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四十八章神秘包裹

第二百四十八章神秘包裹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得知了事情來龍去脈之後,我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一些。

    至少,沒有腦海中一直存在著謎團的那種憋屈。

    老烈見我慢慢的平靜了下來,開始有些好奇的問我們這幾天大山崩之後是怎麼逃出來的。

    我沒有隱瞞,將眾人怎樣過著原始人一樣的生活說了一遍。

    老烈有些感嘆。說也只有我們這種人,能夠在這種逆境中逃出並且還能生存下來,我有些苦笑。能夠從鼠山監獄逃出來。實力,當然是要,可我感覺,更多的還是運氣,如果讓我再去一次,我都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走出那輪回長廊,另外,那血鼠王。還有那些變態的生物,我想想就不寒而栗。

    跟我聊了一會,老烈又問我吃了晚飯沒有?

    我說還是傍晚的時候才吃的,現在早餓了。

    老烈笑了笑,說那他趕緊準備一些去,說完,就出去了。

    我一個人坐在房間,雖然身心疲憊,可一絲一毫的睡意都沒有。

    一個多小時之後,眾人回到了老烈的農家樂,這個時候,老烈也將準備好的飯菜端了上來,大多還是山中的野味,不過,比我們在河邊胡烤瞎弄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喝著老烈家的酒,吃著香噴噴的飯菜,眾人,簡直就跟重新的回到了人間一樣。

    吃完飯之後,我開始思索著天罰組織的事情,岡村真武沒有回到老烈的農家樂,應該已經是回到天罰組織來時的集合點了,他們沒有來到這里,我想,一來可能是因為大山崩,封住了前往這里的路。沿著山中河河畔一直走也只有我們這些陷入絕境的人才能做的出來,另外一個,他們也感覺老烈是個可有可無的人物,岡村真武並不知道,其實老烈才是葉定坤的真正心腹。

    岡村真武,貪狼,野田尚雄,還有我的分身,現在肯定是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薩巴鎮,至于他們會去哪?

    是回日本的天罰組織大本營,還是回去宜城對付葉定坤呢?

    我感覺,還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岡村真武很清楚,如果我們沒有逃離出這一次的大山崩,那麼,葉定坤就成了一個光桿司令了,他再對付葉定坤,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天罰組織,在日本隱秘存在多年,也絕對不僅僅一個鼠山計劃這麼簡單,既然這一次的鼠山計劃失敗,那麼,他們肯定會進行更多的不可告人的行動。

    當然,這些我們根本不清楚。、

    我正想著,七殺突然走到我身邊,問我在想什麼,我說沒什麼,就是亂七八糟的瞎想。

    七殺對我說了一聲謝謝。

    我笑著說道︰"這麼客氣干嘛?"

    七殺搖搖頭,"林敢,或許在你心里,你感覺沒什麼,我說這一聲謝謝,不是因為你救了我的命,而更多的是因為你讓我知道了我父親死亡的真相,這些年,這件事情一直困擾著我,有時候,我晚上都會夢見我父親,以後,我相信我能睡一個好覺了,雖然我還沒有為他老人家報仇。"

    "會有這麼一天的。"

    我看著七殺。

    七殺點點頭,動了動嘴巴,似乎想說什麼。

    可最後,還是咽了回去。

    我再次笑了笑,"怎麼,有些話,想說又不想說了?"

    七殺點點頭,最後還是說道︰"林敢,這次回去,你有什麼打算?"

    "還能有什麼打算,平平靜靜的過日子。"我假裝很隨意的說了一句,其實,這些話一說出口,我就感覺自己是口是心非,我知道,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我的那個分身,我可以對他不聞不問,然後過著自己的平淡日子,他呢?他會嗎?

    有朝一日,他再次找到我,破壞我平靜的日子,傷害我的親人跟朋友,我能坐視不管?

    他就像一個毒瘤,永遠存在于我內心的最深處,揮之不去。

    "林敢......"

    我正想著,七殺,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看著她,"七殺姑娘,你有什麼話,你就說吧,別這樣吞吞吐吐的了,咱們,也算是生死之交,沒必要這樣見外。"

    見我這樣一說,七殺有些不好意思,她猶豫了一番,最後說道︰"林敢,你有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加入我們八門組織!"

    我不由的一愣,看來,葉定坤這只老狐狸果然厲害,他很清楚,一旦我跟七殺葉九等人一起歷經過生死,那麼,幾乎不用他出口,七殺等人都會拉我入伙了。

    而我,是個不怎麼會輕易拒絕別人的人,說實話,要是沒有發生這麼多事情,或許,我真的就答應了。

    但是現在,我真的不想,越是這樣,我就越不想加入,我知道,一旦加入了八門組織,那麼,我就不再是自由自身。

    說白了,我還是沒有活到那種大公無私的境界。

    見我不說話,七殺似乎明白了什麼,站了起來,"不打擾你了。"

    我將七殺叫住,說道︰"七殺姑娘,我知道你一番好意,這些事情,我想還是以後再說了,今天晚上,大家都累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咱們回宜城。"

    七殺點點頭,離開了我的身旁。

    剛走開,周雅又走了過來,問我七殺姑娘是不是想拉我入伙?

    我所你怎麼知道了?

    周雅說,她會猜,然後又問我的意思。

    我說我也不知道。

    周雅看著我,"林敢,我理解你的心情,咱們這一群人,想平平靜靜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確不容易,如果加入八門組織,或許就找到了一棵乘涼的大樹,但是,這大樹的下面,同樣有風險,換句話說,得了人家的庇護,就要受著人家的管,對嗎?"

    我點點頭,"雅姐,還是你了解我。"

    周雅嘆了一口氣,"這麼多年,我何嘗不是一樣,我表面看上去風光,吃喝不愁,開豪車,住別墅,可我更向往的,還是那種平靜的生活,跟著自己所愛的男人,粗茶淡飯,或許,就是一種無比的幸福。"

    說完,她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是啊,有些時候,人都向往金錢,權勢,可到頭來,將一切看透之後,剩下的,或許就是返璞歸真了。

    我們這些人,說到底,還是抉擇兩難。

    眾人,都喝的有些高了,我讓他們先去休息,自己一個人坐在院子里面,抽著煙,一來,我睡不著,再一個,我還是保持著警惕,雖然說岡村真武在我看來會以最快的速度離開薩巴鎮回到日本,但是,萬一他們殺一個回馬槍呢?

    一直這樣坐到天亮,待到眾人起來,我們收拾好一切,開始往宜城趕,一上車,我就睡的天昏地暗,我甚至中途連一口水一口飯都沒吃。系圍節號。

    我知道,自己太累了,身體累,精神更累。

    早上出發,燕雀等人換著開車,這一次回去,要比來的時候快很多,不過,大路小路山路泥巴路加上高速,我們還是開了十五六個小時。

    到達宜城的時候,已經是午夜十二點。

    在車上,我們已經通知了甦傾城跟藍朵,得知眾人平安的回來,兩人都十分的開心,眾人決定先回玄門正宗,畢竟王大仙說了,金窩銀窩不如他自己的狗窩。

    出來這一趟,九死一生的,他還是感覺自己的玄門正宗踏實,睡得安穩。

    這老小子,這一趟修行,看來還真是多出了不少的道行。

    不過話說回來,這一次,王大仙雖然給我們造成了不少的負擔,但是,在關鍵的時候,也是他讓大伙脫離了困境。

    可以說,這一次,要不是有王大仙,我們,絕對會困死在鼠山監獄。

    現在,即便沒被那些變態生物吃掉,也絕對餓死了。

    車,到了宜城古鎮,一看見龍門街,老小子就開心了起來,說明天一大早他就要去隔壁的包子鋪點兩籠小籠包,然後再吃一個拌粉。

    我心說,要求要真低。

    又往前開了一會,即將要到達玄門正宗店鋪門口的時候,我突然發現,玄門正宗的門口也停著兩輛車,等到我們停穩之後,那兩輛車上,也走下了人。

    我一眼就看見了甦傾城跟藍朵,然後,從另外一輛車上,下來了一個老人,我定眼一瞧,竟然是葉定坤。

    這老狐狸,怎麼也來迎接我們凱旋而歸了?

    甦傾城對我,一向是卿卿我我大大方方,見我下來,直接就跑到我的跟前,抱著我,說我瘦了,然後又看著周雅,壓低了聲音問了我一句,"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那小賤人是不是勾引了你?"

    我說哪能呢,死里逃生的,那有時間談情說愛?

    甦傾城說那就好。

    說完,這才放開我。

    我緩緩的走到了葉定坤的身邊,葉定坤看著我,突然給我鞠了一躬,我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將他扶了起來。

    葉定坤擺擺手,"林敢,我首先要對你說一聲對不起。"

    "葉老,你言重了,里面請吧!"

    葉定坤點點頭。

    玄門正宗不大,眾人全部進去,將里面擠的滿滿當當的。

    王大仙笑著說這里從來就沒有這樣熱鬧過。

    待到葉定坤坐下,我才知道,原來,他擔心岡村真武真的跟我說的一樣,會來宜城報復,接到我的電話之後,就立馬將甦傾城跟藍朵等人接到了他的住所,然後听到我們回來,這才一起趕來玄門正宗。

    我跟葉定坤說了一聲謝謝。

    葉定坤有些不好意思,"林敢,你這一聲謝謝,我可不敢當,其實,我這一次來,還是想......"

    "葉老,強擰得瓜不甜,我想......"

    我打斷了他的話。

    葉定坤趕緊點頭,"沒錯沒錯,今天太晚了,咱們,以後再談,你們,就好好休息吧!"

    說完,他有些失望的站起身子。

    這老狐狸,又是保護我的朋友,又是來迎接的,無非還是想讓我加入八門組織,可我,現在真的無法做出決定。

    我將葉定坤送出玄門正宗。

    七殺跟葉九兩人也臉上寫著失望,他們很清楚葉定坤這一次來的目的,可從老爺子的臉上,他們沒有看到一絲一毫的希望。

    鼠山監獄之行,眾人同生共死,這份感情,早已經不是其他的事情輕易能夠替代的了的。

    七殺跟葉九在葉定坤上車之後,也停留了一會,不過,最終還是有些遺憾的上了車。

    我沖著葉定坤的車揮了揮手,葉定坤的車,也發動了起來,緩緩的往前面走,我剛準備走進玄門正宗。

    這個時候,葉定坤的車又一把停了下來,然後,他打開車門。

    我趕緊走了過去,我問葉定坤怎麼了?

    葉定坤看著我,突然從旁邊拿出了一個包裹,遞給了我,說道︰"林敢,我剛想起來,你們去鼠山的第二天,有人給你寄來了一個神秘的包裹,我都差點忘了。"

    我有些好奇。

    我的包裹,怎麼被葉定坤收走了?

    葉定坤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說道︰"林敢,自從破軍知道了你們的身份之後,就讓一些特殊的部門著重調查過你們,監視過你們,你們的住所,生活,通信,以及所有的一切,當然了,這些調查,都來不及取消,不過你放心,以後,不會存在這種情況,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我看著葉定坤,打消了疑慮,的確,那個時候破軍知道了我們的身份,這個王八蛋肯定通過各種渠道調查我們。

    葉定坤看著我,"不過這一次的包裹,的確有些奇怪,你看了就知道了,我先走了,我用人格保證,我從來沒打開看過。"

    我笑了笑,"葉老,我相信你!"

    目送著葉定坤離開,我拿著包裹,快步的走進了玄門正常,眾人問我抱著什麼,我說有人給我寄來了包裹?

    甦傾城最興奮,問我是什麼。

    我說我也不知道,說著話,我將包裹隨即的丟在沙發上。

    甦傾城一把搶了過去,看了一會,她突然詭異的看著我,"林敢,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猛然想起了葉定坤的話,他剛才就說了這個包裹有些奇怪。

    我趕緊拿過來一看,包裹,竟然是外國郵寄過來的,當然,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包裹上的地址。

    宜城市,龍門天橋,白雲照相館,收件人,林敢!

    龍門天橋?白雲照相館?

    這個地址,不是七十七年前才有嗎?郵寄東西給我的人,為什麼要寫這個地址?這包裹里面,又到底是什麼?

    我的心,突然又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忐忑到了極點。

    ps:

    感謝彤彤345033的打賞。

    另外推薦一本書︰ 簡介︰那一年,爺爺為了救我的命,讓我服用了“鬼心”。

    後來&hllip;&hllip;。用我的親身經歷,為你講述華夏最可怖、神秘的陰陽人之謎。

    手機鏈接︰<a targt="_blank" class="blu" hrf="

    電腦鏈接︰<a targt="_blank" class="blu" hrf="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