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六十三章白猿一

第二百六十三章白猿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真的沒想到在這種環境之下還能遇到一個說中國話的小嘍  遙 趴誥褪且瘓滸雲薇鵲暮煤喝拿br />
    燕雀也是十分的意外,問那個家伙到底是中國人還是泰國人,我心說。肯定是泰國人,要不然,怎麼可能會說好漢饒命?

    我還大俠饒命呢。

    那家伙拼命的點頭。說自己是清邁府的人。

    我笑了笑。將我掐著的另外一個家伙直接一擊刀手就打昏在地,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乖乖听話,就饒了你,另外,你要慶幸你學過中國話!要不然......"

    那家伙緊張到了極點,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同伴,又膽戰心驚的看著我們。

    這個時候。藍朵等人也走了過來,我看見唐傲跟葉九拽著那漁網,里面,是一大團的血眼蝙蝠,不過此時,它們完全失去了精氣神,一只只蜷縮著身子靜靜的待在漁網里。

    "放心,它們再也翻不起大浪了。"

    藍朵看著我。

    我點點頭,盯著那個小嘍  椅仕惺裁疵鄭br />
    那家伙知道我們來者不善,絲毫不敢反抗,說自己叫阿雷。

    阿雷,說起來,這家伙還這真是挺雷人的,我又問他。他在這里做什麼?

    這個時候,阿雷這個家伙顯得有些緊張,說了一句沒什麼。

    我笑著說道︰"看來,你很不老實,別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後殿的地底下面,還有多少人?"

    阿雷一驚,脫口而出,"你們怎麼知道地底......"

    他顯然知道自己說漏了嘴,趕緊又不說話了。

    他低著頭,似乎不準備回答我們的問題。我一陣冷笑,"怎麼?有些話,不準備說了?"

    阿雷嚇了一跳,趕緊抬起頭,"說,我什麼都說。"

    "那就好!"我思索了一番,繼續說道"說吧,下面還有多少人?"

    "十來個吧!"

    "都是些什麼人?"我繼續問道。

    "這個......"

    "又準備不說實話?"葉九一下子沖了過來。

    現在,我們一群人,是一個個連續著恐嚇威懾,阿雷整個人有些扛不住了,"不是啊,各位大爺,我就是一個看門的,我哪里知道那麼多啊,我是一個月前被他們雇佣來的。"

    "雇佣你來。"

    我皺著眉頭,這個叫著阿雷的家伙,戰斗力,肯定不是特別的強悍,那麼,將軍組織的人為什麼要雇佣他過來?

    真的就是看門放哨這樣簡單?

    怎麼看都感覺不正常。

    我繼續盯著阿雷,"你很不老實啊。"

    "各位大爺,我真沒有啊。"

    這家伙,皺著眉頭,一副委屈到了極點的樣子。

    我咬了咬牙,"這地底下的東西,如此的重要,叫你過來,不單單是為了放哨吧,說吧,下面,下面是不是有一個中國人?"

    我這話一說出口,阿雷頓時渾身一怔。

    他有些驚慌,或許是因為我們知道的東西太多了,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他緊張的眨巴了兩下眼楮。

    我從皮帶上一把就抽出了獠骨匕首,在他的眼前一晃,厲聲說道︰"你,手無縛雞之力,卻能夠出現在這,我相信,不會沒有理由,那麼,最大的可能是什麼呢?你跟我說說。"

    這個阿雷,能夠出現在這後殿關鍵的位置,絕對不可能是等閑之輩,這種放哨的人,機警,佔據了主要的因素。

    另外一個,他會說中國話,我相信,在一定的時候,他肯定還充當一個關鍵的人物,翻譯,跟陳百鳥交流。

    所以,我大膽的猜測著,問他下面是不是有個中國人。

    阿雷本來看上去還想狡辯什麼,不過,听到我說出了事情的關鍵,嘆了一口氣,"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系邊腸才。

    "中國人,怎麼了?"

    我盯著他。

    阿雷尷尬的笑了笑,"沒什麼,沒什麼,你們來這里是......"

    "別他媽廢話了!"燕雀早就不爽了,將阿雷的腦袋一拽,"快點說,下面,是不是還有一個中國人,說!"

    "別別別,我說,我說!"

    阿雷妥協了,哭喪著臉,"下面,是有一個中國人。"

    我趕緊從口袋里面掏出那張白雲照相館的照片,打開手電筒,照在上面,然後指著陳百鳥,"是不是他?"

    阿雷仔細的看了一眼,最後,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我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氣,既然確定了陳百鳥在這浮屠塔的下面,那麼,至少說明我們的方向是正確的。

    "很好,阿雷,我早就說過,如果你乖乖的听話,那麼,你就能夠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如果你敢跟我們偷奸耍滑,我敢保證,你一定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這幾句話,我說的很狠,而事實上,我真沒有忽悠他,如果他真的敢跟我們玩陰的耍奸的,那麼,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阿雷不住的點頭。

    他似乎明白了我們的目的,當然,也知道我們絕對不像是在開玩笑。

    我再次說道︰"那好,那你現在告訴我們,這地底下的到底還有你們多少人?"

    "十幾個!"

    "烏鴉在不在?"

    我又說了一句。

    阿雷再次臉色一變,"沒沒沒。"

    "那就是說,白猿在了!"我不痛不癢的說著,將軍組織的左膀右臂,將軍作為頭領,出現的可能性肯定不大,那麼,烏鴉跟白猿兩個人,就勢必有一個會出現,這也是我跟七殺當初推斷出來的結果。

    阿雷咬著牙,"對,他在。"

    "很好,那麻煩你,帶我們下去吧。"我將阿雷一推。

    這小子繼續哭喪著臉,"各位好漢啊,你們千萬手下留情啊,要不,你們自己下去吧,這萬一讓白猿知道是我帶你們下去的,他肯定會殺了我的。"

    "你不下去的話,我們照樣也殺了你。"

    燕雀沒有一絲一毫的客氣。

    阿雷幾乎都要哭爹喊娘了,不過,一看到燕雀凶神惡煞的樣子,只能是陪著笑,點著頭。

    我讓燕雀拽著阿雷,然後交代了一下林闖唐傲等人,他們兩個還有藍朵葉九待在上面,我跟周雅燕雀七殺四個人一起下去。

    根據阿雷說的,這地底之下的浮屠塔里面,應該只有一個白猿比較難對付,至于其他人,我相信肯定不是我們的對手。

    當然,陳百鳥在他們的手上,我們有些投鼠忌器。

    眾人都有些擔心,不過,還是尊重了我的計劃。

    眾人做好準備,我又盯著阿雷,笑著說道︰"對了,阿雷,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們走到哪一層了?"

    這一次,阿雷的臉色再次一下子就變了,他怎麼都沒想到,我們真的知道這里所有的一切,包括下面的人員分布,甚至還知道倒浮屠的秘密。

    他緊張到了極點。

    我走上前,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下,"說吧!"

    阿雷舔了舔嘴唇,支支吾吾的,最後,抬起頭看著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啊?"

    "你怎麼這麼多的廢話,快點說!"

    燕雀直接給了他一腳。

    阿雷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我說,我說,我們,已經到了第六層了。"

    我心里一驚,娘的,我們來的還真是時候,如果再晚來一兩天,或許他們就逼著陳百鳥打開著最後一道倒浮屠的機關取走里面的血傀儡種子了。

    我不再耽擱,再次囑咐了一下眾人,然後拽著阿雷,讓他打開通往下面的通道。

    阿雷這家伙,應該知道自己的處境,也應該知道我們不是尋常人,而且,這是一次有目的有計劃的行動,他根本沒有做好準備,想反抗,完全不可能。

    為了保命,他只能是按照我們說的做。

    整座後殿空空蕩蕩的,我們根本不知道暗門到底在那里,阿雷又說待會我們一定要言而有信的放過他。

    我點點頭,放開了他,說道︰"放心吧,你既然會說中國話,應該知道中國人是最講信用的了。"

    阿雷哆哆嗦嗦的,陪著笑,這才帶著我們到了後殿的北面牆壁,那里,什麼都沒有,他走上前,在牆壁上摸索著,過了一會,又轉過頭看著我們,"中國人,說話一定要言而有信啊。"

    我點點頭,"我們會言而有信的。"

    阿雷似乎松了一口氣,繼續在牆壁上摸索,過了一會,讓我們在旁邊用手電照著,他再次往前靠了靠,然後不知道按了一個什麼機關,後殿北面的牆壁上,突然就出現了一道半人高的暗門。

    暗門里面有燈光,有一條暗道,鋪著石頭,直接通往了下面。

    阿雷對著我們笑了笑,"就是這了。"

    說完,他緩緩後退了兩步,然後,突然朝著旁邊的七殺沖了過去,他的速度,快到了極點。

    我大吃一驚,我沒有想到,一直不露聲色的阿雷,他娘的竟然是個硬茬子。

    ps:

    感謝無力的眼?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