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九十章生死對決三

第二百九十章生死對決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些人同時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的眼楮一下子就濕潤了起來。

    剛才,我可是一直孤軍奮戰的,將貪狼直接撞破鋼化玻璃甩出觀景艙的那一刻。我真的很希望這個信號能夠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我的同伴也好,拉隆也罷,此時此刻,我就是希望有人站在我身邊,陪著我一起度過眼前的難關。

    現在,我終于是等到這一刻了。

    "我沒事!"

    我盯著燕雀,用力的擦了一把眼楮。

    如果說我剛才的信心消失了那麼一些的話。那麼現在,我的所有信心又重新的回到了我的身體里面。

    看見所有人都已經到齊,我的分身並沒有立馬展開攻勢,他也很清楚,此時的他,處于弱勢。

    甦傾城跟周雅快步的走到我的身邊,我將手中裝有血傀儡種子的盒子一把交給了後面的王大仙,一字一句的說道︰"大仙,你的任務,就是給我抱好這個盒子!"

    王大仙臉色一緊。豪氣干雲的來了一句,"保證完成任務。"

    你大爺的,這個任務你還完成不了,你真的可以去屎了,吃屎的屎。

    所有人都站成一排。緊緊的盯著眼前的敵人,我的分身,還有野田尚雄。

    "岡村真武是怎麼回事?"

    周雅輕聲的問了一句。

    我一陣冷笑,"狗咬狗骨頭,被我的分身給弄死了。"

    "是嗎?看來,我們的確錯過一場好戲了。"

    周雅調笑的說道。

    "那是當然,你以為提早買票白買的啊。"我感覺自己一下子放松了起來,隨即說道︰"大家听好了,我的分身已經服用了千蠱萬毒的秘藥,現在,即便是我,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待會,我跟燕雀一起上,林闖,你準備隨時攻擊。其他人,隨機應變,不可萬不得已,千萬不能上前跟他硬拼,這家伙的實力,現在不可估量。"

    "知道了!"

    眾人都沒有意氣用事,我都要懼怕的實力,他們自然也不是對手。

    "另外,將軍跟紅袖,也別讓他們走了,老陳還在他們手里呢,我相信,現在拉隆將軍肯定也在風馳電掣的趕來,是到了該收網的時候了。"

    我一字一句。

    眾人再次點頭。

    現場的所有人都懵了,這一個晚上的局勢變化。我相信,誰都想象不到,一開始,將軍組織的人拿出了血傀儡種子,使得拍賣會如火如荼的進行,隨即,岡村真武等人的出現,讓局勢一下子變成了改變。

    正當所有人都認為今天晚上的東西一定是天罰組織的人得手的時候,又突然冒出了一個我,而現在,我的團隊更是齊刷刷的出現在了現場。

    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誰都沒辦法預料。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我們這些人,有恃無恐旁若無人的說著話,我的分身,終于是忍耐不住了,他死死的盯著我們,咬著牙,陰冷的說道︰"看來,所有人都到齊了,這也好,省的老子費工夫去找你們,今天晚上,我就將你們全部都收拾了。"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說完這一句,我率先朝著我的分身就沖殺了過去。

    娘的,現在可是我們佔了上風,不趁著勢頭出擊,這可不符合我的風格。來休丸弟。

    我相信,其他的地方,我的隊友們一定能夠給我把好關,今天晚上,這里的所有人,沒人能夠出去。

    冤有頭債有主,毒梟們,會受到法律的制裁,而將軍組織的人,也肯定要得到應有的下場。

    兩軍對戰,跟兩人對戰,其實是一樣的,氣勢,最重要。

    而現在,我的氣勢就完全的壓制住了我的分身,雖然我知道他身體里面擁有了千蠱萬毒秘藥的變態力量,但是,我也是擁有武侯兵符的。

    我死死的拽著武侯兵符,那一刻,我感覺我身體的血液跟它融合了起來。

    我用最快的速度沖到了他的跟前,身子一傾,一擊剛猛無比的拳頭就朝著他砸了過去。

    分身飛速的躲開,隨即,身子剛剛站定,突然就爆射而出,朝著我撲了過來。

    剛才,我一只手抱住盒子,完全施展不開,現在,可要比剛才輕松的多,而且,我隱隱的感覺,武侯兵符的力量,似乎比剛才更加的充沛。

    就在我們糾纏到了一起的一剎那,燕雀一手一把匕首,也朝著我的分身沖了過來。

    二對一,雖然燕雀沒有我的實力強悍,但是,只要有他牽制我的分身一秒或者半秒的時間,就足夠我發動攻擊了。

    我們三個人在觀景艙活生生的戰在了一起。

    隨著時間的推移,三個人的動作跟力量,逐漸的開始削弱了起來,分身十分的清楚,按照這樣的節奏,他最終要死在我們兩個人的手里。

    所以,他直接將目標對準了燕雀,只要他殺了燕雀,那麼,再慢慢的用千蠱萬毒秘藥中的力量來對付我,或許就有取勝的可能。

    現在的雙方,已經沒有過多的語言,大家的心里都很清楚,我容不下他,他更加容不下我,今天,在東方公主號上,或許,就只有一個林敢能夠安然無恙的走出去。

    是他,還是我?

    說實話,我現在還不是很確定。

    看見他拋開了我的攻擊,而瞬間的迎向了燕雀,我肯定不會給他機會,我用最快的速度纏了上去,朝著他的後背就猛然發動了攻勢。

    分身一門心思的想要先殺了燕雀,可此時此刻,還是感覺後背無窮無盡的威脅,他只能是轉過身子再次迎向了我。

    我猛的踢出一腳,他瞬間躲閃,可是,剛剛側過身子,燕雀的匕首又瞬間殺到。

    左顧右盼,匆忙躲閃之際,他只能選擇後退,這個時候,一枚鋼釘破空之聲呼嘯而來,凶狠的打向了他的面門。

    分身心中大駭,猛的一矮身子,我趁著機會,再次沖殺了過去,直接一腳踹向了他的胸口。

    他被我踹的連連後退,而隨即,燕雀的殺招又凶狠的趕到,分身瞪著血紅一片的眼楮,再也躲閃不開,只能身子在地上一滾。

    不過,他躲閃的終究還是慢了一些。

    燕雀的匕首直接劃破了他的西服,分身猛的站了起來,將身上的西服狠狠的甩在地上,我看見,他潔白無瑕的襯衫已經是被鮮血染紅。

    現在,不是二對一了,而是三對一。

    分身有些緊張了起來,現在的狀況,對于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燕雀將手中的獠骨匕首分了一把給我,我反手而握,死死的盯著他。

    他有些緊張,轉過頭看了一眼野田尚雄,可此時此刻,這條日本老狗完全沒有了當年野田大佐的風範,他現在應該想到了一句話︰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他不知道殺了多少中國人,已經苟延殘喘了這麼多年,也是該還的時候了。

    分身慢慢的後退,走到野田尚雄身邊的時候,突然將這條老狗朝著我們就甩了過來。

    野田尚雄的實力完全不能夠跟我們相比,我瞬間就沖了過去,直接一把刺向了他的胸口。

    不過,讓我有些驚訝的是,我的匕首,竟然沒有刺破他的心髒,他的衣服里面,似乎有什麼東西給保護住了。

    老狗逃過了一劫,趁著我驚愕的一瞬間,直接朝著貪狼剛剛被甩去的地方跑了出去。

    這老狗,想直接跳海逃竄。

    我那里會給他這樣的好機會,再次追擊了過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分身,已經是瘋了一般的撲向了燕雀。

    他知道,這是他唯一的機會,只要殺了燕雀,那麼,他就有可能逃出生天。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