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六十二章好漢饒命

第二百六十二章好漢饒命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薇薇亞似乎真的非常的激動,趴在我肩膀上,直到眼淚弄濕了我一大片的衣服,這才罷休。

    安慰了這小丫頭一頓,我重新坐回沙發。剛準備將血傀儡種子的事情跟大伙說一遍,那知道,剛剛坐下。周雅跟甦傾城就一左一右的貼了過來。

    兩人一人拽著我的一條胳膊。

    然後。同時的扯著我的一片小嫩肉就那樣狠狠的掐了一下。

    左右開弓,我差點都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不過,我還是死死的忍住,我左右看了一眼,尷尬的笑了笑。

    甦傾城挑了挑眉毛,"公主啊,林敢。是不是想做駙馬爺了?"

    周雅也不痛不癢的輕聲來了一句,"就是啊,駙馬爺,請問何時準備入住將軍府啊?"

    好嘛,這倆女人,一唱一和的,我完全就招架不住嘛。

    我趕緊說道︰"誤會,都是誤會!"

    "誤會什麼?我看薇薇亞的眼神,可一點都不誤會。"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幸好聲音不算太大,折騰了一分多鐘,直到王大仙開始問我倒浮屠的事情了,這兩人才算作罷。

    我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小插曲。營救陳百鳥才是大事。

    我將倒浮屠的秘密,還有血傀儡種子的事情跟眾人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說到血傀儡果實的時候,七殺跟葉九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兩人同時的看著我,說道︰"林敢,這血傀儡......"系畝狂弟。

    我點點頭,"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血傀儡,應該就是你們調查到的暹羅天使,我想,他們肯定是想用血傀儡的果實跟制作新型的毒品。"

    兩人同時點頭。

    如果說一開始還是猜測的話。那麼現在,這暹羅天使的事情,恐怕就是板上釘釘了。

    "這七層倒浮屠竟然還是一個神秘的東方機關師所設計,看來,這就是他們找尋陳百鳥的原因。"

    王大仙點著頭,緩緩的說道。

    "陳百鳥用照片向我們求救,而現在,跪佛寺那里還有將軍組織的人,那麼,就只能說明一點,陳百鳥不是在拖延時間,就一定是七層倒浮屠的機關特別的難破解,兩種可能,你們認為那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盯著眾人。

    "一千年前的機關術,肯定沒有現在這樣的精妙,當然,也不排除是一些失傳的巧妙機關,相對來說,我更加相信是陳百鳥故意在拖延時間。"王大仙盯著我,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見識過陳百鳥的手段,那老家伙,雖然看上去不靠譜,可真的有自己的一套,而且,他跟其他的機關門的人不一樣,他五花八門什麼都喜歡琢磨一些,確切的來說,我也更加相信王大仙的推斷。

    陳百鳥,一直在跪佛寺拖延時間,這才導致將軍組織的人一直還在那里逗留。

    當然,我以前就思索過這個問題,拖,總有一個時間的限度,一旦拖的久了,那麼,將軍組織的人,也是不會輕易放過陳百鳥的。

    到時候,陳百鳥面臨的困境就十分的尷尬了。

    說到底,我們還是需要盡快的將他救出來,再一個,倒浮屠里面的血傀儡種子,也千萬不能落入將軍組織的手中,要不然,後果真的就不堪設想了。

    我看見七殺憂心忡忡的看著我,這一刻,她應該比我還要緊張。

    我再次思索了一番,說道︰"好了,各位,根本七殺得到的情報,將軍組織的人,早就將跪佛寺作為他們的秘密據點,也就是說,對于倒浮屠的事情,他們肯定比我們更加的清楚,而將軍組織的頭領將軍,這個神秘的家伙,手底下有兩個左膀右臂,一個叫白猿,一個叫烏鴉,這兩個人,此時,一定有一個,或者兩個都在跪佛寺。所以,咱們要救陳百鳥,搶奪血傀儡的種子,就一定需要抓緊時間,並且,要應付一切即將發生的可能,首先一點,就是跪佛寺後殿的那些血蝙蝠,它們,應該就是將軍組織的的一道屏障,我相信,跪佛寺鬧妖怪,還有這麼多年沒人敢接近那里,都是因為這蝙蝠的原因,人,對于未知的事物,從來都是充滿恐懼的。"

    眾人點點頭,沒有絲毫的意見。

    "另外一點,就是咱們進去倒浮屠之後,又會遇到什麼情況,我相信,這也是一個重大的問題,不過,對于倒浮屠,我們根本不了解,里面有什麼,我也不清楚,薇薇亞帶著我們去查閱的資料,也完全沒有多余的信息,所以,如果咱們擺脫了那些血蝙蝠,進入倒浮屠之後,剩下的,就只能看現場的發揮,以及隨機應變了。"

    眾人再次點頭。

    我看著藍朵,"藍朵,對付那些血蝙蝠,你有沒有辦法?"

    藍朵看著我,"根據七殺姑娘身上的血蝙蝠毒素,我已經知道了防止它們的辦法,不過,捕獲它們,還要看你們的。"

    我一下子高興了起來,只要能夠有抗擊它們身體毒素的藥物,捕獲那些蝙蝠,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既然如此,那咱們撿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去夜襲跪佛寺。"

    我看著眾人,征求著大家的意見。

    眾人一致點頭。

    我再次說道︰"考慮到這一次行動的危險性,我建議,大仙,你跟傾城就不要去了,留在這里,看著薇薇亞。"

    "這老朽怎麼好意思?"

    王大仙又開始裝逼了,這老小子,其實根本就不想去,要知道,這一定去,可是危險重重,畢竟,我們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最重要的一點,這倒浮屠的下面,面積不是太大,所以,人一多,反而麻煩。

    甦傾城也不干了,說每次都是撇下她,我看著她,"傾城,你要是下去,只會讓我分心,只有你留在酒店,我才能專心的去做好眼下的事情,我答應你,救出陳百鳥,我們一起陪你去芭提雅。"

    "好吧,好吧!"

    甦傾城,終于是妥協了。

    我讓眾人都自己準備一下,響應的武器一定要帶好,另外,下午的時候,大家都補個覺。

    藍朵則是告訴我,還讓我去買一個網,到時候,用來捕捉那些血蝙蝠。【愛書屋】

    我點點頭,問了一下薇薇亞什麼地方有漁網之類的東西,薇薇亞說她也不知道,這丫頭,可是公主的身份,怎麼可能知道那些小東西。

    最後,還是我讓巴旺去買,這才買到了。

    下午,眾人都睡了一覺,可其實,我根本睡不著,夜幕降臨,我們早早的吃了飯,這才一起上了一輛租來的七座suv,我,燕雀,周雅,林闖,唐傲,七殺,葉九,藍朵,一共八個人,可還是擠著去了。

    整個曼谷,一片燈火璀璨,不過,進入到了美功菜市場那邊之後,這種熱鬧跟繁華就漸漸地冷清了下來,而進入跪佛寺的地界範圍之類,完全就是冷清清的了。

    我們不敢過分的靠近,將車停放在我們上次躲藏的地方,這才快步的往跪佛寺趕。

    到達了跪佛寺的寺前小廣場,我們並沒有急著前進,而是躲在茅草叢中靜靜的觀察了一番,整座跪佛寺安靜到了極點,鬼氣森森的。

    我壓低了聲音,說道︰"待會到了圍牆,我跟燕雀先進去引出血蝙蝠,林闖,唐傲,你跟七殺葉九四個人準備好漁網,藍朵,其他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雅姐,你負責協助藍朵。"

    眾人都點點頭。

    "如果咱們順利將那些畜生搞定,我相信,對方一定會出來人,到時候,我們再挾持他們進入倒浮屠,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所以,進去的話,就我跟燕雀七殺還有雅姐四個人,藍朵,你跟葉九還有林闖唐傲留在外面,隨時保持警惕,等著我們的消息。"

    "林敢......"

    林闖有些不放心,看著我,畢竟,我們的身份可是很特殊的。

    我搖搖頭,"林闖,你的暗器,天下無雙,我怕將軍組織的人,會前來支援跪佛寺,所以,你留在外面,是最好的選擇,你跟藍朵兩個人,一個會暗器,一個能夠召喚天地之間的靈物,加上葉九唐傲在一旁,對方即便來了人,你們也能夠拖延他們,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你們有多少人,而我們這些人就不行了,必須要靠近他們才行,這才是我讓你們留在外面的最主要的原因。"

    我的想法很徹底,萬一對方再次來人,那麼,有藍朵跟林闖在外面伺候他們,他們根本不敢輕易的靠近。

    至于唐傲跟葉九,這兩人雖然也有實力,不過,比起周雅跟七殺,他們還是差了一些。

    所以,這一次,我自然選擇了實力最強的四個人一起進入倒浮屠。

    林闖終于沒有其他的意見,讓我小心。

    我嗯了一聲,"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們行動!"

    說完,我跟燕雀快速的沖了出去,眾人跟在身後,有了上一次的探索,這一次,我們變的輕車熟路,我們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圍牆的下面,七殺等人已經支起了漁網,用棍子挑著,藍朵則是準備好了一些不知道什麼玩意的粉末,我見眾人都準備好,點了點頭,然後跟燕雀兩個人飛快的翻進了圍牆里面。

    院子里面,還是靜悄悄的,一絲一毫的動靜都沒有。

    我們兩個躡手躡腳的走進了後殿,我跟燕雀都拽緊了獠骨匕首,進到後殿之後,我抬起頭往上面的房梁看了一眼,我發現,上面,並沒有血眼蝙蝠。

    我有些好奇,上次,我們明明是看見了的。

    現在,怎麼不見了?

    我有些好奇,這個時候,燕雀拉了拉我,然後湊到我身邊,"林敢,沒有你說的蝙蝠啊?"

    我點點頭,突然,我想到了,蝙蝠,是通過聲音來進行生活的,也就是說,它們最敏感的,就是聲音,而我跟燕雀進來的時候,完全就放慢放輕了腳步,一絲一毫都沒有發出,它們能發現才怪。

    想到此,我刻意將腳死死的踩在地面上,然後,用力的摩擦著,我的腳底下,發出一陣沙沙沙的聲音,過了一會,我再次抬起頭,我看見,房梁上面,又出現了無數雙的小眼楮,它們,血紅一片,詭異的看著我跟燕雀,然後,緩緩的挪動著。

    我猛的一扯燕雀,燕雀抬起頭,也看見了這詭異無比的一幕。

    我咬了咬牙,壓低了聲音,"準備好了,跑!"

    我們兩個在地上一個翻滾,幾乎同時,那房梁之上的小眼楮頓時瘋了一樣的朝著我們沖了下來。

    我們兩個根本沒停,身子滾向了後殿的大門,然後,飛快的爬了起來,朝著圍牆就快速的奔襲而去。

    早在圍牆上戒備的林闖一看見我們沖了出來,身子一番,緊接著,我們看見一張漁網用最快的速度覆蓋到了圍牆的上面,我跟燕雀一矮身子,躲藏在圍牆的下面,而那些血眼蝙蝠,則是拼命的朝著漁網撞擊了過去。

    那些詭異的血蝙蝠,拼命的撞擊,發出一陣吱吱吱的叫聲,有好幾只直接撕裂了漁網,就要朝著其他人沖擊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藍朵躍上了圍牆,將手中那些詭異的粉末瞬間撒向了那些血蝙蝠,我看見血紅色的小眼楮一下子就消失了,沒過一會,整個院子里面,就安靜了下來。

    我跟燕雀躺坐在圍牆的下面,真沒想到戰斗竟然就這樣結束了。

    我們兩個快速的直起了身子,用最快的速度沖到了後殿的門口,果然,只是過了一會,後殿的里面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兩人人影沒頭沒腦的就朝著門口走了出來。

    我跟燕雀那里還會留情,一個沖了過去,一人一個,死死的鎖住了他們的咽喉。

    那兩個家伙魂都沒了,剛準備大叫,我手上一用力,直接差點將他的舌頭都給捏了出來。

    燕雀更是凶神惡煞,"娘的,再動,老子要你的命!"

    我感覺好笑,這燕雀,難道不知道這兩人是泰國人?說中國話,他們听得懂嗎?

    我正準備叫周雅過來幫忙稍微的翻譯一下呢?

    那知道,被燕雀掐住咽喉的那個家伙還真就哆哆嗦嗦的來了一句,"好漢饒命!"

    娘的,竟然會說中國話,這也太讓我意外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