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四十四章瑤池詭地六

第二百四十四章瑤池詭地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雖然周雅給了我一個巨大無比的鼓勵,可我還是很清楚,要過眼前這一關,還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通過王大仙的叫喊,我知道。燕雀跟七殺姑娘,也已經到達了第二個目標——杜門。

    而我們要面對的,是鎮守開門的食人花。

    通過剛才的一番輕易的試探。我已經很清楚。眼前這朵食人花似乎比剛才驚門的還要警惕跟小心。

    從我將石頭砸過去,它就立馬指揮藤蔓給甩掉這一點就能夠看的出來。

    它的花蕾高懸在我們頭頂,接近地面三米多高,說實話,想接近然後一舉搞定,還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跟周雅打量了好一會,最後,還是沒有得出一個明確的行動方案。而這個時候,外圍的王大仙已經在叫了,說讓我們快點,通道那邊,已經快沒有燃料了。

    我頓時著急了起來,我讓周雅暫時待在原地,要搞定這食人花,最主要的就是要搞定它的藤蔓,這一點,永遠不會錯。

    藤蔓,就是它的左右手,不砍掉,永遠無法靠近。

    而此時,這些藤蔓,已經虎視眈眈的在盯著我們。它們高懸在空中,輕輕的顫動著,我知道,它們隨時都會展開攻擊。

    我慢慢的往前挪了一步,那些藤蔓突然就跟毒蛇一樣,快速的往後面仰了仰,然後整條藤蔓似乎都繃緊了起來。

    這個樣子,就跟毒蛇在發動攻擊之前作出的最後一番準備一模一樣。

    它們,在蠢蠢欲動了。

    我死死的盯著它們,然後,又看了看那個高高在上懸掛著的花蕾。

    我要想直接將它摘掉。根本不可能,它的高度太高了,我完全不可能夠得著,更何況,這里還有這麼多藤蔓阻擾我。

    除非,除非我能夠跳上去。

    當然,這種可能是也幾乎不行。

    那麼,除此之外,或許就只有一種辦法了,那就是利用藤蔓到達高空,然後一擊必殺。

    一個冒險又大膽的念頭在我的腦海中快速閃現。

    我輕聲的叫了一聲雅姐。

    周雅問我怎麼了?

    我緩緩的說道︰"雅姐,待會,不管怎樣,一定要留下一條藤蔓。"

    "為什麼?"

    周雅有些疑惑。

    隨即突然說道︰"你不會是想利用這些藤蔓接近那花蕾吧?"

    我點點頭,"除了這個,我們根本不可能將它摘掉,好了,雅姐,你留在原地不要動,這里,交給我。"

    我緊了緊手中的匕首。

    經過了兩番的接觸,我大致已經知道了那些藤蔓的攻擊方位,它們攻擊的,基本都是人身體的重要關節部位,說白了,就跟用繩子綁著你一樣,讓你根本無法動彈,然後,順利的將你送進那花蕾中間供其吞噬。

    "你自己小心點!"

    周雅還是擔心了起來。

    我點點頭,再次緩緩的往前挪動,而就在我往前挪動到了第三步的時候,那高空中懸掛著的花蕾突然迅速的張開,隨即,那些早已經蓄勢待發的藤蔓用最快的速度朝著我的身體飛速的逼近。

    這幫劊子手直接受到了花蕾的命令,對我動手了。

    我猛的一咬牙,直接朝著它們快速的沖了過去,搶佔先機總沒有錯,等到它們來攻擊我們,我還不如直接攻擊他們。

    我的速度很快,幾乎瞬間就到了那些藤蔓的跟前,而它們,也用最快的速度分別襲擊我身體的各個關節,脖子,腰部,手腕,手肘,還有膝蓋跟大腿。

    我快速的閃避,隨即,手中的獠骨匕首用一種刁鑽無比的速度直接揮向了襲擊我脖子的藤蔓。

    我這一刀,簡直快到了極點,也絕對準確到了極點。

    只是一瞬間,那條藤蔓就被我砍斷,接著,我整個人在地上連續的翻滾,那些藤蔓就跟長了眼楮一般,拼命的往我的身邊靠近,我大吼一聲,連續攻擊,又砍斷了兩根,做完這一切,我根本沒停,身子圍著剛才的一小片空地不斷的打轉。

    剛才我就已經發現,那麼藤蔓,直接方向的攻擊速度非常快,而只要一拐彎,它們的速度就會慢下很多。

    我身子連續的起落,翻轉,直接在原地轉了一圈,那些藤蔓是韌性物體沒錯,但是,連續的轉了一個圈之後,明顯速度就慢了下來,我瞧準機會,又快速的削斷了兩根,現在,估計剩下的就只有三四根了。

    我大喊了一聲雅姐。

    周雅用最快的速度沖了過來,迎向了其中的兩根,而我則是快速的後退,兩根藤蔓狂怒至極,拼命的朝著我逼近。

    我一邊後退,一邊看準了花蕾的位置,確定好了之後,我突然伸出了左手,果然,在那些藤蔓看來,這根本就是一個致命的破綻。

    其中一根,用最快的速度席卷了過來,一把就纏住了我的左手手腕,我早已經做好了貯備,凝神靜氣,那藤蔓將我一下子就扯了起來,然後,朝著花蕾就直接送了過去。

    我要的,就是這個機會,我死死的咬著牙,在自己的身體快速的升騰起來的瞬間,猛的一扭身子,手中的獠骨匕首狠狠的甩打了過去。

    這一次,我沒有直接命中花瓣,而是直接找準了花蕾的藤蔓部位。

    而幾乎在我甩出匕首的同時,那巨大的花蕾也是瞬間再次張開,它像一張地獄之口一般,凶狠的等待著食物的到來。

    只不過,這一次它完全失算了,它等來的,不是食物,而是致命一擊。

    獠骨匕首,發出破曉之聲,直接朝著它底部的藤蔓飛馳了過去,我只听見 擦一聲,那巨大的花蕾還來不及將自己的花瓣合攏,整個就掉落在了地上。

    而隨著它的斷裂,那些藤蔓一瞬間就失去了生氣,跟剛才驚門的一樣,軟噠噠的掉在了地上,完全的偃旗息鼓了。

    我的左手手腕也是隨即一松,我瞬間落在了地上。

    周雅用一種十分贊賞的目光看著我,"我的男人,越來越輕車熟路了。"

    我對著她拽緊了拳頭,"雅姐,下一關,我會更快!"

    我知道,我已經完全掌握了這些食人花的秉性,它們的確有不少的智慧,可是,它們再聰明,又怎麼可能跟萬物的掌控者人類相比呢?

    植物畢竟是植物。

    它們的存在就是為了吃人,它們會不顧一切,不擇手段,可這恰恰也是它們致命的弱點。

    獠骨匕首直接插進了藤蔓的中間部位,直接將刀柄都淹沒了,我叫周雅拿了她的匕首,將那株巨大的食人花砍斷,待到藤蔓掉了下來,我這才將匕首取了回來。

    我再次拽緊,朝著上空喊了一聲,"大仙,休門!"系嗎島扛。

    王大仙在外面大聲的指揮著我,同時,又說了一句,"你們要加快速度了,快點,通道那邊真的已經支持不住了。"

    我再次焦急了起來,我很清楚,只要通道里面的變態生物沖出來,那麼,等到我們的,可會是滅頂之災。

    而且,這鼠山,很大的可能會發生大山崩,而我們如果不能夠快速的從這里出去的話,估計就要跟這鼠山監獄一樣,長眠于地下了。

    按照王大仙的指示,我跟周雅剛剛到達了休門的位置,燕雀那邊,也已經搞定了杜門,他們,也來到了第三個目標——傷門。

    按照我們的計劃,我們是從死門的左右兩邊同時攻擊,只要將左右兩邊的六道門一起破除,那些,剩下的就只有死門跟生門了。

    而死門的方向,我也已經斬斷了不少的藤蔓,最主要的是,那個或許隱藏在我身體里面的小女孩也幫著我砍斷了好幾根,也就是說,只要我們這第三關順利,那麼,就能回到死門的方向,一鼓作氣的干掉,最後,七門破除,生門就會自動開啟,到時候,我們就能通過生門,直接出了這鼠山。

    可是,我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我跟周雅站在休門的位置,有了上幾次的經驗,這一次,我們配合的更加巧妙,同樣,周雅打掩護,我主力攻擊,在繞圈迷惑住了藤蔓之後,瞬間攻擊,然後直取花蕾。

    這第三關的休門,我們直接用了不到五分鐘。

    做完這一切,我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死門的位置,也就是同從通道里面出來所站立的地方,到了那里,我看見王大仙已經舉著另外一只鞋子,再看唐傲林闖還有葉九,好家伙,這三個人,連里面的t恤都開始燒了,光著膀子,有些激動的看著我們。

    "林敢兄弟,你要再不出來,我們真都要燒褲子了。"

    唐傲,興奮的說道。

    的確,我們再不出來,褲子也要脫,畢竟,命,才是最重要的。

    "燕雀,趕緊的!"

    王大仙又叫了一聲。

    我跟周雅做著最後一番的準備,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我看見王大仙欣喜連連的從剛才的那顆高高的石頭上跑了下來,然後,燕雀跟七殺快速的回到了死門。

    兩人氣喘吁吁。

    七殺用一種贊賞的目光看著我,很顯然,我不懂奇門遁甲之術,可我們還在他們的前面破除了三門,這讓她十分的敬佩。

    "好了,將能燒的東西都堆上去!"王大仙急的滿頭大汗,"林敢,雅子,燕雀,還有七姑娘,你們趕緊破除死門!"

    我們幾個點了點頭,四個人同時的沖向了鎮守死門的那顆食人花,我剛剛就說了,這花,其實早已經被我剛才砍的七零八落,現在,正孤孤單單的在那里呢,眾人沖了過去,沒一分鐘,就將剩下的三條藤蔓搞定,然後燕雀一個高高躍起,直接砍掉了食人花的花蕾。

    這花蕾掉下來的一瞬間,正片花圃突然發出一陣陣 擦 擦的聲音,然後,其他的食人花竟然在一瞬間都快速的枯萎了起來。

    那種速度,快的驚人,就仿佛電影里面在演繹著春夏秋冬四季的變化一樣。

    所有的食人花耷拉著花蕾,藤蔓,枝葉,全部都枯黃一片、

    王大仙一聲大叫,"好了,咱們可以出去了,生門,就在那!"

    他用手一指。

    所有人都振奮了起來,剛準備往前走,通道那邊突然發出一陣的聲音,最後一絲火焰被一只率先沖進來的巨大癩蛤蟆給瞬間撲滅。

    而幾乎同時,我看見一大堆的變態生物蜂擁而入,有血鼠,有骨蟻,還有大片大片的毒蛇跟蜘蛛。

    它們,就跟瘋了一樣的沖進了食人花的花圃。

    "媽呀,趕緊跑!"

    王大仙一聲大叫,我跟燕雀在前面開路,唐傲跟葉九,扛著王大仙,一行人,前前後後,幾乎沒有片刻的停歇,直接朝著生門的方向前進。

    這一片花圃,有半個足球場大小,眾人筋疲力盡,可還是拼著最後一絲頑強的意志,到達了生門的位置。

    果然,這里出現了一個洞口,我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帶著眾人沖了進去。

    通道里面沒有想象中的那樣黑,或許王大仙說的對,這鼠山的岩石里面,肯定是有一些發光的元素體的。

    通道一路往上,跟我們從地下二層到達祭壇的那個場子的通道差不多。

    我們氣喘吁吁,根本沒停,跑了一會,我讓燕雀在前面開路,然後自己在背後殿尾,待到所有人都往上沖了上去,我這才趕緊追趕。

    這一路上去,我們足足的掙扎了十多分鐘,當我沖出這通道口的時候,一縷陽光刺眼無比的照射著我的眼楮。

    現在,剛剛天亮,而我出來一看,好家伙,我們所站的位置,竟然就離我們進去的通風口不遠,只不過,地勢,要比通風口的方向高太多。

    "娘的,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了!"

    王大仙根本就是被人扛上來的,可還是氣喘吁吁驚魂未定。

    眾人都抹著汗,像抽掉了全身的力氣一般癱在了地上,我不敢大意,又往通道口看了看,我發現,那些變態生物,並沒有追過來。

    看來,外面的世界,未必是它們喜歡的。

    而它們的職責,或許就跟那血鼠王一樣,鎮守地下。

    我有些感嘆,這一趟鼠山之行,真可謂九死一生,雖然我救出了周雅,也破壞了岡村真武天罰組織的計劃,但是,自從進入監獄之後,我們所經歷的,我們所面對的,這所有的一切,我相信,我都會終生難忘。

    這個時候,或許真的有太多太多東西,是我們根本無法想象,也根本無法參透的。

    我正想著,腳底下突然一顫,我感覺,地面好像在輕輕的晃動。

    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也是瞬間就站了起來。

    王大仙哆哆嗦嗦,"林敢,各位,你們感覺到沒有,這地,好像在動啊!"

    我猛的一驚,想起了岡村真武說過的話,一百年,鼠山大變故。

    娘的,不會真的有大山崩吧?

    這個念頭剛剛在我的心中再次升騰了起來,我腳底的山體突然再次的顫動,而且,這一次,還要比剛才更加的劇烈。

    我整個人頓時就是一陣臉色慘白,我大喊了一聲,"快點起來,這里,要發生大山崩了!"

    所有人全都驚魂未定,我知道,我們的危險還沒有接觸,此時此刻,我們就在山頂,一旦發生山崩......

    我根本不敢往下想,拽著眾人,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往山下的方向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