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四十七章老狐狸

第二百四十七章老狐狸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思索了半天,還是不明白葉定坤到底是什麼意思。

    最後,我只能緩緩的說道︰"你說清楚一些!"

    葉定坤沉默了一會,再次說道︰"當我對破軍產生了懷疑之後,我開始處處提放他。不過,還是那句話,我沒有足夠的證據。再說了。這麼多年,我一直對他很信任,我幾乎將八門組織的所有事情都交給了他,說的難听點,這就是養虎為患,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啊,我不知道拿他到底怎麼辦?而這些年。他又開始不斷的調查鼠山,我懷疑,這就是他進入八門組織的原因,一直到鼠山計劃定型,我都沒有找到確切的對付他的方法,直到你的出現......"

    我心里一愣,我不知道葉定坤到底在我的身上計劃了什麼。

    我沒有作聲,我耐心的听下去。

    葉定坤嘆了一口氣,"你的出現,讓我十分的興奮,當然,你最先接觸的人是破軍,這也讓我極度的不安,後來,我終于下定了決心。我決定冒險一次,那就是順應破軍的意思,讓你跟著他一起進入鼠山,為了這一點,我甚至還特意說要見你一次,然後,就有了我們那天晚上的談話。"

    "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我問了一句。

    葉定坤說道︰"首先,我不想讓破軍知曉我已經懷疑他,另外,你會去鼠山,這是我一開始就知道的。畢竟周雅在天罰組織的手上,你一定會去救自己的朋友,而你一旦進入鼠山,你必定會發現破軍的本來面目,因為,他讓你跟著一起去,是絕對有陰謀的,而你,也一定會跟他在鼠山翻臉,當然,讓你進入鼠山,還有更加重要的一點,我想讓你徹底的展現自己的實力,讓七殺貪狼葉九葉七等人心服口服,我甚至還有一種預感,你對他們,一定會有救命之恩,因為,他們不可能斗得過破軍,他們要安全的逃離鼠山,必定需要你的幫忙。"

    葉定坤喃喃的說完。

    我的心中卻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只老狐狸,似乎將什麼都算準了。

    而我,好像已經知道了他的目的。

    我冷笑一聲,"葉老,你做了這麼多,無非就是想讓我加入八門吧?"

    "沒錯!我就是想讓你取代破軍的位置,成為八門組織的領袖。"葉定坤,掩飾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動。

    "你認為我會答應嗎?"

    我不爽的說道。【愛書屋】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試試!"

    "你想試試?"我緊緊的拽著衛星電話,"你知道不知道,我們這一次進入鼠山,根本就是九死一生,我們能夠出來,差點就沒了命,你明明知道可能會發生大山崩,你卻不告訴我們,葉老,我在想,其實,你也一直在調查鼠山的事情吧?並且,早就安排好了老烈這顆棋子?"

    "沒錯!"

    葉定坤的聲音有些發顫,"林敢,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

    "別拍馬屁了。"我再次不爽了起來,"你明明知道有危險,可就是不告訴我們,你明明懷疑破軍,也不告訴我們,你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讓我跟七殺葉九他們同生死共患難,最後,利用我們之間的這份感情,理所當然的加入八門組織,為你效力,沒錯吧?"

    "不是為我,是為整個國家!"

    葉定坤糾正了我的話語。

    我一聲冷哼,"別說的這樣冠冕堂皇,我早就說過,我林敢不是那種大仁大義為國為民的人,我只是一個連小人物都算不上的普通人,你讓一個普通人做大英雄的事,可能嗎?"

    "林敢......"

    "還有!"我憤憤不平,打斷了葉定坤的話,繼續說道︰"葉老,既然你已經調查了鼠山監獄的事情,又懷疑了破軍,我相信,龍脈密卷之類的說辭,你肯定知道是假的。"

    "沒錯!"葉定坤一字一句。

    "你明明知道什麼都是假的,你還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就因為你的自私,葉七已經死了。"

    "你說什麼?"

    葉定坤的聲音一顫。

    葉七,是葉定坤看著長大的,這份感情,他一定克制不住心中的悲傷。

    他半晌沒有作聲。

    我感覺有些于心不忍,做大事者,不擇手段,幾乎成了一種定律,葉定坤,不是大奸大惡之人,他只是心中對國家的那份信仰勝過了一切。

    "我對不起他!"

    葉定坤,喃喃出聲,有些哽咽。

    過了一會,又說道︰"其他人呢,平安了嗎?"

    我咬著牙,"其他人都平安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葉定坤再次激動了起來。

    我緩緩出聲,"好了,葉老,有些事情,還是等我們回去再說吧。"

    我不想讓這個老人背負太多的歸咎,事實上,他也不容易。

    "不,林敢,我需要知道一切,你放心,我撐得住。"

    葉定坤,一再堅持。

    "好吧,那我全部告訴你,破軍,其實算不上八門組織的叛徒,貪狼才是。"我喃喃的說道。

    "貪狼?是他?"

    "對!"

    "那你剛才說破軍......"葉定坤有些迷糊了。

    "因為破軍本來就不是八門組織的人,他加入八門,全是一系列的陰謀跟早就安排好了的計劃。"

    "你說什麼?他到底是什麼人?"葉定坤有些意外了。

    我看了看漆黑的天空,"破軍,他的真名,叫岡村真武,他是天罰組織的人,而且,是天罰組織的首腦,這一代天罰組織的少主!"

    "你說什麼?"

    這一次,葉定坤徹底的驚訝,他跟我當初想的一樣,猜測到了破軍可能是天罰組織的人,但是,我們怎麼都不敢想象,破軍,竟然會是天罰組織的領軍人物。

    可事實就是事實。

    "他竟然是天罰組織的少主!"葉定坤又呢喃了一聲。

    "沒錯,他們這一次到鼠山,其實是為了找尋一顆鼠山晶石,而這顆石頭擁有著不可思議的能量,不過,還算幸運,他們的計劃沒有得逞,不過,我也沒有將他殺死,大山崩之前,我們都逃了出來,現在,七殺葉九都跟我們在一起。"

    我緩緩的說完。

    "好一個布局的惡毒計劃,林敢,你們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葉定坤,呢喃著。

    "葉老,我們平安,我跟他們一起共生死同患難,不代表我就答應加入你們,我還是那句話,我林敢,只是一個普通人,對不住了,這一次,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說完,我又想到了什麼,說道︰"哦,對了,破軍他們,比我們早幾個小時已經離開了鼠山,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對你不利,你自己小心一點。"

    "我明白了,林敢,你放心,你在宜城的朋友,我會照顧好的,你們沒事,也早點回來吧,這一趟,辛苦了,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葉老,再見!"

    我一把掛斷了衛星電話。

    老烈看我的臉色不對勁,沒有說話,我緩了好一會,才讓燕雀去將其他人叫來,待到燕雀出來之後,我將老烈拉到一旁,問老烈被葉定坤安排在了這多久?

    老烈說已經十多年了,從葉定坤開始調查鼠山的時候就已經在這了,而且,大山崩的事情,就是老烈通過自己的判斷得出的結論。

    我問老烈有沒有後悔過?

    老烈說,一開始有點,不過,後來一想,有些事情,總需要人去做,自己,只是做好了本分而已。

    我有些感觸,我這人很討厭別人算計我,可是,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葉定坤,我這樣做,或許在私人的感情上是錯的,是陰險的,但是,對于整個八門組織來說,這真的錯了嗎?

    自古忠孝難兩全,事實上,在民族大義跟個人感情之間,也從來都是難兩全,因為,你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舍棄一些什麼。

    這是亙古不變的法則。

    老烈,為了民族大義,堅守薩巴鎮,甘為獵戶十多年。

    葉定坤,同樣為了民族大義,做出了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他們,是痴,是傻,還是存在著一份常人難以想象的堅持呢?系圍陣血。

    我不知道,或許,我真的還沒有達到那個境界吧?

    我相信,人活著,需要一種境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