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六十五章紅旗袍女人

第二百六十五章紅旗袍女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出了這樣一個念頭,如果將軍真的也在倒浮屠里面,那麼,我們進去之後,又會出現怎樣的情況?

    現在已經很明顯。白猿已經沖進了倒浮屠,那麼,他一定會第一時間將我們到來的消息通知里面的人。

    現在下去,無疑就是光明正大了。

    我讓其他三個人都保持警惕,這才沿著石頭台階。緩緩的往下面走。

    倒浮屠的每一層都亮起了火光,是用浮屠塔里面的燈油點著的。

    一路往下。我們很快就到了第一層,這里的面積非常大,里面很空曠,四周,都是齊整的石頭岩石打造。

    我沒有任何的猶豫,找到了通往二層的通道,直接沿著往下面走。

    一路上,我們暢通無比,看的出來。這倒浮屠的結構,一層比一層的面積小,總的來說,就是一個漏斗形。

    當然,這個漏斗。肯定是大號的。

    等到我們走到四層的時候,我叫眾人放慢了腳步,按照我們下去的這種規律,對方一直都沒有派人堵截,那麼,他們肯定會在第六層通往第七層的通道等著我們。既然如此,那麼,越到接近他們的時候,我們就越發的不能分心,警惕,是一直需要保持的。

    我們緩緩的走向了五層的台階,一邊走,我一邊將自己剛才的那個想法說了出來。

    我問眾人,"你們認為,將軍,會在這里出現嗎?"

    燕雀搖搖頭。

    周雅也說這種可能性不大。

    七殺則是沉思了一番,說道︰"將軍這個人非常的神秘,雖然這一次血傀儡的計劃非同小可,但是,我還是覺得,他應該不會出現,而且,林敢,你發現了沒有,在上面的時候,白猿不小心說漏了嘴,這個叫著將軍的人,好像也是從泰國王室里面得到的血傀儡的消息,所以,這一次的暹羅天使的計劃,恐怕還會跟泰國的王室有瓜葛。"

    我點點頭,的確如此。

    不過,白猿既然是在上面負責崗哨的位置,那麼,我相信,在這倒浮屠的里面,肯定還有一個人主持大局,最大的可能,應該就是將軍的左膀右臂之一的烏鴉。

    說著話,我們已經到達了五層,剛走下五層的最後一個台階,我就看見,空曠的五層浮屠塔里面,已經站了六七個人,其中,站在最前面的,就是白猿。

    見到我們下來,白猿狠狠的咬了咬牙,厲聲的來了一句,"你們的膽子的確夠大啊,竟然敢下來。"

    "為什麼不敢?我早就說過,這一次,我們是來救我們朋友的,朋友沒救到,我們為什麼要離開?"

    我盯著白猿。

    "是嗎?那我告訴你們,你們的朋友托尼陳,就在下面,他現在,在幫我們打開最後一道的七層機關,只要機關打開,我們就能夠拿到血傀儡,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多事了,我向你們保證,我們這一次,只是想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只要拿到,我們就不會為難任何人,包括你們的朋友。"

    白猿緊緊的盯著我,顯然,他也知道我們是比較棘手的存在,一直跟我們為敵,在現在的環境之下,對他們一絲一毫的好處都沒有。

    他想運用緩和戰術。

    我緩緩的往前走了幾步。

    白猿立馬後退,隨即,盯著我,"怎麼?你們真想來一場你死我活?"

    "如果一定是這樣呢?"

    我挑釁的說了一句。

    白猿笑了起來,"如果你們一定要這樣做的話,那行,那咱們就一起到第六層,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說完,這家伙快速的轉身,沖著第六層就快步的走了下去。

    我並沒有立馬追趕,而是等到他們全部都走到了第六層,這才說道︰"下面一層,就是最後一道機關的所在,我相信,白猿這個混蛋說的,都是真的,到了下面之後,燕雀,你負責對付白猿,我相信,他的實力一定不如你,要不然,剛剛在上面你鎖住他咽喉的時候,他就已經發難了。"

    燕雀點點頭。

    "雅姐,七殺,你們對付其他的小嘍 amp;quot;

    我看著兩人,最後,再次緩緩說道︰"至于我,我相信,下面,肯定還有一個大人物。"

    說完這些,我沒有任何的耽擱,立馬當先的走在前面,我們沿著五層的石頭台階直接走到了浮屠塔的第六層。

    這里,比上面一層的空間跟面積又要小一些,不過,即便如此,也是夠大了。

    我沿著台階,一步步的往下面走。

    我看見,六層的空間里面,站滿了人,為首的,除了白猿,還有另外一個人。莊有共圾。

    這人,相當的古怪,穿著一件十分不合身的黑色長袍,披肩的長發凌亂不堪的趴在腦袋上,擋住了他的五官。

    他就那樣站在白猿的身邊,然後,古怪的盯著我。

    雖然我看不到他的眼楮,但是,我始終覺得,這人的身上,透著一股子的陰氣。

    他跟白猿站在一起,一黑一白,像極了地獄里面的黑白無常。

    我再次掃了一眼,我看向了其他人,其他人很普通,穿著很尋常的服飾,大概在十五六個左右,而在最後面,還有一個人,那是一個女人,看上去很漂亮,畫著濃妝,高挽著頭發,身穿一件大紅的旗袍,腳下,是一雙紅色的高跟鞋。

    而在女人的身邊,則是一個老頭,五十多歲的樣子,一如既往的無精打采,一如既往的放進人堆里看不出來,不過,小眼楮里面,卻是閃著精明的光芒。

    千機百變,陳百鳥。

    我不知道這個老東西到底有多久沒有見到我。

    不過我,卻在另外一個七十七年前,見到過他。

    所以,我對他的印象還是十分的深刻,這老東西,一點都沒變,跟王大仙燕雀他們一樣,歲月的洗禮跟滄桑,沒有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任何一絲一毫的痕跡。

    "林敢!"

    一看見我,陳百鳥頓時就是一聲大叫,他顯得非常的激動。

    隨即,他又看著燕雀,大喊了一聲,最後,他將目光停留在了周雅的身上,忍不住呢喃了一句,"川口雅子......"

    很顯然。

    周雅的加盟,讓他一時之間完全搞不懂了。

    "老陳!"

    我大喊了一聲。

    陳百鳥更激動了,他一下子老淚縱橫,"林敢,林敢兄弟啊,我們終于將你們盼來了,我還以為......我還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們呢?"

    "老陳,你他媽這麼多年都不聯系我們,現在要死要活了,才想到我們,虧你好意思說再也見不到我們?"

    燕雀不爽了。

    陳百鳥趕緊說道︰"我不是不想聯系你們啊,是不知道你們在哪啊。"

    這老東西,我相信他說的是真的,不過,也肯定是曼谷這邊的日子不錯,這老小子,活的有滋有味的,就將我們給忘記了。

    此時此刻,我心中還有一個謎團。

    我盯著陳百鳥,說道︰"老陳,既然你不知道我們在哪,那你,又怎麼聯系我們?"

    陳百鳥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我沒辦法啊,我知道自己遇到了大麻煩,所以,我只能瞎貓踫踫死耗子,林敢兄弟,你忘記了嗎?你當初給過王大哥一張紙條,你跟我們說,八十年後,龍門再聚!我就知道,你一定會言而有信的,所以,我就叫人將照片郵寄到咱們當年的地址,我相信,你們一定會收到的。"

    "媽的!"

    我忍不住大罵了一句,"你難道不知道你郵寄的是七十七年前的地址嗎?"

    這個老東西,還真是瞎貓遇到死耗子了。

    陳百鳥尷尬的笑了笑,"我沒辦法啊,我只能踫踫運氣,現在看來,我的運氣還不錯。"

    "不錯?"

    我笑了笑,"你感覺咱們的運氣不錯嗎?"

    說完,我看向了白猿還有那個陰氣逼人的黑袍人,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眼光,突然一下子還是放到了那個穿著大紅旗袍的女人身上。

    我發誓,此時此刻,我看她,絕對不是因為她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而是......

    這種感覺,十分的奇怪,我也說不上來。

    我至少隱隱的感覺到不安,這女人的身上,有一股讓人捉摸不透的氣質。

    她,到底是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