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六十四章白猿二

第二百六十四章白猿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七殺,小心!"

    我幾乎是本能的大叫一聲。

    不過,我喊的再快,也快不過阿雷的突然發難,這個混蛋。用一種詭異無比的速度到達了七殺的身邊,我看見七殺眼神一緊,瞳孔收縮。剛準備做出反應。已經是來不及,阿雷,一把就扣住了七殺的咽喉。

    我們所有人都愣住了,驚呆了,一瞬間,我們明白了一切,這個混蛋,剛才就一直在裝。他明明有實力,卻裝的跟個文弱書生一樣,我相信,他剛才就在思考,他很清楚,我們這些人當中,實力最強的就是我跟燕雀,剛才在門口,燕雀瞬間鎖住他咽喉的時候,或許,他就知道不是燕雀的對手,所以,他一下子就決定了下來,與其反抗,還不如給我們演一場好戲。

    很顯然。他的計劃成功了。

    他成功了騙了我們所有人。

    而現在,他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我們完全防備不了,

    他盯著我們三個,十分的得意,陰冷的笑了起來,"我到現在,還是很好奇,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這家伙,裝。裝的太像了。

    燕雀懊惱到了極點。

    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只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

    我盯著他,"你到底是誰?"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阿雷繼續陰冷的笑著,"怎麼?不想說,你們可要搞清楚,現在的主動權,是在我的手上,中國人?"

    "既然知道你還問,我們就是中國人。"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很好,不想說,那讓我猜猜,你們,應該是跟托尼陳一伙的吧?"他笑了笑,死死的盯著我們,"怎麼?想救他?其實,我們也沒拿他怎麼樣,只要他幫我們破解了下面的機關,我們就會放過他的。"

    "是嗎?"

    我一邊應付著阿雷,一邊思索著營救七殺的方法。

    阿雷,沒有用武器,他只是徒手扣住了七殺的咽喉,可這,也是我最忌憚的,這種人,不用武器挾持,只憑著自己的雙手,有時候,會比用武器的,難對付的多。

    而顯然,阿雷這個名字,不是他真正的身份。

    藍朵等人也快步的趕到了我們的身邊,只不過,現在人再多也沒用,七殺已經落在對方的手里,我們完全不可能做到放手一搏。

    正如阿雷說的一樣,現在,主動權完全就在他的手上。

    這家伙,還是死死的盯著我們,見我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又是一笑,"好吧,既然不想說,那就算了,其實,你們的身份到底是誰,我並不是特別的想知道,我最想知道的是,你們,怎麼會知道這跪佛寺後殿的秘密?"

    "你猜!"

    我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

    "我猜?"阿雷搖搖頭,突然手中一用力,我听見七殺悶哼一聲,她皺著眉頭,痛苦到了極點,瞬間的窒息,讓她的臉色都一瞬間變的漲紅。

    "千萬別考驗我的耐心,我殺過的人,我自己都數不過來,我可不介意再殺一個。"他挑釁無比的說道。

    我的心緊張到了極點,從進入這里開始,一切都是那樣的有條不紊順風順雨,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放松了該有的警惕。

    將軍組織,既然如此的看中這里,又怎麼可能會用一兩個沒用的小嘍 謖飫鋟派諛兀br />
    我們早就應該想到這一點,可最終,我們還是疏忽了。

    "怎麼,還是不想說?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他繼續的用力,七殺的表情痛苦到了極點,過了一會,舌頭都開始慢慢的伸了出來。

    我咬了咬牙,"你真的想知道?"

    阿雷見我有些妥協,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這才對嘛?你們中國人有句話我可是非常喜歡的,叫著,識時務者為俊杰。"

    我點點頭,"你對中國的文化了解很深嘛。"

    現在,我就想拖延時間,雖然我不知道拖延下去,我會不會想到好辦法,但是,不拖延,對我們更加的不利。

    "說吧,你們怎麼知道這里的秘密的?"

    阿雷再次盯著我。

    我思索了一番,才慢慢的說道︰"如果我說,是泰國王室呢?"

    "泰國王室?"

    阿雷的臉色明顯的一變。

    我沒有更好的理由,就只能是扯了,一邊說著話,我一邊慢慢的踱著步子,在我身子側向阿雷的一瞬間,我朝著藍朵就快速的眨巴了兩下眼楮,我想讓藍朵想想辦法,現在這個時候,或許也只有藍朵,能夠做到無聲無息的攻擊他了。

    藍朵回應了我一個眼神,我轉過身,再次盯著阿雷,"你們要找的東西,是血傀儡吧?"

    "繼續說!"

    阿雷明顯有些驚慌了。

    "其實,你們的組織,早就被泰國王室給盯上了,血傀儡,是千年的蠱惑之靈,這種東西,一直都是泰國王室的秘密跟禁忌,之所以鎮壓在這跪佛寺的倒浮屠下面,我相信你也知道原因,而現在,你們要將這種東西拿出來,你覺得泰國的王室,會答應嗎?"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所以,他讓你們來找我們的麻煩?"

    阿雷緊緊的盯著我。

    我點點頭,"算是吧,確切的來說,我們這些人,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誰給我們錢,我們就替誰辦事,當然了,如果你們肯給我們足夠的錢,我們也是可以睜只眼閉只眼的,你說呢?"

    阿雷臉色一緊,他沒有說話,沉默著。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他突然大聲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我盯著他,問了一句。

    阿雷臉色一變,突然變的輕松了起來,"你們中國人,還真是狡猾,我差點就被你們騙過去了,中國人,難道你忘了,你剛才,給我看了一張相片了,相片上,有托尼陳,似乎,還有你們啊。"

    阿雷伸出一只手,指了指我,又指了指燕雀。

    這個混蛋,還真不是一般的有記憶力,只是看了那照片一看,就看清楚了上面人物的長相。

    我心中更懊惱了,娘的,我剛才為什麼就給他看那張相片呢。

    很顯然,我的泰國王室恐嚇計劃,又宣告破產了。

    阿雷為自己的這個小發現而感到十分的得意,他繼續盯著我,"好了,中國人,還是老實的告訴我,你們,是怎麼知道這些秘密的?"

    我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周雅嘆了一口氣,"好了,我們就不要騙他了,阿雷是吧,我告訴你們,我們怎麼知道這個秘密。"

    "說吧!"

    "因為托尼陳啊,他是我們的朋友,他失蹤了,我們自然要找他,我們听人說過,有人,在一個多月之前就找過他,然後,這個找他的人,還在跪佛寺出現過,所以,我們就順著這條線索一路找到這里,當然了,為了查清楚跪佛寺到底有什麼,我們就通過一些手段通過一些人,得知了這里的秘密。"

    周雅,不緊不慢的說完。

    "通過一些手段,通過一些人,得知了這里的秘密?"阿雷皺著眉頭,"什麼手段,什麼人?"

    "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吧?"

    周雅笑著說道。

    "說。"

    "你們怎麼知道的,我們就是怎麼知道的。"周雅來了刁鑽的一招。

    "你們也是通過泰國王室的人......"

    阿雷脫口而出,話剛說出口,整個人立馬臉色一變,立馬就沒往下說了。

    不過,他這半句話,卻是讓我吃了一驚,通過泰國王室的人,難道說,將軍組織的這一次血傀儡計劃,還跟泰國王室的人有勾結?

    我心中震驚到了極點,不過,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血傀儡的秘密,一直都是泰國王室的禁忌,我們也是通過薇薇亞公主才知道的,那麼,將軍組織的人,還真有可能也是通過王室成員了解到。系邊樂巴。

    這樣看來,這里面,有著大陰謀啊。

    阿雷漸漸的有些心慌了,他突然一扯七殺,"我不管你們是怎麼知道這個秘密的,現在,你們都阻止不了了,我不怕告訴你們,浮屠塔最後一層的機關,馬上就要破解,到時候,血傀儡,一定會落在我們手上,現在,你們就乖乖的在這里不要動,要不然,你們的朋友......"

    他手上,再次微微用力,七殺的表情,再次猙獰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藍朵緩緩的站到了我的身邊,她的樣子,是個小孩子,完全引不起阿雷的注意,她假裝怯生生的扯著我的衣服,在我的後背,用手劃著,她劃了幾個字︰馬上就好,準備!

    我心中一喜,我知道,藍朵有行動了。

    而現在,我需要做的,就是再次拖延時間,只要拖延一下下就行。

    想到此,我假裝咳嗽了一聲,"阿雷,我們將我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而現在,主動權也在你的手上,我們可以乖乖的不動,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是誰?"

    "怎麼?這麼想知道我的身份。"

    這家伙,剛準備將七殺扯進暗道,見我這樣一說,又有些得意了起來,笑著說道︰"我好像記得,你們剛才,提到了幾個名字吧?"

    我思索了一番,突然,心中一愣,脫口而出,"你,就是白猿?"

    阿雷點了點頭,"我就是白猿,怎麼?讓你們失望了?"

    所有人都盯著阿雷,誰都沒有想到,白猿,竟然會是他,是一個能夠將中文說的流利無比的泰國人。

    阿雷似乎很享受我們的這種表情,他更加的得意了,"你們不要這樣的表情,我這人的優點太多了,如果下次再有機會,我會一一展示給你們看的,至于現在嘛,不好意思,你們......"

    阿雷還想說什麼,突然,他身子一顫,大叫一聲,幾乎本能的放開了七殺,然後,拼命的抖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我那里還會放過這個機會,我用最快的速度沖到了他的跟前,我一把扯過了七殺,朝著他就是凶狠的一擊擺拳。

    這一拳,我使出了全身的力道。

    阿雷的身上好像爬了什麼東西,這才導致他突然渾身激靈放開了七殺,見我沖來,他只能是雙手格擋,這一拳,直接跟他踫撞在了一起,他的身子連連後退,撞擊到了旁邊的北牆,他的臉色驚魂未定,還沒等我做出第二波的攻擊,已經是拼了命的一晃身子,閃入了暗道之中。

    我還想追過去,藍朵已經將我攔住,說道︰"剛才,只不過是山中普通的蜈蚣,蜈蚣這東西,手多腳多的,爬進人衣服,這才導致他條件反射突然放開了七殺,他,並沒有中毒,也沒有受傷,所以......"

    我知道藍朵的意思,下面有什麼,我們不知道,所以,不能貿然的進入。

    我問七殺有沒有事?

    七殺搖搖頭,說自己沒事,就是有些窩囊。

    我安慰了她幾句,這個阿雷,就是白猿,是誰都沒有想到的。

    暗道的門沒有關,里面,透露出了火光,我看的出來,這個白猿,是個自負自傲的人,所以,他剛才說的,或許都是真的。

    想了想,我盯著眾人,"沒時間了,可能真的只剩下最後一道機關了,按照剛才的計劃,我跟燕雀雅姐還有七殺一起上去,你們四個,在上面接應。"

    "林敢......"

    眾人,已經有些不放心了。

    我搖搖頭,"下面危險,上面,同樣重要,放心吧,我有分寸。"

    說完,我不再耽擱,我拽著獠骨匕首,在前面打頭,燕雀周雅還有七殺緊緊的跟在我們身後。

    門口,就是白猿,那麼里面呢,我突然有種預感,血傀儡這樣重要的東西,要是我是將軍,我會不會親自出馬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