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五十七章血眼蝙蝠

第二百五十七章血眼蝙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泰國的寺廟建造風格跟國內的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一進入後院之中,我完全就摸不清東西南北,我甚至都不知道該往那里走了。【愛書屋】

    我只能將眼光求助于七殺。

    我很清楚。作為八門組織派往泰國來的人,一定會對這邊的情況有一定的了解,另外。七殺。肯定還懂得泰語。

    這也是我為什麼讓她一起跟我進入跪佛寺的原因。

    畢竟要是我們踫到里面有人,里面的人,肯定最可能說的就是泰語,所以,有一個懂泰語的人,要不我們這種愣頭青方便的多。

    院子里面已經布滿了雜草,看的出來,這里真的荒廢了很久。

    七殺扯了扯我的衣服。指了指前面的一個破門,示意我往那邊走,我點點頭,拽出了匕首,我們不敢打手電,一步一個腳印,悄悄的朝著跪佛寺里面邁進。

    在黑暗中,適應了一段時間,我倒還能夠看清楚前面的路況,泰國的寺廟,主要以金色為主調,這寺廟荒廢了一段時間,雖然已經破敗不堪,可長廊上的金粉跟梁柱之上的光艷之色,還是凸顯著它昔日的輝煌。

    往前走了一會。我們走過了一條長廊,再往前,就是兩個分叉口,一個往前,一個往右。

    我停住了腳步,詢問著七殺的意思,七殺思索了一番,改由她打頭,往右邊的方向拐了過去。

    我跟在她的後面,一刻都不敢放松。

    跪佛寺的面積很大,進入里面。更是完全找不到方向,不過,七殺應該比較熟悉這邊寺廟的風格,在里面轉了一會之後,就帶著我來到了前殿。

    我看見前殿的正堂上面矗立著一座巨大的佛像,全身金身,即便寺廟如此的破敗,可它應該保持著它的莊嚴,讓人不敢直視。

    佛,是有威信的,有的,更是有佛氣,對于這一點,我還是有些相信的。

    我扯了扯七殺的衣服,示意這邊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情況。

    七殺點點頭,又帶著我進入了右邊的偏殿,這里的位置也不小,擺放著一些小佛像,跟前殿的規模比,還相差的太多。

    旁邊,已經結滿了蜘蛛絲,好像許久沒有人來過。

    我們在里面巡視了一番,可依然沒有發現任何其他的動靜。

    我有些著急了起來。

    巴旺得到的線索,是那個找過陳百鳥的人曾經在這里出現過,而七殺得到的線索,也是這里很有可能就是將軍組織的秘密據點。

    可現在,我們進來之後,完全一絲一毫的痕跡都沒有發現。

    是我們沒有發現?還是說我們的線索出了問題?

    找過陳百鳥的那個人,是踫巧出現在這里?然後七殺得到的線索,也是將軍組織的人踫巧在這里落了一下腳?

    不可能,如果一個線索存在問題,那還有可能。

    而兩個線索,都指向了這里,那就只能說明一點,這里,一定有問題,只不過是我們還沒有發現而已。

    我湊到七殺的耳邊,壓低了聲音,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

    七殺點點頭,她又仔細的查看了一下跪佛寺的格局,然後帶著我進入了另外一個偏殿,我們繼續的查找,不過,在查找完了整座跪佛寺之後,我們還是一無所獲。

    我不禁有些納悶了起來。

    如果這里真的是將軍組織的秘密據點,他們不在這跪佛寺里面,那會在哪?難道,會在地底下?

    密室?暗道?

    我首先想到的就這兩個詞,畢竟那些人綁架了陳百鳥,而陳百鳥最有可能破解機關的地方,都是隱藏在地下。

    地底之下如果有機關,肯定年代久遠,很多也肯定是老式的打造方式,所以,需要陳百鳥這種機關門的高手。

    只不過,要在這偌大的一個跪佛寺里面找尋到一個暗門,還真不是那樣容易的事情。

    七殺看著我,也有些著急跟納悶。

    最後,她咬著牙,湊到我耳邊,"林敢,咱們再找一遍,這一次,咱們注意灰塵!"系帥布劃。

    我一下子明白了過來,的確,有灰塵的地方,顯示沒什麼人來過,而沒有灰塵的地方,肯定就是有人經常走動。

    如果這里真的是將軍組織的秘密據點,是絕對不可能一點痕跡都沒有的。

    這一次,我們找尋的相當仔細,幾乎是從偏殿找尋到前殿,然後又從前殿找尋到偏殿。

    只不過,一圈下來,我們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的確,這里,就仿佛沒有人來過一樣。

    難道,我們的線索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

    我皺著眉頭,想不出一個所以然,這個時候,七殺突然看著我,"咱們只顧著找這跪佛寺的里面,後面的偏殿呢?"

    的確,我們是從後面的院子里面進來的,前面的整座寺廟,我們都查詢過了。

    而後面還有一座小偏殿,是我們沒有查詢的。

    我們趕緊加快了腳步,穿過我們進來的那個大院子,直接到了後面,剛進入這里,七殺就讓我保持警惕。

    我點了點頭,我明白七殺的意思了,從我們走入這里開始,我就感覺跟前面很不一樣。

    要知道,一般常年沒有人出入過的空間,不管是房子還是寺廟,空氣中都會有一種灰塵的渾濁感,而這里,卻完全沒有那種感覺。

    就好像,就好像這里有人經常來到這里一樣。

    後殿十分的空曠,稀稀拉拉的,我用口袋里面掏出手電筒,用手掌死死的壓住光源,然後,緩緩的移動到後殿的地磚上,我發現,後殿的地磚有不少的灰塵,但是,這些灰塵跟前殿有很大的不同,不是均勻的分布在地面,而是形成了一條條的痕跡,也就是說。

    這里,有人經常走動過。

    此時,七殺也看見了我的發現,示意我按滅了手電,我點點頭,將手電放入了口袋,再次拽緊了匕首。

    後殿里面靜悄悄的,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有。

    我們又不敢完全的將手電筒打開,就這樣在里面摸索著。【愛書屋】

    就在這個時候,七殺突然死死的拽住了我的胳膊。

    我不由的一驚,不知道她到底發現了什麼。

    我咬著牙,七殺慢慢的拉著我往後面退,並且,緩緩的伸出自己的食指,指了指上面。

    我慢慢的抬起頭,往上面的房梁上一看,一瞬間,我整個人都不由的緊張了起來,冷汗順著我的脊背快速的往下涌。

    我發現,這後殿的房梁之上,竟然有一雙雙血紅的眼楮,那些眼楮分布的到處都是,剛才,我們進來的時候,我分明沒有發現這些,現在,怎麼就有了?

    我感覺到了不妙,跟著七殺一起,緩緩的往後面退。

    我們不知道這房梁之上的到底是什麼,我們更加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

    不過,即便如此,就在我們即將要到達後殿門口的時候,那些房梁之上的血紅色眼楮,竟然開始慢慢的挪動了起來,然後,那些血紅色眼楮的主人突然朝著我們就撲了過來。

    我抱著七殺,趕緊往地上一滾,我感覺自己的臉旁陰風一陣,接著,越來越多的眼楮像瘋了一樣,朝著我們的身邊靠近。

    我根本不敢耽擱,我抱著七殺,我們兩個在地上不住的翻滾,直接就朝著門口滾了出去。

    一到達門口,我們用最快的速度爬了起來,我們朝著院子里的圍牆飛速的靠近,而這個時候,那些血紅色眼楮的主人也一下子蜂擁了出來。

    我看的真切,那是一只只有著血紅色眼楮的蝙蝠,蝙蝠的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到達了我們的身邊,我抓緊了匕首,飛快的攻擊著。

    不過,蝙蝠這種玩意,是憑著超聲波感應物體的,我的匕首還沒有到達它們的身邊,它們就已經感覺到了,然後,用一種詭異的速度瞬間的就躲閃開來,血眼蝙蝠越來越多,幾乎將我們團團圍住。

    我听見七殺一陣悶哼,一只血眼蝙蝠已經趴在了她的脖子上。

    我趕緊沖了過去。

    剛準備幫她拽掉那畜生。

    那蝙蝠卻是早已經展翅飛了出去。

    我看見七殺捂著脖子,我知道,她受傷了。

    我抱著她,在地上再次的一滾,然後,瞬間爬起,我用最快的速度沖上了圍牆,伸出右手。

    七殺咬著牙,一把勾住了我的手臂。

    我們兩個人一起掉入了圍牆的草叢之中。

    這個時候,我听見院子里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里面有人。

    我趕緊將七殺一拉,我們躲藏在圍牆下面的黑暗角落,不敢發出聲響。

    果然。只是一會,圍牆上出現了兩個人影,他們四處張望,不過,並沒有打著手電。

    他們說了幾句泰語,我拽著匕首,剛準備沖上去拉下一個,七殺將我死死的拽住,示意我不要動手。

    那兩個家伙在圍牆上看了一會,最後,就快步的離開了。

    而那些血眼蝙蝠,自始至終都沒有飛出這圍牆的範圍之內。

    過了一會,周圍再次的安靜了起來,我听見七殺再次的發出悶哼。

    我問她怎麼了?

    她咬著牙,"被咬了,林敢,咱們馬上離開,不要打草驚蛇,剛才出來的,只是小人物,他們,還沒有發現我們。"

    我點點頭,扶著周雅,快速的跟燕雀葉九會合。

    葉九一看七殺受傷了,趕緊用手電筒一照,我發現,七殺的脖子上有兩個小黑點,七殺滿頭都是冷汗,嘴唇開始發白,我知道情況有些不妙了。

    葉九問我怎麼辦?

    我說回去再說,這種毒,我相信,普通的醫院肯定沒用,不過,我們還有一個藍朵。

    我們扶著七殺,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我們藏車的地點,上了車之後,燕雀開車,快速的往曼谷酒店趕。

    七殺整個人開始發冷,我跟葉九都脫下了自己的外套蓋在她的身上,不過,她還是冷的全身哆嗦。

    我也是有些急了,拼命的催促著燕雀。

    七殺咬著牙,"林敢,你放心,我暫時還死不了,剛才......剛才那兩個人,還沒有發現我們,他們只是感覺這些蝙蝠突然出來,有些奇怪,看來,那些蝙蝠,應該就是他們的警衛,我們的線索沒錯,將軍組織的人,一定就在那座後殿的下面,那里,有密道!"

    "我知道,你別說話,藍朵一定有辦法救你的。"

    七殺點點頭,不一會兒,就陷入了昏迷。

    我抱著七殺,燕雀將車幾乎開的飛了起來,剛剛出了這山區的地界,我就趕緊掏出手機,我告訴藍朵,我們被一些血眼蝙蝠給襲擊了。

    藍朵也緊張了起來,讓我們趕緊回來,她先準備好。

    等到我們趕到曼谷酒店,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後。

    停下車,我一眼就看見了在門口等待的藍朵。

    眾人快步的上樓。

    到了房間,藍朵讓我將七殺放在床上,她查看了一下七殺的傷口,皺著眉頭,"這是血蝙蝠咬傷的,這種蝙蝠,幾乎已經絕種,怎麼曼谷還會有?"

    說完,她從自己的隨身藥包里面拿出了一個小瓶子,用里面的藥水仔細的給七殺清洗著,又讓我們先出去。

    我知道,可能接下來的治療我們幾個大男人在這,有些不方便。

    關上門的時候,我問她有沒有把握?

    藍朵點點頭,"沒事,出一身大汗就好了,林敢哥,你讓酒店準備一些生姜水,就說我們這里有人感冒了。"

    我點點頭,趕緊讓周雅給樓下的服務部打電話。

    做完這一切,眾人都靜靜的待在套房的客廳,等待著藍朵的治療。

    這一趟,我已經充分的確定,我們要找的線索,就在跪佛寺,而且,不出意外的話,一定是在後殿的地下,現在,讓我有些納悶的是,這跪佛寺的地底下,到底有什麼,為什麼將軍組織的人會覬覦那里,而且,還要拉上陳百鳥一起去?

    ps:

    感謝〃當歸v 打賞的扇子,感謝 furbach1打賞神筆的支持,謝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