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五十九章血傀儡

第二百五十九章血傀儡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從七殺的房間出來之後,我在客廳跟眾人查閱了一番曼谷國立博物館的信息。【愛書屋】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曼谷國立博物館位于大皇宮周邊,是東南亞地區規模最大的國家級博物館。包括了18世紀的皇宮,與完整的傳統泰國建築、宅邸,收藏泰國從史前時代乃至現代的所有文物珍寶。

    這地方。是個牛到極點的存在啊。

    我們要找的跪佛寺線索。真的會在這里嗎?

    倒浮屠的秘密,又到底是什麼?

    我心里嘀咕著,同時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國家級的博物館,其實跟我們人是一樣的,有些東西,堂而皇之的可以供人參觀,瞻仰。而有些秘密,或許就不會那麼輕易的展示在眾人的眼楮里了。

    人有隱私,大型的國家級博物館,自然也有,這倒浮屠的事情,泰國的民眾都未必有人知道,莎娃里拉卻十分的清楚,那麼,這有關于倒浮屠的秘密,她就一定能夠在博物館查閱到嗎?

    如果能,她的身份又到底是什麼?

    現在,我對這個小姑娘真的是十分的好奇了。

    懷著一肚子的疑問,我躺在床上休息,第二天一大早,我跟燕雀帶著莎娃里拉出了酒店。出門的時候,我讓其他人不要輕舉妄動,跪佛寺那邊,白天是肯定不能過去打探的,要過去,也只能是晚上,千萬不能打草驚蛇。

    等到我跟莎娃里拉拿到了倒浮屠的秘密,再看下一步的計劃到底該怎麼施行。

    我們出去重新租了一輛車,剛開著往博物館的方向走,莎娃里拉卻是讓我掉頭,說去先買點東西。

    開了一段路。這小丫頭帶著我們到了一條類似步行街之類的地方,然後到了一個店里面,買了一條絲巾,又買了一個大墨鏡。

    頓時就將自己狠狠的打扮了起來。

    絲巾一遮頭頂,墨鏡一掛在鼻梁上,這小丫頭頓時有了一些異域風情的感覺。

    只不過,我感覺挺奇怪的,這去趟國立博物館而已,有必要將自己打造成這樣?還是說......

    我感覺這小丫頭這樣做,似乎是想不要讓別人認出她來。

    她在躲什麼人嗎?

    我想起了那些黑襯衫,我想問,可我清楚,這丫頭,肯定是不會說的。

    我們重新出發,曼谷國立博物館距離我們所住的地方不算太遠,上午九點半,我們到達了博物館的門口。

    這地方很大,遠遠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城堡,周圍,都是大面具的綠化草坪,莎娃里拉似乎經常來這個地方,很熟練的指導我們將車開到了指定的位置。

    下了車之後,我跟燕雀剛準備往前面人多的方向走,我看見那里有不少的游客,應該是有人在排隊買票之類的。

    那知道莎娃里拉一把就拉住了我,然後警惕的扯了扯自己的圍巾,扶了扶眼鏡,我問她怎麼了?

    她說沒什麼,走這邊。

    說完,帶著我們兩個沿著草坪一路往前面走,走了好一會,我們轉到了博物館的後面,莎娃里拉帶著我們徑直的朝一扇雕刻著大象的大門而去。系節每扛。

    我整個人稀里糊涂的,完全就被這個小丫頭帶著走。

    等到我們走到那扇大門的門前,門口頓時出現了兩個人,一下子就將我們給攔住,這個時候,我看見莎娃里拉取下了絲巾跟眼鏡。

    那兩人一看,頓時就恭敬了起來,然後做了一個很有禮貌的姿勢,放了我們三個進去。

    娘的,這算怎麼回事?

    我盯著莎娃里拉,意思很明顯,你這個小丫頭,你不簡單啊。

    可莎娃里拉似乎根本不想解釋,帶著我們飛快的進了門,然後七拐八拐的上了一個木樓梯,   的上去之後,我們直接到了二樓,莎娃里拉帶著我們到了一間文藝氣息十足的房間,然後輕聲的叫了一句。

    過了一會,我看見從一排書架的後面出現了一個年級大約六十多歲的老人,身上掛著佛珠,一見到莎娃里拉,頓時就開心了起來,兩人互相行了一個泰國的禮節。

    莎娃里拉應該跟這個老人十分的熟悉,用泰語跟他交談了起來。

    那老人一愣,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顯得十分的溺愛,同時,又看了看我們兩個,接著,跟莎娃里拉又是一番短暫的交談。

    莎娃里拉扯著他的手臂,又是搖又是晃的。

    我看的出來,這死丫頭,在撒嬌呢。

    那老人被纏的沒有辦法,示意她跟過來,莎娃里拉高興的沖著我們揮揮手,"搞定了!"

    說完,她扯著我們兩個,跟在那老者的後面。

    我們來到了位于三樓的房間,打開一扇門之後,我頓時驚訝的半晌說不出一句話,這里,竟然是一個比停車場還要大的圖書館,里面,到處都是書架,還沒進去,就有一股子很優雅的油墨書香氣息撲面而來。

    那老者又回頭看了看我們兩個。

    莎娃里拉趕緊又說了一句什麼。

    那老者終于釋懷了,點點頭,帶著我們進去,我們來到東面的一棟書架前,他在書架上擺弄了幾下,過了一會,那書架竟然緩緩的挪開,里面出現了一道暗門。

    老人對我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莎娃里拉歡天喜地的帶著我們進去,到了里面,這是一個比較小的資料室,里面也擺滿了書架。

    老人在書架上仔細的查找著,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才終于將一本書放到了莎娃里拉的手里。

    這書,是褐紅色的牛皮封面,十分的老舊,或許是長期沒有瀏覽的原因,上面的紙張都由于長期的擠壓有些變皺了起來。

    莎娃里拉又給老人行了一個禮,然後翻開了那本書。

    老人又看了我們一眼,最後,走出了這間相對而來小的資料室。

    莎娃里拉仔細的翻閱著,大概過了十多分鐘,才突然一聲大叫,"林敢哥哥,燕雀哥哥,找到了找到了。"

    我們兩個趕緊湊了過去。

    我看見書里面寫的全部都是泰文,根本一個字都看不懂,不過,這書,除了文字之外,還有插圖。

    莎娃里拉讓我們看的第一幅圖,是一棟正在施工的建築,那建築真的是在地底下,而且,施工的對象,是一座佛塔。

    只不過,那佛塔真的跟莎娃里拉說的一樣,是倒立在地底下面的。

    莎娃里拉喃喃的說道︰"這倒浮屠一共有七層,看來,這里面鎮壓的東西,有些不簡單啊。"

    她問我們看完了沒有?

    我跟燕雀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圖,我們是看完了,可這文字,你將我們關在這里天荒地老也看不完啊。

    我們尷尬的笑了笑。

    莎娃里拉也笑了一下,又往後面翻,我看見插圖上畫著一個盒子,盒子里面,有一顆圓圓的東西,好像被蠟丸什麼的包裹著。

    我問莎娃里拉這到底是什麼?

    莎娃里拉突然緊皺著眉頭,"蠱惑之靈,竟然是蠱惑之靈!"

    "什麼蠱惑之靈?"

    我好奇了起來。

    "林敢哥哥,這事情真的大了,這跪佛寺下面的倒浮屠鎮壓的是一顆蠱惑之靈的種子,看這里的資料記載,應該被鎮壓了一千多年,傳聞,這個種子用鮮血澆灌,就能開花,最後,開出的果實,有蠱惑人心的作用,只要人食用,就會變成惡魔的傀儡。"

    莎娃里拉臉色有些變化,她再次的往後面翻。

    而我,已經有些看不懂事情發展的方向了。

    她又翻了兩頁,然後指著書上面,"林敢哥哥,你看,就是它!"

    我跟燕雀再次湊了過去,我看見這一頁又有一副插圖,圖上面,是一顆半人多高的小樹苗,除此之外,還有幾個人,其中一個,被綁著,用兩人死死的拽著他,另外一人,割破了他的咽喉,鮮血,順著他的氣管慢慢的往那顆樹下面流。

    這樹,就好像在真的吸食人血一樣。

    我正有些心驚膽戰呢,莎娃里拉,看著那書,再次翻譯了起來︰"這種蠱惑之靈的果實,以前被用在古代的戰場上,傳聞,有一位將軍,得到了這種蠱惑之靈的果實,他帶領的軍隊,開始變的所向無敵,但是後來,這種果實嚴重缺乏,最後導致他的軍隊又全軍覆沒,蠱惑之靈,又被稱為血傀儡,用鮮血澆灌,三年便能成長,成熟之後,一年開一次花,結一次果,它的果實,能讓人氣血翻騰,精神加強,但是,一聞,便能上癮,一旦食用,將變得無法戒除,它的這種恐怖的副作用被發現之後,暹羅的各大寺廟的高僧齊心將它燒毀,最後,只保留了一顆種子,用蠟丸封存,並以倒浮屠鎮壓,後來,還建寺廟跪佛在上面,跪佛的意思,就是懺悔,看的出來,這些寺廟高僧的意思,是想通過自己的懺悔,來彌補血傀儡對人間造成的災難。"

    我听的頭皮發麻。

    一聞,就能上癮,一旦食用,將無法戒除。

    這,不是跟七殺說的暹羅天使一模一樣嗎?

    難道說,將軍組織的人,也知道倒浮屠,也知道血傀儡,他們綁架陳百鳥的目的,就是想讓他打開倒浮屠的七層機關,然後,奪取最下面一層的血傀儡種子?

    到時候這種子一到手,被他們培養種植下去的話......

    後面會發生什麼,我簡直想都不敢想象了。

    跪佛寺地底之下,果然隱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