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七十章黑襯衫的目的

第二百七十章黑襯衫的目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跪佛寺待了一會,眾人這才開車回到了曼谷酒店。

    路上,我問王大仙那個叫著紅袖的女人所謂的邪術媚眼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大仙說道︰"用現在專業的話說,就是催眠,這女人。利用自己的魅力,趁著男人神魂顛倒之際,攻陷男人的心理防線,從而達到操控男人的目的。"

    "原來是這樣,那你怎麼知道童子尿可以破解?"

    我十分的好奇。

    王大仙笑了笑。"什麼叫著用尿可以破解,那都是障眼法。"

    "什麼意思?"我有些听不懂了。

    王大仙見我真的來了興趣。當即問道︰"你真想知道?"

    我點點頭,"當然想知道,咱們還沒有救出老陳啊,搞不好又要跟那個賤人打交道,到時候,有備無患嘛。"

    王大仙嗯了一聲,"說的也是,我告訴你啊,其實破解她的方法很簡單。當然,把握時機,這一點很重要。"

    我還是听的稀里糊涂,我知道,每當這個時候。王大仙總喜歡吹噓一番炫耀一番,顯得自己的知識有多麼的淵博。

    賣了一會關子,王大仙終于自己也忍不住了,說道︰"林敢,你听好了啊,這媚眼的邪術。說白了,就是這個女人不斷的展現自己的魅力,然後,讓男人不知不覺的掉入她的陷阱當中,施展這種邪術的時候,她同時,也在催眠她自己,她會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做到這一點了,就算是成功了,而我剛才之所以撒尿,就是要破解她的催眠。"

    "怎麼說?"

    我還是有些不懂。

    "你想啊!"王大仙盯著我,"一個女人,在自己催眠自己的時候,那是何等的陶醉,她擠眉弄眼,搔首弄姿,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一點,而我呢,完全不欣賞她的美貌,我甚至還要給她尿上一泡,你說,這是不是對她沉重的打擊?"

    我點點頭,的確,這是活生生的不屑啊。

    我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這就對了嘛!"王大仙笑了起來,"這種女人啊,最怕別人瞧不起她,而我,偏偏就做到了這一點,我還讓她知道,她美,她美個鳥,她還當不了老子一泡尿,剛才我進入浮屠塔的時候,那賤人紅袖剛好陶醉在自己的催眠里,在她看來,現場的所有男人,沒有一個能夠逃過她的魅力的掌控,可我偏偏就不那樣做,所以,在這種視覺的沖擊之下,她自我催眠立馬就醒悟了,自然,燕雀就脫離了她掌控。"

    "原來是這樣!"我恍然大悟,"那就是說,當時,你即便不撒尿,你只要做出一些不屑于她的事情,就有可能破解她的媚術?"

    王大仙點點頭,"就是這個道理,只不過,我當時實在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就來了最有破釜沉舟的一招,在我看來,這尿都憋出來了,她還能不妥協?"

    我笑了起來。

    同時,我也在想著一開始王大仙沒來之前的事情,那個時候,我說紅袖是人妖之類的,她果然也憤怒不已,而我那個時候,剛好就脫離了她的掌控。

    娘的,王大仙,還真是王大仙,這樣無恥的招數都想的出來,關鍵時候王大仙,我再次確認了這一點。

    我感覺,下次如果再遇到紅袖那賤人,或許,我也有辦法了。莊介爪圾。

    我盯著王大仙,似乎又想起了什麼。

    王大仙見我看著他,問我怎麼了?

    我笑了笑,"大仙,你現在,還是童子雞啊?"

    王大仙臉色一漲,"放屁。"

    "那你剛才在浮屠塔里面說自己是一百二十多年的童子尿?"我說了一句。

    身邊的燕雀跟七殺同時的笑了起來。

    王大仙有些hold不住了,面紅耳赤,"我怎麼可能是童子雞,我說過這種話?"

    我沒有作聲,只是看向了燕雀。【愛書屋】

    燕雀是不會說假話的,見我用這種眼神看著他,哪能不知道我的意思,點了點頭,"王大仙,你還真說過,你忘記了?"

    "放屁,我肯定沒說過!"

    王大仙將頭瞥向了窗口,不再理會我們了。

    回到酒店之後,我們第一時間回到了房間,我問王大仙甦傾城等人為什麼都去了跪佛寺。

    甦傾城告訴我,我讓她不要去跪佛寺,她一開始是答應的,擔心,後來越想越擔心,最後,就讓薇薇亞帶著一路來到了跪佛寺。

    我心說,幸好她不放心,要是王大仙沒有趕到,這一次,我還真不知道能不能逃過這一關。

    不過,現在也是,今天晚上,算是做了無用功了。

    陳百鳥沒有救出來,而血傀儡的種子,也落在了對方的手里,關鍵是,直到現在,將軍組織的幕後大boss將軍還是沒有出現。

    不過,光是看到白猿烏鴉還有紅袖這三個人,我已經是有些心有余悸了。

    白猿,實力很強,至于烏鴉,就更加變態了,要不是我攜帶著武侯兵符,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夠戰勝他。

    紅袖這女人,就更加不用說了,只要一不注意,就很有可能掉入她的陷阱當中。

    眾人坐在沙發上,開始討論著下一步的計劃。

    只不過,討論來,討論去,我們完全討論不出一個所以然。

    陳百鳥沒有消息,將軍組織,就更加的沒有消息。

    我只能將目光投向七殺,說實話,今天,七殺是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面子,要是其他人,她今天,是寧願犧牲陳百鳥也一定不會讓他們帶走血傀儡種子的。

    七殺此時此刻也皺緊了眉頭,搖搖頭,"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對于將軍組織,我們了解的本來就很少,而現在,我們已經打草驚蛇,我相信,要再次找到他們,肯定不是那樣容易的。"

    我理解七殺的困擾。

    而事實上,我現在也特別的擔心陳百鳥,這個老家伙,他的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對方,會不會殺了他呢?

    我又看向了王大仙。

    王大仙什麼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說道︰"老陳現在的安全,應該還是有保障的,畢竟紅袖這女人知道我們的實力,相信,她會繼續留著老陳投鼠忌器。"

    我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是往好的方面想了。

    我讓大家早點去休息,折騰了一個晚上,也實在是夠累。

    躺在床上,我怎麼都睡不著,我想起了白猿說過的話,他說漏嘴的時候,似乎說了這暹羅天使的事情隱隱的跟泰國的王室有關,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事情的復雜程度跟凶險程度將會超過我們的想象。

    試想一下,如果泰國的王室里面真的有人跟將軍組織勾結,而我們,此時此刻還在人家的地盤上,這會發生什麼事?

    我不禁開始擔心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房間里面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有些納悶,這個時候,都已經凌晨兩點多鐘了,誰會給我的房間打電話。

    我坐直了身子,拿起電話機,里面,傳來了周雅的聲音。

    "雅姐,怎麼了?"

    我趕緊問了一句。

    "林敢,幫我們看看,我們的門外,是什麼人?"周雅的聲音,一字一句的傳了過來。

    我一下子沒听懂,"你們門外?"

    "對,我們門外,剛才有人在敲門,說是服務生,可我總感覺不對勁,快點!"

    周雅說完,一把就掛斷了電話。

    我還是有些不明白,我坐在床沿上,不過瞬間,我突然就反應了過來。

    我們這些人的房間,是在一層樓上的,我旁邊,是其他人的住宿,而我們的對面,就是周雅甦傾城還有藍朵等人的房間。

    周雅給我打電話,意思就是......

    我趕緊從房間里面沖了出去,周雅懷疑自己門外的人不對勁,是啊,都這個時候了,凌晨啊,什麼人還能敲門?

    如果是服務生,不對,服務生之類的,不可以直接打電話嗎?

    我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我沖出房間,第一時間又敲了敲旁邊燕雀的房間,燕雀的警惕性很高,只是一下子就趕緊爬了起來,跟我一起來到了門口,我透過貓眼,往外面看。

    我發現周雅等人的門口的確站著一個酒店的服務生,確切的來說,是一個穿著服務生工作服的年輕人。

    他站在門口,輕輕的敲著房間的門,說著英語。

    曼谷酒店,通用的語言,就是英語,當然,這里的服務生,一般都是泰語英語都會的。

    用英語,是常用的語言。

    我英語不是很好,不過,還是听明白一些,大致的意思是讓周雅等人開門,說他有事。

    有事,這個時候,有屁的事啊?

    我透過貓眼,又朝著旁邊看了看,我發現,就只有這個服務生一個人,我咬了咬牙,我就待準備走出去,問這個混蛋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眼楮的余光透過貓眼,突然發現,在旁邊貓眼看不到的位置,剛剛,有一個黑影閃動,我趕緊死死的將眼楮再次湊了過去,這個時候,我發現了一個身穿黑襯衫的人,他站在服務生貓眼的視線範圍之類,而且,我還發現,他,竟然拿著槍。

    黑襯衫?

    他們,是沖著薇薇亞而來的?

    難道說,拉隆將軍派出來尋找薇薇亞公主的人已經找到這里了?

    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了?畢竟人家是找自己的女兒,等等,不對,我突然心里一驚,我們已經不止一次的踫到過那些黑襯衫了,他們是拔過槍,但是,他們還是生怕傷害到薇薇亞,而貓眼里面的這些黑襯衫,一出現,還沒進門呢,就將槍事先掏了出來,他們的目的,似乎不單單是找人這樣簡單。

    我咬著牙,將手放在門把上,我死死的盯著外面。

    那些黑襯衫一開始還躲藏在貓眼看不到的地方,可是隨著那服務生的敲門時間越來越久,他們有些等不及了。

    我看見其中的一個黑襯衫瞬間遞過來一張卡。

    那是套房的門禁卡,這幫混蛋,想直接闖進去。

    看來,他們一開始是想讓周雅等人不注意,直接沖進去,可現在看來,這一招,似乎不行了,所以,就只能選擇硬闖。

    那麼,他們剛才為什麼不直接進去呢?

    我相信,他們或許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實力,不敢貿然進去,而現在,真的是完全沒有辦法了。

    我看見那個服務生直接將門禁卡放了過去。

    周雅那邊的房門發出輕微的聲響,我不敢再耽擱,我一把拉開房門,瞬間就沖了出去。

    要開的門還沒進去,我這邊的門反而開了,那幫黑襯衫一瞬間就轉過頭,我發現,走廊上,到處都是人,最起碼也有二十多個。

    見到我出來,那幫家伙第一時間就將手槍對準了我,然後,猛然扣動了扳機。

    我瞬間一躲,將那個服務生模樣的家伙直接扯到我的面前,子彈,瘋狂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刻,我完全印證了自己的猜測,這幫人,一定不是拉隆將軍派來尋找薇薇亞公主的。

    他們,是其他人,而且,另有目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