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九十一章生死對決四

第二百九十一章生死對決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兼顧兩頭,我當然沒有這個本事。

    可此時,我已經是追擊了過去,我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分身沖到了燕雀的身邊。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我完全沒有多余思考的時間。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兩聲鋼釘破空之聲,兩枚鋼釘直接射向了分身的胸口,這個混蛋已經到達了燕雀的身邊,可還是只能死死的定住身子,然後飛速的躲閃。

    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氣,此時此刻。我已經到達了野田尚雄這條老狗的身邊,我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領,將他用力的甩向了眾人所站的方向,隨即,大吼了一聲,"給我看住他了!"

    老狗的身子被我一下子甩到了唐傲的腳邊,他剛想站起來,唐傲一腳就踹向了他的胸口,然後,周雅等人也齊刷刷的圍了上去。

    這個時候。他還能逃的了,還就真是見鬼了。

    我再次沖向了我的分身,一鼓作氣,我知道,現在我是最需要這樣做的。

    武侯兵符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從我的手臂上延伸了出來。彌漫了我的全身,我一手匕首,一手拳頭,朝著我的分身展開了最最凶狠的攻擊。

    分身此時已經完全的方寸大亂,他不斷的在觀景艙游走,因為,他根本不敢停下,只要一停下,林闖的鋼釘必定在第一時間打向他的要害。

    他現在,已經著急焦慮又狂躁到了極點。

    他想先殺了燕雀,可是,他做不到。

    他想先殺了林闖,可根本不等他沖到林闖等人的身邊,就已經被我阻截。

    他只能是瞪著那雙血紅的眼楮,發泄著他心中的那份怨恨跟不甘。

    是啊,近在咫尺的勝利。可是,偏偏就落在了我的手里。

    分身已經沒有辦法到了極點。

    他飛速的後退,最後,他竟然一下子到達了將軍跟紅袖的身邊,他盯著紅袖,突然說了一句,"要是我死了,你們也跑不了,跟我合作,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將軍什麼表情,我自然看不到,因為他帶著面具,而此時此刻,紅袖這個女人卻是突然臉色一變。

    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自然知道眼前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況。她跟將軍,又是什麼人。

    她死死的盯著我,剛想說什麼,我就听見了周雅的聲音響了起來,"怎麼了?紅袖,你還準備用你的媚術來迷惑人,來這里的時候,我就已經查清楚了,你,根本就是一個人妖,就你這種女人,還想迷惑男人?你也配?"

    "就是,你這種女人,男不男女不女的,趁早去死吧!"甦傾城的聲音響了起來。

    "紅袖,要不要再嘗嘗老朽的童子尿,讓你好好的爽一爽,不過,我雖然是個老男人,但是,對于你這種人妖,我還是根本提不起半點的興趣。"

    王大仙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姐姐,人妖是什麼?"

    藍朵的聲音,又傳到了我的耳邊。

    王大仙說過,紅袖對付人的方法,就是先迷惑住自己,讓自己表現的國色天香傾國傾城,讓所有人都認可她這一點。

    可是,此時此刻,所有人的語言,就跟一把把惡毒的匕首一般,飛快的刺穿了她的心髒。

    紅袖的臉色巨變,她聲嘶力竭的大喊了一句,"我是一個女人,是個徹頭徹尾的女人!"

    說完這一句,她一下子就癱在了地上。

    三國時期,諸葛孔明,能夠直接罵死人。

    而現在,周雅甦傾城等人的合作,竟然直接將紅袖給罵癱了。

    分身徹底的傻眼,此時此刻,他已經失去了最後一根稻草。

    "燕雀,小心一點,要他的命!"

    我厲聲一句,將自己全身的力量都發揮了出來,我的速度一下子變的更快,我直接貼近了分身的旁邊,對于他來說,現在的他,已經信心全無,氣勢全無,最關鍵的是,千蠱萬毒的秘藥,也是有一定時間限制的,現在,我們已經纏斗了這麼久,他的力量,早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充沛。

    分身接連的後退,燕雀再次沖殺上來,他匆忙的格擋,我瞧準機會,直接一刀刺向了他的胸膛。

    分身整個人猛的就是一個後仰,他的身體在地毯上飛速的翻滾著,我那肯放過這個機會,我一腳踢向了旁邊的茶幾。

    茶幾朝著他飛速砸來的一瞬間,我整個人也跟著沖了過去。

    分身剛剛站立起來,剛剛踢開了茶幾,我的人也已經趕到,這一次,我沒有再給他任何一絲一毫的機會,我用最快的速度一匕首插進了他的胸口。

    這一次,插的又準又狠。

    匕首被插的直沒刀柄。

    分身眼神的血紅一下子就渙散了下來,他不敢相信的看著我,我並沒有將匕首拔出,而是飛出一腳,狠狠的踢在了匕首的刀柄上。

    分身的身子直接倒飛了出去,他背靠在觀景艙的鋼化玻璃上,他睜圓了眼楮,依舊不甘的看著我。

    我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我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邊,感受著生命的氣息一點點的從他的身體里面離開。

    最終,他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燕雀生怕他還沒死,又過去踢了一腳,直到確認他死的不能再死了,我們這才緩緩的走向了眾人。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結束了。

    岡村真武死了,貪狼死了,我的分身,也死了。

    而所有的毒梟也都一個個不敢動彈。

    剛才的一切,對于他們來說,或許比夢還要來的荒誕。

    我緩緩的走到了周雅等人的身邊。

    甦傾城問我有沒有受傷,要不要緊。

    我搖搖頭,然後,我往前走了一步,我來到了野田尚雄的面前。

    "野田大佐,你沒有想到,你也有這麼一天吧?"

    野田尚雄咬牙切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將他一把扯到身前,我直接扯開了他的衣服,我發現,他的胸口,綁著一個護心鏡。

    這條老狗,竟然真的想到了這一招。

    我直接一把給扯了下來,然後,我將他退給了唐傲,我將燕雀手中的匕首遞到了唐傲的手中,緩緩的說道︰"唐大哥,他的命,你來取!"

    唐傲一愣,不知道我這樣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淒然的一笑,我經歷的那個七十七年前,跟所有人的七十七年前都不一樣,在我經歷的七十七年前,有那樣一個女人,她為了我們,選擇了自殺。

    每當想起那一幕,眼淚,就會在我的眼圈里面打轉。來冬吐才。

    我心中呢喃,"鳳姐,我向你保證過,不管是七十七年前,還是七十七年後,我一定會摘下野田尚雄的腦袋為你報仇,現在,他就在我的面前,但是我相信,你最希望的,肯定是唐大哥為你報仇,對嗎?"

    我再次淒然的笑著,我看著唐傲,"唐大哥,我想讓你為鳳姐報仇!"

    唐傲再次一愣,在他記憶的七十七年前,鳳姐,是所有人的鳳姐,他還是不明白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可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他猛的一把將野田尚雄扯了過來,然後,直接一匕首捅進了他的胸口。

    血,順著匕首快速的涌了出來。

    野田尚雄的胸口,赫然就是一個血洞,可這一次,他的胸口,再也沒有了愈合的功能。

    "死亡的感覺怎麼樣?野田大佐!"

    我一字一句的問道。

    野田尚雄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他只是死死的盯著我,然後,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這條老狗,早就該死了。"

    王大仙狠狠的罵了一句。

    這個時候,周雅突然蹲下身子,他將野田尚雄的身子挪了挪,然後,從地上撿起了一樣東西。

    我湊過去一看,是一把精致的鑰匙。

    "這是剛剛從野田尚雄的口袋里面掉出來的。"周雅說了一句,"鑰匙,這會是什麼呢?"

    眾人都搖了搖頭。

    我現在也沒有其他的心思,我只是感覺很輕松,是啊,我的分身死了,我最大的威脅就已經消失。

    而岡村真武的死亡,也終于給了七殺一個交代。

    天罰組織完了,將軍組織也完了,或許,這就是一個最好的結局。

    我突然又想到了什麼,我趕緊沖到了將軍的身邊,我一把掀掉了他的面具,面具的下面,是一張讓我熟悉無比的臉。

    這張臉,就在昨天,我默記了幾百遍。

    他,正是當初拉隆所懷疑的對象,巴猜。

    "巴猜將軍,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身為王室,卻想方設法的要獲取王室的禁忌,你不該啊!"

    巴猜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我笑了笑,冷冷的看著他,"告訴我,老陳在哪?"

    將軍一愣,或許,他剛才將這個事情都給忘記了。

    而此時,他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微笑的看著我,"林敢,你想救你的朋友?"

    "當然!"

    "那好,你放了我,我就告訴你老陳在哪,要不然......"

    巴猜還想說什麼,我突然一把走向了我的分身的尸體,然後,從他的胸口拔出了匕首,隨即,凶狠無比的一刀就插進了巴猜的肩膀。

    巴猜一聲慘叫,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我一陣冷笑,"這個時候了,你還跟我談條件,你要是不說出老陳在哪,我就一刀一刀的捅你,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我只會養著你,然後,心情好了,就給你來個十刀八刀的,我相信,老陳的命,一定比你的命大,對嗎?"

    "你......"

    巴猜徹底的傻眼了,他沒想到我竟然來了一個反威脅。

    我將匕首拔了出來,然後,又是凶狠的一刀插向了他另外一邊的肩膀,"現在,我的心情非常好,所以......你懂得!"

    "林敢!我是泰國王室成員,我......"

    他大聲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你是王室的成員,不但我知道,拉隆將軍也知道,對吧,拉隆將軍!"我猛的回過頭,剛才,我就听見一連串的腳步聲朝著這邊跑來。

    此時此刻,會來這里的人還有誰?

    除了拉隆,我想不到任何人。

    果然,我的視線里出現了拉隆,他心急火燎的沖到了觀景艙的門口,不過,看到眼前的一切,他徹底的就懵了。

    "林敢,這......"

    拉隆,目瞪口呆的看著我。

    我笑了笑,"拉隆將軍,這就是將軍,另外,現場所有的毒梟,都是你的俘虜。"

    戰斗,已經結束,而勝利的果實,我卻分了他一杯羹。

    這對于拉隆來說,絕對是天大的好事。

    拉隆激動的手腳都開始發顫,他不敢相信的看著我,"林敢,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是嗎?可偏偏有人還不認可我這個奇跡!"

    說完,我再次拔出匕首。

    就在我要再次捅向巴猜的時候,這個混蛋終于是臉色蒼白,大聲的說道︰"林敢,我告訴你,我告訴你!"

    我將匕首一甩,"早告訴我,何必受這皮肉之苦?"

    一個小時之後,我們走下了東方公主號,拉隆將軍派來的泰國王室護衛隊已經秘密的上船,將所有的毒梟通過船只全部押走,當然,也包括了將軍。

    而老陳,也在東方公主號的船艙里面找到,找到他的那一刻,老陳同志早已經是淚流滿面。

    走下東方公主號的那一刻,我轉過頭,芭提雅的夜景,依舊是那樣的迷人,東方公主號,依舊是那樣的美麗。

    游客們趴在港灣的欄桿上,欣賞著夜景,拍攝著照片,他們完全不知道,有一群人,剛剛就在死亡的邊沿走了這麼一回。

    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其實,做一個普通人,才是最最幸福的,不是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