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四十九章救我!

第二百四十九章救我!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眾人,都愣愣的看著這個包裹,確切的來說,是看著這個包裹上的地址。

    我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郵寄給我包裹的人。會填上一個這樣的地址,七十七年前的地址,現在可能還有嗎?

    如果沒有。他難道不怕這包裹到不了我手上?

    我感覺這包裹到處都充滿了疑點。

    過了一會。眾人都面面相覷的看著我,似乎想從我的身上找到答案。

    可我,此時此刻也完全茫然失措,我是跟眾人一起去鼠山的,現在回來,包裹也才到我的手上,我那里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敢,這里面。不會是炸彈吧?"

    王大仙同志很有想象力的說了一句。

    的確,包裹里面放炸彈,這種狗血的情節,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在全世界範圍內的電影電視劇里面出現了。

    現在,在我們現實世界里面偶爾狗血一回,似乎也不是太過分。

    這老小子的話一說,眾人都有些緊張了起來,不過,我搖搖頭,我拿起過那個包裹,重量太輕,要是有炸彈,娘的,那也太高科技了。

    "不是炸彈,那會是什麼?"

    "要不拆開看看吧!"

    眾人。都好奇了起來。

    我心里還是十分的的忐忑,不管這個包裹里面裝的到底是什麼,我總感覺會跟我們這些人有關,因為,這個七十七年前的地址,也就我們這些人知道。

    龍門天橋,白雲照相館。

    我猛的一驚,你大爺的,這包裹,不會是從七十七年前郵寄出來的吧?

    這個想法一產生,我自己都有些笑了。七十七年前,就有這麼先進的快遞業務?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想到這里的時候,我禁不住開始再次打量那個包裹,包裹很普通,就是我們平時上網買東西收到的一樣,淡黃色,外面纏著厚厚的透明膠帶。

    這個時候,我的眼光再次落在了包裹上面的那張快遞單上,我突然發現,這是一家國際快遞公司,也就是說,這個包裹,是從國外郵寄過來的。

    國外?

    我他媽還有國外的朋友?

    這不科學啊。

    我趕緊將眼楮掃向了旁邊,果然,旁邊的寄件人位置,寫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文字,比較小,我開始完全沒注意。系撲叉弟。

    不過,這些文字,我一個都不認識,不是英文,也不是日文,倒像是,像是泰語。

    我當然不懂泰語,更不可能看得懂。

    我將包裹遞了過去,問有誰看得懂。

    眾人都搖搖頭,過了一會,周雅卻是皺緊了眉頭,半天憋了一句,"這包裹,好像是從曼谷郵寄來的。"

    "曼谷?"

    眾人都瞪大了眼楮。

    我也愣住了。

    曼谷,這哪里跟哪里啊?

    我問周雅是不是能看得懂泰文?周雅說,只懂得一點點,這個郵寄的地址里面,她知道的,也就只有曼谷兩個詞匯了。

    我趕緊將王大仙家里的電腦打開,我想查查這快遞到底是不是從曼谷郵寄而來的,不過,讓我失望的是,國內的電腦網絡似乎根本查不到這家快遞公司。

    我又問了其他人,不過,問了也白問,這些人,完全都不知道。

    我有些迷茫了。

    拽著那包裹半天,周雅說了一句,"先打開再說吧,咱們這樣揣測也無濟于事,既然對方將包裹郵寄給林敢,我們早晚還是要打開的。"

    我點點頭,叫王大仙拿來了剪刀。

    老小子還心驚膽戰的,說讓我小心點,不是炸彈,也有可能是毒煙毒霧什麼的,反正,總沒好事。

    我心說這老小子也太緊張了。

    說實話,一開始看見包裹上面地址的時候,我的確有些緊張,可現在,我倒是好了不少,不過,沒有了緊張,我現在,卻多了一個好奇跟期待。

    我用剪刀剪開了包裹,里面,還有一個紙盒子,我將紙盒子打開,里面的東西,完全就讓我傻眼了。

    盒子的里面,躺著一張相片,正是我們七十七年前在白雲照相館拍的那張,這張相片,我早就看過,而且不下十次。

    甦傾城有,趙書閑有,眾人幾乎都有,只不過有些人遺失了而已。

    現在,又出現了這張照片,難道說,這會跟我們認識的人有關?

    我的心里再次緊張了起來,我用手拿起了那張照片,照片也過了膠,我能夠看見後面寫著的一些鋼筆字。

    1938年,白雲照相館。

    除此之外,在過了膠的外面,還用水彩筆寫了幾個字︰救我,落款,老陳!

    我心里猛的一驚,老陳!

    "誰啊,誰啊?"

    王大仙見沒什麼危險,又趕緊湊了過來。

    其他人也好奇到了極點。

    "老陳,誰是老陳啊?"

    "啊,陳百鳥!"

    王大仙驚呼一聲,沒錯,老陳,陳百鳥,這個家伙,自從幽冥圖出來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而其他人,也沒有見過。

    現在,他怎麼突然就出現了?而且,還給我們發了求救信號?

    "這他媽到底怎麼回事啊?"

    王大仙皺著眉頭,其他人也是一頭霧水。

    "這陳百鳥當年從幽冥圖出來之後,就說要離開宜城這個是非之地,之後就沒有看見過了,怎麼現在在曼谷了?"

    "這老小子,不會去了泰國做人妖吧?還真別說,反正他不會老,娘的,這人妖一做,可以做到天荒地老啊!"

    王大仙又開始揣測了起來。

    我知道,他純屬是放屁,不過,我心里還是好奇到了極點,陳百鳥,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要求救于我們?

    而且,他怎麼知道我們的事情?

    這根本說不通嘛。

    另外,就算他知道我們在宜城,就算他知道我們這些人已經湊在了一起,可是,他沒事填個七十七年前的地址干吊啊?

    這次幸好八門組織的人通過特殊部門在監視我們,如果不是呢?這破包裹根本不可能落在我的手上。

    疑惑,我感覺自己的腦袋怎麼想都想不通。

    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這包裹,一定是陳百鳥郵寄來的,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有這張相片,另外,其他人,也根本不可能認識我們。

    只不過,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還是什麼都搞不懂。

    周雅讓我先別亂想了,明天去找一下七殺,或許她能查到這個包裹的正確郵寄地址。

    我想了想,也只能如此了。

    八門組織,身為特殊部門,這點事情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我將相片收好,剛準備招呼眾人休息,這個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掏出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接听之後,我一听聲音,竟然是七殺姑娘。

    我問她有什麼事?

    七殺說讓我明天去葉定坤的那棟老房子吃頓飯,說是大伙一起平安回來,怎麼著也要再聚一次吧。

    我知道,葉定坤還是沒有死心,別說是他,七殺,葉九,都沒有死心,他們這樣做,是還想拉我進八門的節奏啊。

    我本來不想答應的,可一想到陳百鳥照片的事情,我還是答應了下來。

    我很想弄明白,這千機百變的陳百鳥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是說,他正如王大仙說的一樣,去泰國做了人妖?

    好吧,我承認,我也想多了。

    眾人在玄門正宗分手,我帶著一干女將回到了灕江郡,王大仙羨慕的一個勁流口水,說還是我的福氣好,回來就有人按摩推拿。

    甦傾城實在看不慣這個老東西了,關上車門的一剎那,還惡狠狠的來了一句,"大仙同志,何止按摩推拿,我今天晚上,還要跟林敢滾床單呢!"

    王大仙站在玄門正宗門口,最後也只能干瞪眼。

    車,一直往前面開,一路上,我還在不斷的想陳百鳥的問題,這個家伙,幾十年都沒出現,現在,怎麼突然就找上了我們,他,到底怎麼了?

    ps:

    感謝小小小小情緒m 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