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五十五章跪佛寺

第二百五十五章跪佛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跪佛寺?

    我們第一次來泰國,對泰國根本不熟,是絕對不知道跪佛寺的所在的。

    我趕緊將目光投向了莎娃里拉。

    這小丫頭笑著說道︰"林敢大哥,找我就對了,這曼谷。沒有我不熟的地方。"

    這小丫頭的身份,讓我再次的起疑,不過。現在根本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趕緊找到陳百鳥,救出這個家伙。

    我趕緊問莎娃里拉跪佛寺在哪?

    莎娃里拉告訴我,跪佛寺,位于曼谷北郊,距離美功菜市場不遠,也屬于夜功府的管轄,以前香火十分的鼎盛,不過後來荒廢了。而且,現在還傳言,跪佛寺里面,有妖怪。

    "妖怪?"

    所有人都驚呼了一聲。

    事出無常必有妖,這妖怪......

    我看著莎娃里拉。

    莎娃里拉抿著嘴,"至于是不是真的有妖怪,那我就不知道了,听說現在跪佛寺還有人打理,不過,基本已經沒有人去那里參拜了。"

    一個已經荒廢的寺廟,跟陳百鳥交談過的那個神秘人卻去過那里,這有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系呢?

    我不禁泛起了嘀咕。

    我又讓莎娃里拉問巴旺,問他們進去過跪佛寺沒有?

    巴旺給出的答案是,跪佛寺有妖怪,他們根本不敢進去。只是有兩個打探陳百鳥的小流氓發現了那個人,而且,那兩個知情人現在也失蹤了。

    我心里一驚。

    這算怎麼回事?難道是殺人滅口。

    巴旺顯得很害怕,又告訴莎娃里拉,說他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就沒敢告訴別人,他相信自己師傅的話,就一直在快遞點等待我們的出現,等待了好幾天都沒有消息,他都幾乎絕望了,可今天。總算是等到了我們的到來。

    我理解巴旺的心理。

    泰國人,對于佛,有一種無法言語的崇拜,可同時,他們對于一些鬼神之類的事情,也充滿了畏懼。

    知道跪佛寺有妖怪,他們自然不敢靠近。

    而這,卻讓我多想了不少的事情,打著跪佛寺有妖怪的幌子,可以說,那里才是最為安全的地方。

    我感覺,有必要去跪佛寺一趟了。

    一番談話結束,已經是很晚了,我讓眾人暫時先休息,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我們剛剛吃飯,我就接到了七殺的電話。

    我拿著手機,站在陽台,七殺說道︰"林敢,你找到你朋友的線索沒有?"

    我點點頭,"有一點,不過不是很確定。"

    "那就好,對了,我們也查到了一點暹羅天使的線索,今天晚上,會去打探一下,估計有點危險,林敢,還是那句話,你加不加入八門組織,我們強迫不了,萬一我們在泰國出了什麼事,我還是希望你考慮一下,葉老不容易,如果我們也出事了,八門,就真的完了。"

    七殺一字一句。系鳥引劃。

    我嗯了一聲,"我會考慮的,你們要小心,如果,我說的是如果,如果真的有什麼特別危險的事情,告訴我一聲,既然我在泰國,我就不可能看著你們出事。"

    "林敢,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好吧,我就知道,我這人最大的弱點,就是放不下朋友。

    跟七殺又聊了幾句,我掛斷了電話。

    我將眾人召集到一起,商量了一番,最後,我決定今天晚上去夜探跪佛寺,不過,這一次去,我就帶燕雀莎娃里拉兩個人。

    人多,反而礙事,而眾人之中,我跟燕雀的實力最強,至于莎娃里拉,這小丫頭,必須去,要不然,我那里知道跪佛寺在哪?

    眾人沒有任何的意見。

    不過,甦傾城跟周雅還是十分的緊張,藍朵也是,藍朵告訴我,泰國方面,妖怪之類的傳說不少,大多都是跟蠱毒之類的事情掛鉤,所以,讓我們千萬小心,苗疆蠱毒厲害,泰國的降頭,同樣會讓人心驚膽戰。

    我一一的記了下來。

    晚上八點,吃過飯之後,我跟燕雀莎娃里拉從曼谷酒店出發,為了方便,莎娃里拉帶著我們去租車行租了一輛普通的轎車,然後一路開著往跪佛寺的方向趕。

    路上,我問莎娃里拉怕不怕?

    莎娃里拉笑著說不怕,還還挺刺激。

    這丫頭,我真搞不懂她到底是什麼底細,不過,還是那句話,我確定,她絕對不可能是中國人。

    我有一肚子的疑問,可現在,我還是沒說。

    我們一路往北,通過了曼谷的市區,很快就到了夜功府的地界,開了一個小時,到了美功菜市場,莎娃里拉開始指點方向,穿過美功菜市場,再往前,就越來越偏,路上,連路燈都沒有。

    莎娃里拉雖然說不怕,可小女孩畢竟是小女孩,快到的時候,讓我跟燕雀千萬保護好她,我說你放心好了,肯定沒事。

    車,又開了一個多小時,前面,已經沒什麼路了,我們將車開進了旁邊的一條廢棄的馬路,用大芭蕉葉遮擋住了之後,打著手電往前面趕。

    大概又走了二十多分鐘,我們終于看見了一座寺廟。

    寺廟有著泰國特有的風格,尖頂,金瓦,看規模,以前絕對是香火鼎盛的那種,泰國到處都有寺廟,即便是市區,也是隨處可見,而這種以前建立在郊區的,就更顯得氣勢恢宏。

    只不過,此時此刻的跪佛寺,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到一絲的亮光。

    莎娃里拉開始害怕了起來,說過去沒事吧?

    我說肯定沒事,然後讓燕雀扶著她,我們三人一步一個腳印,慢慢的朝著跪佛寺靠近。

    山路比較崎嶇,但是還算好走,只不過,由于這里荒廢多年,已經沒有行車的路線,旁邊,有著厚厚的茅草,但是,我還是看的出來,這里,經常有人同行,要不然,這些雜草,一定會將這里全部掩蓋。

    我感覺事情越來越蹊蹺。

    一座荒廢的寺廟,按理來說,應該沒什麼人,不過,現在的發現,卻是這里不斷有人來,這意味著什麼?

    離的近了,跪佛寺更加給人一種鬼氣森森的感覺,整座寺廟的範圍非常大,不過,卻是冷清的讓人心里發毛。

    我跟燕雀將手電筒熄滅,我提醒燕雀一句,一定要保護好莎娃里拉,然後,我在前面打頭,沿著跪佛寺上去的石台階,慢慢的往上走。

    到了寺前的大廣場,我看見廣場的中間真的有一座跪著的佛像。

    或許,跪佛寺就是因此得名。

    我停了下來,打量了一番,不敢做出過分的舉動。

    我們蹲在旁邊的茅草旁,看著前面,跪佛寺里面,一絲一毫的動靜都沒有,安靜到了極點。

    燕雀壓低了聲音,"林敢,這里,好像沒人啊!"

    我點點頭,的確,這里根本不像有人的樣子。

    雖然我們沒有打著手電,但是,通過天上的月光,還是看的出一些,這寺廟,敗落到了極點,屋頂,牆壁上的金漆佛色已經掉光了不少,斑駁錯落。

    寺門緊緊的關閉著,一絲一毫的亮光都沒有。

    我發現莎娃里拉已經渾身顫抖了起來,這小丫頭,畢竟還是怕那些傳說中的虛無縹緲的東西。

    待了一會,我讓燕雀照顧好莎娃里拉,然後,從皮帶上抽出了獠骨匕首。

    既然來了,我怎麼樣也要進去打探一番,要不然,我是不會死心的。

    燕雀讓我小心,如果有情況,遇到了意外,趕緊大喊,或者打手電。

    我點點頭,雖然這樣說,但是我感覺都是無用功,如果在里面遇到了危險,這樣大的寺廟,我叫幾聲,未必能听見,就更加別說手電的光束了。

    我深吸一口氣,剛準備往跪佛寺的前面走,燕雀突然一把拉住了我。

    我嚇了一跳。

    燕雀拉著我蹲下,然後,指了指我們的右邊,壓低了聲音,"林敢,那邊,有人!"

    有人?

    我心里一驚。

    難道這跪佛寺里面真的有古怪?

    還是說,這里根本隱藏著一些陰謀,我的行蹤被人發現了?

    我有些緊張了起來,死死的盯著燕雀所指的方向,過了一會,果然,我看見了兩個人影,跟我們一樣,躲藏在寺前小廣場旁邊的茅草旁。

    我咬著牙,讓燕雀待在原地,然後,朝著那兩個人影,緩緩的就摸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