面帶頭,大概往前走了十分鐘左右,通道開始變的豁然開朗了起來。

    越往前走,就越發的明亮。

    又過了五分鐘左右,我听見唐傲一聲驚呼,而此時,我也看到了眼前的場景,我瞬間就驚呆了。

    這條通道,竟然通向了另外一個小廣場,不過,這小廣場比剛才的那個要小的太多,最多就半個足球場的大小,從這里的位置望上去,能夠看到外面朦朧的月光,看時間,天快要亮了,除此之外,就是小廣場上滿是盛開的花朵,還有各種奇形怪狀的翠綠色的藤蔓之物,這些東西開的十分的茂密跟艷麗,透過洞頂的月光,加上石壁本身的發光元素,讓整個小廣場的空間瞬間變的如夢如幻,就好像來到了一個充滿無限想象的童話世界。

    我不禁有些看呆了。

    我一輩子都沒想過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夢幻的地方。

    那些植物跟花朵的花瓣葉子上沾滿了露水,發出一陣陣的幽香......

    "好美啊!"

    周雅忍不住感嘆了一句。

    "美什麼美啊,現在出去才是硬道理,那破軍,哦,不對,岡村真武什麼的,要往哪邊走啊?"

    王大仙看著岡村真武。

    岡村真武停住了腳步,緩了一緩,才喃喃的說道︰"穿過這片藤蔓群,對面也有一條跟這一模一樣的通道,一直往上,大概走半個小時,就能夠出鼠山了。"

    "那咱們還等什麼?"

    王大仙說著話,就待往前面走。

    只不過,剛走一步,他就退了回來,然後盯著岡村真武,"你怎麼不走?"

    岡村真武沒說話,只是詭異的笑了笑。

    我感覺有些不對勁。

    的確,這地方看上去美不勝收,可我總感覺充滿了一些詭異,怎麼說呢,太美了,美的有些不自然。

    我喜歡看一些科學探索的電視節目,我知道,皮膚越色彩斑斕的毒蛇,毒性就越強,而同樣,長相越是艷麗的蘑菇,也越是充滿劇毒。

    動物跟植物一樣,都喜歡用自己的外表顏色來表達自己的主張,表達自己的強大以及不可抗拒的實力。

    這一片藤蔓植物跟花海,如此的艷麗,如此的如夢如幻,就跟仙境一般,難道,真的不存在任何一絲一毫的危險?

    這鼠山,我可沒感覺會有這樣的好地方。

    我看著岡村真武。

    岡村真武還是沒有說話。

    我忍不住問了一句,"這地方,有危險是不是?"

    岡村真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是緩緩的問了一句,"現在幾點了?應該快天亮了吧?"

    我點點頭,"沒錯,是快天亮了!"

    說完,我看著他,"岡村真武,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告訴我們,這里,是不是有問題?"

    岡村真武點點頭,"這地方,當然有問題,要不然,你以為我傻啊,站在這不走?"系亞役號。

    說完,他踱著步子,一邊走,一邊緩緩的說道︰"這地方,曾經有人給它取了一個很美麗的名字,叫瑤池!而事實上,它也的確配得上瑤池二字,只不過,我們看到的這一切,都只是它的表面,它其實是......"

    後面的話,岡村真武沒有往下說,他只是看著我,然後笑著說道︰"林敢,借你點東西!"

    我猛的一愣,問他借我什麼?

    岡村真武笑了笑,"借你一點血!"

    我不知道他什麼意思,岡村真武再次笑了笑,然後,指了指我的手臂,"別誤會我的意思,你撕點傷口旁邊的衣服給我就行。"

    我還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听他這樣一說,我還是從手臂上撕下了一大片衣服,這些衣服上面都沾滿了我剛才的流出來的血跡。

    岡村真武用手指拽著那片沾滿血跡的衣服,然後,緩緩的朝著一團開的十分艷麗的花朵拋了過去。

    那沾滿血跡的衣服碎片飄在空中,往下掉的一剎那,旁邊的一顆藤蔓植物突然像活了一樣,直接在空中伸出一條藤蔓,準確無誤的卷住了那片碎布,然後直接送入了旁邊一顆怒火無比的花朵中間,那花朵隨即閉合,一切,又恢復了安靜。

    我震驚的目瞪口呆。

    所有人也都徹底的傻眼了。

    過了一會,我才喃喃出聲,"這,這些,是食人花?"

    岡村真武點了點頭,"沒錯,這里的這些玩意,它們都吃人,而且,跟骨蟻一樣,吃人不吐骨頭!"

    我心里一陣罵娘的,王八蛋,讓你帶一條安全的路,你他媽就帶我們來這里?這鋪天蓋地的食人花,能走的過去才怪!

    ps:

    抱歉更新有些晚了,這一章,5300字大章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