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章神棍街

第六章神棍街

    見我突然神經質的一聲大叫,司機也嚇了一跳,問我發什麼神經?

    我趕緊搖搖頭,接過礦泉水,我狠狠的喝了一口,由于喝的急,嗆的我一陣咳嗽,我拼命的拍了拍胸口,我感覺我的心還是跳的那樣厲害,根本無法平息下來。

    "喂,兄弟,剛剛那玩意,到底是什麼啊?"

    司機轉過頭,問了我一句。

    我搖搖頭,"我,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那他為什麼追你啊?"司機顯然有些不相信。

    我干脆不說話,緊緊的拽著礦泉水瓶子。

    夜風從窗口吹了進來,涼颼颼的感覺漸漸的讓我平靜下來,司機又問我去哪?我說隨便開吧,反正離那里越遠越好。

    司機輕聲的說了一句有毛病,不過,還是開著車往市區的方向趕。

    大概開了半個多小時,車,終于到了宜城市區,司機讓我趕緊下車,說他要下班了,我知道,這家伙剛才也嚇尿了,現在拉著我這樣一個看上去有點神經兮兮的人,鬼知道還會不會發生意外,我下了車,剛準備問他多少錢,這家伙,卻是直接開著車就走了。

    這樣也好,省了老子的打車費,這個時候,已經接近早上的五點,天就要亮了,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感覺心有余悸,想了想,我在旁邊找了一個網吧,我心里是這麼想的,網吧人多,那些玩意即便來了,也應該不敢進來吧?

    開好機器之後,我根本沒心思玩,我掏出手機,給周雅打了一個電話,想告訴她發生的所有事情,可周雅的手機竟然關機了。

    我又在微信上給她留了言,讓她看到之後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我還強調了一句,我差點就沒命了。

    做完這一切,我才感覺心里平靜了一些,我買了一包煙,抽了兩根之後,天,終于是亮了。

    不過,我並沒有立刻離開網吧,直到外面一片大亮九點多鐘,我這才結了賬走了出來。

    一出來,我又給周雅打電話,可周雅的電話竟然還是關機。

    這女人,明明知道我要找她,可偏偏還關機,娘的,我有些不爽了。

    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出租屋,笑話,那地方,我肯定是不敢回去了,至于學校,那倒是無所謂,我讀的是一所三流的野雞大學,上不上都沒關系,反正是混畢業證。

    好在現在是白天,我倒不是特別的害怕,我決定,先找個早餐店好好的吃頓飽的先,接下來再看看能不能聯系上周雅。

    宜城這邊的早餐是十分豐盛的,我在旁邊轉了一圈,最後,在沿江公園旁邊一條老街的煨湯館坐了下來。

    我要了一個瓦罐湯,點了一個拌粉,一邊吃,我一邊在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說實話,如果不是親眼看見,我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所發生的一切。

    周雅說的那個神秘ifi,趙冰的詭異出現,還有火葬場那些人不人尸不尸的東西,到底存在著什麼聯系。

    一想到趙冰,我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在想,如果這個局破不了,到時候是不是我也會變的跟他一樣。

    我沒心思吃飯了,掏出手機,又給周雅打了一個電話,可周雅,還是關機。

    我感覺自己不能這樣等下去了,坐以待斃,我最後肯定是個死,萬一周雅的手機一直打不通呢?

    我必須自己想想辦法先。

    想到這里,我趕緊買了單,出了煨湯館,我打了個的,告訴司機,去宜城古鎮。

    宜城古鎮位于宜城南郊,那是一大片前清留下來的老房子,後來被政府開發,成了宜城的一個三流旅游景點。

    平時來這里看的人還不少,不過,來了一次,就沒興趣來第二次,說白了,沒什麼看頭,環境也不怎麼好,不過,那里有條街倒是挺出名的,叫著神棍街,神棍街起初可不是這個名字,而是叫著龍門街,這條街位于古鎮門口,由一些仿古的招商店鋪組成,十多年前,古鎮剛開張,一大批人涌進來租店鋪做生意,可最後,景點客流量少,生意不好,全部都灰溜溜的走了,反倒是那些算命的,看相的,摸骨的,驅鬼畫符的,一個個混的風生水起,所以,現在的人,都管這里叫神棍街。

    換作以前,我對這條街也是嗤之以鼻,可現在不一樣,自從發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後,我倒是有點相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所以,我想來這里踫踫運氣。

    半個小時之後,我到達了神棍街,付了錢給司機之後,我看見來這里的人還真不少,古村反倒是顯得冷冷清清。

    我掏出一根煙,點燃了起來,我開始尋思要去哪里問問。

    我相信,這里如果真的有高人,也絕對是少數,絕大多的,肯定還是騙人的,不過,騙子不會將騙子兩個字寫在臉上,高人即便寫了也沒人相信。

    我抽著煙,一邊走,一邊打量。

    剛走了一半,就不下十個人拉我,問我要不要看相,問我要不要看姻緣,還有人說我印堂發黑,他可迎吉避凶之類的。

    操你大爺的,一看就是騙子。

    差不多走了一圈,我突然看見一個店鋪的門口停著一輛卡宴,好家伙,黑色的,頂配,拉風到了極點,我給自己人生定的終極目標就是它。

    我感覺這店鋪有戲,想想看啊,開卡宴的人都來光臨這了,能沒點真本事?

    想了想,我掐滅了香煙,向著那個店鋪就走了過去,店鋪的名字寫了四個字,玄門正宗!

    我感覺有些發笑,最後,還是決定進去看看,剛進門,一股濃郁的檀香味就撲鼻而來,我挺喜歡這種味道的,不過就是濃了點。

    里面裝修的倒是挺雅致,店鋪的面積很大,正北面是副道人的畫像,南面則是三個格子間,其中一個,還擺放著電腦,見我進來,一個看上去十二三歲的小女孩走了過來,這小女孩,穿著一件灰色的道士服,高挽著發髻,眼楮大大的,臉蛋圓圓的,撅著嘴巴,看上去萌到了極點。

    "大哥哥,你有什麼事嗎?"她看著我。

    我有些好奇,"這店,是你......"

    "是我師傅的,你有什麼事就跟我說吧。"這小丫頭,看上去還挺老成的。

    "哦,是有點事!"

    我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這小丫頭點點頭,"嗯,我知道了,你先在里面坐一會吧,我給你沏杯茶!"

    說完,不容我拒絕,轉身就離開了。

    我走的也實在有些累了,就在小丫頭的示意下,在旁邊的一個格子間坐了下來,里面有沙發,有茶幾,古色古香。

    過了一會,小丫頭給我端來了一杯茶,香氣怡然,放在茶幾上之後,她沖著我笑了笑,讓我稍等一會,說是她師傅在隔壁忙,待會就過來。

    說完,還沖我擠了擠眼楮,將食指放在嘴邊,示意我安靜一些。

    我點點頭,我操,就沖小丫頭這股萌勁,我也要找這個店的師傅好好問問。

    我喝了一口茶,味道挺好的。

    這個時候,旁邊的格子間傳來了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雖然隔了音,但我還是听的非常的清楚。

    "大仙,我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好幾天了,跟你明說了吧,我現在都不太敢住里面了,太嚇人了。"

    接著,一個老人的聲音傳了過來,"貧道剛剛掐算了一下,你住的那個房子,有問題,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里面,有煞氣。"

    "啊!"那女人驚呼一聲,"煞氣?"

    "嗯,不過,你不用擔心,貧道待會送你一套符,貼于臥室的正門口,保你一覺到天明,至于你說的浴室的問題,倒是有些麻煩。"

    "大仙,那怎麼辦?要不然,我叫人將浴室給打掉,重新在別的地方裝修?"女人看上去有點焦急。

    "這不行,如果浴室打掉,整個房子的格局就變了,到時候,更難辦,況且,這股煞氣,必須在這套房子里面處理掉,要不然,會跟你一輩子。"

    "大仙,那依你之見......"

    "容我想想!"

    那老人的聲音戛然而止,過了一會,才慢騰騰的說道︰"貧道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這樣,你下次去浴室洗澡的時候,打開攝像機,放在浴室,期間,不管發生什麼,你都不要管,就跟平時一樣,從從容容的洗,洗完澡之後,攝像機里面的東西你也不要看,直接交給我,到時候,我定有應對之法。"

    我當時一听,差點茶都噴出來了,讓人女的洗澡的時候放個攝像機拍下來,然後再交給他,尼瑪,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蠢的女人?

    我感覺我馬上就要听到一個聲音,耳光的聲音。

    可是,我的預感完全錯了,那老人的話音剛落,女人的聲音立馬就傳了過來,"大仙,那就有勞您了,我回去就洗澡!"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大仙,那我告辭了。"

    "好走!"那老人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哦,對了,千萬記住,攝像機,要高清的。"

    "大仙,我明白!"那女人,雀躍到了極點。

    這一次,我不是噴茶了,我是差點血都噴了出來。

    老鼠學貓叫,世界真奇妙,還真是什麼人都有。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