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章好心人

第二章好心人

    這個好心人,她怎麼知道我掉頭發的事情。

    我感覺渾身發冷,事情,似乎越來越不對勁了起來。

    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突然,我想起好心人以前也給我發過信息,讓我別連火葬場的那個ifi,否則後悔都來不及之類的話,難道,她知道一些什麼?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重新將她加為了好友,不知道是不是吊我胃口,這一次,好心人竟然沒有主動說話,我只能忐忑的發了一條︰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掉頭發的事情?

    過了一會,好心人回了過來︰我不但知道你掉頭發,你朋友應該也掉頭發了吧?

    這一下,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怎麼還知道趙冰的事情?

    我立馬回了過去︰你到底是誰?

    她又回了過來︰一個知情人,別忘記我給你的警告。

    說完,她竟然下線了。

    我直接就傻眼了,我拽著手機,看著手機竟然還連著那個火葬場的ifi,我嚇的趕緊關掉,不知道為什麼,聯想起趙冰最近的古怪行為,還有他掉的白頭發,我竟然開始有點相信那個好心人說的話了。

    我又給那個好心人發了幾條信息,問她在不在,可事實證明,她的確下線了。

    我整個人完全的懵了,腦子亂成了一團,好不容易平靜了下來,我趕緊給趙冰打了一個電話,可提示手機已經關機。

    這麼晚了,趙冰能去哪?

    我不敢再去趙冰的房間了,一看見那滿地的頭發,我就的慌,就這樣,在自己的房間,我忐忑的待了半個晚上,直到天亮的時候,趙冰竟然還沒有回來。

    我有些慌了,早餐都來不及吃,就趕去了學校,想看看趙冰是不是去學校跟其他人玩去了,可一通問下來,最近根本沒人見過趙冰,我不敢表現的過分緊張,畢竟是我跟趙冰是一起合租的,如果讓別人知道他不見了,我肯定脫不了干系。

    一整個上午,我根本沒什麼心思,下午,我回到出租屋,可趙冰依然沒有出現。

    趙冰,他不會死了吧?我突然有了這種很不好的預感,而且,這種感覺還越來越強烈。

    我掏出手機,前幾天我還煩著那個好心人,可現在,我竟然期待她的上線,我覺得,她肯定知道什麼內幕,要不然,也不會提醒我千萬不要連火葬場的那個ifi了。

    當然了,最重要的還是趙冰房間的那些白頭發,趙冰我再清楚不過了,沒有老年頭,怎麼可能有白頭發呢?

    還是說,那些白頭發根本就不是他的。

    不是他的,那會是誰的?

    我冷不丁就冒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難道在我們居住的這套房子里面,除了我跟趙冰以外,還有另外一個人?

    這種想法一產生,我整個人頓時緊張了起來,房子里面憑空多出了一個人,我不可能不知道,除非那個人,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人。

    我鬼使神差的就朝著趙冰的房間望了過去,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我感覺他的房間有些陰氣森森。

    我緊張的滿手是汗,就在這個時候,我口袋里面的手機突然就是一陣震動。

    這一下將我嚇的夠嗆,我趕緊掏出來,一看,那個好心人終于上線了。

    我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趕緊給她發了一個信息︰你好,你在嗎?

    這一次,好心人倒是回的很快︰現在,你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快速的回著︰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朋友去哪了?

    我感覺,這個好心人,肯定知道趙冰的行蹤。

    那知道,我這信息一發出去,好心人良久都沒有回應,最後過了十多分鐘,才給我發了一個手機號碼,然後又附加了一句,給我打電話。

    這個時候,我那里還會猶豫,我將這個號碼撥打了過去,不一會兒,就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那聲音還挺年輕挺好听的。

    她第一句話就急乎乎的問我︰"跟你合租的朋友,失蹤了?"

    我趕緊說道︰"他昨天半夜不見的,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麻煩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好心人根本沒理會我的提問,而是追問了一句,"你去過他房間?"

    我點點頭,"去過!"

    "他掉頭發的現象是不是比你還嚴重?"

    我嗯了一聲。

    "是不是還有白頭發?"

    這一次,我徹底嚇尿了,好心人,好像什麼都知道。

    我驚愕了好一會,才最終咬咬牙,"是啊,他房間到處是頭發,也有白的,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好心人沒有立刻回答我,沉默了好一會,才鄭重的說道︰"有些事情,一下子說不清楚,我們見個面,詳談!"

    我一听,心急如焚,趕緊問她在哪見面?

    好心人說道︰"現在不方便,等晚上吧,晚上,我來找你!"

    說完,一把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我心說還要等到晚上,我現在是一分鐘都呆不下去了,不過,現在是我有求于對方,自然要按照她的方式辦事。

    我忐忑的待在房間,掐著時間,到了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我的手機再次響了,是好心人打來的。

    我問她在哪?

    她說她就在出租屋對面的馬路上,讓我趕緊下來。

    我沒有任何的耽擱,套了一件t恤,就快速的出了門,下了樓,我很快就來到了馬路上,我看了看,對面沒什麼人啊,倒是有一輛車停靠在路邊。

    我試探的走了過去,走的近了,我才看清楚,那是一輛黑色的寶馬三系,待我靠近,寶馬車的車窗徐徐的降落,駕駛位一個女人沖著我招了招手,說了一句,上車。

    我微微的一愣,她說她就是好心人。

    我這才拉開副駕駛位的車門,坐了進去。

    見我上來,女人又說了一聲綁上安全帶,然後,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寶馬車就已經發動,朝著前面就開了出去。

    我整個人都傻眼了,我忙問好心人這是去哪?一邊問,我不由的打量起了這個女人,好心人挺年輕的,長的也很漂亮,二十六七歲的樣子,留著披肩的大波浪秀發,穿著一件黑色的低胸小背心,下面則是超短牛仔褲。

    她的身材很好,尤其是從我這個位置望過去,安全帶剛好勒在了她胸前中間的位置,一看之下,格外的引人注目,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好心人轉過頭,看著我,說了一句,這地方不安全,找到安全的地方再談。

    我感覺有些奇怪,這女人,似乎話中有話。

    寶馬車,開了大概十多分鐘,終于在開發區一條偏僻的馬路上停了下來,這一段路,幾乎一輛車都沒有,靜悄悄的,只有兩旁的路燈發出昏黃的燈光,讓人感覺特別不自在。

    熄了火之後,好心人松開了安全帶,突然轉過頭看著我。

    她這種看,不是我們平時打量人的那種,而是死死的盯著,就跟獵人盯著獵物一樣,似乎要看透我的身體。

    我被她盯的有些發毛,問了一句,"怎,怎麼了?"

    她笑了笑,示意我不用緊張,然後開門見山的說道︰"你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趕緊點點頭,娘的,我要是不想知道,我就不會來了。

    她嗯了一聲,說道︰"我警告過你,讓你別連那個ifi,可你不听,現在掉頭發,只是一個開始。"

    我渾身一顫,緊張到了極點。

    好心人繼續說道︰"你知道那ifi是做什麼的嗎?"

    我趕緊搖搖頭。

    她皺著眉頭,"那個ifi,就不是給我們這種人用的。"

    什麼叫著不是給我們這種人用的?那給哪種人?我當時有些沒听懂,我在心里琢磨著......

    人按照不同的方式劃分,可以分為好人跟壞人,窮人跟富人,男人跟女人,還有活人跟......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就想到了這個,猛的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我臉色慘白,好心人的意思不會是這個吧?

    我緊張的看著她,心髒急速的跳動,好心人點點頭,"看來,你想到了,既然不是給我們這種人用的,但是你偏偏又用了,就必須拿一樣東西去交換。"

    "什......什麼東西?"我結結巴巴的說道。

    好心人撂了一下被風吹亂的秀發,然後再次死死的盯著我,出牙縫里擠出三個字,"你的命!"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