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五十三章莎娃里拉

第二百五十三章莎娃里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雖然這個黑瘦小子的中國話說的十分的不標準,但是,我還是一下就听出來了,他稱呼陳百鳥,叫師傅。

    "師傅?"我盯著那黑瘦小子。

    他用力的點點頭。又盯著相片上的陳百鳥,"師傅,師傅......"

    他的表情十分的激動跟緊張。不過。他的中文水平完全表達不了他想要表達的意思。

    我看向周雅,意思是希望周雅用泰語跟他交談,希望得到一些有關于陳百鳥的線索。

    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充分的確定,陳百鳥,真的出事了。

    周雅皺著眉頭,試著用泰語跟那個黑瘦的小子交談,不過。周雅的泰語實在是有限,折騰了半天,才看著我,說道︰"我還是沒明白具體的意思,不過,他剛才說了,我們收到的包裹,是他郵寄給我們的,包裹上面的中國字,是他請人寫的,另外,他還說了,陳百鳥,是被人綁架了。"

    "綁架?"

    我更加好奇了起來。

    陳百鳥這種老東西,別人綁架他干嘛?一沒財。二沒色的。

    等等,不對,老陳通知在曼谷的奇葩菜市場廝混多年,根深蒂固的堅強活下來的,萬一有財也說不定呢。

    不過,一看到那個黑瘦小子,我又感覺自己的推斷錯了。

    真遇到個有錢的師傅,這小子能如此的營養不良。

    我看著那黑瘦小子,周雅又說了一句,"他叫巴旺,就是這夜功府的本地人。"

    我點點頭。又想問些什麼,不過,卻不知道從何說起,這小子不懂中國話,我又不懂泰語,實在是有夠艱難的。

    我在想,能不能找個有中國翻譯的地方,讓他們幫忙轉達我們之間的意思呢?

    我問周雅。

    周雅說曼谷酒店那里肯定有,只要舍的花錢,絕對沒問題。

    我讓周雅轉達了一下我的意思,就是讓巴旺這個小子跟我們一起回曼谷酒店。

    巴旺這一下明白了周雅的意思,看著我們,"師傅的......朋友!"

    我點點頭,"朋友,我們就是老陳的朋友!"

    說完,我轉身緩緩的就往前面走,我感覺這一趟不虛此行,雖然說沒有找到陳百鳥的確切線索,但是我相信,眼前的這個黑瘦小子巴旺是絕對知道陳百鳥行蹤的。

    這老東西,怎麼就被人綁架了呢?

    而且,這種綁架,絕對是非同小可的事情,要不然,這陳百鳥是不可能這樣給我們傳達營救信號的。

    我們所在的位置,現在應該是美功菜市場的居民區,七殺說的沒錯,泰國這種地方,窮的窮死,富的富死,即便是距離泰國首都曼谷僅僅只有八十公里的這里,都表現的淋灕盡致,這一片的居民區,十分的低矮,確切的來說,就是貧民窟,我們在這里轉了好一會,我都差點迷路了,最後,還是巴旺在前面帶路。

    看的出來,巴旺找到我們,十分的開心,一路上,嘴巴里面就沒個停,阿媽阿依嘎嘎嘎的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周雅卻是挑著听得懂的給我翻譯,她說陳百鳥老提起我們,說我們都是他最好的朋友。

    我听的有些心里怪怪的,看來,老陳通知雖然遠在人妖國度,還是沒有忘記我們這些同生共死過的兄弟姐妹。

    巴旺繼續在前面走,剛要出居民區的時候,他又興奮的想要跟我說些什麼,不過,剛轉過頭,前面拐角處一個人影飛速的就朝著他跑了過來,還沒等我反應,兩個人已經是瞬間的撞倒了一起。

    我听見巴旺哎呀一聲,倒在地上,而幾乎同時,那個撞向他的人也是慘叫一聲,滾到了一旁。

    我定眼一瞧,剛才撞倒巴旺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穿的挺潮的,白色小背心,黑色喇叭褲,很像那種跳街舞的女孩。

    她的頭發染的亂七八糟五顏六色的,撞倒在地之後,一咕嚕就爬了起來,一句話也沒說,又準備往前沖,可是,還沒等到她邁出腳步,我就听見一連串的腳步聲快速的傳了過來。

    緊接著,我的前面跟後面,竟然出現了好幾個身穿黑色襯衫的泰國大漢。

    那女孩頓時緊張了起來。

    我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不過,我還是將巴旺攙扶了起來,慣性使然的用中國話用他有沒有事?

    巴旺的鼻子嘴巴撞的都是血,周雅趕緊掏出紙巾遞給了他。

    那些黑色襯衫的泰國大漢似乎也搞不懂眼前的情形,看了我們一眼,最後,盯著那女孩,說了一通泰國話。

    我問周雅什麼意思?

    周雅說,他說讓她回去。

    這一次我們來曼谷,是為了陳百鳥的事情,所以,我不想橫生枝節,我扶著巴旺,緩緩的退到一旁,剛準備再往前面走。

    那女孩突然說了一句,"你們是中國人?"

    這丫頭,應該是剛才听見了我們的對話。

    我點點頭,"沒錯,是中國人。"

    "我也是!"她用最快的速度說道︰"救救我!"

    我草,這他媽都算什麼事,陳百鳥讓我救,現在,又一個女孩讓我救。

    那些黑襯衫緩緩的逼近,又說了一通泰國話。

    那女孩已經有些著急了,趕緊又說道︰"各位大哥哥大姐姐,你們救救我啊,我也是中國人,山東濟南的,我是留學生,這幫混蛋都是娛樂場所里面的人,他們逼著我去賣!"

    還真是一口流利的中國話。

    我甚至都感覺,還帶著一點山東濟南的口音。

    我都忍不住想起了大明湖畔的容嬤嬤了。

    我盯著那女孩。

    那女孩急的跺腳,"大哥哥,我真沒騙你們,你們要是不救我,我就要淪落為風塵女子了,我才十六歲......"

    她話還沒說完,那些黑襯衫似乎有些不耐煩了,快速的走了過來,就要捉拿那女孩,我身旁的燕雀一把就沖了過去,只是一下,就擋開了兩個黑襯衫的攻擊。

    燕雀,那可是江湖大俠英雄救美拔刀相助的形象代言人,這種場面,他當然看不過去。

    那些黑襯衫顯然沒想到我們會阻難,用泰語說了一句。

    周雅立馬翻譯,"他叫我們別多管閑事。"

    "不過,這閑事,燕雀好像管定了。"

    我看著眼前的局面,我也不知道到底我們出手是不是對的。

    不過,既然已經出手了,就好比開弓沒有回頭箭。

    那些黑襯衫顯然對燕雀的這種行為十分的惱怒,我看見為首的那個家伙一擰脖子,所有人齊刷刷的朝著燕雀沖了過去。

    黑襯衫一共五個人,第一時間沖到燕雀的身邊,燕雀是什麼人,對付這些娛樂場所的打手,自然是不在話下。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不過,看著他們持續了幾秒鐘之後,我突然感覺有些奇怪,因為這些黑襯衫,竟然能夠完全跟燕雀打成一個平手,也就是說,他們五個人,完全有力壓燕雀的實力。

    我有些疑惑了起來。

    難道說泰國娛樂場子里面的打手更猛一點?

    按照燕雀的實力,對付這種級別的保安加打手,五個,完全是不在話下啊,我正思索著,燕雀竟然有些力不從心,我趕緊沖了過去,一把甩開其中的一個黑襯衫,又將另外兩個死死的踹倒了一旁,燕雀壓力頓消,一鼓作氣,直接將另外兩人逼到了牆角。系余邊巴。

    就在這個時候,被甩開的為首黑襯衫突然往口袋里面一掏,一瞬間,竟然掏出了一把手槍,死死的對準了我。

    我趕緊一個閃身,在他還沒有扣動扳機之前,直接將他的手槍給拽了過來,然後,反手一把丟給了周雅。

    周雅二話沒說,干淨利索的直接將手槍拆成了一堆零件,丟在了地上。

    我一把掐住為首黑襯衫的脖子,我看著周雅,"讓他們住手!"

    周雅用泰語喊了一聲停。

    那幫黑襯衫一個個不爽的看著我們。

    我不知道我們惹到的到底是什麼人,不過,看他們的穿作,還有掏出手槍的這番動作,還真有可能是某些曼谷的黑社會組織。

    我不想節外生枝,讓巴旺幫著翻譯,就說我們只是普通的游客,不好意思了。

    然後,我拽著那女孩,燕雀扶著巴旺,快速的往外面走。

    周雅跟在我身後,湊到我耳邊,說道︰"這些人,有些不對勁啊。"

    我點點頭,看向了那女孩,那女孩有些無辜的看著我,一臉的茫然。

    看她的樣子,不像是在裝。

    就在我們即將走出這里的時候,我听見後面的黑襯衫大喊了一句,我看向了周雅,周雅皺著眉頭,"他說我們會後悔的。"

    我咬了咬牙,娘的,看來,我們的確惹上麻煩了。

    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出了居民區,我放開那女孩,讓她自己走,那女孩一把拉著我,說道︰"大哥哥,我現在回去,現在要被他們弄死,我的護照跟身份證都在他們那里呢,我身上又沒錢了,你看......"

    "你想干嘛?"

    周雅笑眯眯的湊了過來。

    "要不,大哥哥大姐姐收留我吧!"那女孩輕松的說道。

    周雅笑了,"你是中國人?"

    "對啊!"

    "山東濟南的?"

    "對啊!"

    "今年十六歲。"

    "對啊!"

    "你叫什麼名字?"

    "莎娃里拉!"

    "這名字,可不像中國的。"周雅笑著說道,她用一系列的話語,慣性試探的誘導著。

    那女孩愣了一下,隨即就說道︰"這是我在泰國留學時候用的名字,我的中文名字不好听,就沒用了。"

    "哦,原來如此,那你,很精通泰語了?"

    "當然了!"那女孩眨巴了兩下大眼楮。

    "好吧,跟著我們,我們幫你拿回護照跟身份證,到時候,再送你回國。"周雅笑了笑,"哦,對了,山東濟南,那可是個好地方啊。"

    "哪里很美的,大姐姐,有機會,你來濟南,我請客!"女孩說完,竟然走到了我們的前面。

    我皺著眉頭,看著周雅,"雅姐,這丫頭,明顯漏洞百出,我看她根本就不是中國人,還有,那幫追她的黑衣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誰。"

    "我知道,不過,這事咱們已經惹上了,再想撇開也是不行的,剛好咱們也需要一個好的泰語翻譯,她正好合適,要是其他人,反而不好,畢竟牽扯到陳百鳥的綁架問題,萬一有人報警什麼的,這事情就麻煩了。"

    周雅一字一句的說道。

    "那好吧,听你的。"

    我點了點頭。

    周雅嗯了一聲,"不過咱們也要注意一些,在泰國,敢隨隨便便在大街上亮槍的人,可不是小人物,咱們趕緊離開吧。"

    "明白了!"

    我們一行五人,快速的出了菜市場,隨即打了一輛泰國的小面包,直接朝著曼谷酒店而去。

    三個人來,五個人回去,多了一個陳百鳥的徒弟巴旺,更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丫頭,這算是收獲多多嗎?

    ps:

    感謝 小小小小情緒m 打賞的扇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