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六十章暴走曼谷

第二百六十章暴走曼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千年的邪惡之靈蠱惑之靈血傀儡,這種東西,真的可能存在嗎?

    要是以前,我絕對認為這是無稽之談,可現在。我真的有一種確信的感覺了。

    我調查陳百鳥的失蹤,查探到了跪佛寺,七殺調查將軍組織。也查探到了跪佛寺。而現在,根據莎娃里拉查到的資料,也完全指向了跪佛寺的倒浮屠,所有的一切,都完全能夠聯系上。

    血傀儡,暹羅天使,這兩者,肯定就是一樣東西。只不過叫法不一樣而已。

    將軍組織千方百計想要得到的,就是那顆有著蠱惑人心的邪惡之靈的種子,血傀儡。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我真的沒想到事情一下子竟然會變成這樣。

    看來,事情的發展,比我們想象的要復雜的多。

    一旦讓將軍組織得到了這顆種子,那麼,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我終于明白七殺他們為什麼如此看重這件事情了。

    我問莎娃里拉,還有什麼其他的線索沒有?

    莎娃里拉繼續翻看著那本老舊的書籍,說道︰"關于血傀儡的記載就只有這麼多了,它的種子被蠟丸包裹起來了之後,封印了在了跪佛寺的倒浮屠下面,後面提到的就是一些倒浮屠的事情,這倒浮屠傳聞是東方古國一個神秘的機關師打造而成,這機關師當年跟泰國的一位高僧是好友。這才讓他幫忙打造倒浮屠的機關,倒浮屠一共有七層,每一層都有一道機關門,要全部打開,才能通往最後一層,拿到裝有血傀儡種子的盒子。"

    莎娃里拉說完這些,看著我。

    我似乎全部明白了,這就是他們綁架陳百鳥的原因,只不過,將軍組織的人,怎麼知道陳百鳥的能耐?

    拋開這個謎團暫時不說。他們既然已經綁架了陳百鳥,讓陳百鳥幫他們破解倒浮屠的機關,為什麼現在還沒有離開跪佛寺呢?

    是因為倒浮屠的機關十分難破除?

    還是說,陳百鳥故意拖延時間,等著我們的營救?

    不管是那種可能,時間一長,對方都不會在跪佛寺長期的逗留下去。

    我感覺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他們看中陳百鳥,是因為陳百鳥能夠為他們打開倒浮屠的機關,如果陳百鳥不會,或者故意拖延,那麼,等待陳百鳥的,或許就只有一個結果。

    那就是,死!

    我緊張的看著燕雀,燕雀一下子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們又同時的看了一眼莎娃里拉,我一字一句的說道︰"莎娃里拉,還有其他的線索嗎?如果沒有的話,我想,我們該離開了。"

    莎娃里拉合上了那本老書,點了點頭,"沒其他的了,走吧!"

    她將書放回原處,我們快步的出了那個小資料室,就在我們穿過那個巨大空間的圖書館剛要準備往外面走的時候,我突然听見樓下傳來了一連串的腳步聲。

    聲音非常的急促,就好像是一大堆人拼命的往樓上涌。系節池技。

    我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我立馬拉住了莎娃里拉,燕雀警惕的看著門口,過了一會,好幾個穿著黑襯衫的家伙像瘋了一樣的涌了進來。

    為首的家伙,應該就是我們在美功菜市場踫到的,這家伙,一看見我,立馬兩眼放光,所有人,朝著我們快速的沖了過來。

    我知道,他們的目標,肯定是莎娃里拉。

    這個小丫頭,來到這里,又是絲巾又是墨鏡的,看來,就是為了躲避這些人。

    我將莎娃里拉一把拉向了身後,喃喃的說道︰"莎娃里拉,你到底是什麼人?"

    莎娃里拉沒有解釋這麼多,只是說了一句,"林敢哥哥,你千萬別讓我落在他們的手里,要不然,我就完了。"

    我知道,現在根本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但是,莎娃里拉的身份還是讓我非常的奇怪,在美功菜市場,她可以說那些黑襯衫是泰國的一些黑社會,但是現在,這里是曼谷的國立博物館,不遠處,就是大皇宮,這種地方,是泰國王室威嚴的存在,這些普通的黑社會組織成員怎麼可能會在這里出現。

    這小丫頭,是要折騰死我們的節奏啊。

    這里是三樓,直接跳下去,肯定不可能,那麼,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遇強則強的沖下去了。

    我沒有任何的猶豫,將莎娃里拉將燕雀的身邊一推,直接朝著那幫混蛋就瞬間沖殺了過去。

    我知道,我現在需要搶時間,不管莎娃里拉到底是什麼身份,至少現在,她是我們的朋友,我是絕對不可能將她交給那些黑襯衫的。

    那些黑襯衫也沒有想到我們第一時間沒有逃跑,反而是朝著他們奔襲過來,整個人還沒有反應,我已經是到達了他們的跟前,我一手一個,放翻了最前面的兩個黑襯衫,然後,朝著其他人再次的沖殺了過去。

    燕雀,拽著莎娃里拉的胳膊,緊緊的跟在我的後面。

    我沒有大動殺機,一來,這些人的身份到底是什麼,我還不清楚,另外,我也明白的很,這幫人,既然能夠找到這里,肯定有一定的本事,如果我貿然殺了他們,那麼,接下來我在曼谷,或許就要遭受到無窮無盡的麻煩。

    所以,我只是阻止他們的進攻,而並沒有痛下殺手。

    可即便是這樣,遇到我這種實力的人,他們還是根本抵抗不住,只是幾秒鐘,樓道口就躺下了五六個人。

    我掃視了眾人一眼,那幫黑襯衫明顯感受到了壓力,一個個拽著拳頭,虎視眈眈。

    我再次提醒燕雀,一定要看好莎娃里拉,跟在我的身後。

    那個在美功菜市場為首的黑襯衫顯然沒想到我竟然有如此強悍的戰斗力,他死死的咬著牙,盯著我,過了一會,他再次一揮手,其他人,用最快的速度沖向了我。

    我不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少人,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我需要用最快的速度逃離這里,我再次沖殺了過去,這一次,我變的狠了許多,我抓住最前靠近我的一個家伙的腦袋,一膝蓋就狠狠的頂了過去,他慘叫一聲,跌倒在地,我根本看都不看,抬起右腿又是一腳,他一聲悶哼,直接就昏死在了眾人的眼前。

    為首的黑襯衫更驚訝了,猛的一把拔出了手槍。

    沒錯,是槍。

    在美功菜市場的時候,他也拔過,而這一次,他再次感受到了威脅,我用最快的速度沖了過去,撞開他身邊的兩人,然後,一把死死的握住了槍管,我盯著他,我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冷冷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人,但是,別打我朋友的主意!"

    說完,我猛的一扭,從他的手上奪下了手槍,反手對準了他。

    他一下愣住了,緊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燕雀,你帶莎娃里拉先走!"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莎娃里拉也看傻眼了我,估計,她也沒想到我能這樣擺平這些人吧。

    她跟在燕雀的身後,我舉著槍,也隨即快步的下了樓梯,我們一路到了二樓,這個時候,那個剛才帶著我們進入大圖書館的老者突然一下子就站在了我們的面前。

    莎娃里拉叫了他一聲。

    那老者也死死的盯著莎娃里拉,說了幾句泰國話,莎娃里拉又回了過去,兩人大概交談了二十多秒的樣子,老者終于笑了,不但對著莎娃里拉笑,還對著我們笑。

    娘的,我真有些搞不懂了。

    我們沒有任何的耽擱,又朝著下面跑,出了那兩扇雕刻有大象圖案的大門,我們直接朝著我們停車的位置狂奔,不過,還沒等我們到達跟前,我發現,博物館草坪區那邊,又風風火火的跑過來幾十個黑襯衫。

    娘的,這幫王八蛋,到底有多少人。

    那幫黑襯衫一邊跑,一邊大喊,我發現,我們停車的位置,竟然出現了一些博物館的警衛,他們,有一種緊張的目光看著我們。

    娘的,我感覺事情越來越詭異了。

    我扯著莎娃里拉,直接沖向了另外一塊草坪區,很明顯,我們的車,是拿不到了,那麼,現在就只能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莎娃里拉這個死丫頭,被我拽著,似乎還一點都不緊張,跑了一會,氣喘吁吁的說道︰"林敢哥哥,你跑啥,你反正能打贏他們。"

    臥槽。

    我暗罵了一句,我能打得贏,我就一直待在哪里打?萬一對方火了,幾十個人一起拔出槍,我叫爹都沒用了。

    我們在前面跑,後面的黑襯衫拼命的在後面追,一邊追,還一邊大喊,莎娃里拉,沒事的時候,還回頭應了幾句。

    娘的,我感覺這死丫頭肯定有問題。

    我跟燕雀拽著她,終于是快要到達博物館的門口,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另外一邊也有人沖了過來。

    而這些人,竟然又是博物館的保全人員,這幫人,拿著電擊棍,一看就是沖著我們而來的。

    我一下子就懵了,博物館的保全人員,那自然是代表正義的一方,可莎娃里拉這個死丫頭說那幫黑襯衫是什麼娛樂場所的打手。

    這可能嗎?

    要真是黑社會組織的成員,博物館的保全人員怎麼可能跟他們聯合起來?

    前有追兵,後有堵截,我完全就跑不了了。

    我干脆一咬牙,我將身上的襯衫一把脫了下來,我穿著t恤直接沖向了那幫博物館的保安。

    娘的,死丫頭說的對,老子能打得贏,我他媽跑個鳥啊。

    我用最快的速度沖到了他們的跟前,那幫家伙,還真就拿著電擊棍往我的身上捅,我翻身一把躲開,奪走了他們的電擊棍,直接一棒子就捅在他們的身上。

    頓時兩個人就是一陣慘叫,躺在地上,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我又是一個翻身,一腳甩翻兩人,又將手中的電擊棍狠狠的甩打了出去。

    我的動作,簡直他娘的瀟灑到了極點。

    那幫保全人員完全就看傻了。

    莎娃里拉興奮的一陣大叫,"林敢哥哥,帥!"

    我帥你妹!

    我大吼了一聲,讓燕雀趕緊過來,此時此刻,那幫保全人員已經不敢靠近了,而博物館門口的其他游客,也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我們。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可其實,我他媽也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跟燕雀死死的拽著莎娃里拉,幾乎將這個死丫頭給拖起來跑了。

    我們沖出了博物館,到了街面上,莎娃里拉又給我們指路,穿過了幾條街,剛到一個摩托車行,我發現,這里,竟然也有黑襯衫的人。

    娘的,這幫混蛋,是無孔不入啊。

    跑,我們會累,也絕對甩不了他們,想到此,我突然一把沖向了摩托車行,我一把跨上了其中一輛有個人剛剛辦好手續的。

    燕雀還在發愣,我大叫一聲,"上車啊,跑!"

    燕雀趕緊坐了上來,莎娃里拉興奮的手舞足蹈,我們騎著摩托車,在曼谷的街道上,一路瀟灑無比的沖了出去。

    後面,是車行的辱罵聲,還有黑襯衫們的大聲叫喊。

    娘的,這他媽到底算怎麼一回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