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四十五章大山崩

第二百四十五章大山崩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真沒想到這大山崩是真的,而且說來就來。【愛書屋】

    看來,天罰組織提前這一次的鼠山之行任務,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這幫天殺的,我心里狠狠的罵了一句。不過,現在根本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逃命才要緊。

    我們第一次來到這個鼠山。根本不清楚下山的路。而事實上,這下山的路也完全沒有,我們只能是本能的朝著下山的方面拼命的逃竄。

    一路上,到處都是雜草跟灌木叢,我們的身上臉上被劃的到處都是小傷口,可是,現在這些都他媽的是小事。

    我們八個人就跟受驚了的八只兔子,在這些野草叢中玩命的往下竄。

    大山崩。我們可是第一次經歷這種毀滅性的天災,我不知道往下面跑到底是不是最正確的選擇,但是我很清楚,留在山頂,那更危險,萬一這山真的崩了呢?我們別說被埋了,就是掉下來,也絕對會掛掉。

    我催促著眾人。

    其他人還好,即便是周雅跟七殺兩個女人也是發揮出了很不錯的體力,就只有王大仙這個老小子,一路上叫苦連天,在通道里面的時候,唐傲林闖葉九三個人還輪流的架著他,可現在,時間萬分緊急。根本不容我們有任何的停留,所以,這三個人,就幾乎是拖著他跑了。系記雜技。

    不過,唐傲跟林闖葉九三個人也好不到那里去,在食人花圃通道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燒光了自己的衣服,此時此刻,完全就是光著膀子,我看見他們的身上被雜草樹枝劃的到處都是血,但是現在。同樣來不及處理。

    我們的速度還算不錯,只是一會,就沖下了好長一截的山腰,只不過,越往前跑,這大地就感覺越發的顫抖,我幾乎都能感覺整座山體都在開始蠢蠢欲動了。

    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夠逃的出去,但是,現在不跑,更是一點希望都沒有。

    我正這樣想著,就听見跑在最前面的唐傲突然就是一聲慘叫,接著是林闖,然後又是王大仙,他們三個人好像走空了,齊刷刷的往山下面滾了下去。

    "大仙,唐大哥,林闖!"

    我大叫了一聲。

    "啊!"

    我听見王大仙慘叫,咕嚕咕嚕的往下滾。

    我跟燕雀趕緊也趕緊跟了下去,雖然這個地方地勢很陡峭,但是,下來的速度可是快了很多的,到達了下面,我發現這三人並沒有掉下去,不過,也摔的夠嗆。

    我問他們有沒有事。

    三人都說沒事,王大仙只是咧著嘴,說差點就沒命了,我看了看下面,是一直傾斜著往下的趨勢,也就是說,從這個位置直接下去,要比我們從上面快的太多。

    我沒有任何的猶豫,我招呼著眾人,讓人也快速的下來,然後,我們一起扒拉著雜草跟樹枝,緩緩的往下面挪。

    大概又往下走了十多分鐘,我感覺山體更加的顫動了起來,好像整座山都要爆炸一般,我再次著急了,讓眾人快點往下,一開始我們還是扒拉著樹枝樹葉灌木叢,到了最後,我們完全就是屁股著地的往下面溜了。

    還好這山的坡度一直不是太陡,要不然,我感覺我們肯定做不到這一點,山上的樹木開始劇烈的搖晃,我整個人也開始心驚膽戰。

    我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的太陽,太陽還照的十分的燦爛,按理來說,這發生大山崩的天氣,必定是烏雲密布,伴隨著大雨傾盆,這才正常。

    看來,這大山崩,完全就是山體自發形成的,也就是說,跟天災無關。

    我在想,會不會跟這鼠山神秘的構造有關系呢?

    一百年一次的大變故,是想掩埋什麼?還是想掩蓋什麼?

    "林敢,下面沒路了!"

    林闖突然叫了一聲。

    我跟燕雀趕緊溜了過去,往下面一看,下面,竟然有一條白花花的山中河,此時,或許也是因為大山崩的關系,這河中的水流非常的湍急。

    我們都站在上面,死死的盯著,山中河一路延伸。

    這個時候,七殺突然說了一句,"這河,似乎一路通往薩巴鎮!"

    薩巴鎮。

    我心中一驚,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位于這山脈之中的村莊跟城鎮,喝的水其實都是山中的溪流匯聚而來的,也就是說,山中河很有可能真的通往薩巴鎮。

    此時,山體再次的顫抖,不但樹木,就連山石都有往下滾落的趨勢。

    我咬了咬牙,"各位,咱們跳下去,沿著河水一路漂流,這才是最快捷的辦法,沒時間了。"

    眾人臉色慘白,面面相覷。

    這山中河,誰都不確定到底有什麼,也不知道深淺,就這樣跳下去,豈不是冒險無比,只不過,現在這種情況,那樣不是冒險?

    再說了,如果不通過這山中河出去,就這樣干等著,或者再次找尋其他路,鬼知道需要多久的時間。

    大山崩就要來了,到時候,山體開裂,誰都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麼。

    我們是人類,不是神,不可能擁有金剛不壞之身。

    我緊張到了極點,眾人也都看著我,最後,唐傲大吼了一聲,死就死吧,說完這幾個字,他第一個朝著下面的山中河跳了下去,眾人沒有猶豫,一個接著一個,最後,我跟燕雀扯著王大仙。

    在王大仙驚呼的慘叫聲中,一起跳了下去、

    河水不算太冷,但是絕對的湍急,王大仙不會游泳,一下去就嗆的半死不活。

    幸好我跟燕雀沒有放棄這個老小子,我們死死的拽著他,眾人沿著山中河,飛快的隨波逐流。

    這個時候,大山崩好像真正的開始了,山體之上,樹木搖晃,泥土,砂石,一股腦兒的朝著山中河砸了下來。

    我們一行人,幾乎是慘叫著一路往前。

    說白了,這也是冒險,更是靠運氣。

    我們一路漂流,也不知道飄了多久,終于,我們發現自己的腳能夠接觸到地面的河床底了。

    我們快速的控制著身體,在不遠處的一處淺灘慢慢的停了下來。

    眾人像一條條死狗一樣的趴在地上,王大仙,根本就昏厥了過去,我怕他真的掛了,在他的胸口狠狠的錘了好幾下,這老小子終于是哇的一聲,吐出了大口大口的水。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剛才所待的那座山峰突然發出一聲巨響,整座山體開裂,齊刷刷的朝著鼠山監獄被埋葬的方向狠狠的倒了下去。

    天崩地裂,那種巨大的轟響,震驚的在場的人一個個目瞪口呆。

    鼠山監獄,似乎又再次的被掩蓋了一次。

    人類有人類生存的法則,動物跟植物也是一樣,不尋常的鼠山,不尋常的鼠山監獄,或許,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避免人類的再次侵入。

    或許,這一次我們什麼都沒有得到,才是最好的結果。

    畢竟,活著才是最幸福的。

    眾人躺在淺灘上,已經是累到了極點,休息了兩三個小時,這才慢慢的站了起來,不過,即便如此,還是有些渾身動彈不得,而且,大家都餓了。

    我們所有人都沒有了裝備跟行李,有的,只是身上攜帶著的幾把匕首。

    我徹底的沒主意了,這個時候,反而是葉九跟七殺顯得十分的沉著跟冷靜,他們告訴我們,以前在八門組織的時候,從小到大經歷的,都是這種非人的環境,說白了,他們就是從這種環境中走過來的,從小到大的訓練,好多次都是將他們丟在叢林之間,只給一些簡單的武器,到最後,真正活下來的,才成了八門的精英。

    兩人開始布置了一下,七殺帶著唐傲跟燕雀去打一些野味,葉九則是帶著林闖去捕魚,至于我跟周雅,則負責生火。

    好吧,這些事情我以前從來都不敢想象,王大仙死活不想動了,說熟了飯叫他,我心說,這老東西,對我們就這樣有信心?

    可事實上,還真是如此,兩個小時之後,林闖跟葉九搞來了好幾條大白魚,七殺跟唐傲燕雀則是打到了兔子。

    至于生火的事,完全我就交給周雅了。

    周雅以前也接受過這種野外生存的訓練,生火,是最基本的一項。

    看到了生存下來的希望,眾人突然就開心了起來,是啊,你有條件有錢的時候,飯都不像吃,牛排都不像啃,可此時此刻,反而多了一份樂趣。

    眾人揀柴火的揀柴火,處理食物的處理食物,一番折騰下來,一個小時之後,終于是一個個啃著香噴噴的野味,吃著美妙的大白魚。

    這種感覺,怎麼說呢?劫後余生,幸福的沒法形容了。

    同生死,共患難,我相信,我們這些人,已經成為了真正的生死之交了。

    吃飽喝足,眾人的衣服也干了,這一番折騰,已經是到了下午的三四點,待到體力恢復,我們又重新的制定了離開的路線。

    這一次,還是葉九跟七殺作為主導,他們利用手表上的指南針,開始確定方位,眾人,沿著這條山中河一路往前,到了晚上,我們升起篝火休息,到了白天,又繼續的趕路。

    兩天之後的中午,我們終于是在山中河的盡頭處看到了我們一直期待的所在——我們出發的地方,薩巴鎮。

    我們都有一種紅軍勝利走完兩萬五千里長征的喜悅跟成就感。

    王大仙大嚷著要去薩巴鎮老烈的農家樂好好的吃一頓,再美美的睡上一覺。

    我一開始也這樣想,不過,瞬間,我就有些警惕了起來,老烈,以前都是跟岡村真武接頭的,他,會不會也是天罰組織的人呢?如果是,咱們現在過去,豈不是自投羅網?再者說了,岡村真武也肯定會預防我們活著出來!

    萬一,等著我們的是陷阱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