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八十一章非同尋常的敵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非同尋常的敵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懷著一種忐忑到了極點的心情接通了電話。

    "喂,拉隆將軍!"

    我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緩,可這個時候,我還是十分的緊張,剛才那個家伙的表情。太不對勁了。

    "林敢......"

    拉隆叫了我的名字,過了好一會才說道︰"你怎麼又從船上下來了?"

    我听的頓時一陣莫名其妙。

    什麼叫著我又從船上下來了?我這不是還沒上船嗎?剛通過安檢門呢。

    為了這一次的妖後大賽,主辦方將安檢門直接設置在港灣進入東方公主號的路上,然後,再從這里直接上船。

    可拉隆,直接就給我來了這樣一個問題。

    說實話,我直接就被問懵了。

    "拉隆將軍。你剛剛說什麼?我听不懂啊?"

    我直截了當的問了一句。

    這個時候,越說的迷糊,我就越發的搞不清楚狀況。

    拉隆說道︰"二十分鐘之前,你已經通過安檢門了,怎麼現在突然又回來了?"

    這一下,我徹底暈菜了?

    我,二十分鐘之前,已經通過了安檢門,上了東方公主號,然後現在。我又出現在這里?這不是扯淡嗎?

    我說我沒有,我剛剛從別墅出發來到這里,還沒來得及觀賞下夜景就通過安檢門了,而且,我是跟其他人一起的。不存在我一個人先上去探查的可能。

    "這就奇怪了,二十分鐘之前,明明你就通過了安檢門,上了東方公主號,林敢,電腦不會有錯的,而且,負責安檢門的工作人員都是我精心挑選的,這些人,早已經記熟了你們的面貌特征,更不可能出錯。"

    拉隆一字一句。

    給我們辦假證件的時候,我們這些人的相片都給過了拉隆,而他讓他的人記住我們,應該也是為了更好的跟我們配合。

    "可我真的剛剛來到安檢門啊?"

    我疑惑了起來。

    怪不得剛才那個負責安檢門的家伙看我的表情一愣一愣的,原來二十分鐘之前他就見過我了,笑話。這家伙,肯定是眼楮有問題,難道這里,還能出現兩個林敢?

    等等!

    我心里突然一驚,兩個林敢?這個世界,還真是有兩個林敢,兩個一模一樣的林敢,難道說?

    難道說我的那個分身,也來到了芭提雅?

    我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在泰國的這些日子,天天要死要活的,我都暫時的忘記了這件事情,可此時此刻,突然冒出來,真的讓我有些心驚膽戰。

    二十分鐘之前。有個一模一樣的我通過了安檢門,二十分鐘之後,我又再次的出現。

    如果我是那個負責安檢門的工作人員,我的表情,當然也會疑惑到了極點,不是嗎?

    拉隆說過,電腦不會出錯,這幫人也熟記了我們的面孔容貌,更加不會有錯,既然什麼都沒有錯。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二十分鐘之前,真的有個一模一樣的我從安檢門通過。

    也就是說,我的那個分身,也來到了芭提雅。

    既然他來了,那野田尚雄呢?岡村真武啊?還有貪狼?這幾個王八蛋是不是也來到了芭提雅?

    他們來這里做什麼?

    一系列的問題猶如潮水一般拼命的涌上了我的心頭。

    我感覺全身發冷,冷汗拼命的流,我死死的拽著手機,此時此刻,我感覺海風吹的都不是那樣爽了。

    "林敢,林敢!"

    見我不說話,拉隆又趕緊叫了我一聲。

    "拉隆將軍,我在呢!"我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你確定你沒有上過船?"他又問了一句。

    "對,我沒上船。"

    我一字一句。

    拉隆嘀咕了一句,"那估計真是那幫家伙看錯了,也有可能啊......"

    "拉隆將軍,他們,或許沒有看錯,電腦,更加不會出錯!"我立馬打斷了拉隆的話。

    "什麼?"

    拉隆被我一下搞懵了,趕緊說道︰"林敢,到底怎麼回事?"

    我咬著牙,看了一眼東方公主號,喃喃的說道︰"拉隆將軍,二十分鐘之前,可能真的有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上了東方公主號。【愛書屋】"

    "一個跟你一模一樣的人?也對,或許那個人跟你長的很像!"

    拉隆笑了笑。

    "拉隆將軍,我不是這個意思。"

    "什麼?"

    拉隆又懵了。

    "拉隆將軍,我的意思是,二十分鐘之前,真的有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上了東方公主啊。"我只能再次重復了自己的話,說出來之後,我自己都感覺有些有些說不清了。

    "是啊,我知道你什麼意思。"

    拉隆徹底的繞暈了。

    我一下子著急了起來,我一字一句的說道︰"拉隆將軍,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你听清楚了,二十分鐘之前,有個人,上了東方公主號,這個人,跟我長的一模一樣,我說的一模一樣,不是你說的很像,或者是相似,而是真正意義上的一模一樣,說的更清楚點,這個人,跟我的指紋,都是一模一樣的。"

    "你說什麼?林敢,你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可能有兩個人的指紋是一模一樣的?"

    拉隆明顯感覺不對勁了,他的聲音一下子大了起來。

    "拉隆將軍,現在,我真的跟你解釋不清楚,你只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個人跟我完全相同,我們唯一不同的,就是心髒,我的心房在左邊,而他的心房,在右邊,除此之外,我們完全相同,這個人我認識,他是我的敵人,而且,他還擁有跟我一樣的實力,現在,他上了東方公主號,跟他一起的,肯定還有其他人,這些人,都不好對付。"

    我只能這樣解釋這件事情了。

    拉隆一下子就傻眼了,"林敢,你確定你現在是正常的?"

    "我當然是正常的,拉隆將軍,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有些事情,我現在跟你解釋不清楚,事後,我一定會告訴你,總之,你交代你的人,提防另外一個林敢!"

    我只能這樣交代了。

    拉隆半晌說不出一句話,過了好一會,才說道︰"林敢,你讓我們怎麼提防啊?"

    拉隆這一問,我頓時就傻眼了。

    的確,兩個人長的一模一樣,叫他們怎麼提防?

    萬一拉隆的人真的踫上我的那個分身,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咬了咬牙,"這樣,如果你的人遇到我,就問我一加一等于幾?然後我就說,等于三!"

    "我的人,很多不會說中國話!"

    拉隆,徹底的崩潰了。

    我整個人也傻了,尼瑪,這還真是一個頭疼的問題。

    我問拉隆怎麼辦?

    拉隆說道︰"我那里知道怎麼辦啊?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你說的事呢,還有,林敢,如果真像你說的,有這樣一個人,他還有同伴,他又是你的敵人,他現在上東方公主號是去做什麼?是來找你的麻煩?還是其他的?"

    我再次的傻眼了。

    的確,我的分身的突然出現,讓事情完全就亂了套。

    我死死的拽著拳頭,在海邊港灣的護欄上狠狠的砸了一下。

    是啊,我的分身,他來芭提雅,上東方公主號做什麼?

    難道,他們也是為血傀儡的種子而來的?

    我整個人這一下緊張到了極點,是啊,現在我的分身,可是跟岡村真武狼狽為奸的,天罰組織神神秘秘的,可不管怎樣神秘,它總要一些資金來支撐吧?所以,他們在做一些神秘事情的時候,一定還有人在經營著組織內部經濟,而血傀儡的種子,可是一本萬利的生意,他們,當然也想得到。

    而且,一旦讓他們得到了血傀儡的種子,後果,就根本不堪設想。

    更讓我頭疼的一點,天罰組織的人想要得到血傀儡,他們,一定不會選擇拍賣的方式,因為,他們的實力夠強,強到普通人完全都無法想象。

    所以,他們來芭提雅,上東方公主號就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借著拍賣會的機會,來搶血傀儡的。

    我感覺全身都顫抖了起來。

    如果是這樣,一旦血傀儡落入他們的手中,那可比在將軍組織的手中要恐怖的多。

    我一直以為,今天晚上的敵人,是將軍組織的人,可現在看來,似乎,還是我們的老朋友老對手了。

    "娘的!"我忍不住狠狠的罵了一句。

    沒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用在我們這些人的身上,此時此刻,是真的再貼切不過了。

    "林敢,你說話啊?"

    拉隆是個不知道我們身份跟經歷的人,讓他一下子接受一個一模一樣的林敢,已經是很不容易了,而現在,竟然又牽扯出了新的敵人。

    作為血傀儡計劃的負責人,此時此刻的他,自然也焦急萬分。

    我緊緊的拽著手機,我拼命的讓自己冷靜,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拉隆將軍,事情,恐怕要超出你的想象了,很多事情,我現在根本說不清楚,我只告訴你,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他這一次來芭提雅的目的,應該是搶奪血傀儡的種子,而一旦讓血傀儡落入他的手中,那麼,將會比落在將軍組織的手里復雜恐怖的多,所以,我們今天晚上的敵人,不是那個神秘的將軍,而是另外一個我,你听清楚了嗎?"

    "林敢,我不明白!"

    拉隆,咆哮了一句。

    的確,換做任何一個人,誰能夠在短時間之內消化這麼多復雜無比的事情?

    這些事情,牽扯到我的經歷,我要說的話,要先說幽冥圖,再說我的分身,然後又說天罰組織,還要說鼠山監獄的那些事。

    娘的,這些事情說完,三天三夜都過去了。

    我有那個時間嗎?

    "拉隆將軍,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我現在真的說不清楚,你只要記住一點,今天晚上的東方公主號上,有兩個林敢,一個是我,我是站在你這邊的,還有一個,是我們的敵人,就是這樣!"

    我只能將事情盡量的簡單化。

    可事實上,我很清楚,這一點都不簡單,反而更復雜。

    可我能做的,就只能是這些了。

    拉隆半天沒反應,我叫了一聲。

    他終于說話了,"林敢,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還是相信你說的話,你的意思是,今天晚上來跟將軍組織接頭的,有一個大人物,這個人,實力跟你一樣,人也跟你長的一模一樣,他的實力,完全有可能直接搶奪血傀儡,而血傀儡的種子一旦落入他的手中,比在將軍組織的手里還要可怕,是不是這樣?"

    "對!"

    我咬著牙。

    "所以,今天晚上,咱們最大的敵人,不是那個神秘的將軍,而是那個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確切的來說,就是另外一個林敢。"拉隆一字一句。

    "對!"我感覺自己都繞暈了,徹底的暈了。

    "這個人我們無法區別,但是,你們有唯一的不同,就是心髒的位置,所以,林敢,我們在無法區分的情況之下,是不是可以對著他的心髒開槍,確切的來說,是右心房!"

    拉隆的聲音,讓我感覺一陣後怕。

    沒錯,右心房,是我分身的致命弱點,只要擊中了他的右心房,他肯定會死。

    可是萬一踫到我呢,我的心髒在左邊,但是對著我的右心房開一槍,我估計也好過不到那去吧,甚至也有可能會死,不是嗎?

    不過,這個時候,語言不同,情況又萬分的危機,我只能是死死的咬著牙,"沒錯,就這樣干!"

    "好,林敢,今天晚上,我一切都听你的,事情結束之後,我希望你能給我解釋清楚,我相信,這個故事,會讓我終生難忘,答應我!"

    "好!"

    說完,我一把掛斷了電話。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眾人,都死死的盯著我,顯然,他們從我的臉上發現了不對勁的東西。

    "林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最終,還是甦傾城問了一句。

    我看著眾人,狠狠的呼出一口氣,"告訴大家兩個消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們要听哪一個?"

    "好消息!"

    "壞消息!"

    眾人,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

    我假裝笑了笑,"到底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還是好消息吧。"王大仙看著我。

    我點點頭,"好消息是,將軍組織,有麻煩了,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人要對付他們,而且,對付他們的人,很難纏!"

    "這好,那壞消息呢?"

    王大仙又問了一句。

    我一陣苦笑,"壞消息是,對付將軍組織的人,同樣也會對付我們,他是我們的敵人,還是我們的老朋友。"

    "誰?"來共余圾。

    "岡村真武!"我一字一句。

    所有人的臉一下子就白了,他們明白這四個字的意思,岡村真武來了,野田尚雄貪狼還會不在嗎?最關鍵的是,還他媽的有個跟我一模一樣的混蛋啊,這才是最難對付最讓人頭疼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