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六十八章王大仙的男人本色

第二百六十八章王大仙的男人本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感覺,烏鴉這個變態,他要拼命了。

    的確,雖然斷了一只手,但是。他的實力反而更加的凶悍了。

    他用一種近乎詭異的速度沖到了我的跟前,僅剩的一只右手,張開手掌,閃電一般的劃向了我的臉頰,我死死的咬著牙。身子快速的後退,而烏鴉。則是步步緊逼,他的眼楮越來越恐怖,完全就不像是一個人類。

    而,更像一只怒極而至陷入癲狂的野獸。莊住土技。

    我拼命的跟他周旋,同時,我將攻擊的方向全部都放在了他的另外一只手上。

    娘的,我就不信了,再砍斷你大爺的一只手,你他娘的還能跟我打?

    我現在。就抱著這種念頭。

    這個時候,我听見紅袖又說話了。

    這個賤人,每次都是在關鍵的時候給我們造成困擾。

    不過,她話音一落,我竟然有些傻眼了。

    這一次。她沒有叫我的名字,而是叫了燕雀。

    "燕雀,你看著我的眼楮,告訴我,我漂亮嗎?"紅袖的聲音,幽幽的傳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大吃一驚。

    她要對付燕雀。比要對付我還要讓我感覺到後怕。

    我知道,她的眼楮,的確有蠱惑人心的作用,而且,她的聲音,也能夠牽制人,只要你听了她的聲音,再看著她的眼楮。

    那麼,你就會在一瞬間意志垮掉,從而,瞬間被她操控。

    剛才,我已經試過了這種感覺,後來,還是完全靠著武侯兵符,才瞬間的反應過來。

    而現在,這個女人竟然對付燕雀,燕雀可沒有武侯兵符。

    娘的......

    我心中暗罵了一句。

    我本能的看向了燕雀,我看見燕雀一腳踹翻了白猿,然後,突然一下子就呆呆的看向了紅袖。

    紅袖笑了,白猿剛準備抓住這個機會攻擊,紅袖搖搖頭,然後,繼續說道︰"燕雀,我漂亮嗎?是不是特別的好看?"

    我看見燕雀輕輕的點了點頭。

    "好看,那你就多看一會!"

    紅袖的聲音,猶如鬼魅一般。

    這個時候,我他媽都要罵娘的,什麼叫著好看就多看一會,你她媽簡直賤到了極點。

    我再次看向了她,這一次,我完全沒有了剛才的幻覺,不過,紅袖還是微笑的看著我,"林敢,對付不了你,我還對付不了你的兄弟嗎?"

    說完,她臉色一變,突然看向了燕雀,然後,一字一句,"燕雀,給我殺了他,殺了這個叫著林敢的人!"

    燕雀猛的轉過頭,他的眼神渙散,茫然,而他的表情,卻顯得痛苦到了極點。

    他拽起了手中的聊骨匕首,突然一把沖向了我。

    娘的,一個烏鴉,就夠我受的了。

    現在,竟然還多了一個燕雀,而且,燕雀,我是絕對不能傷害他的。

    "燕雀,別看他的眼楮。"

    周雅跟七殺齊聲的大叫。

    可這個時候,燕雀,已經不用看紅袖的眼神,因為,他已經被操控了。

    他跟烏鴉一樣,幾乎在玩命一般的攻擊著我。

    我一邊後退,一邊躲閃,同時,又不敢冒然的攻擊,我的處境,尷尬到了極點。

    我發現,燕雀的眼神很茫然,而他臉上的表情,卻似乎說明了一切,他在做著他極度不願意做的事情。

    而現在,他又必須這樣做。

    四象門的機關已經在緩緩的啟動,我听見了機簧嘎吱嘎吱的聲音,陳百鳥的聲音又再次的傳了過來,"四象門,天地開,東風破,西涼寒......"

    這個老東西,已經完全洞悉了四象門的一切。

    而那機簧不斷發出的嘎吱嘎吱的聲音,也顯示,四象門,已經在緩緩的打開了。

    我听見七殺一聲大叫,"林敢,我們沒有時間了。"

    的確,我們真的沒有時間了。

    我也知道這一點,可是,我完全沒有任何的能力去阻止這一切,烏鴉,估計已經爆發出了他身體的全部潛能。

    而現在,我更是被一個我不能夠傷害的燕雀給纏上。

    我能做的,只能是躲避,而對方,卻次次都想要我的命。

    "燕雀!"

    我急的大叫,幾乎是狂吼出聲。

    燕雀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改變,他還是用最快的速度沖向了我,手中的獠骨匕首,只是一下,就直接劃破了我的衣服。

    "周雅,你趕緊想想辦法,要不然,林敢就沒命了。"

    我再次听見了七殺的聲音。

    周雅一邊應付著旁邊的人群,一邊看著我,她皺著眉頭,這個時候,她當然想幫我,只不過,她也無能為力。

    我仿佛陷入了一個死局當中。

    我要阻止紅袖,就必須攻擊燕雀,而我,又不能夠攻擊燕雀。

    我做著劇烈的思想斗爭,我一邊拼命的應付著這兩人,一邊不斷的說著話,說一些我跟燕雀經歷的生生死死。

    可是,我說了半天,燕雀根本就是充耳不聞。

    這個方法,完全奏效不了。

    "哈哈......"

    紅袖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林敢,你就別白費力氣了,被我操控的人,是絕對不可能被其他人喚醒的,除非我願意!"

    "是嗎?"

    我回應了一句。

    "那當然,要不然,你求我啊,要不然,你說一句,你愛我,怎麼樣?"

    紅袖,似乎很喜歡此時此刻的操控局勢。

    我愛她,這個賤人,也不嫌害臊。

    娘的。

    我在心中又大罵了一句,不過,我還是完全想不到任何的辦法。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紅袖剛才說過的話,她說,被她操控的人了,是不可能被其他人喚醒的,除非,她自己願意。

    好,既然如此,我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瞬間一個轉身,直接朝著紅袖奔了過去。

    不過,還沒等我沖到她跟前,我就被人群給阻擋,而同時,燕雀,又一下子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紅袖,再次詭異的笑著,這個賤人,她已經是得意到了極點,我想剛反擊的罵她一句,身後就是一陣陰風襲來,烏鴉,也已經到達了我的身邊。

    我暗暗的叫苦。

    這種狀況,簡直讓我痛苦到了極點。

    我死死的拽著匕首,我猛的沖向了燕雀,我差點就想對他動手了。

    不過,理智還是告訴我,他,是我的兄弟。

    我大吼一聲,右手,用力的拽著武侯兵符,我感覺自己身體的血液在一瞬間拼命的往這塊古玉上面涌。

    我嘶吼著,奔向了烏鴉,這個變態的畜生揚起手就要抓向我,我一扭身子,到達了他的身前,一個手肘直接擊打在了他的臉頰上。

    烏鴉沒想到我突然爆發,根本躲閃不及,急速的後退,我再次奔襲上前,連續兩腳,踹倒在了他的胸口。

    烏鴉發出一陣悶哼,躺在地上,口吐鮮血。

    我就待再次沖上前。

    這個時候,燕雀,又突然沖到了我的身後,我感覺刀鋒就要襲擊過來,我只能是放開了烏鴉,再次閃避到一旁。

    剛才,我差點就要了烏鴉的命。

    可是,燕雀,也差點要了我的命。

    就在這個時候,陳百鳥又是幾聲大叫,緊接著,那種機簧嘎吱嘎吱的聲音,比剛才還要劇烈的響起。

    我看見四象門上面那四塊合攏起來的石板在緩緩的挪動,隨即,整個浮屠塔都似乎顫抖了起來。

    紅袖已經沒有心情跟我斗嘴了。

    這個賤人轉過身,盯著四象門,全身顫抖,發出一系列我听不懂的泰語。

    石板,再次的挪動。

    四象門,緩緩的打開,我已經看見了通往七層浮屠塔的台階。

    最後一層,血傀儡種子的所在。

    "林敢,快阻止她!"

    七殺急了,周雅也急了。

    我也急,可我有什麼辦法?

    我微微一愣神,燕雀,又再次沖著我奔了過來。

    我猛的一咬牙,烏鴉已經躺在了地上,現在,就只剩下了一個燕雀,我要制服他,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我剛這樣想,紅袖猛然又轉過了頭,這一次,這個女人的臉上沒有了一絲嫵媚動人的表情。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狠辣,是一種殘忍。

    "燕雀,你願意為我而死嗎?"

    她這話一說出口,燕雀猛的反轉匕首,直接放在了自己的咽喉之上。

    我一瞬間就嚇住了,停住了腳步。

    紅袖,又詭異的大笑,"林敢,怎麼樣?還想打這種算盤?我勸你,乖乖的也听我的話,要不然,你的兄弟,一定會死在你的手上,我保證。"

    這個賤人,是要用燕雀的死,來威脅我啊。

    燕雀的匕首幾乎已經貼近了咽喉,他的表情依舊十分的痛苦,他的手只要輕輕的這麼一抖,我相信,就能瞬間的割破他自己的咽喉。

    燕雀,是能夠永生,可他完全做不到跟野田尚雄一樣的不死之身。

    所以,一旦割破了咽喉。

    後面,我根本都不敢想象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六層的通道口響起了一陣陣雜亂無比的聲音。

    我猛的轉過頭,我看見唐傲帶著王大仙氣喘吁吁的沖了進來。

    "林敢!"

    王大仙一聲大叫,說完,整個人就愣住了,他看著燕雀,目瞪口呆。

    "林敢,怎麼回事?"

    我操,這個時候,王大仙怎麼來了?

    我趕緊說道︰"大仙,唐大哥,千萬別看那個賤人的眼楮,她有妖術!"

    現在,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我只能這樣說了。

    王大仙一愣,本能的看向了紅袖。

    我暗暗叫苦,這還真是我怕什麼,他娘的就偏偏來什麼,不過也是,人,都有好奇心嘛,我越是提醒不讓王大仙看,王大仙偏偏就越想看。

    這是人的一種本能。

    好奇心,害死人啊。

    我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是啊,眼前的這種情況,似乎已經到了我們絕望的邊沿。

    "妖術!"王大仙呢喃了一句。

    我看見他的眼神變的迷離了起來。

    我暗叫一聲,完了,燕雀都中招了,更何況這個老色棍?

    我剛這樣想,還沒有走下台階的王大仙突然轉身就往上面又跑了幾個台階,然後,突然大吼一聲,"林敢,保護好雅子跟七殺!兩位女同胞,閉上你們的眼楮。"

    我不知道王大仙到底要做什麼。

    可還是本能的朝著七殺跟周雅奔襲了過去。

    不知道為什麼,越是關鍵的時候,越是絕望的時候,只要王大仙一開口,我就很信任他。

    我用最快的速度沖到了七殺跟周雅的面前,我飛快的踹開阻擋在她們前面的小嘍  緩螅 話鴉ッ謁塹納砬啊br />
    王大仙站在通往這六層的台階之上,大手一揮,"早就听說江湖道上有一種邪術,叫著媚眼,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只不過,你今天踫上克星了。"

    說完,王大仙拼命的在腰上扯動著。

    我不知道這個老東西到底想干嘛。

    周雅跟七殺好奇到了極點,也死死的盯著。

    可是,下一秒,兩人同時就是一陣尖叫。

    王大仙站在台階上,用最快的速度扯開了自己的褲帶,然後,直接將里面的玩意掏了出來,朝著台階的下面就很干脆的尿了起來。

    那場面,簡直震撼到了極點。

    至少,我是這樣認為,我看見紅袖的臉色巨變,她滿臉的怨毒。

    "老朽一百二十多年的童子尿,讓你這賤人爽個夠!"

    那泡尿,居高臨下的撒在了石磚上,落地有聲,清晰可聞。

    我簡直都驚呆了,突然,燕雀一把松開了自己放在咽喉的匕首,他的眼神清澈,他表情復雜,可還是沖著王大仙,來了一句,"王大哥,謝了。"

    ps:

    感謝 灰色ソ太郎 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