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章火葬場的WiFi

第一章火葬場的WiFi

    那天同寢室的趙冰過來問我要不要合租,他找了個好地方,兩室一廳,有空調,合租的話一個月才三百塊錢,因為挺熟,我不太好拒絕,剛好又踫上大熱天的,也不想待寢室受罪,就讓趙冰帶我去看看。

    結果到了那里,我就有些不願意了,因為趙冰租的地方就在火葬場旁邊,雖然說這個地方不錯,價格便宜,距離學校也近,但我總感覺,這死人停留的地方,不吉利。

    不過最終受不了空調的誘惑,我還是答應了,交了房租跟押金,當天下午就將家伙事全部給搬了過來,我們住在三樓,剛好靠近火葬場的圍牆,等整理好東西之後,我就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機,想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美女住,約個過來一起玩兒。

    這個時候,趙冰神神秘秘的湊到我耳邊,來了一句,"敢子,我跟你講,這地方,太劃算了,有免費的ifi,網速還賊好,剛好省去了咱們的網費。"

    說完他就指了指屏幕上的一個叫做宜城火葬場的ifi,笑著說道︰"就是這個。"

    我當時一听,也樂了,連忙搜索了一下,還真找到了那個叫宜城火葬場的,而且可能是離得近的緣故,信號竟然滿格。

    "就這個就這個,網速賊好!"趙冰看上去有些激動,說完,這家伙打了幾個密碼一把就幫我連上了。

    我問他,哪里來的密碼,趙冰說,房東給的,說是租房子的福利。

    當時我也沒在意,以為這房東就是鑽了人火葬場的漏洞,偷個網招攬房客罷了,過了幾天,我才感覺事情開始有些不對勁起來。

    先是趙冰,這小子自從住進這里之後,就天天將自己反鎖在房間里玩電腦,門都不出,別說上課了,就連每天的一日三頓都是我從外面給他帶回來的,我心說,怪不得這家伙要拉著我出來租房子,原來是想要個免費的佣人。

    想通了這一點,我其實挺不爽的,不過,看在三年多大學同室友的份上,我還是忍了。

    那天晚上,我照例從學校回來,然後給趙冰帶了一份快餐,剛打開門,就看見趙冰的房門虛掩著,尼瑪,還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喊了一聲趙冰,給你帶晚餐來了,說著就朝著他的門口走去,那知道還沒等我推開門,趙冰卻是突然慌慌張張的從客廳旁邊的衛生間里面快步走了出來,我嚇了一跳,問他怎麼了?

    他的臉色有些古怪,看了我一眼,說洗澡呢,然後接過我手上提的快餐盒子,就快速走進了房間,然後,還將門反鎖了。

    我當時挺納悶的,趙冰說洗澡,可我怎麼看他身上一點洗澡的痕跡都沒有啊?

    趙冰,不會是在衛生間擼吧?要不然,剛才怎麼那樣慌張?

    我沒有多想,這一路回來,汗流浹背的,我決定先洗個澡,可就在我回到房間剛脫掉衣服,還沒來得及出去,趙冰的房門卻再次打開了,趙冰神色慌忙的跑了出來,到了衛生間,不一會,我就听見抽水馬桶的聲音,大概過了十多秒,趙冰才快速的又跑了回來,溜進房間,反鎖了房門。

    我當時一陣莫名其妙,趙冰最近的行為實在讓人有些難以理解。

    難不成他剛剛真的是在擼,然後回去消滅證據?

    洗了澡之後,我用手機連著ifi上了一會網,剛準備睡覺的時候,突然有人加了我的微信,是一個叫著好心人的家伙,看頭像,應該是個女人。

    我當時心中一樂,驗證了之後,沒想到她第一句話竟然問我︰你沒有連火葬場的那個ifi吧?

    我當時一愣,尼瑪,這什麼意思?

    不過,我瞬間就反應過來,娘的,這家伙,不是隔壁的房客,就鐵定是火葬場的工作人員,來試探老子的呢。

    我想都沒想就回了過去︰什麼ifi啊?

    沒什麼回答比這種裝傻充愣更好糊弄人的了。

    好心人沉默了一陣,又回了一句︰火葬場的那個ifi千萬不要連,別怪我沒提醒你。

    我當時差點就火了,這家伙純屬一傻逼啊,好嘛,老子不連,你剛好蹭,影響你網速了是不是?

    我都懶得理她了。

    我下了線,關了手機,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這一覺,我睡的很死,早上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的枕頭上竟然滿是頭發,不是一根一根的那種,而是一簇一簇的,有些觸目驚心,我嚇了一跳,我沒有掉頭發的毛病啊,更別說一次掉這麼多了,難不成是生什麼病了?

    今天剛好是周末,我決定去醫院看看,我承認,我這人挺惜命的,說的通俗點,就是怕死。

    我們這一片位于市郊的高新開發區,距離市區有些距離,打了個的到達醫院之後,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總算是輪到我了,接待我的是個老醫生,問明了我的情況之後,先讓我去抽了一下血,化驗回來之後,老醫生說沒事啊,小伙子挺健康的,就是有些憔悴。

    我說不能吧,都掉頭發了,還掉了不少呢。

    老醫生說,掉頭發正常啊,學習壓力大,熬夜玩游戲,還有跟女朋友無節制的那啥都有可能。

    我心說,這老家伙懂得還挺多的嘛,應該挺靠譜。

    最後,老醫生又給我開了一些補身體的藥,囑咐我回去好好休息,多鍛煉,少上網,保證沒事。

    出了醫院的大門,我這才松了一口氣,看來,是虛驚一場。

    回來的時候,我坐的是公交車,在車上,我掏出手機無聊的打發時間,我看見那個好心人又給我留言了︰那個ifi,你千萬不要連,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

    好嘛,昨天說提醒我,今天都要讓我後悔了。

    我回了一句,有種你站在我面前,我保證不打死你,然後直接就把她給刪了。

    我最煩這種自以為聰明的陰險小人。

    接下來的兩天,還真別說,吃了老醫生給我開的藥,再加上最近兩天沒上網,又早起跑步,我頭發真就恢復了正常。

    我心里挺高興的,不過,趙冰卻變的更加神秘,以前我給他買飯回來,他還會開個門見個面,今天晚上,他直接就甕聲甕氣的讓我放門口。

    我心里憋著一口氣,感覺這家伙真的完全將老子當佣人使了,我不爽的沖了個涼,打開電腦,連上ifi,天南地北的殺了幾把游戲發泄了一下,最後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半夜的時候,我醒了過來,我發現空調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停了,好家伙,憋出了我一身的汗,我打開房門,屁顛屁顛的沖進衛生間就打開了噴頭,冰涼的自來水淋在身上,讓我分外的舒坦,可洗著洗著,我卻發現衛生間的地漏給堵住了,竟然流不出水。

    我趕緊關掉噴頭,蹲下身子揭開地漏的濾網,可水還是流不出去,我仔細的看了看,我發現地漏的小管道里面有些黑色的東西,我伸出兩根手指,慢慢的伸了進去,最後,竟然扯出幾團黑色的頭發,那些頭發,一簇一簇的,就跟我前兩天掉在枕頭上的一模一樣。

    這頭發,哪來的?

    難道,是趙冰這家伙掉的,他也開始掉頭發了?

    一想起老醫生說的話,我覺得大有可能,趙冰天天上網通宵,熬夜作戰,不掉頭發才怪呢?

    雖然我對趙冰一肚子的意見,不過,畢竟是幾年的同學加室友,加上老醫生給我開的藥效果不錯,我決定跟他說說。

    洗好澡,我出了衛生間,慢慢的走到趙冰的房門前,我听見里面傳來了游戲里面的雜音。

    我輕聲的叫了一句,"趙冰!"

    可里面卻是什麼反應都沒有。

    我又叫了兩聲。

    還是沒反應。

    我估摸著不會出什麼事了吧,想了想,我握住門把手,輕輕的擰了擰房門,門,竟然沒關,這實在讓我有些意外。

    趙冰的屋子里面有一股十分古怪難聞的味道,具體是什麼,根本形容不出來,里面靜悄悄的,電腦開著,不過,趙冰卻不在電腦前,我有些納悶,又叫了趙冰一聲,然後按亮了電燈。

    屋子里面,一覽無遺,趙冰根本不在,床上亂糟糟的,電腦桌上凌亂的擺放著東西,我心說這家伙大半夜的死哪去了。

    剛這樣想著,我的眼光落在了電腦桌旁邊的地板上。

    地板上,掉滿了一團一團的頭發,幾乎布滿了電腦桌前前後後的整個區域,而且,這些頭發當中,竟然有一些,還是白色的。

    整個場面,詭異到了極點,趙冰如果掉頭發還能解釋,可白頭發是怎麼回事?

    我整個人都懵了,感覺一陣心驚肉跳,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好一會,我才清醒了過來,我趕緊抹了抹臉,快速的回到房間,我拿起手機,想給趙冰打個電話,那知道剛劃開手機屏幕,就收到了一條微信的好友驗證短信。

    而試圖加我為好友的,竟然又是那個好心人。

    短信的內容只有11個字︰你應該又開始掉頭發了吧?

    我心里一個激靈,剛剛看到趙冰房間那些頭發的詭異畫面就已經夠驚悚的了,現在,又來這一茬,可人就是這樣,越是這樣,反而越想證明一些什麼。

    所以,看到這些字的時候,我本能的就伸出手放在腦袋上,然後輕輕的這麼一抓。

    當我攤開手掌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在我的手掌心,是一簇剛剛掉下來的頭發......

    ps:

    新書上傳,大家多多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