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七十三章死地後生一

第二百七十三章死地後生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到了這一刻,我更加確定,那個在幕後操控一切的人,一定跟泰國的王室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他在得到紅袖等人的消息之後,一定認為我是一個巨大的麻煩。所以,這才導致這一系列事情的發生。

    他想殺了我們,在沒有成功之後,又第一時間將血傀儡種子被奪取的消息透露出來,這樣一來,我們必將遭到整個泰國王室的追殺。

    而讓薇薇亞的父親執行這個任務。只不過是讓這場戲做的更加逼真而已。

    在所有人看來,我們這些人的計劃是這樣的,首先,我們綁架了薇薇亞,然後。脅迫薇薇亞到達曼谷的國立博物館,查詢血傀儡種子的消息,得到消息之後,又第一時間前去跪佛寺奪取。

    薇薇亞在我們的身邊,我們又去過跪佛寺,更重要的一點,我們還是中國人。

    要知道,倒浮屠的機關,就是一個神秘的東方機關師打造的。

    所有的一切結合起來,即便我們巧舌如簧,也絕對是百口莫辯。

    "在國家利益面前,所有的一切,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愛我的妻子,更愛我的女兒,但是,我更愛我的國家,現在,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如果你們不交出血傀儡的種子。那麼,你們今天晚上就不可能走出這里。"

    中年男人依舊舉著槍,死死的對準了我。

    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就在這個時候,薇薇亞突然一把甩開拉著她的兩個黑襯衫,沖到自己父親的面前,"爸爸,你真的錯了,血傀儡的種子,不是林敢哥哥他們拿的。他們跟你一樣,想要保護它,爸爸,我們還沒有去博物館之前,就已經有人在跪佛寺了,正是知道這一點,我才帶著他們去國立博物館,我想知道跪佛寺的下面到底有什麼。"

    中年男人看著自己的女兒。

    他有些動搖了。

    如果說剛才薇薇亞在我手上的時候,還有可能說假話,那麼現在,就絕對沒有這種可能,因為,現在的她,已經完全的平安無事了。

    我有些慶幸,薇薇亞這個時候的話,一句,能當我一百句。

    不過,中年男人並沒有立馬挪開對準我的手槍,而是緩緩的說道︰"既然你們不是在打血傀儡種子的人,那麼,你們去跪佛寺干嘛?"

    "這個說來話長,確切的來說,有人在打血傀儡種子的消息,我們早就清楚,只不過,那個時候,我們還不知道他們要的,是血傀儡的種子,我們更加沒想到,這個東西,竟然是一個禁忌的邪物。"來雜低亡。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們早就知道?"

    中年男人皺起了眉頭,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我點了點頭。

    "看來,你們的身份很不簡單啊,來泰國,也一定有其他的目的吧?"中年男人一下子又警惕了起來。

    不得不說,在他這個職位的人,又有一顆愛國之心,是不太容易相信我們的話的。

    而這些,正是那個幕後黑手所希望看到的,我們要對付他本來就不容易,而現在,有薇薇亞的父親從中攪局,他就可以徹底的坐山觀虎斗。

    暹羅天使的計劃,根本不容耽擱,時間一久,要找到他們的線索,就更加難了。

    而陳百鳥,我們也是一定要救的,現在的陳百鳥或許還沒出事,因為對方會投鼠忌器,不過,時間一久,這就不好說的。

    說到底,我們現在需要的,就是時間,我需要在最短的時間里找到將軍組織的線索,另外,我噎需要在最短的時間里讓薇薇亞的父親相信我。

    想到此,我腦海中突然閃出了一個瘋狂的念頭。

    與其在這里解釋半天,我還不如來一點實際行動。

    我猛的抬起頭,看著薇薇亞的父親,"你,是拉隆將軍吧?"

    "我就是拉隆。"中年男人一字一句。

    "很好,作為一個國家的將軍,你這樣做,一點都沒錯,只不過,還是那句話,我們來到曼谷,其實跟你的目的一樣,都是不希望血傀儡的種子落在不法之徒的手里。"

    我喃喃的說道。

    "不法之徒,就算你說的是對的,就算血傀儡種子不在你們的手上,但是,誰能保證你們不是跟對方一樣的人?"

    拉隆咬了咬牙,死死的盯著我。

    "看來,我不管說什麼,你都是不會相信的了。"

    我反問了一句。

    拉隆搖搖頭,"我需要證據,沒有證據,我誰都不會相信,而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你們,你們到過跪佛寺,也打听過血傀儡種子的事情,讓我相信你們,你就需要拿出更好的證據。"

    "你說的沒錯!"

    我突然笑了起來,隨即,挑釁的盯著他,說道︰"拉隆將軍,咱們暫時拋開剛才的事情不說,你真的認為,你們的人,能困死我們?"

    "你這話什麼意思?"

    拉隆明顯不爽了起來。

    對方荷槍實彈的,前後夾擊,在他看來,我還能生出翅膀飛出去不可?的確,我不可能飛出去。

    但是,有句話,我還是十分喜歡用的。

    擒賊先擒王。

    我再次笑了笑,"我很想試試,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奇跡?"

    說完,我的身子突然一竄,我朝著拉隆快速的就沖了過去,我能夠看見拉隆眼神之中出現的一絲驚駭。

    他本能的扣動了扳機,在沖到他身體之前,我就已經想到了這種可能,所以,在沖過去的一剎那,我是帶著一定弧度前進的。

    而拉隆,在緊張之下扣動扳機,完全就是直線射擊。

    我直接沖到了拉隆的身邊,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已經是將手中的獠骨匕首瞬間的放在了他的咽喉。

    拉隆立馬調轉槍頭,我用手一把握了過去,我盯著他,冷冷的一笑,"拉隆將軍,你覺得,現在誰勝誰負呢?"

    拉隆的眼神里還是充滿了驚駭,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我從說話沖到他身邊,就用了幾秒鐘,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直接將他挾持,這種詭異的速度跟實力,沒有人不感覺到驚慌。

    "林敢哥哥!"

    薇薇亞緊張的看著我。

    我笑了笑,"薇薇亞,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父親,現在,我只不過是想讓你的父親護送我們安全的離開,只要我們安全的離開,我保證他沒事。"

    "林敢哥哥......"

    薇薇亞還想說什麼,我趕緊對著她眨巴了兩下眼楮。

    小丫頭,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挽著拉隆的胳膊,"拉隆將軍,陪我們一會吧。"

    說完,我拉著他就往旁邊的車里面鑽。

    旁邊的幾個黑襯衫一把就圍了過來,用槍對準了我,而此時,拉隆也說了一句泰語,我不知道什麼意思,但是,想也想的出來,拉隆,肯定跟那個在酒店的黑襯衫頭領一樣,不顧自己的死活。

    那些黑襯衫一陣猶豫,不過,還是死死的對準了我,這個時候,薇薇亞大聲的一喊,說的同樣是泰語。

    那些黑襯衫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拉隆滿臉怒氣,"薇薇亞,你現在,幫著別人,對付我們自己的國家?你忘記你母親從小教導你的事情了嗎?"

    "爸爸,媽媽也教導過我,中國人,都是好人!"

    薇薇亞咬著牙,大聲的說道。

    "你......"

    拉隆將軍,根本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我將他一扯,直接拉進了旁邊的那輛福特越野,然後,我看著薇薇亞,一字一句的說道︰"薇薇亞,你放心,我答應過不傷害你的父親,就一定不會傷害。"

    說完,我將門一關,福特越野快速的朝著前面開去,開車的,果然是周雅,身後,七殺開著的車也快速的跟了上來。

    那幫黑襯衫站在原地,不甘的看著我們離開。

    我跟拉隆坐在後排座,我放開了手中的獠骨匕首,緩緩的說道︰"拉隆將軍,你放心,我答應過薇薇亞,就一定不會傷害你。"

    "是嗎?"

    拉隆十分的不爽,我想,他這麼大,估計還沒有如此的丟人過吧?

    我點點頭,"當然,另外,我還是那句話,我跟你的目的一樣,都不希望血傀儡的種子落入不法之徒的手里,這也是我們這些人來到曼谷的目的,當然,你不相信我們可以,但是,我希望你相信你自己的女兒,你剛才也看到了,我完全可以挾持薇薇亞來對付你,我也同樣可以挾持你來對付其他人,可是,我並沒有這樣做。"

    "你現在,不是挾持我嗎?"

    拉隆一陣不屑。

    我搖搖頭,"拉隆將軍,你還不明白我的意思,我挾持你,離開是一個原因,當然,更重要的是,我有些話,想單獨的跟你談談,血傀儡的種子,是王室禁忌,王室知道的人都不多,其他人,更加不可能知道,我們跟那些不法之徒有過接觸,從他們的話里,我們得出了一個結論,這個組織的幕後首領,很有可能就是泰國王室的一員,即便不是,也一定跟泰國王室的成員有關系,也正是因為這層關系,他們才知道血傀儡種子的所在。"

    拉隆臉色一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我繼續說道︰"拉隆將軍,我沒有必要騙你,我說的,只是事實,我相信,你肯定也是剛剛才得知血傀儡種子被奪的消息,對不對?"

    拉隆點點頭。

    "那就對了,我們跟那些不法之徒在跪佛寺踫了頭,不過,遺憾的是,我們並沒有從他們的手里奪取到血傀儡,不過,他們也同樣忌憚我們,所以,他們在一個多小時之前,對我們所在的曼谷酒店進行了襲擊,要不是我們防備的早,現在,恐怕早就死了,另外一個原因,我相信他們也在打薇薇亞的主意,因為,薇薇亞一旦落入他們的手中,他們完全可以將一切推到我們的身上,說我們綁架的了薇薇亞,到時候,知道這個消息,你覺得你會放過我們嗎?"

    我盯著拉隆。

    拉隆臉色再次一變。

    的確,這一招,一石二鳥。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