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七十一章幕後操控者

第二百七十一章幕後操控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個念頭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我推著那個不知道中了多少槍的服務生,飛速的上前,那幫黑襯衫,早已經不顧他的死活。繼續瘋狂的射擊。

    我看準機會,將這個服務生整個人一把就甩了出去。

    在這個已經變成尸體的家伙砸向其他人的一剎那,我猛的上前,一把就將其中一個黑襯衫死死的拽在了我的身前,他的身高跟我差不多,我死死的勒住了他的咽喉。再次擋在自己的身前。

    槍聲,一瞬間就停止了。

    看來,我猜測的沒錯,我挾持的這個家伙,就是這些黑襯衫的頭。沒辦法,誰讓老子眼楮尖,又誰讓他耳朵里面別著一個藍牙耳機呢。

    他,肯定在受著自己的老板指示,從而,發動了這一次的攻擊。

    我死死的勒著他,這個時候,燕雀也快速的沖了出來,我沒有任何的猶豫,大喊了一句,"燕雀,讓其他人趕緊出來,咱們準備離開這里。"

    燕雀點點頭。一把就沖向了周雅等人的房間。

    而事實上,這個時候,周雅等人早已經準備好。

    那為首的黑襯衫被我死死的拽在身前,我咬著牙,湊著他的耳朵一字一句,"我不管你听不听得懂我說話,你還是給我听好了。想要我們的命,我就先要了你的命。"

    被我挾持的黑襯衫身子一顫。

    我感覺,他,應該听得懂中國話。

    果然,只是一會,他就笑了起來,"不好意思,這一次,我們接到的是死命令。"

    說完。他突然大喊了一聲,這一次,用的是泰語,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他這話一出,另外的黑襯衫頓時面面相覷,同時,所有人,猛的一拉槍栓。

    娘的,我似乎預感到了什麼。

    這個王八蛋,是寧願自己死也不放過我們啊。

    我大吃一驚,我知道,他一旦死了,我們遭受到的將是更加艱難的局面。

    這個混蛋,是這幫黑襯衫的頭,雖然剛才下了死命令,但是,這幫跟著他的手下對他不可能一點兄弟感情都沒有。

    想到此,我將他狠狠的一扯,我跟他同時朝著我的房間沖了進去。

    而幾乎同時,其他的黑襯衫也瞬間的涌了進來。

    我一把翻滾到了沙發的後面。

    我一只手勒著這個混蛋,一只手死死的拽著手中的獠骨匕首,我陰冷的看著他,"你死都不怕?"

    他有些不甘的看著我,"你比我預想的要強的多。"

    "是嗎?告訴我,誰讓你們來的?"

    我死死的盯著他。

    他不再說話了。

    我知道,再問,也根本問不到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走廊上突然有人發出慘叫,我慢慢的抬起頭,我看見有兩個黑襯衫捂著自己的咽喉,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中了林闖的鋼釘。

    我剛這樣想,外面想起了燕雀的聲音,"林敢。"來廣布扛。

    "你們先走!"

    我大喊了一聲,將這個黑襯衫的頭領再次往旁邊挪了挪。

    透過旁邊的落地鏡,我發現,其他的黑襯衫將槍對準了門外,而另外一部分,則是對準了我的方向。

    這個時候,他們也感受到了壓力,二十多個人,我估計已經死了五六個。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也感覺完成不了這一次的任務,所以,齊刷刷的將目標對準了我,而不敢對外面的林闖等人展開攻擊。

    他們也很清楚,我,就是他們的頭。

    我的心跳的厲害。

    雖然我還不知道他們任務確切的內容到底是什麼,是對付我們,還是說,要對付薇薇亞?

    如果是對付我們,他們應該直接敲響我們的三個房門,而他們只敲周雅那些女人的房間,我不由自主的就將想法放在了薇薇亞的身上,而且,他們還穿著跟薇薇亞父親派來的人一樣的黑襯衫,就更加讓我想到他們這樣做,是故意讓我掉以輕心。

    畢竟,在曼谷國立博物館的時候,我對那些黑襯衫,也沒有痛下殺手。

    既然他們不是薇薇亞父親的人。

    那麼,這些人,又到底會是誰?

    我胡思亂想著。

    被我挾持的黑襯衫應該也清楚我此時此刻的心情,他突然笑了起來,"只要你在我們手上,我相信,你的同伴一定會來找你的,你們,可不是一群能夠做到丟下同伴的人。"

    我不由的一愣,這家伙,似乎知道一些什麼。

    我們不是一群丟下同伴的人,難道說,他也知道陳百鳥的事情?

    這樣說來,紅袖烏鴉等人,豈不是跟他們一伙?

    我心里突然一驚,難道說,這幫黑襯衫的老板,跟紅袖烏鴉的老板,是同一個人,也就是那個神秘的將軍?

    而白猿說漏嘴的時候,我也推測出來,血傀儡種子的消息,應該就是他們從王室的某位重要成員那里得到的消息。

    這豈不是說明,這個神秘的將軍,很可能就是王室的成員?

    我感覺事情,真的有些超出我的想象了。

    不過也是,這幫人,能夠這麼快找到這里,而且,還能直接大張旗鼓的來到我們所住的樓層,要是沒有一些特殊的關系,肯定做不到這一點。

    將軍,王室的成員。

    娘的,這豈不是說明,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們將亡命曼谷?

    我心中隱隱的感覺到不安。

    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了下來,我听見外面沒有一絲一毫的響動。

    燕雀等人,是清楚我的實力的,在這樣的時候,他們離開,並不是丟下我,反而是幫了我的忙。

    算算時間,他們,應該已經到了酒店的樓下。

    想了想,我猛的將我挾持的這個混蛋給扯了起來,那幫黑襯衫一直端著槍對準我們的方向,看見我突然將他扯到自己的面前,也瞬間就是一愣。

    我果然沒有猜錯,雖然這個混蛋已經下達了讓他跟我同歸于盡的命令,但是現在,這幫黑襯衫還是做不到瞬間開槍。

    而只要有這一絲一毫的機會,我就完全夠了。

    我將這個混蛋狠狠的一把踹了出去,在他跌跌撞撞沖向其他人的一剎那,我瞬間跟在了他的身後,將旁邊茶幾上的玻璃杯水果之類的東西一瞬間全部的掃了出去。

    東西撞擊人的時候,人本能的反應就是躲閃,趁著這個機會,我早已經竄到了這幫人的面前,我反手拽緊了獠骨匕首,用最快的速度割破了兩個黑襯衫的咽喉,在他們發愣之際,將手中的家伙狠狠的一甩,然後,朝著門口直接就沖了過去。

    我用最快的速度扯開房門,整個人剛剛沖了出去,房門,一下子就被打成了篩子。

    我並沒有立馬走開,而是躲在門邊。

    沒過三秒鐘,又有兩個黑襯衫沖了出來,我猛的撲了上去,連續兩擊匕首。

    一匕首劃破了其中一個的咽喉,而另外一刀,則是直接捅進了其中一個家伙的胸口,我將他的身子扯到自己的面前,躲藏在門旁,大聲的說道︰"出來啊,你們出來一個,我就殺一個!"

    說完,我慢慢的將這個家伙的身子平穩的放在地上。

    朝著旁邊的樓梯不緊不慢的走著。

    走廊上,鋪著地毯,我走的又很輕,這幫人,完全不知道我已經離開,而我剛才躲在門口殺人的舉動,一定會讓他們不敢貿然出來。

    果然,等我走到走廊的轉角,這幫混蛋,還是沒有勇氣出來。

    我趕緊用最快的速度沖下了樓,到了酒店的門口,我看見一輛車風馳電掣的沖到我的面前,我以為又是什麼人,剛準備有所行動,車窗放下,七殺沖著我一喊,"上車!"

    我一把坐了進去。

    我發現,燕雀跟林闖也坐在後面。

    我問其他人怎麼樣?

    七殺說道︰"放心吧,在樓上的時候,我就已經給八門組織的聯絡人打了電話,車,是他們送來的。"

    說完,七殺轉過頭,又問了我一句,"林敢,你感覺,這一次他們是沖著誰來的?"

    在剛才的套房,我已經想過這個問題,現在,七殺一說,我冷靜的就說道︰"有兩個可能,第一,他們是沖著我們來的,他們想直接殺了我們,第二,他們是沖著薇薇亞來的,這也是他們為什麼直接敲周雅等人門的原因,我想,他們肯定知道薇薇亞的身份,也肯定以為薇薇亞跟我們是一伙的,如果將薇薇亞挾持,那麼,他們就可以利用薇薇亞來威脅拉隆將軍,到時候,或許整個泰國我們都待不下去了。"

    "你竟然想了這麼多?"

    七殺有些以為。

    我尷尬的苦笑,"七殺,咱們這一次,是真的攤上大事了,我相信,不管是那種可能,沖著剛才那些黑襯衫的訓練有素,他們很有可能是泰國的某位位高權重的王室成員派來的,而他們的老板,或許也就是紅袖烏鴉等人的幕後boss,將軍!"

    "你說什麼?"

    七殺猛的一腳剎車,這個大膽的想法,讓她也是一陣心驚膽戰。

    如果將軍只是一個違法犯罪的人,那麼,他還不可怕,而如果將軍表面上道貌岸然,還是位高權重的泰國王室,那麼,我們即將面對的,將是無法想象的困境。

    在別人的地盤,跟別人斗,不是找死是什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