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四十章瑤池詭地二

第二百四十章瑤池詭地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種深深的絕望瞬間涌上了我的心頭,我整個人都感覺低迷消沉了起來。

    我腦海中想著以前發生的每一件事,有喜有悲,有哭有笑,就好像人在死亡之前。要將自己生前的所有片段都全部重復一遍。

    我想起了自己的小時候,想起了在鎮上讀初中高中的那段時光,又開始想起了大學。想起了趙冰。想起了跟周雅第一次見面的場景,然後,我踫到了王大仙,踫到了燕雀,踫到了甦傾城......

    我的思緒又開始回到了幽冥圖里面,回憶著我經歷的那個不一般的1938年,就在這個時候,周雅猛的叫了一句。"林敢!"

    我瞬間從這種思緒中清醒了過來,我狠狠的甩了甩腦袋,剛才的一切,讓我一陣後怕。

    人,最讓人害怕的,就是意志的消沉,而剛才,我的意志已經完全的偏向了死亡。

    要不是周雅這突如其來的一喊,我幾乎都要徹底的絕望下去。

    "你怎麼了?"

    周雅死死的盯著我。

    我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趕緊搖了搖頭,"雅姐,我沒事!"

    周雅點點頭,"我知道你剛才在想什麼,打起精神,咱們還有希望。不是嗎?"

    我猛的點了點頭,這一刻,我的信心,仿佛又再次的回到了我的身上。

    王大仙已經叫苦連天了,"林敢,我最後一件衣服了,再脫,我真要脫褲子了。"

    這老東西,雖然一直叫苦連天,可至始至終都保持著一份希望,雖然這份希望他永遠都放在我的身上。

    我趕緊走了過去。將剛才的推斷說了一遍,然後說道︰"各位,現在咱們的處境,一點都不好,前面,是食人花,通道里面,是那些變態生物,而且,除此之外,還有可能這鼠山會發生一百年一次的大山崩,所以,我們沒時間了。"

    眾人都看著我。

    林闖說了一句,"林敢,你想怎麼做?"

    我咬了咬牙,"冒險一試!"

    說完,我從皮帶上抽出了獠骨匕首,又從燕雀那邊拿來了另外一把,我一手一把匕首,走到那些食人花的前面,一字一句的說道︰"通道里面,咱們是不可能進去了,一直待下去,也不可能,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前面這片食人花圃!"

    "你有沒有把握?"

    林闖說了一句。

    我搖搖頭,"沒有。"

    "沒有才豈不是送死?"唐傲緊張的看著我。

    "送死,總比等死好!"

    我立馬來了一句。

    這個時候,七殺姑娘快步的走到我的面前,"林敢說的對,再等下去,也是死,還不如放手一搏,另外,岡村真武等人已經要出這鼠山了,出去之後,我相信他們還會對老爺子不利。"

    七殺這一說,我頓時又擔心了起來,宜城,甦傾城跟藍朵還在哪呢。

    萬一這幾個王八蛋趕過去,後果不堪設想,我再次焦急了起來。

    周雅看出了我的焦慮,安慰了我一句,"林敢,這個時候,你千萬不能緊張,也千萬不要焦躁,就跟平時一樣,就當這是一場游戲。"

    "明白!"

    我咬了咬牙。

    "各位,林敢的實力最強,他先去給咱們探路,林闖,燕雀,你們兩個在這里看著,隨時接應林敢,我們幾個,繼續守住通道!"

    周雅發揮了她該有的巾幗不讓須眉的本色,然後鄭重的看著我,"我周雅的男人,永遠不會放棄希望,我相信你!"

    "放心吧!"

    我再次咬牙,然後,朝著那食人花圃就緩緩的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我心里一點底都沒有,雖然我還沒有見識過這些食人花吃人的樣子,但是,我完全能夠想象,而且,剛才看它們卷襲那帶血的碎布片,速度,簡直凌厲到了極點。

    這些植物,絲毫不會比哪些變態的動物要來的弱。

    反之,這鼠山監獄既然將這里變成了一道機關,必定就有它不可思議之處。

    我听見後面的林闖說了一句,"林敢,千萬要小心。"

    我沒有作聲,再次往前面走,往前邁出了五六步,旁邊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那些食人花還跟剛才一樣,靜止的嬌艷欲滴。

    難不成機關失效了?

    我心中再次的忐忑了起來,有一絲的驚喜,可是,我沒有放松絲毫的警惕,我再次的往前面走,這一次,我剛跨出一步,我就听見旁邊傳來一陣輕微的聲音,我猛的轉過頭,就看見我右邊的一朵花蕾慢慢的張開,從隻果大小,瞬間開出一朵臉盆大的花瓣,我驚奇到了極點,可就在這花瓣完全張開的一剎那,一根拇指粗細的藤蔓像一條靈蛇一樣,瞬間就朝著我的脖子席卷了過來。

    我心中一驚,本能的抬起了右手,鋒利的獠骨匕首瞬間就將它斬斷,不過,我剛做完這個動作,左邊位置,又瞬間伸過來一條藤蔓,這藤蔓的速度比剛才的更快,幾乎眨眼之間就到了我的胸口,我看見藤蔓的前面有一個疙瘩狀的東西,就好像藤蔓的前面長了一個頭,而整條藤蔓,就仿佛一條靈巧無比的竹葉青。

    我知道,這些藤蔓,就是食人花的手腳,而張開的花瓣,估計就是它的巨口,我猛的一仰頭,左右開弓,鋒利的獠骨匕首瞬間再次將它削斷。

    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氣。

    剛準備歇上一歇,那知道,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地上就是一陣雜亂無比的聲音,我看見我的周圍跟地面,都齊刷刷的出現了七八條藤蔓。

    它們,就跟長了眼楮一樣,用最快的速度朝著我逼近。

    "林敢,小心......"

    我听見有人大喊,這個時候,我根本不敢分辨到底是誰的聲音,我身子在地上一個翻滾,手中的獠骨匕首沒有絲毫的客氣,將沖向我腰間的藤蔓全部削斷在地,不過,腰上的搞定,地面上的就要難辦的多,我正準備蹲下身子對付地面上的,那知道,它們已經到達了我的跟前,只是一下,就卷住了我的腳踝。

    我大吃一驚,雙腳本能的亂蹬,不過,那些藤蔓就跟真的活了一樣,我只是一動,它們就再次纏緊,而且,力道非常大。

    我感覺危險已經步步緊逼了。

    我根本不敢大意,我幾乎是蹲在地上,快速的將它們斬斷,只不過,剛直起身子,前後左右,不知道多少條藤蔓都快速的朝著我奔襲而來。

    我大吃一驚,本能的後退。

    可是,這根本就是一種惡性循環,我越往前走,藤蔓就越多,而如果我不走,那麼,我的下場,就會被它們死死的纏住,隨即馬上將我送入了那些巨大的花瓣當中。

    我以前看過一些亞馬遜森林里面的紀錄片,食人花最厲害的就是它們的藤蔓,而它們的花瓣當中,則有一種類似于麻醉劑的東西,藤蔓卷住了人跟動物之後,直接送入花瓣,在短時間之類,就會麻痹全身,然後,花瓣又會分泌出一種化解人跟動物尸體的液體,繼而吸收尸體帶來的能量,幫助它們生長。

    所以,被藤蔓卷住,如果第一時間掙脫不開,那麼,情況就會危險到了極點。

    這一點,我當然清楚,只不過,現在的局勢完全就不是我能掌控的,就比如有個人用刀刺你,你本能的反應自然是往後躲,對吧?可你越躲,後面的攻擊就越多。

    所以,不知不覺,這些食人花就會將你瞬間的逼入花圃的中間。

    到了那個時候,前後左右,全部都是食人花,你即便是神仙,估計也沖不出來了。

    我當然知道這個道理,不過,現在,我完全控制不了,我快速的揮動著手中的獠骨匕首,斬斷了前面的藤蔓,這個時候,我听見王大仙在外面大叫,"林敢,別進去,快回來,你再往前,就徹底出不來了。"

    我猛的一咬牙,揮斷了前面的藤蔓,然後身子一躍,就待從花圃中間沖出去,不過,我整個身子剛在半空,腳踝就再次被卷住,那些藤蔓的速度簡直快到了極點,在我的身子還沒有落下地面的一瞬間,就已經拖著我朝著旁邊一個巨大的花瓣中間狠狠的甩了過去,然後,周圍的七八根藤蔓也瞬間俯沖而下,分別襲擊著我身體的各個關節,手腕,腳踝,脖子,還有手肘。

    這些食人花,都他娘的成精了,知道人類的關節部位一旦被纏住,是絕對不可能掙扎出來的。

    我震驚到了極點,我全身的冷汗都冒了出來,我一開始好保持著鎮定,可這個時候,我完全做不了其他,我只能本能的揮舞著自己手中的獠骨匕首。

    有兩根藤蔓被我瞬間的削斷,可同時,也有四五根,就跟長了眼楮一樣,分別的卷住了我的另外一只腳踝,兩個手腕,最粗的那一條,則是瞬間襲擊了我的脖子。【愛書屋】

    我整個人被騰空而起,拉成了一個大字。

    而且,脖子上的藤蔓還在不斷的用力,我感覺呼吸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困難。

    我想掙扎,可是,我實在是低估了這些變態生物的力量,它們,就跟被人操控了一樣,力量大的驚人,我完全就掙脫不了。

    我听見食人花圃外面的眾人已經徹底的亂了,我斜著眼楮,看著燕雀跟林闖就待準備沖過來。

    我使出了最後一絲力氣大喊了一聲,"別進來!"

    剛說完,我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被藤蔓被死死的纏住,那種感覺,真的就要慢慢的接近死亡一樣。

    我很清楚,這一次,不是意志的問題,而是我真的開始沒辦法呼吸了。

    我感覺自己漲的難受到了極點,可我也很清楚,燕雀林闖他們過來,等待他們的,也是死,在沒有徹底的了解這些食人花的習性之前,多一個進來,就少一分希望,我寧願讓他們活的久一點。

    至少,等待下去,或許還會出現奇跡呢?對吧?

    "林敢......"

    我听見周雅的聲音,我的眼神開始有些模糊,我看見王大仙等人死死的拖著她,我死死的咬著牙,用力的想掙脫,可是,我真的掙脫不了。

    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眼楮里面,已經完全看不清東西了,我只是感覺,我的身子在慢慢的移動,朝著那巨大的花瓣口移動。

    我想,這就是死亡的感覺......

    有人說死亡很痛苦,可在我看來,這種感覺,只是像做夢一樣,你能夠感覺你的靈魂在慢慢的脫離你的身體。

    我,真的扛不住了,我的眼楮已經眯了起來,最後一絲的意識似乎就要脫離我的腦海,飛向空中。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腦海中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主人,堅持住!"

    然後,我的身子猛的一愣,我看見一團紅色的影子從我的身體里面沖了出去,它的速度非常快,幾乎瞬間就斬斷了那些藤蔓,而我整個人也從空中一下子掉在了旁邊的花瓣上,那花瓣畢竟是花瓣,它要吃人,是需要藤蔓拉動人類或者動物送進來的,而我這樣直接掉了過去,完全就將它壓垮了。

    我的意識再次的回到了身體,我用最快的速度從地上爬了起來,剛剛爬起,身後的七八條藤蔓又再次的席卷了過來,這個時候,那團火紅色的影子又再次的沖到我的跟前,我的眼前一花,藤蔓就全部被削的掉在地上。

    "主人,快走!"

    一個聲音再次傳來。

    我猛的一愣,隨即,直接朝著王大仙等人的方向就沖了過去。

    我剛沖到眾人的跟前,眾人一把就將我拽住,他們齊刷刷的問我剛才怎麼回事?

    我愣住了,我轉過頭,我看見那團火紅色的影子一下子就消失了,然後,我的腦海中又傳來了一個聲音,"主人,我只能幫你到這里了,我不屬于這個世界,所以,我不能夠隨心所欲的出現,接下來,還要靠你自己。"系以投扛。

    說完這一句,那個聲音徹底的消失了。

    我猛的一愣,我突然覺得這個聲音非常的熟悉,似乎,似乎在幽冥圖里面的時候听到過。

    我突然一驚,我想起來了,剛才的這個聲音,還有剛剛看到的那團詭異的紅光,是那個小女孩,幽冥圖里面的小女孩。

    當初,在幽冥圖里面,就是她挖掉了日本兵的眼楮,她穿著紅色的古代服飾,拿著一把一米來長類似于判官筆的鋒利武器。

    我離開幽冥圖的時候,她也叫過我主人。

    難道,她就在我的身體里面?

    只不過......

    我感覺我的腦子里面充滿了疑問。

    的確,這種事情,太過匪夷所思,只不過,她剛剛的確救過我一命,只是,她說她不屬于這個世界,不能隨心所欲的出現,剛才,為什麼又出現了呢?

    我有些茫然。

    "林敢,你怎麼了?"周雅趕緊看著我。

    我搖搖頭,說沒事。

    眾人又問我剛才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問眾人看到了什麼沒有?

    他們說什麼都沒有,只是看見那些藤蔓被斬斷,然後我就掉下來了。

    看來,那幽冥圖中詭異的小女孩他們都完全看不見,能夠看見的,只有我自己。

    我想解釋,可現在根本不是解釋的時候,我經歷的七十七年前,我經歷的幽冥圖,跟他們經歷的都不一樣,這要說下去,我相信會是一個漫長無比的故事,而現在,根本不是講故事的時候。

    眾人將我拉到一旁,我看了一眼通道,我發現,燕雀將鞋子都脫下來燒了,鞋子,是橡膠的,比衣服褲子都耐燒,此時,發出一陣陣刺鼻的味道,一股股濃濃的黑煙直接往通道里面灌。

    我又听見了一陣的聲音,看來,通道里面已經聚集了不少的變態生物,只要通道門口的火勢一小,它們就會瞬間的沖了出來。

    唐傲看著不保險,又將自己的鞋子脫下來,放在上面燃燒。

    不過,這終究不是辦法,我們身上的東西,早晚會燒光,加上大山崩又可能會來,所以,要是不攻破這詭異的食人花機關,我們的下場還是一個字,那就是死!

    我再次緊張忐忑了起來。

    我拽緊了手中的獠骨匕首,我還想再試一次,不過,周雅死活不想讓我去了,說再過去也是死,還不如多活一會,多活一秒,也是幸福。

    眾人也都看著我,剛剛僅存的一絲希望,似乎又瞬間的破滅了。

    所有人都開始低迷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王大仙沒有說話,他此時此刻正蹲在地上,用一根樹枝畫著什麼。

    我趕緊湊了過去,喊了一聲大仙,王大仙讓我不要作聲,過了一會,他突然跳了起來,"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我被嚇了一跳,這老小子,不會瘋了吧?

    眾人也都看了過來。

    王大仙十分的興奮,指著我剛剛闖進花圃的那個位置,激動的說道︰"我知道了,這個鳥地方,其實就是一個陣法,是用食人花擺的一個奇門遁甲陣,說白了,咱們只要打開了生門,就能夠逃出去了。"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王大仙在說什麼。

    王大仙一下子又著急了起來,說道︰"跟你們說你們也不懂,反正就是這樣,這些食人花,看上去都是單個的存在,其實,它們都受控于眼前的這個陣法,不懂的人,觸及到任何一個地方,都會引起藤蔓的攻擊,不過,只要打開生門,這個陣法就算是破了,而食人花,也絕對不會再次攻擊,我相信,岡村真武,就是擁有了這里的機關圖,這才能夠走出去。"

    "大仙,你有把握?"

    我趕緊問了一句。

    "懂一點!"

    王大仙剛才還慷慨激昂,可瞬間,又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當年我走江湖的時候,學過一些,不過,這玩意太深奧,所以,後面就荒廢了。"

    我當時就傻眼了,再次問了一句,"懂一點的意思是懂多少?"

    "也就一點!"

    王大仙伸出了小拇指,掐了一下。

    我咬著牙,最後問了一句,"讓我去打開這生門,你在這里指點,成功的幾率多大?"

    王大仙徹底傻眼了,最後,紅著臉,"怎麼著兩三成還是有吧!"

    我頓時就想罵娘了,這個老東西,不學無術,剛才叫的那麼大聲,我還以為他信心十足呢,現在,竟然也就兩三成的把握。

    也就是說,要菩薩保佑我不能出意外,只要一出意外,那麼,我面臨的就會是剛才一樣的結局。

    說實話,經過了一番死里逃生,我現在,竟然開始有些害怕了起來。

    我說過,這就是人的認知畏懼,你感受到了死亡,就會變的特別的懼怕。

    而我也清楚,那幽冥圖中的小女孩能夠救我一次,絕對不可能再救第二次。

    眾人都看著王大仙,最後,又看著我。

    過了好一會,我才猛的一咬牙,"有兩三成的把握,總比剛才我亂摸亂闖的好,大仙,我這條小命,可就交給你了!"

    說完,我用力的一拍王大仙的肩膀。

    王大仙被我拍的渾身一怔,哭喪著臉,"林敢,別這樣說啊,你這樣說的我提心吊膽的,壓力好大啊!"

    你大爺的,老子壓力才大呢?

    ps:

    感謝  啪啪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