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四十六章死亡游戲

第二百四十六章死亡游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

    眾人也有些擔心,這一次逃出來,實在是九死一生,如果再次掉入了天罰組織的陷阱當中,那就真是前功盡棄了。

    我們商量了一番。最後決定,晚上再過去。

    我們在山中河的旁邊一直待到了傍晚。

    天色黑了之後,我跟燕雀這才拽著匕首。悄悄的摸進了薩巴鎮。而其他人,則在原地等候,按照我們的計劃,我跟燕雀的實力最強,萬一踫到陷阱之類的,也能夠輕易的逃脫,如果證明老烈不是跟岡村真武一伙的,那麼。眾人再進鎮不遲。

    傍晚的時候,我跟燕雀一人吃了一只烤野兔,此時此刻,全身都充滿了干勁,如果在鎮上遇到岡村真武等人,我們不排除先要了他們的命再說。

    我們盡量往壞的方面想,沿著山中河的河畔,我們大概走了半個來小時,終于是到達了薩巴鎮的街面上,根據我們出發的時間,現在,應該在晚上的九點鐘左右。

    薩巴鎮跟我們剛來的時候一樣,烏漆墨黑的,山中人家,即便是小鎮。也睡得早,九點,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是很晚了。

    我跟燕雀全身戒備,悄悄的朝著老烈的農家樂餐館走了過去,到達跟前的時候,我們發現,老烈的農家樂竟然還亮著燈,這個發現讓我們吃驚不小,難道說,岡村真武此時此刻就在農家樂?

    這個混蛋還沒有離開薩巴鎮?

    我跟燕雀又趕緊朝著農家樂旁邊的空地看了過去。果然,我們來的時候的兩輛路虎越野車還在。

    我跟燕雀對了一個眼色,燕雀立馬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守在農家樂的門口,而我,則是用最快的速度繞到了農家樂的後院,到了後院的圍牆,我一個翻身,立馬就躍了進去。

    我仔細的打量著,我發現,整個農家樂,只有後院的一個房間亮著燈,好像就是老烈的房間。

    我躡手躡腳的摸了過去,我不敢直接靠近窗口,就只在窗口的底下,我仔細的听了一會,這個時候,房間里面竟然傳來了聲音,是老烈的聲音。

    "老爺子,他們還沒回來,對,應該不會發生什麼意外,你放心好了,我看的出來,那個叫林敢的小伙子,實力很強,嗯,大山崩是發生了,老爺子,有消息,我第一時間通知你,你說什麼?好的,我明白了!"

    我心中狐疑到了極點,老烈,他在跟誰說話?我只听見他一個人在房間里面自言自語,可听他說話的內容,卻好像是在跟別人對話一樣。

    難道說,他自言不語?這不對啊。

    在打電話?

    笑話,這薩巴鎮這個地方,手機信號根本沒有,打什麼電話?

    那老烈剛才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似乎提到了老爺子,老爺子是誰?難道是葉定坤?我進來是想看看岡村真武在不在的,可沒想到,這個老烈,似乎也很有問題。

    我剛這樣想著,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這是我跟燕雀商量好的,我進去後院,如果沒出來,代表一切正常,就讓燕雀敲門。

    听見了敲門聲,我听見老烈的房間頓時一陣響動,應該是他快速從床上爬起來的聲音,他快速的下了床,用最快的速度走出了房間,然後,快步的往前面走,一邊走,一邊說道︰"誰啊?"

    我緊緊的跟在了他的後面,我的腳步放的很輕,老烈,根本沒有發現。

    他徑直的走到了農家樂的大門前,又問了一句。

    門外,傳來了燕雀的聲音。

    "老烈,是我,燕雀!"

    老烈看上去有些激動,一把就將門打開,燕雀站在門口,死死的盯著他。

    老烈左右觀望了兩眼,有些意外的說道︰"燕雀,怎麼就你一個人,其他人呢?"

    "還有我!"

    我站在後面,冷冷的說了一句。

    老烈被我冷不丁的這一句,頓時就嚇了一跳,回過頭看見是我,似乎這才松了一口氣。

    而這個時候,我已經用最快的速度侵身到了他的身邊,我將手中的獠骨匕首一把就放在了他的咽喉上,"老烈,這匕首是你做的,有多鋒利,你應該比我們更清楚吧?"

    老烈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燕雀一把就沖進了門,然後將門關攏。

    我將老烈直接挾持到了後院,老烈哆哆嗦嗦的,問我怎麼了?我將他推進房間,將匕首放開之後,這才說道︰"老烈,你似乎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啊?"

    我本以為老烈會狡辯幾句,那知道,他點了點頭,"沒錯。"

    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這家伙,不會是看到我們兩個,又忌憚我們的實力,干脆說實話吧?

    我有些警惕了起來,剛準備發問,老烈突然說了一句,"破軍沒跟你們一起回來,看來,他的確是叛徒。"

    我猛的一驚,我沒想到老烈會這樣說。

    我死死的盯著他,聯想起剛才他在屋子里面的自言自語,我感覺奇怪到了極點。

    過了好一會,我才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剛在在房間里面,在跟誰說話?"

    老烈看著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老爺子。"

    "哪個老爺子?"

    我再次追問。

    "葉老!"

    "葉定坤?"我想確定一下自己心中的所想。

    老烈點點頭,"沒錯,就是葉老,我也是八門組織的人。"

    我沒有任何的吃驚,在這薩巴鎮開一個賺不了錢的農家樂,還接應我們,這老烈,自然會跟八門組織扯上關系。

    只不過,他剛剛說在跟遠在千里之外的葉定坤聯系,這倒讓我有些听不明白了。

    我笑了笑,"跟葉老聯系?你可別告訴我,是用電話?"

    老烈點點頭,"沒錯,就是電話!"

    說完,他站起身,燕雀剛想再次脅迫他,我搖搖頭,老烈走到床角,從床底下拿出了一個木頭盒子,我湊過去一看,好家伙,木頭盒子里面,竟然有一個衛星電話,這種電話,是專門為在無信號地帶設計的,體型巨大,價格昂貴到了極點,我沒想到老烈竟然有這玩意,怪不得能夠跟葉定坤聯系上了。

    老烈將衛星電話交給我,"剛剛,我就是用這個跟老爺子通話,老爺子問了你們回來沒有,還交代我,如果破軍跟你們一起回來,就當著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如果只是你們單獨的回來了,就讓我立馬通知你聯系他。"

    老烈的眼楮閃爍著精明無比的光芒,跟我以前所認識的這個山野農家樂老板完全不一樣,看來,他的確很會裝。

    "他讓我聯系他?"

    我看著老烈。

    老烈點點頭,"林敢,我知道,你現在心中肯定有很多的疑問,不過,老爺子會一一給你解答的。"

    疑問,我心中的確有很多的疑問,而且,我剛剛偷听老烈跟葉定坤的談話,他們,似乎提到了大山崩。

    這兩人,不會早就知道大山崩的存在吧?

    如果是這樣,他們為什麼不事先對我們示警?系記討扛。

    現在,不但老烈有問題,我感覺葉定坤也好像有問題,似乎這一次鼠山之行,我們完全就掉進了一個又一個的陷阱當中。

    似乎所有人都是知情人,而只有我們這些人,完全被蒙在了鼓里。

    我真的很想知道,這鼠山之行,到底還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秘密。

    我將衛星電話遞給了老烈,我示意他給我聯系葉定坤,畢竟,我不知道這玩意怎麼用。

    老烈點點頭,給我接通了千里之外的葉定坤,我拿著衛星電話,讓燕雀看著老烈,不讓他玩出什麼花樣。

    衛星電話里面,傳來了葉定坤的聲音,"喂,老烈,還有什麼事嗎?"

    "葉老,是我,林敢!"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葉定坤一听是我的聲音,似乎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他有些顫抖的說道︰"好好好,活著就好,我就知道,你們一定可以從鼠山走出來。"

    我有些不爽,看來,葉定坤的確知道這一次是九死一生。

    我不痛不癢的說道︰"葉老,看來,你在我們出發之前,還給我們隱瞞了不少的東西。"

    葉定坤在那邊沒有作聲,過了一會,才喃喃的說道︰"沒錯。"

    我咬著牙,"你知道破軍這一次是別有所圖?"

    "對!"葉定坤回應著。

    "你也知道他背叛了八門組織?"

    "對!"葉定坤回答的有些心虛。

    "你還知道,這鼠山,在我們到達這里的時候,會發生百年一見的大山崩?危險重重。"

    "沒錯。"葉定坤,也有些咬牙切齒了。

    "你什麼都知道,可你,為什麼沒有事先告訴我們?你這在是拿我們的命開玩笑!"我差點就要將衛星電話給摔了。

    這個老家伙,看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娘的,他明明知道這里可能會發生的一切,可他,就是什麼都不說。

    我的語氣很不友善,葉定坤,完全明白了我已經發怒了。

    他沉默了一會,最後,終于是顫聲說道︰"林敢,你說的沒錯,我一早就懷疑過破軍,我也知道鼠山危機重重,我更加知道你們這一趟會九死一生,不過,我還是想賭一次,所以,我順著破軍的意思,執行了這個死亡游戲。"

    "死亡游戲?"

    我有些听不明白了。

    葉定坤嘆了一口氣,"林敢,這些年,八門組織,人才凋零,作為最高級別的我,難辭其咎,我不想八門組織毀在我的手上,而我也知道,天罰組織,虎視眈眈,我即便懷疑破軍,我也不敢隨隨便便的表露出來,你要知道,破軍,是殺破狼之首,在八門組織里面有著很不一般的地位,如果說他是叛徒,那麼,就等于是讓所有人懷疑八門組織,所以,我絕對不可能這樣做。"

    "你什麼時候開始懷疑破軍的?"我問了一句,慢慢的平靜了一些。

    "大概是兩三年前,他開始重點調查鼠山監獄的時候,我就感覺很不對勁,後來,葉五葉六的神秘失蹤,就讓我更加的加重了懷疑,我甚至確定,破軍,他就是八門的叛徒。"

    葉定坤一字一句。

    "你既然知道他是叛徒,你為什麼還要讓他帶著我們來鼠山?"

    我又開始不爽了。

    葉定坤緩了緩,繼續說道︰"我說過,我沒有辦法,如果不是你的出現,我或許到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你的出現,讓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確切的來說,林敢,這個死亡游戲,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

    這老家伙的話,越來越讓我听不懂了。

    這個死亡游戲,就是為我量身定做的?這他媽什麼意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