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六十一章公主殿下

第二百六十一章公主殿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感覺我自己活到這麼大,就從來沒有這樣瘋狂過。

    從博物館出來之後,我們搶摩托車,最後坐三輪車,然後。又打了一個的,這才平安的到達了曼谷酒店,甩掉了所有的黑襯衫。

    剛從的士上下來。我整個人都有些扛不住了。

    這他媽叫什麼?叫玩的就是心跳。

    可我偏偏還不知道我們為什麼會跑的這麼瘋狂。還有,那幫黑襯衫為什麼一直追著莎娃里拉這個死丫頭。

    她,到底是什麼人?

    莎娃里拉似乎還沒有從興奮中舒緩過來,下車之後,還興致勃勃的給我們總結著剛才逃跑時候的弊端跟不足。

    說了好一會,我才突然冒出一句,"死丫頭,你到底是什麼人?"

    "中國人!"

    莎娃里拉大大咧咧的說道。

    "放屁!"

    一直以來。燕雀是不太喜歡發表意見的,可現在,也忍不住來了一句,而且,是十分強悍的放屁兩個字。系畝島號。

    的確,她純屬是放屁。

    這死丫頭,懂得倒浮屠,還能直接去博物館,還能查閱泰國的一些禁忌資料,就光憑這些,她就不是普通人。

    而且,在剛才的逃跑過程當中,我發現,那幫黑襯衫,完全不敢對我們動用殺招。也就是說,他們有所顧慮。

    他們不敢傷害莎娃里拉。

    那這一切證明什麼?我只能說,這丫頭,是個有著特殊身份的人,而這個身份,絕對足夠那些黑襯衫喝一壺的。

    當然了,她的身份到底是什麼,我現在還是無法確定。

    我現在能做到,只能是用眼神表達自己的疑惑跟不爽。

    莎娃里拉這個死丫頭被我盯的有些發毛,說怎麼了?

    緩了緩,我笑了笑。說沒事,然後,拉著她快步的到了酒店的房間。

    眾人見我回來了,都圍了上來,甦傾城見我挺狼狽的,問我怎麼了?

    我搖搖頭,說沒事,然後繼續盯著莎娃里拉,一字一句的說道︰"小丫頭,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準備將你的身份告訴我們?"

    莎娃里拉看著我,有些不自然,狡辯的說道︰"身份,什麼身份啊?"

    我笑了笑,"莎娃里拉,我們這些人來到曼谷,是來辦事情的,可從你今天的表現來看,只要你待在我們身邊,我們就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當然,我不介意自己有麻煩,畢竟,我當你是朋友,但是,你總要讓我明明白白的知道,這麻煩,到底是怎麼來的吧?"

    的確,我不是想探听莎娃里拉的隱私,而是我必須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現在,我已經知道了跪佛寺倒浮屠的秘密,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可不想讓自己去處理更多不知深淺的事情。

    換句話說,如果莎娃里拉真的是有麻煩,那麼,我會不顧一切的幫她,當然,如果是其他的原因的話,那就......

    而我現在覺得,這死丫頭,根本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莎娃里拉明顯有些拘謹了,說道︰"什麼身份,我不是告訴你們了啊,我是中國人,泰國留學生,我......"

    我擺了擺手,"小姑娘,你知道倒浮屠的事情,還能夠帶我們去曼谷國立博物館,最關鍵的是,你還能夠找到熟人幫我們查閱倒浮屠的一些禁忌資料,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你的身份不同一般,那個博物館的老者,我相信,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可他對你,似乎十分的恭敬,還有那些追趕我們的黑襯衫,他們的目的,好像只是需要找回你,而不是綁架你,他們也對你的生命安全十分的忌憚,在我們騎著摩托車離開的時候,他們甚至不敢過分的追趕,要不然,如果他們真要置我們于死地的話,那麼,我們絕對不可能平安的到達酒店,你說呢?"

    我一字一句的說完,莎娃里拉已經有些扛不下去了。

    她,低著頭,抿著嘴巴,搓著衣服,像極了一個做了壞事的小孩子。

    我有些于心不忍了。

    猶豫了一番,我站了起來,"算了算了,你不想說就算了,待會還說我們一群人欺負你。"

    眾人都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莎娃里拉抬起頭,我發現,她的眼中已經隱隱的有淚光了。

    我嚇了一跳。

    我這人,是最見不得小女孩哭了。

    我趕緊說道︰"怎麼了?怎麼了?"

    "林敢哥哥,你,欺負我!"這死丫頭,突然就冒出了一句。

    周雅坐在沙發上,饒有興趣的看著我,其他人,也有些幸災樂禍。

    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不過,莎娃里拉說完這一句,就立馬安靜了下來,然後沉默了一會,才緩緩的說道︰"林敢哥哥,謝謝你們真心的把我當朋友,我媽媽曾經告訴我,別人對你真誠,你也要對別人真誠,好吧,我告訴你們,我真實的名字叫薇薇亞。"

    "薇薇亞!"

    周雅念叨了一句,"這名字挺好听的。"

    "那你的身份是......"眾人開始好奇了起來。

    莎娃里拉,哦不,現在,應該叫她薇薇亞了,她抿著嘴唇,過了一會,才說道︰"我父親,是王室的旁系子弟,泰國的拉隆將軍!"

    "什麼?將軍?"王大仙第一個有些hold不住了。

    "那你的身份,豈不是泰國公主?"

    周雅也吃了一驚。

    泰國,是君王立憲制國家,所以,不單單只有王室的成員才是公主,比如一些將軍王貴之類的,他們的女兒,出生之後,也是被封為公主的。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看泰國電視劇說泰國的公主真多的原因。

    只不過,眼前的這個薇薇亞公主,眾人可是都知道她的含金量的,泰國將軍的女兒,或許,僅僅只次于那些王室的正統血脈。

    換句話說,這在我們國家,那絕對也是大將中將級別的女兒啊。

    我也被薇薇亞的身份嚇了一跳。

    同時,又充滿了疑惑,這丫頭,既然如此尊貴的身份,怎麼又遭到那幫黑襯衫的追趕呢。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來,燕雀一個人,都對付不了五個黑襯衫的同時攻擊,看的出來,他們的實力不俗,難道說,那些黑襯衫,根本就是拉隆將軍的人?

    他們不敢過分的追趕薇薇亞。

    同時,又想完成找到薇薇亞的任務。

    這才小心翼翼,吃盡苦頭。

    我看向了薇薇亞。

    這小丫頭繼續說道︰"我母親是中國人,所以,我從小就學習中國文化,至于我說的山東濟南,我其實沒去過,但是,卻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因為,我真的很想看看,大明湖,是不是真的跟還珠格格里面說的一樣美。"

    好吧,瓊瑤奶奶的言情之火都直接燒到泰國來了。

    "在我十歲的時候,我母親去世了,我生長在一個無憂無慮的家庭,可是,我一點都不開心,我就跟一只關在籠子里面的小鳥沒什麼兩樣,上個月,我父親更是準備幫我完成了一段政治聯姻,想叫我跟一個王室的成員定親,可我一點都不喜歡他,他沒林敢哥哥帥,也沒燕雀哥哥厲害,還沒有大仙你的風趣幽默,他差勁死了,可我爸爸就想讓我嫁給他,周雅姐姐,傾城姐姐,你們說,要是你們,會不會逃跑?"

    這小丫頭,幽幽的看著周雅跟甦傾城。

    好吧,她再次成功的將我們感動了。

    我都有一種死活都要護著她的感覺了。

    周雅跟甦傾城挺不爽的,甦傾城一把將她拉了過去,"肯定要逃,以後,你就跟著我們,自己不喜歡的人,死活不能跟他在一起,要不然,一輩子都完了。"

    周雅沒說什麼,卻是豎起了大拇指。

    "那那些黑襯衫,就是你父親拉隆將軍派來找你追你的人?"

    我看著薇薇亞。

    薇薇亞點點頭,"是啊,我都被他們追了半個月了,我父親知道我出走了之後,又不敢在媒體上公布,所以,只能用這種方法秘密的尋找我,至于倒浮屠的事情,我從小就喜歡逛圖書館跟博物館,我們今天見到的那個老者,是國立博物館以前的館長,是我的納瓦爺爺,他從小就寵著我。"

    我終于明白了一切,也終于明白薇薇亞為什麼能夠查閱到王室的禁忌資料了。

    我問薇薇亞接下來準備怎麼辦?

    她說她也不知道,然後又看著我,"林敢哥哥,你不會將我們交出去吧?"

    我心有余悸的來了一句,"薇薇亞,在泰國,窩藏公主,是什麼罪?"

    "罪大惡極!"薇薇亞笑著說道。

    我點了點頭,"那好,那就讓咱們,一直罪大惡極下去,至少,在我們離開泰國之前,我們是不可能將你交出去的。"

    我真誠的說道。

    薇薇亞的眼淚再次泛濫了起來,突然一把就抱著我,然後,羞羞答答的來了一句,"謝謝你,林敢哥哥,你是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

    我尷尬到了極點,我發現,周雅跟甦傾城死死的盯著我。

    少女懷春,這薇薇亞,似乎對我有一種盲目的崇拜了。

    而一般小女孩愛上一個人之前,都是先從崇拜開始的,不是嗎?

    ps:

    感謝ェ☆v_kaaii 打賞的扇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