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五十章暹羅天使

第二百五十章暹羅天使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到灕江郡之後,剛進門,小狸小怨兩個死丫頭就親熱的叫了兩聲姑父,直到現在,我對這個稱呼還是有些不太感冒。

    這要是王大仙在這。估計又要一番調侃了,什麼小姑娘,王哥哥給你算個命摸個骨啊之類的。

    房間早已經收拾好了。有甦傾城跟周雅兩個人一起在。我滾床單的美好願望是怎麼樣都實現不了了。

    而事實上,我現在也是真的累。

    跟眾人吃了一點小狸小怨買來的夜宵,甦傾城跟藍朵開始問我這一次鼠山之行到底發生了什麼?

    畢竟在玄門正宗的時候,根本沒機會來得及說。

    我雖然累,可始終沒有睡意,見她們想知道,就將鼠山之行這一趟的前前後後都大致的說了一遍。

    當听到輪回長廊,血鼠王的時候。兩人的表情立馬就變了,尤其是甦傾城,似乎她就在現場經歷了一般。

    而藍朵,卻是對那些變態的生物十分的感興趣。

    我說這一次要不是你的那個百蟲水啊,我們這些人,估計就要掛在里面了。

    藍朵點點頭,"看來,當初我爺爺去的地方,就是鼠山,也正是因為經歷了這些,才煉制出了百蟲水。"

    我點點頭,是啊,這可以說是不幸中的萬幸。

    甦傾城又說破軍原來也是日本人啊?

    我說當然,不但是,還是天罰組織的頭領呢。現在,他跟野田尚雄還有我的分身成一伙的了,娘的,想想我就頭疼,這三人,一個工于心計,一個實力超群,還有一個完全就是不死之身,要對付起來,可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眾人意猶未盡的又討論了一番,都快要天亮了。我讓眾人早點睡。

    第二天,我直接就睡到了下午,剛睜開眼楮,就再次接到了七殺的電話。

    七殺讓我準備一下,跟眾人一起過來,說她會在玄門正宗等我們。

    我一把答應了下來。

    七殺說的沒錯,眾人既然已經平安的回到了宜城,怎麼樣都要慶祝一下,另外,我還是想知道陳百鳥那個包裹的事情。

    我們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換好了一身干淨的衣服,我跟周雅甦傾城還有藍朵直接開著車到了玄門正宗的門口。

    這個時候,七殺還沒到。

    不過,王大仙等人好像也接到了七殺的電話,一個個也換好了衣服,王大仙更是換上了一件白色的唐裝,倒有那麼一股子仙風道骨的味道。

    我不禁夸了一句。

    老小子挺開心的,說什麼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他怎麼找也要再活個一百年。

    接近傍晚的時候,七殺才到,開的是一輛比較低調的路虎,沒有開驍龍越野車。

    將王大仙等人接上車之後,我也開著車跟在後面,一個多小時之後,我們到達了第一次跟葉定坤見面的地方,位于宜城城郊山腳湖旁邊的那棟古色古色的大房子。

    剛將車停好,我就看見葉定坤大笑著從里面走了出來,熱烈的歡迎著我們。

    這老狐狸,跟上一次見面可大有不同,現在,八門組織殺破狼,貪狼跟破軍,都沒了,就只有一個七殺,說實話,他還真想拉我們入伙,不過,強擰得瓜不甜,他也知道這個道理。

    將我們迎進去之後,老狐狸葉定坤並沒有跟上次一樣來一番為國為民的口號,而是讓我們隨意,王大仙也放開了,跟葉定坤聊著天,我趁著機會,將七殺拉到一旁。

    七殺問我是不是有事?

    我點點頭,將包裹的事情一說,然後說道︰"我想讓你幫忙查一下,這包裹,到底是不是從曼谷郵寄來的?"

    七殺點點頭,我將那張撕下來的快遞單遞給她。

    七殺帶我到了旁邊的一個房間,應該是一個書房,她打開電腦,  啪啪了一會之後,確定的告訴我,這包裹,就是從曼谷郵寄過來的,是一個小鎮。

    我點點頭,說了一聲謝謝。

    心里開始嘀咕了起來,難道說陳百鳥真的在曼谷?

    既然如此,他到底又發生了什麼?

    見我心中有事,七殺又問我這包裹是不是關系到一些什麼事情?

    我想了想,沒有隱瞞,說道︰"這包裹里面,只有一張相片,是我們的一個朋友郵寄來的,讓我們去救他。"

    "這樣說,你們也要去曼谷了?"

    七殺看上去有些高興。

    我有些納悶,說道︰"還不確定,不過,應該會去吧,哦,對了,你為什麼這幅表情?"

    七殺笑了笑,"不好意思,一下沒控制住,其實,今天叫你們來吃飯,一來是因為要聚一下,再一個,也是跟你們辭行,因為,我跟葉九,也需要去曼谷。"

    "你們也要去曼谷?"

    我看著七殺,我有些疑惑了起來,我剛收到陳百鳥的包裹,似乎有一種要去曼谷的打算,怎麼七殺跟葉九剛回來,也要去曼谷?

    這包裹,是老狐狸葉定坤給我的,不會是他設的局吧?

    不過,我隨即就感覺是自己多想了,葉定坤再能設局,怎麼可能將這張照片也設計進去,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老狐狸為了拉我入伙,是絕對不可能看我的包裹的,這一點,我還是很信任,既然要看,就干脆不用給我,看了還給我,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你們去曼谷干嘛?"

    我問了一下七殺。

    七殺示意我一邊走,一邊說,出了房間之後,才緩緩的說道︰"這是老爺子剛給我們下達的任務,去曼谷調查一個人。"

    "誰?"

    我問了一句。

    七殺搖搖頭,"我們也不清楚,我們只知道他的外號叫將軍,這個人,很有可能是中國人,不過,一直在泰國根深蒂固,做著這個世界上最賺錢的不法生意。"

    "毒品?"

    我試探的說了一句。

    七殺點點頭,"沒錯,就是毒品,最近,我們接到情報,這個叫著將軍的人,最近在研發一種很新型的毒品,具體的化學成分我們沒有拿到資料,但是,據曼谷那邊傳來的情報,這種毒品,被他們命名為暹羅天使。"

    "暹羅天使?"

    我看著七殺,看來,她現在是什麼都不會對我隱瞞了,我估計,這一趟前來,就是我不問,葉定坤也會說。

    一定意義上,七殺姑娘,葉九,已經是我們的朋友。

    去泰國曼谷調查這麼危險的事情,我們好意思看著不管?

    這老狐狸,是想引起我們的惻隱之心啊。

    為了拉我們進八門組織,他真可以說的機關算盡。

    "林敢,看來你對泰國還不是太了解,暹羅,是泰國的古稱,1939年的時候,才改國號為泰國,不過,1945年的時候,又改為暹羅,到了1949年,又再次改為泰國,一直沿用至今。"

    七殺緩緩的說道。

    我听的有些迷糊,說道︰"這改來改去是什麼意思?"

    "你認為原因是什麼?"

    七殺饒有興趣的看著我。

    我搖搖頭。

    七殺讓我再想想。

    我心說,這改來改去的,不會跟泰國的統治有關系吧?

    七殺點點頭,"你猜對了,泰國是一個經濟水平兩極分化特別嚴重的國家,窮的窮死,富的富死,鑒于這種國情,民間方面,就衍生了不少打著佛教旗號的邪教組織,他們煽動國民,引發內亂,而這一次,根據我們的情報,擁有暹羅天使的這個組織,也就是這個叫著將軍的人,他,很有可能就是這個邪教組織的頭目或者是其他重要的領導者。"

    "這是人家泰國國王的事,跟你們有什麼關系?"

    我就差沒說你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

    七殺搖搖頭,說道︰"我們也不想淌這渾水,只不過,這個叫著將軍的人,根本我們的情報,他主要的生意來源,就是東南亞市場,確切的來說,就是我們國家,所以,一旦暹羅天使被他們研制出來,那麼,最先遭殃的,很有可能就是我們中國人,另外,暹羅天使,跟一般的毒品很不一樣,一旦上癮就絕對無法戒除!"

    "有這麼夸張嗎?"系撲爪劃。

    我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什麼毒品,都能夠戒除,就看一個人的意志而已。

    七殺再次搖頭,"林敢,我沒有跟你開任何一絲一毫的玩笑,這也是我們為什麼這麼急要趕到曼谷去的原因。"

    "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出發?"

    我問了一句。

    "三天之後!"

    七殺姑娘看著我,突然來了一句,"要不,咱們同行?"

    我看著她,看了好一會。

    七殺姑娘有些不好意思了,問我怎麼了?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這才是老爺子叫我們來吃飯的目的吧?即便沒有我們朋友的事情,我也肯定不會看著你跟葉九不聞不問,所以,他這是在打感情牌,對嗎?"

    七殺更不好意思了,最後,咬了咬牙,"林敢,其實,我跟葉九真的希望你能跟我們一起,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們希望有你們這樣的戰友,再說了,你們的身份特殊,如果加入八門組織,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人這一輩子,活在這個世界上,平平淡淡的確是一種幸福,如果能夠造福一方,豈不是活的更精彩?"

    好吧,這八門組織的人,一個個都是這樣的冠冕堂皇,我都不太敢跟他們說話了。

    一說話,我反而感覺自己是個自私自利的人。

    我開始保持沉默。

    七殺笑了笑,"老爺子說了,強擰得瓜不甜,林敢,你不答應也沒關系,你放心吧,我們不會逼你,哦,對了,你們要不要去曼谷,去的話,趕緊決定,趁著我這三天還在,我可以幫你們搞定所有的事情。"

    去泰國,可不是在國內隨便旅游,一些簽證跟逗留的文件,是肯定需要的,另外,我們這些人的身份,一個個都過不了電腦那一關,所以,有些事情,還真需要七殺幫忙。

    不過,我並沒有立馬下決定。

    現在,我是真不想欠他們的人情,萬一欠的多了,我情不自禁就會變成他們一伙了。

    只不過,我還是搞不懂陳百鳥這個老東西。

    他說叫我們去救他,地址也沒有,電話也沒有,我們去了曼谷也只能找到那個快遞單號上的小鎮,這種線索,未免也太少了點吧?

    另外,我還是搞不懂,他為什麼要寫那個七十七年前的地址。

    是想讓我們知道他就是陳百鳥,還是說,他根本認為國內的情況還沒變?

    這不可能吧?一個活了上百年的人,滄海桑田,小姑娘變老太婆,舊地址變成新地址,這最起碼的事情,小學生也知道啊。

    我感覺又開始一頭霧水了起來。

    王大仙跟葉定坤聊的不亦樂乎,兩人,都開始稱兄道弟了起來,葉定坤甚至還說讓王大仙做他的風水顧問。

    王大仙侃侃而談,這老小子,完全把自己是誰都忘了,可我很清楚葉定坤這只老狐狸,他拉我入伙不了,就改從王大仙入手,王大仙來了,有朝一日遇到危險了,我林敢總不可能看著不管吧?

    我都有些無語了。

    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我早晚要成為他的得力干將。

    快到八點的時候,葉定坤開始招呼我們去餐廳,一張中式的大圓桌,足足能坐二十人,房間里面,也是古色古香,別有一番風味。

    吃著菜,葉定坤又開始在一旁介紹,將個王大仙哄的昏頭轉向。

    王大仙這人就這樣,你捧他,一捧,他就能上天,這個時候,他絕對將自己當成了張天師袁天罡一類的牛逼人物。

    酒過三巡,吃飽喝足了之後,老狐狸葉定坤又拉著我往大房子的花園里面走,說是要跟我單獨的聊一會。

    我沒有拒絕,事實上,我也想跟他談一談。

    到了花園,老狐狸又開始問我接下來的打算,我說暫時還不知道。

    老狐狸嘆了一口氣,說道︰"林敢啊,我是真想讓你為國家發一分光,出一份力,不過,既然也不願意,我也不勉強,還是那句話,咱們是朋友,以後,有什麼麻煩,我葉定坤能幫你們的,肯定義不容辭,當然了,你們的身份也不要擔心,明天,我就讓葉九去幫你們搞定,放心好了。"

    我知道,這老狐狸又想給我恩惠了。

    這恩惠給的多了,關鍵時候叫我幫幫忙,我能拒絕嗎?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過,好在老狐狸也算是為國為民,沒有太多的骯髒思想,我最終還是不算太忐忑。

    想了想,我開始問老狐狸關于陳百鳥那個包裹的事情。

    老狐狸點點頭,說道︰"這包裹是,是你們出發之後收到的,說實話,我當時也很奇怪,因為上面的地址,根本就是幾十年前的。"

    我嗯了一聲,"我也是這樣想的,葉老,你幫我分析,郵寄給我包裹的,是我的一個朋友,你說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老狐狸皺著眉頭,"一開始吧,我還真以為是你玩的什麼手段跟暗號,不過,既然你現在這樣問,那麼,問題就應該處在你朋友那里,不過,這也不對啊,這一次,說實話,要不是因為我們監視了你,這份包裹,是絕對不可能到達你手中的,這包裹的地址,沒有,電話號碼聯系方式也沒有,快遞公司,是不可能送到你手里的。"

    我點點頭,的確是這個理。

    這陳百鳥,既然想要我們去救他,又給我發了一個幾乎不可能收到的包裹,這到底是為什麼?

    難道說,他遇到萬分緊急的事情,又聯系不到我們?最後干脆來個瞎貓踫到死耗子,直接丟了一個七十七年前的地址過來,萬一我們收到了呢?

    我想的都有些想笑了,這尼瑪不是將自己的腦袋拴在褲腰帶上求救嗎?

    那老東西,是個謹慎的人,不會玩這麼操蛋的一手吧?

    ps:

    感謝艷__打賞的扇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