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八十七章狼子野心

第二百八十七章狼子野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結果,一個戰團的兩人,竟然瞬間就反目成仇。

    岡村真武的速度很快,幾乎瞬間就到了我的分身身邊,只不過。他的實力跟我的分身相比,始終還是差了一些。

    我的分身瞬間一躲,看著岡村真武,皺著眉頭說道︰"你怎麼回事?"

    岡村真武根本充耳不聞,再次逼向了我的分身。

    就在這個時候,野田尚雄瞬間就明白了過來,他大聲的說道︰"小心。少主已經被操控,這女人,有邪術。"

    "哈哈......"

    紅袖大聲的笑了起來。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用來形容此時此刻的場景,實在是再貼切不過了。

    現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尤其是那幫毒梟們,此時此刻,藍牙小音箱里面可沒有翻譯。

    對于天罰組織的人突然反目成仇。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既然你願意听我的話,既然你願意讓我這個漂亮的女人待在你身邊,那麼,你就一定要幫我殺了他!"

    紅袖,一字一句的陰冷說道。隨即,又看向了白猿跟烏鴉,"你們還等什麼,殺了另外兩個人,快!"

    白猿跟烏鴉雖然跟我的分身對戰當中受了一點輕傷,可此時此刻,完全又再次的興奮了起來,他們像兩個瘋子一樣,飛快的撲向了野田尚雄跟貪狼。

    我看的一陣心驚肉跳。

    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出現這樣的變故,岡村真武可是一個老江湖,他可是算計了半輩子的家伙,可沒有想到,竟然會栽在一個女人的手里。

    而事實上,紅袖,的確是將軍的一個秘密武器。

    只要不懂她秘密的人,很有可能就會中招。

    剛才的岡村真武。春風得意,他怎麼可能會想到弱不禁風的紅袖,竟然會在瞬間使用如此的殺招。

    此時此刻,他完全被紅袖給操控,他就跟當初在浮屠塔里面燕雀一樣,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我的分身連連的後退,一邊阻擋岡村真武的攻擊,一邊大聲的喊著岡村真武。

    可此時的岡村真武根本不會听他的,他還是繼續的攻擊著。

    紅袖再次笑了起來,"林敢,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現在,你是要殺了你的老板呢,還是明哲保身,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哈哈......"

    "賤人,我說了,我不是林敢!"

    我的分身,厲聲的說道。

    "你不是林敢,那你是誰?怎麼?才這麼幾天,就忘記我了?在浮屠塔的時候,你可是對我念念不忘啊。"

    紅袖,再次輕笑了起來。

    我剛才還有些好奇,紅袖,既然想要操控人,為什麼不對我的分身下手,可此時,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

    在浮屠塔的時候,她已經用媚眼這種邪術誘惑過我一次,後來,被王大仙被下三濫的手段給克制住了。

    在紅袖看來,我已經完全知道了她的伎倆,而此時此刻的她,已經百分百的認定我的分身就是我,所以,還在我的身上用一招,肯定不行,她就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了岡村真武,在她看來,對付不了我,對付我的老板也是一樣。

    可她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

    如果剛才她將媚眼用在我的分身的身上,那麼,現在的岡村真武,野田尚雄,貪狼,或許都早已經死了。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娘的,幸好這女人一直認為我的分身就是我,要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這叫什麼?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嗎?

    我再次想起了周雅的話,我的分身的到來,非但不是壞事,反而是天大的好事,現在看來,還真是如此。

    野田尚雄的實力不算太強,貪狼,也只能跟白猿戰成一個平手,四個人,瞬間糾纏到了一起,烏鴉,已經在野田尚雄的身上造成了不少的傷口。

    只不過,對于不死之身的野田尚雄來說,這些傷口,只不過是短暫的痛楚而已,只要過了幾秒,他又再次的恢復了正常。

    如果不知道他的弱點,是沒人能夠殺的了他的。【愛書屋】

    而我相信,經過了這麼多事情,現在的野田尚雄,一定將自己的弱點,也就是他的心髒,保護的很好很好。

    烏鴉,殺不了野田尚雄,同樣,白猿,也殺不了貪狼。

    不過,這是在曼谷,是在芭提雅,如果岡村真武一直這樣的糾纏下去,那麼,最終的勝出者,一定還會是將軍組織。

    我開始焦急了起來。

    或許是我心中所想的這些,也很快被野田尚雄想通,這個老東西,也開始焦急了起來,他大聲的說了一句,"再耽擱下去,咱們,都要困死在這里。"

    這老東西的話,似乎是跟我的分身說的。

    果然,他這話一說出口,我的分身突然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他一把踹開岡村真武,然後,陰冷的說了一句,"少主,你再動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岡村真武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他似乎預感到了什麼,可此時,他還是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他只是本能的再次朝著我的分身撲了上去。

    我的分身突然一陣冷笑,不退反進,用最快的速度沖到岡村真武的身邊,他一把鎖住了岡村真武的咽喉,緩緩的說道︰"少主,其實跟在你身邊,有吃有喝挺好的,不過,仔細想想,我又感覺不值,論實力,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論智慧,你又不是野田大佐的對手,你說,讓我們跟在你這樣的人身邊,是不是很憋屈?"

    岡村真武臉色大變。

    而此時,我也是一陣心驚肉跳。

    我的分身,不會是......

    我剛這樣想,我的分身再次一字一句的說道︰"少主,我其實對你很忠心的,也沒想過背叛,只不過,你現在先背叛我們,那就不好意思了,你放心,你死了之後,我跟野田大佐一定會將你的天罰組織發揚光大,至于你嘛,就好好的休息去吧。"

    說完,他的右手猛的一用力,我距離他有點遠,可還是瞬間听見了一陣喉骨碎裂的聲音。

    岡村真武腦袋一歪,整個人就軟了下來。

    我的分身沒有絲毫的客氣,直接一腳踹了出去,岡村真武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優美的弧線,直接摔進了旁邊的vip包間的沙發。

    他直挺挺的坐在上面,圓睜著雙目,嘴角一絲鮮血,緩緩的流了出來。

    他算計了半輩子,可最終,卻沒有想到會死在自己人的手里。來布共亡。

    岡村真武的死亡,讓將軍跟紅袖再次的震驚了起來。

    而我,也是一陣心跳加速,我真的沒有想到我的分身竟然就這樣隨隨便便的將岡村真武給殺了。

    這個混蛋,表面上說自己沒有背叛之心,可其實或許早就有了,在鼠山監獄的時候,岡村真武一開始就想利用他,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的分身或許就想殺了岡村真武,只不過,那個時候,沒有岡村真武,他們根本出不了鼠山。

    後來,跟著岡村真武去了日本之後,或許也一直找不到機會。

    現在倒好,紅袖,在暗地里給他推了一把,他本來就有殺岡村真武之心,這一刻,只不過是紅袖讓他的這種心思變的暴露無遺而已。

    我的分身看上去心情非常的不錯,他不屑的拍了拍手,笑著說道︰"這位美女,謝謝你了,我想,這也是你們想要看到的結果吧?"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岡村真武估計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以這樣一種戲劇化的方式退出銀幕。

    我的分身再次看了一眼靠在沙發上死不瞑目的岡村真武,然後,晃了晃腦袋,"野田大佐,你說,以後咱們一起主持天罰組織的大局,怎麼樣?"

    "這當然是一個好主意!"

    野田尚雄一邊招呼烏鴉,一邊沉聲說道。

    這個老東西,當然也是不服岡村真武的,他堂堂日本陸軍大佐,還擁有不死之軀,就這種級別的人,怎麼可能任人驅使。

    可我的分身不一樣,我的分身有實力,而野田尚雄有謀略,這種合作,才是黃金組合。

    見野田尚雄答應了下來,我的分身更加的高興了起來,他克制不住心中的那種興奮,又看向了跟白猿在一起纏斗的貪狼,一字一句,"貪狼,你呢?"

    貪狼臉色一緊,一邊招呼白猿的攻擊,一邊大聲說道︰"我願意跟著你和野田大佐。"

    "很好!"

    我的分身大聲的笑著,"識時務者為俊杰,我喜歡!"

    的確,貪狼這個家伙,可是岡村真武一手帶出來的。

    甚至在八門組織的時候,都跟以破軍身份的岡村真武在一起,可此時此刻,說變臉就變臉。

    這幫混蛋,每一個是好東西。

    "時間不多,別耽擱了!"野田尚雄感覺到了壓力,大聲的說了一句。

    "放心,時間有的是,今天晚上,東方公主號,我們說了算!"說完,我的分身猛的沖向了白猿,白猿臉色大驚,還沒等反應過來,胸口就中了我的分身一拳,接著,我的分身又是一擊猛烈的鞭腿,白猿一聲慘叫,口吐鮮血,直接昏死在地毯上。

    "還有你!"

    我的分身伸出食指,又指向了烏鴉,這一刻,烏鴉也感受到了那種死亡的氣息,他急速的後退,可是,還沒等他逃出去三步,我的分身再次上前,他直接一把就抓向了烏鴉的面門,烏鴉猛的一躲,可是腦袋剛剛一躲開,他僅剩的一只手卻被我的分身給抓住。

    我的分身一陣冷笑,"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就你也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他猛的一咬牙,隨即,我听見烏鴉一聲淒厲的慘叫,他的另外一只骷髏手被我的分身生生折斷。

    我的心中大驚,我感覺,此時此刻,我的分身,已經充滿了殺氣,或許是因為殺了岡村真武,他跟野田尚雄變成了天罰的主人,巨大的權勢欲望,加上眼前的血傀儡種子,讓他整個人都開始飛速的膨脹。

    我知道,只要他殺了烏鴉,那麼,下一個就是將軍,就是紅袖,然後,他必定會帶著血傀儡的種子離開芭提雅。

    到時候,我將再也沒有機會。

    我的腦袋嗡的一聲,我一直蠢蠢欲動的在等待著機會,可現在,機會,或許真的就要稍瞬即逝了。

    我的心一下子狂跳了起來。

    烏鴉的慘叫還在繼續,我的分身一把又死死的按住了他的腦袋,分身陰冷的盯著紅袖跟將軍,一字一句,"乖乖的將暹羅天使交出來,要不然,下一個,就輪到你們。"

    這一刻,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等待下去了,我盡量的保持著冷靜,我不緊不慢的朝著前面不斷的靠近。

    在我剛剛到達我的分身所在那個vip包間的對面的時候,他突然一用力,烏鴉的慘叫頓時戛然而止,隨即,像一具枯骨一樣的慢慢軟在了地上。

    烏鴉,頭骨,直接被我的分身給捏碎。

    我目眥欲裂,我死死的盯著,在烏鴉的身體剛剛接觸地面的瞬間,我猛的朝著紅袖就沖了過去。

    我知道,這是我唯一的機會。

    一旦錯過,將不會再有。

    我的速度很快,非常快,我幾乎將自己身體的潛能全部爆發了出來,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我的瞬間,我只是一下就到達了紅袖的身邊。

    我一把從紅袖的手中搶過了那個盒子。

    然後,轉身就準備朝著門口跑。

    我感覺自己夠意外,夠速度,也夠突然的了。

    可是,就在我轉身的一剎那,我看見我的分身像鬼魅一般的就貼了過來,看來,他也根本沒有將自己的視線從那個盒子上挪開。

    他沒有發現我是誰,但是,一出手就動了殺招,我猛的往後面一躲,可最終,還是晚了一步,我的墨鏡一下子被他打掉,隨即,死死的定住了身子。

    我的分身剛想再次出手,不過,當他看清楚我的一剎那,他整個人就是臉色一變,"是你!"

    我死死的盯著他,他也死死的盯著我,此時的我們,一樣的黑色西服,一樣的白色襯衫,一樣的面孔,一樣的身材,什麼都一樣!

    整個觀景艙,再次的鴉雀無聲。

    過了好一會,我才听見紅袖呢喃了一聲,"兩個林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