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四章行尸走肉

第四章行尸走肉

    我再也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睡意,我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是凌晨的兩點半。

    我全身冷汗直流,我蹲靠在自己房間的牆角旁,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可不管我怎樣努力,我身體的每一個關節都好像拼了命的在顫抖。

    我緊緊的咬著牙,保持著呼吸的節奏,足足過了半個多小時,這種感覺,才好了一些,我的腳有些蹲麻了,我試著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然後將電腦桌上準備好的螺絲刀緊緊的拽在手上,這把螺絲刀還是我自己拆修電腦的時候買的,現在,剛好派上了用場。

    待到身體恢復了一些,我繼續蹲在牆角。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趙冰房間突然傳來了開鎖的聲音,我大氣都不敢出,我盯著外面,趙冰的房門,開了。

    他的電腦還亮著光,不過,他根本沒理會,他站在房門口,又朝我的這個方向看了看,然後,繼續用那種緩慢的機械的步伐朝著客廳的門口走去。

    他打開防盜門,慢慢的走了出去,然後,還順帶將門給關上了。

    我深吸一口氣,心里喊了好幾聲不要怕不要怕,這才站了起來,打開房門,剛走一步,我就感覺自己還是有些不听使喚,這種恐懼佔據了我整個身體。

    我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劇烈的疼痛感讓我鎮定了不少,我緊了緊手中的螺絲刀,盡量的放輕腳步拉開了防盜門,我側著身子,貓著膽子走了出去。

    我發現,趙冰的步伐相當緩慢,待我出了門口,他剛剛下了第一層的樓梯,我躲在轉角處,等他下了第二層,我才趕緊又跟了上去。

    趙冰的步伐很有節奏,就跟周雅說的一樣,根本不像一個人應該有的動作,很機械,或者說,他現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差不多五六分鐘,趙冰才下了所有的樓梯,走出了出租屋,我一直跟在他的後面,保持著十來米左右的距離,外面的月光已經進入雲層,剛好有利于我的躲藏。

    馬路上冷清到了極點,夜風吹在我的身上,讓我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我死死的咬著牙,等到趙冰走出出租屋前面的馬路時,我發現,他竟然朝著旁邊的那條巷子走了進去。

    這條巷子,其實就是我們出租屋的後面,再往前走一點點,就到了我們的窗戶底下了。

    我不知道他要去哪,我心中狐疑到了極點,我緊緊的跟著,生怕跟丟,大概走了差不多十來米的樣子,趙冰突然轉過頭,這一下將我嚇的夠嗆,我趕緊一個閃身,躲藏在了出租屋一樓的一個窗戶旁邊,利用防盜網擋住自己的身形。

    透過防盜網,我看見趙冰木訥的站著,而他此時正好站在一盞路燈的下面,我打量了幾眼之後,差點魂飛魄散。

    大學三年,沒有人比我更了解趙冰跟熟悉趙冰了。

    而現在,站在路燈下的那個人,身材消瘦,滿頭白發因為路燈的反射而呈現一片淡黃,眼神空洞,臉上的皮肉仿佛就像被人削去了一樣,雙頰深深的凹陷了下去,脖子上,動脈血管由于皮膚的松弛皺褶顯得分外的突出,從我的這個角度看過去,就好像脖子上爬著一條青色的大蚯蚓,讓人觸目驚心。

    這......這還是趙冰嗎?他看上去,就好像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

    我差點都叫出聲了。

    我死死的捂著嘴巴,拼命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我發誓,我一輩子都沒見過如此恐怖詭異的景象。

    趙冰就跟在房間一樣,盯著我所在的方向,似乎發現了什麼,我更加緊張了,手腳又開始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他好像又什麼都沒有發現,這才緩慢的轉過頭,往前走了兩步之後,突然一把就勾住了旁邊的圍牆,然後翻了進去。

    我整個人目瞪口呆,我沒有想到一直緩慢機械的趙冰會突然這樣的動作迅速,而且,他剛剛翻進去的不是別的地方,正是跟我們只有一堵圍牆之隔的火葬場。

    我猶豫了,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跟過去。

    趙冰,本來就夠詭異的了,而現在,他竟然還去了更加詭異的火葬場,我跟進去,還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呢?

    只不過,一想到自己命都要沒了,再想到周雅的話,我最終還是一咬牙,我將螺絲刀別在皮帶上,然後縱身一躍,兩手勾住圍牆,然後慢慢的直起自己的身子,我看見趙冰正在圍牆里面的草坪上走,而此時,他又恢復了剛才那種緩慢的步伐。

    我用力的翻上圍牆,待到趙冰走出一段距離之後,這才縱身躍下。

    我從皮帶上取下螺絲刀,再次拽在手上。

    火葬場很大,確切的來說,現在的火葬場都是跟殯儀館在一起的,開追悼會,停放尸體,最後火化什麼的,都是一條龍服務。

    火葬場亮著幾盞路燈,比外面的要亮上不少,趙冰就在前面走,路燈將他的身影拖的很長,我不敢過分的靠近,就沿著圍牆旁邊的草坪,一路跟隨著。

    走了一會,趙冰往火葬場後面的那棟樓走去,那樓我以前听學校的人說過,火葬場前面是殯儀館以及辦公的地方,後面那棟,就是停放尸體跟火化的所在。

    這一想,就全身雞皮疙瘩狂冒,不過,一想到這是救自己的命,我還是硬著頭皮往前沖,趙冰,很快就進了那棟樓的大堂,我緊走兩步,躲在陰暗的角落里,待到他完全走進去了,我這才快步的跟了上去,透過玻璃門,我看見趙冰就在里面,他穿過大堂,又走進了後面的一個大房間。

    我慢慢的推開,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我將步子放的很輕,趙冰走進了那個大房間之後,我也恰好到了門口,我看見趙冰左拐右拐,而大房間的里面,則是擺放著一張張的鐵床,上面,似乎還躺著什麼東西,用布蓋著。

    我當即反應過來,是尸體。

    我吃驚到了極點,火葬場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尸體,難道都不火化嗎?而且,就擺放在這麼顯眼的位置?這不正常啊。

    只是,現在那里是我考慮這些的時候,我努力壓抑住自己的恐懼,死死的盯著趙冰,趙冰在里面轉了一圈,最後,在一張鐵床旁站定,靜止了一會之後,爬了上去,然後躺了下來,最後,竟然還給自己蓋上了那條白布。

    他剛才轉悠一圈,原來是在找自己的床位。

    我手腳冰涼,我大氣不敢喘,說實話,這個時候,我其實還蠻佩服自己的,活了這麼多年,我根本就沒來過火葬場,更沒進過這種停尸間,更別說跟著一具不知道是應該叫尸體還是應該叫人的玩意一晚上了。

    好在趙冰已經睡下了,而周雅也說過,只要我跟著周冰來到最後的目的地就算大功告成,我慢慢的轉過身子,剛準備躡手躡腳出來的時候,突然,一陣鐵床挪動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猛然轉過頭,大房間里面卻是什麼都沒有,不過,只是過了一會,我又听見了那種鐵床挪動的聲音。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死死的捏著螺絲刀,一邊朝里面看,一邊慢慢的往後面退。

    突然,剛剛還躺在鐵床上的趙冰直挺挺的就坐了起來,他迎著我的方向,我發現,他的眼楮竟然變的血紅一片,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我。

    這種詭異的場景完全攻破了我的心理防線。

    這一刻,我再也承受不住了,我大叫一聲,拼了命一樣的往外跑。

    而幾乎同時,一連串鐵床挪動的聲音瞬間響起。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