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六十九章鹿死誰手

第二百六十九章鹿死誰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實在是佩服王大仙的勇氣,大庭廣眾之下,男的女的都有,可他,就敢這樣堂而皇之的扯開褲襠尿上一泡。

    換作其他人。還真不一定能夠做到。

    而更加讓我想不到的是,這尿,竟然能夠克制住紅袖的媚眼。

    當然,這都不是最讓我震撼的,最讓我震撼的是。王大仙,竟然到現在。還保持著童子之身,實在是有些驚世駭俗。

    要不是怕暴露身份,我想,他應該可以申請吉尼斯世界紀錄了。

    我胡思亂想著,跟眾人一樣,驚呆了好一會,這才將自己心里這種亂七八糟的想法給壓了下去。

    燕雀,已經徹底的恢復了正常。

    他拽緊匕首,來到我們的身邊。

    這個時候。王大仙跟唐傲也快速的從台階上面走了下來。

    周雅跟七殺看王大仙的表情還是十分的不自在,不過,倒也沒說什麼,畢竟,剛才是王大仙化解了這場絕望的危機。

    紅袖那邊的人。也快速的匯攏到了一起,烏鴉斷了一只骷髏手,又被我狠狠的撞擊了胸口,現在,整個人都死不死活不活的,至于白猿。此時也完全不敢再跟我們硬踫硬。

    所有人都快速的後退,將紅袖,擋在了中間。

    而這個時候,四象門,早已經打開。

    陳百鳥跟燕雀一樣,一下子從媚眼的束縛中清醒了過來,只不過,他剛剛清醒,脖子上就被架上了一柄匕首。

    紅袖不痛不癢的看著我們,最後,死死的盯著王大仙,很怨毒的來了一句,"好一個不要臉的老東西。"

    "賤人,老朽不要臉的地方還多著呢,你還要不要見識?"

    王大仙直接杠上了。

    他這是要將無恥進行到底的節奏啊。

    果然,這話一出,紅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娘的,惹急了,我懷疑王大仙又會再脫一次褲子。

    眾人僵持了一會。

    紅袖咬著牙,厲聲的來了一句,"白猿,你去下面,將暹羅天使拿上來。"

    "明白!"

    白猿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直接朝著最下面的通道走了下去。

    七殺一下子就急了,轉過頭看著我,可此時此刻,我也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林敢,你們以為贏了嗎?現在,贏的人還是我,你們的朋友在我的手上,我提醒你們一句,你們中間,只要有任何一個人敢輕舉妄動,我就要了他的命!"

    說完,她的臉上,再次恢復了那種自信又嫵媚的笑容。

    "別看她的眼楮!"

    王大仙趕緊提醒了一句。莊介縱巴。

    我本來還想說你這賤人還蠱惑個鳥啊,有大仙在,我們怕個錘子,可王大仙這樣一說,我一下子就愣住了,難道說紅袖現在又能蠱惑人了?

    我用一種疑問的表情看向了王大仙,王大仙點了點頭。

    我咬了咬牙,湊到王大仙的身邊,"大仙,你憋一憋,尿又來了不是?"

    "現在不是尿的問題,這方法,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就不靈了,你听好了,千萬別看她的眼楮,也盡量別去听她說一些廢話,如果再次被她蠱惑,咱們脫身都難。"

    王大仙,沒有一絲一毫開玩笑的意思。

    雖然我不知道具體的原因是什麼,但是,我還是提醒了一下燕雀跟唐傲。

    "怎麼?又不敢看我了?"

    紅袖咯咯咯的再次笑了起來。

    說完,她緩緩的走到陳百鳥的身邊,自己親自接過放在他咽喉上的匕首,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托尼陳,我知道,你一定會听我話的。"

    說完,他將這匕首遞了過去。

    陳百鳥一把接過,自己放在了自己的咽喉。

    這賤人,果然還是能夠蠱惑人。

    別人用匕首挾持,還怕出現個意外什麼的,可陳百鳥自己動手,那就真的無法破解了。

    而我們,也根本不可能從她的手上奪回陳百鳥。

    我們雙方,就這樣的僵持著。

    過了一會,我听見七層的浮屠塔下面傳來了腳步聲,然後,白猿快步的從上面跑了上來。

    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漆黑無比的盒子,走到紅袖的面前,一把遞給了這個女人。

    紅袖激動的接過,她,用手撫摸著,半晌,喃喃出聲,"暹羅天使,暹羅天使,我終于得到你了。"

    她一遍又一遍的說著。

    過了一會,猛的一抬頭,盯著我們,"現在,你們給我讓開。"

    "你休想!"

    七殺厲聲的說了一句。

    "我休想?我早就說過,贏的人,是我,別考驗我的耐心。"

    說完,她盯著陳百鳥,我看見老陳這個家伙快步的就走到隊伍的前面,他用匕首橫在自己的咽喉,徑直的走。

    "老陳!"

    燕雀一下子慌了。

    他剛才也被蠱惑住了,所以,他完全明白陳百鳥此時此刻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

    "沒用的。"

    王大仙說了一句。

    "讓不讓?"

    紅袖再次出聲,我看見陳百鳥手中的匕首已經將自己的咽喉拉出了一道口子,鮮血,順著咽喉緩緩的往下流。

    陳百鳥跟燕雀被操控時候的狀態一樣,眼神呆滯,可表情,卻明顯寫著痛苦。

    他死死的咬著牙,似乎想說些什麼,卻是什麼都說不出口。

    "讓開!"

    紅袖又是說了一句,陳百鳥的匕首又往里面送了一些。

    我全身都被刺激的煩躁不已,我趕緊一把扯開眾人,"讓他們走。"

    "林敢!"

    七殺死死的盯著我。

    "東西,可以再奪,人,一旦死了,就沒了。"

    我一字一句。

    七殺的表情十分的復雜,她隸屬于八門組織,在她的觀念里,是絕對的服從,國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可我林敢,不是國家的人,我也絕對不可能達到那種境界。

    讓我看著陳百鳥這樣死在我的面前,我做不到。

    眾人終于妥協,陳百鳥在前,紅袖跟白猿幾個人跟在後面,他們,一步步的上了台階,我們也只能是緩緩的跟了上去。

    就這樣,我們一路往上,很快,就到了後殿。

    出了通道口,我發現甦傾城跟薇薇亞兩個人也來了。

    看來,王大仙來到這里,就是薇薇亞帶的路。

    紅袖手中捧著那個裝有血傀儡的盒子,盯著我,"林敢,後會有期了。"

    "放了老陳!"

    我看著她。

    "辦不到,我想將他放了,我可沒有把握離開這里,林敢,別跟我談條件,也別威脅我,我這人,喜歡按照自己的思維辦事情。"

    說完,她又微笑的看著我,"林敢,我真的無法理解,你怎麼舍得對我這樣一個國色天香的女人動手?"

    我趕緊穩定心神。

    娘的,這個賤人,太厲害了,不著邊際的開始用媚眼的邪術了。

    我趕緊轉過頭。

    其他人也根本不敢看著她。

    紅袖,又再次咯咯咯的笑了起來,"這種感覺真好,時間不早了,我走了。"

    說完,這女人快步的就往跪佛寺的門口走,白猿等人跟在後面,至于陳百鳥,完全不用人挾持,他自己用刀逼著自己呢。

    我們幾個,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緩緩的離開。

    直到他們走的沒人影了,甦傾城才不爽的來了一句,"這女人是誰啊,這麼賤?"

    我沒有作聲,我本來以為今天晚上能夠救出陳百鳥,可現在,不但沒有救出,反而讓事情更加的復雜了起來。

    以前,我們至少知道陳百鳥在他們的手上。

    而現在呢?

    他們離開之後,會去哪?陳百鳥,又會不會有危險?

    說實話,如果不是有紅袖,如果不是因為王大仙說過他沒有再次克制她的辦法,我是不會讓她離開的。

    但是,我又害怕燕雀等人又著了她的道。

    到時候,恐怕場面會更加的難以掌控。

    這女人,讓人不由的一陣後怕。

    ps:

    感謝蛋奶糊 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