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三章回來上網

第三章回來上網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用活人的命來交換?說白了,連上這ifi,玩的越多,死的越快,這也太天方夜譚點了吧?

    等等,我突然想到了什麼,我掉頭發的那天還的確上過網,而後,在醫院看過之後,老醫生交代我好好休息盡量少上網,我就戒了兩天,結果那兩天,我的頭發就沒有掉。

    至于趙冰,這家伙天天窩在房間里面上網,所以,才會掉了一房間的頭發,甚至于衛生間的地漏管道里面都塞滿了。

    如果說掉頭發代表著生命的消逝,如果好心人說的都是真的,那麼,豈不是一切都順理成章說得通了。

    我感到渾身發寒,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相信她說的話。

    見我整個人呆滯了下來,好心人盯著我,問了一句,"怎麼?不相信我說的話?"

    我本能的點點頭,可隨即,又快速的搖頭,我徹底慌了。

    半天,我才忐忑的問了一句,"那......那我是不是要死了?"

    好心人搖搖頭,"不,你還有些時間。"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高興呢還是該沮喪,我還能活著,但也只是有些時間而已。

    好心人似乎明白我的想法,繼續說道︰"如果你跟你朋友一樣,那你,就真的離死不遠了。"

    我心里咯 一下,跟趙冰一樣,難道,是那些詭異的白頭發?

    我趕緊問道︰"是白頭發?"

    好心人點點頭,"說對了,出現了白頭發,說明那個人,離死就不遠了。"

    "為什麼?"

    好心人看著我,"一般情況下,什麼人才有白頭發?"

    我順著她的話就回答了一句,"老年人啊!"

    "那不就結了,老年人是不是離死更近一些?"

    我無言以對目瞪口呆,過了一會,又試探了問了一句,"那趙冰,是不是已經死了?"

    "趙冰?就是跟你合租的那個朋友?"好心人問了一句。

    我趕緊點頭。

    她突然皺起了眉頭,"按理來說,他不死也快了,可怎麼突然就失蹤了呢,難道......"

    "難道什麼?"

    這女人,果然知道一些東西。

    我盯著她,一眼不眨,我發誓,這個時候,我絕對沒有一點色心,我滿腦子都想知道我跟趙冰是不是還有活下去的可能。

    好心人欲言又止,似乎在思索著一些什麼。

    最後,她猛然抬起頭,"難道他的命還有利用價值?不過,即便是這樣,他的命,也不屬于他自己了。"

    我整個人都嚇傻了,問了一句,"什麼意思?"

    好心人一字一句,"意思就是,他因為連上了那個ifi,生命早已經消耗殆盡,只不過,設這個局的人,還需要他做點什麼事情,所以,留著他的命,他才沒死,當然了,盡管沒死,現在的他,也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

    "啊!"

    我張大了嘴巴,雖然我猜測了趙冰無數種出事的可能,可突然變成這樣,我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那趙冰現在在哪?"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問,或許是因為那句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吧?

    "我也不清楚!"好心人搖搖頭,然後看著我,"不過我知道,他這幾天晚上,一定會回來!"

    "回來?"

    我頓時一陣毛骨悚然,顫抖的問道︰"回回回......他回來干嘛?"

    好心人撇了撇嘴,"當然是回來上網了!"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發誓,如果我平時听到這句話,肯定會感覺有些發笑,可現在,我真的感覺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懼爬上心頭。

    過了好一會,我才哆哆嗦嗦的抹去了一頭的冷汗,"那那......那我怎麼辦?"

    "放心,他不會傷害你的。"好心人說的風輕雲淡。

    我一下子急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問,我還有救嗎?"

    娘的,看情況,趙冰是活不了了,可我還想活啊。

    好心人沉默了一會,突然盯著我,喃喃的說道︰"如果你沒有救,我就不會來找你了,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嗎?"

    "為什麼?"

    "因為,你很像我弟弟,所以,我不想看到你跟他一樣的結局,懂了嗎?"說著說著,好心人的眼中竟然閃出了一絲的淚光。

    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我說好心人看我的眼神怎麼有些不對勁,原來是這樣。

    "我叫周雅,一年前,我弟弟跟你一樣,也在這里出了事!"她緩了緩,然後看著我,"以後,你可以叫我雅姐!今天晚上,如果趙冰回來,你不要驚動他,也不要害怕,等到他從房間離開之後,你就跟著他,看看他最後會去哪,千萬記住了,一定要跟他到最後的目的地,然後再悄悄的回來!"

    我完全傻了,機械的點著頭,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這一點,趙冰,他現在估計已經不是人了,讓我跟著他,我真懷疑自己會不會嚇死?

    只是,我有的選擇嗎?我想活啊。

    周雅又交代了我幾句,然後開著車將我送回了住所,下車的時候,我叫了一聲雅姐,周雅沖著我點了點頭,"去吧,記住我的話,還有,千萬別再連那個ifi了。"

    我趕緊點頭,其實不用她提醒,我也不會這樣作死,除非,我嫌自己命長了。

    周雅說完這些,就直接開著車離開了,看著她的車尾燈,我當時真的很想讓她留下陪我,只是,我不好意思說出口。

    我朝著出租屋走去,這個時候,已經到了凌晨,路上靜悄悄的,從馬路對面看我租的那棟房子,漆黑黑的一片,似乎一個住的人都沒有。

    看到這一點,我整個人又好像想通了什麼,從我搬進這里開始,好像就從來沒見過其他人進進出出過,當時我還沒注意,現在想想,這一切不正常到了極點。

    我心里很害怕,但是我也很清楚,現在,能救我的,或許就只有那個周雅了,所以,我只能按照她的方法做。

    我快步的上了樓,打開防盜門,按照周雅的交代,我並沒有上鎖,然後跑到趙冰的房間,幫他打開電腦,開電腦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手腳全在抖,我冷不丁又瞧了一下房間的地板,那些頭發還在,就跟鬼魅一般的鋪滿了電腦桌前前後後所有的位置。

    我努力保持平靜,搞定了之後,這才躡手躡腳的回到自己的房間,房間的門沒有貓眼,我只能將它打開一條縫,關了燈,蹲在地上,緊張的看著客廳的一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有些熬不住了,昨天半個晚上沒睡,今天,又折騰了一天,實在受不了。

    我的眼皮開始打架,渾身都有些不听使喚,最後,迷迷糊糊的靠在牆角睡著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听見防盜門發出一聲金屬踫撞聲。

    我猛的一個激靈,整個人瞬間驚醒,我發覺自己身上全是汗,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嚇的,我死死的盯著外面。

    我看見一個身影慢慢的走了進來,他輕輕的關好門,接著,步伐緩慢,機械的朝著趙冰的房間走去,到達門口的時候,他突然站定了身子,然後,朝著我的房間這邊看。

    他似乎,是在看我。

    我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跳出胸腔了,這種發至內心的恐懼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外面有月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了客廳里,光線不是太亮,但基本還是能夠看的清楚,加上我已經適應了黑暗,我發現,進來的人正是趙冰,他依舊穿著他最喜歡的那套湖人隊球衣,不過,本來挺合身的球衣,此刻穿在他身上,卻顯得有些松松垮垮的。

    趙冰看著我的方向,就那樣一動不動,半天,才緩緩的推開了自己房間的門,然後我听見了反鎖的聲音,過了一會,通過門縫,一道幽藍的電腦熒光從里面透射了出來。

    趙冰,竟然真的回來上網了......

    ps:

    大家覺得還行,放入書架一下,下次看起來也方便!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