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三十九章瑤池詭地一

第二百三十九章瑤池詭地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不知道這個混蛋是不是故意帶我們來這里,還是說只有這一條所謂的安全通道。

    我有些狐疑,我死死的盯著岡村真武,我想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一些什麼,不過。這混蛋完全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王大仙可有些熬不住了,立馬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我說岡村真武。你不會故意帶我們來這里吧?這大把大把的食人花。你給我過去一個試試?"

    王大仙,不爽了。

    其實,所有人都不爽。

    這他娘的那里是什麼安全通道,這完全又是一條死路,看剛才那食人藤蔓卷襲我那塊帶血碎布的動作跟速度,我們是不可能從這里通過的。

    幾乎所有人都看著岡村真武,說白了,讓這個王八蛋給我們一個說法。

    唐傲也有些熬不住了。說道︰"你們天罰組織的人進來的時候,不會也是從這里過來的吧?"

    唐傲話音剛落,周雅瞬間就接了過去,"我們進來這里的時候,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

    我猛的看向了岡村真武。

    這個王八蛋,果然在耍花樣。

    "沒錯,我的人進來,走的的確是另外一條路,就是我跟你們提到的監獄排水系統,只不過,現在萬獸出動,那條路,現在也未必安全,況且,後面的東西已經追過來了。從那里出去,花費的時間需要更長,而且,在這種排水通道的地下管道里面穿行,咱們的速度,是快不過那些血鼠跟骨蟻的。"

    說完,他看著周雅。

    周雅點了點頭,示意他沒有說錯。

    看來,岡村真武的計劃真的是被完全的打破了。

    按照他一開始的計劃,他一定是想要我或者我的分身去拿鼠山晶石,然後。趁著我們拖延血鼠王的時間,他們第一時間從監獄的排水通道里面溜走,可是沒想到,萬獸朝拜的時間提前,我也插了一杠子,這才導致所有的計劃都成為了泡影。

    現在,鼠山晶石不但沒有得到,整個人還被死死的困在這里面。

    面對這足足有半個足球場大的食人花花圃,誰他媽敢過去?

    我再次看向了岡村真武,"既然如此,你帶我們到這里來,不會不知道怎麼出去吧?"

    岡村真武笑了笑,"我當然知道怎麼出去,我說過,穿過這瑤池,對面就有一條路,能夠直接通往外面。"

    "廢話!"

    王大仙又不爽了,"我們是問你怎樣穿過這里?"

    岡村真武攤開雙手,示意他自己也沒轍了。

    我操,這就是他說的通道,還安全,媽的!

    我真的想罵娘了,我再次說道︰"那你怎麼知道這里是食人花?"

    "我們第一次來的時候,曾經誤闖過這里,當時,我親眼看見這些玩意將人拖進去,然後,一點一點的消化!"

    我一陣心驚肉跳,又問了一句,"那你怎麼又知道對面有一條路?"

    我再次狐疑了起來。

    "你知道我們第一次來的時候,來了多少人嗎?"岡村真武有些咬牙切齒,表情猙獰,"我們來了五十多個人,後來出去的,就只剩下我一個,你說,用人命喂飽這些玩意,還能過不去?"

    他有些陰冷的說道。

    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

    難道說他們上次出去的時候,也是經過這里,然後,跟從那些變態生物的包圍圈出來一樣,是用人命填過去的?

    我不禁一陣心頭發冷。

    這王八蛋,在他的眼中,估計就他自己的命值點錢了。

    我又再次的打量了幾眼岡村真武,我發現他並不像在說假話,只不過,我心中還是十分的懷疑,這混蛋,帶我們到這里來,難道明明知道是一條死路還闖?

    這根本不符合邏輯嘛。

    只不過,眼前這一大片食人花,好像還真沒什麼可以通過的地方。

    這些食人花,最小的也有一人多高,更高大的,有三四米高的樣子,分布在這個地方的每一個角落。

    可以說,你只要過去,它們的藤蔓絕對能夠到達你身體的任何位置。

    絲毫沒有破綻,你只要過去,結局就只有一個,一定是死。

    我咬著牙,死死的盯著這片絢爛無比的花海,的確,瑤池,這個名字,還真是如夢如幻,可它真實的狀態,卻只能讓人心驚膽戰。

    我正這樣想著,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了一陣的聲音,是從我們剛才的通道里面傳出來的。

    我大吃一驚,這個時候,岡村真武也是臉色一變,說是後面的東西追過來了。

    後面的東西,會是什麼?血鼠,骨蟻,還是那海碗大的蜘蛛,或者是變異了的群狼,反正不管是什麼,只要進來了,我們就徹底的完了。

    所有人都慌亂了起來。

    王大仙更是急的跳腳,這老東西,最怕死了,叫嚷了幾句之後,旁邊的岡村真武突然說了一句,"脫衣服!"

    脫衣服?

    眾人都傻眼了。

    不過,岡村真武第一時間就將自己身上那套野外生存服給脫了下來,然後一把丟在了通道的入口,我頓時明白了過來,也將自己的衣服脫下,眾人七手八腳的,用打火機點燃。

    我突然一愣,娘的,剛才怎麼沒想到用火攻這一招呢?

    難道不可以將眼前的這片食人花給燒掉?

    不過隨即一想,這里沒有汽油,根本不可能燒的著,再說了,這一點點衣服,能燒幾分鐘。

    通道口已經完全點燃了起來,火勢熊熊的,濃煙夾著一股子刺鼻無比的味道,一股腦兒的往通道里面灌。

    我不知道能夠抵擋這些畜生多久,正準備問岡村真武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可是一回頭,我突然發現,岡村真武,竟然不見了。

    不但他不見了,我的分身,野田尚雄,還有貪狼,都他媽不見了。

    我緊張到了極點。

    我趕緊問眾人這幾個王八蛋去哪了?

    眾人面面相覷,最後終于明白了過來,這四個王八蛋,趁著我們往通道旁邊燒衣服的時候,早已經溜了。

    只不過,他們現在能去哪?他們又是怎麼離開的?

    難道說,岡村真武一直在騙我,他根本就有通過這里的方法?這個混蛋,剛才故意拖延時間,等著那些變態生物趕到,然後利用我們去燒衣服的不經意之間,突然消失。系以布劃。

    剛才,大伙都忙著對付通道里面的東西,都沒注意他們,等到反應過來,已經是晚了。

    王八蛋,我大罵了一句,除了這個,我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那王八蛋去哪了?"

    王大仙又叫嚷了起來,左看右看。

    可一看之下,還是沒有發現這四個混蛋。

    他們,的確離開了。

    "現在怎麼辦?"唐傲也急了。

    剛才,我們還是大意了,而事實上,岡村真武一直以來就有計劃,而我們這些人,完全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所以,即便剛才不出問題,待會,還是會出問題的。

    岡村真武,帶著我們到這瑤池,估計早就已經想好了,我們,必定會有松懈的時候,而只要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松懈,他們就能瞬間的離開。

    這食人花圃,到底有著怎樣的秘密。

    我死死的盯著前面,他們離開,一定是通過了這里,但是,他們到底是怎麼離開的?難道說,這食人花圃,也是這鼠山監獄機關術的一種?

    我猛的反應了過來,娘的,我怎麼將這一茬給忘記了,岡村真武可是有這鼠山監獄的全部機關設計圖啊。

    所以,食人花對他來說,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所以,他剛才說的什麼帶了五十個人,最後他一個人活著離開之內的,估計完全就是在扯淡。

    這個王八蛋,從我們的眼皮子底下就溜了。

    我又想罵,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花圃的對面突然傳來了岡村真武的聲音,"林敢,你好好在那里待著吧,燒光了衣服,你們還可以燒褲子,要是褲子也燒完了,我就真幫不了你們了,不過,你們可以試著走走看,運氣好,或許不被吃掉也說不定呢!"

    "岡村真武,我草你祖宗十八代!"

    王大仙大罵。

    岡村真武傳來一陣舒坦無比的笑聲,最後,又說了一句,"哦,對了,還有一件事,忘了告訴你們,這鼠山每一百年一次的大變故,不是傳說,而是真的,上一次是鼠山監獄被埋的那一天,而今天,恰好又是一百年的日子上,林敢,這一次,我們本來計劃的好好的,可一切都被你破壞了,不過,我也不虧,至少,困住了你們這些心腹大患,好了,祝你們好運,我就不奉陪了。"

    說完,這混蛋再也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我不由的一陣心驚肉跳。

    我記得在農家樂的時候,老烈說過,發生大變故的那天,鼠山會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所有的生物都變異。

    而剛剛,岡村真武也特意提到,上一次鼠山監獄被埋就是一百年前。

    今天,也是一百年的日子。

    難道說,鼠山也會大變故?今天,也會發生像一百年以前一樣的大山崩之類的玩意?

    我猛的一驚,娘的,天罰組織密謀了二十多年的陰謀,這一次卻是突然提前,難道說,就是因為害怕大山崩的發生?

    冷汗,順著我的臉頰拼命的往下涌。

    我感覺事情越來越超出我的想象了,待在這里,是死,沖過去,還是死,除了那些變態生物,還有食人花,還有大山崩。

    也就是說,我們即便有充足的衣服,也不一定有時間了。

    前後左右都是死,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王大仙再次急的跳腳,"林敢,你趕緊想個辦法啊,衣服都要燒光了,總不會咱們真要脫褲子吧?"

    我一陣苦笑,脫褲子,這他媽還是輕的,如果脫褲子就能解決,我現在立馬脫的精光,然後威武雄壯的裸奔過去。

    可惜,裸奔都不行,我們現在能做的,好像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等死!

    ps:

    感謝汶485279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