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九十二章執子之手與誰偕老?(大結局)

第二百九十二章執子之手與誰偕老?(大結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著芭提雅美麗的夜景,我若有所思,今天晚上的一切,現在想想,仿佛就像是一場夢。可我很清楚,這不是夢,所有的一切,都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分身死了,野田尚雄死了,岡村真武也死了,將軍組織,也得到了他應有的報應。

    對于我們所有人來說。今天晚上,就是一個圓滿的結局,當然,也包括拉隆將軍。

    "想什麼呢?"

    七殺緩緩的走到我身邊,問了我一句。

    我笑了笑,"沒什麼,就是有些不敢相信!"

    七殺也笑了,"不相信你能擊敗這些人?還是說,不相信這一切已經發生了?"

    我點點頭,"都有!"

    "你還挺謙虛!"七殺再次笑了起來。然後說道︰"老爺子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我看的出來。他老人家很高興。"

    "是嗎?"

    我盯著七殺。

    七殺趕緊說道︰"別誤會,老爺子可沒提出讓你加入八門組織,只是讓我轉告你,回國之後,跟他見一面吃個飯,他要當面好好的謝謝你。"

    "鴻門宴!"

    我打趣的說道。

    "一頓飯而已,怎麼?連芭提雅東方公主號將軍的拍賣會都敢闖的林敢,現在見一個老人家就怕了?"

    七殺刺激了我一下。

    我死豬不怕開水燙,很干脆的來了一句,"隨便你怎麼說,反正啊,我現在怕見他了,誰知道他會不會又給我設下什麼陷阱等著我往里面跳?"

    說完,我一把扯住了王大仙,王大仙笑嘻嘻的說就是,跟八門組織的人在一起。每次都死里逃生的,下次,誰知道有沒有這樣的好運氣?

    七殺一听,立馬就要對王大仙動手。

    戰斗力為渣五的王大仙趕緊跑到燕雀等人的身邊,還口口聲聲的說好男不跟女斗,隨即,又無恥的來了一句別欺負老人家。

    眾人哈哈大笑,簇擁著離開了港灣。

    開著車,我們一路回到了別墅,雖然折騰了一個晚上。可是,我們一點睡意都沒有,眾人熱火朝天的聊到了半夜,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掏出手機一看,是拉隆將軍打來的。

    走到陽台,我接听了起來,"喂,拉隆將軍。"

    "林敢,謝謝你!"

    拉隆,真誠的說了一句。

    "謝什麼?"我笑了笑,"大家各取所需而已。"

    "不能這麼說,這一次,你可是幫了我的大忙,最重要的是,能夠拿回血傀儡的種子,林敢,我很清楚,沒有你們,我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拉隆,十分的感動。

    我再次笑道︰"好了,我跟薇薇亞是朋友,就算是我幫他父親的一個忙了。"

    "這可不是幫忙這樣簡單。"拉隆趕緊說道︰"林敢,確切的來說,今天晚上,我根本沒有做什麼,所以,我考慮了一下,我準備將你們的事情告訴給國王,讓他表彰你們。"

    我一听,頓時一個激靈,我趕緊說道︰"拉隆將軍,如果你真是為我好,就不要這樣做,我這人,不喜歡那種場面。"

    將我們的事情告訴給泰國國王,娘的,我還嫌事情不夠亂嗎?我們這些人的身份跟實力,對于別人來說,就是變態,如果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們的底細,我真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其他的事情。

    我說過,做一個普通人,其實才是真正的幸福。

    我現在不求別的,只求平平淡淡。

    拉隆顯得有些失望,"林敢,難道,你們就不接受我們一絲一毫的感謝?"

    我搖搖頭,"我說過,我們,是各取所需而已,所以,拉隆將軍,你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如果你真想謝我,就好好的對薇薇亞,別忘記你對我的承諾,她還是一個孩子,而不應該成為政治的犧牲品。"

    "你放心,我以一個父親的名義發誓,我一定會好好的對薇薇亞,讓她決定她自己的人生。"

    拉隆,再次說道。

    我點點頭,"那就好!"

    說完,我就準備掛斷電話。

    這個時候,拉隆又說了一句,"哦,對了,林敢,關于那個跟你一模一樣的人,這個故事,你準備什麼時候講給我听,說實話,我真的很期待!"

    我微微的一愣,當初,我只是隨口一說,現在,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解釋。

    "怎麼了,林敢!"

    拉隆再次問道。

    我咬了咬牙,"拉隆將軍,如果,我不準備告訴你呢?"

    拉隆更失望了,過了好一會,才說道︰"林敢,我尊重你的選擇,我並不覺得你這是言而無信,每個人,都有難言之隱,我相信,你將我當成了朋友,要不然,你可以隨便的捏造一個故事敷衍我。"

    我心里一陣感動,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不能說,更關鍵的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開口。

    有時候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幽冥圖里面發生的事情,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你們要回中國嗎?"

    拉隆又問了一句。

    我點點頭,"是的,這邊的事情,我們已經處理完畢了,我們會盡快的趕回去。"

    "林敢,我事情很忙,恐怕不能送你們了,不過,我希望你走的時候,能去看望一下薇薇亞,現在,你可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拉隆,緩緩的說道。

    我點點頭,"你放心,我一定去!"

    掛斷了拉隆的電話,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七殺安排回國的時間,是在後天,用了一天的時間處理了該處理的事情之後,第二天,我一大早就開車去了醫院,上樓的時候,我買了一大束的鮮花。

    推開薇薇亞的病房,小丫頭一看見我就笑容滿面。

    我將鮮花插好,問她怎麼樣?

    小丫頭說已經沒事了,只是還有一點點的疼。

    我笑了笑,"真會安慰人,槍傷啊,那有那麼簡單?"

    "真的,只有一點點的疼,林敢哥哥!"薇薇亞看著我,微笑著說道。

    過了一會,她的臉色有些傷感了起來,問了一句,"昨天晚上,我爸爸來醫院看我了,林敢哥哥,你們是不是要回中國了?"

    我點點頭,"對,晚上的飛機!"

    "今天晚上?"

    薇薇亞驚呼一聲,隨即,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我趕緊扶著她躺下,"別說話這樣大聲,扯動傷口了吧?"

    薇薇亞流著眼淚,"林敢哥哥,我以後,還能見到你嗎?"

    "當然!"

    我笑了起來。

    薇薇亞嗯了一聲,然後,輕輕的抽泣著,我有些不忍,我也不知道這個小丫頭為什麼就突然這樣傷感了起來。

    或許這麼多年,她都一直生活在父親的管束之中,難得遇到我們這樣一些知心的朋友吧。

    在醫院里面,我陪了薇薇亞一整個上午,下午,我趕回了別墅,跟眾人收拾好了東西,然後,乘坐晚上的航班直接飛回了中國。

    回到久違的宜城,雖然離開的日子不長,可我總感覺離開了好幾年一樣,坐在王大仙的玄門正宗里面的沙發上,眾人的心情都好到了極點。

    隱患消除了,要處理的事情也都處理了,或許,一切都要步入平靜的生活當中。

    這段時間,我經歷了一輩子都不敢相信的事情,我林敢,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可是,自從我跟趙冰搬進那個出租屋開始,所有的一切,都仿佛經歷了一場從來沒有過的冒險。

    值得感激的是,老天爺戲耍了我很多,可最終,還是給了我這個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親人,朋友,以及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友誼。

    三天之後,我接到了七殺給我打來的電話,說是葉定坤請我們所有人吃飯。

    盛情難卻,我們只能赴約,吃飯的地點,還是葉定坤那棟山腳湖的老房子,菜肴並不算很豐盛,可是每個人都吃的很開心。

    飯菜之間,葉定坤並沒有再提及讓我加入八門組織的事情,不過,吃完飯之後,他還是拉著我到了小花園。

    葉定坤問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平靜的說道︰"還能有什麼打算?我已經離開校園很久了,我準備繼續回學校,將學業完成!"

    葉定坤有些驚訝,或許不相信我會有如此的打算。

    我盯著他,笑著說道︰"怎麼了?葉老?"

    "返璞歸真,林敢,我真的要對你刮目相看了。"說完,他嘆了一口氣,"林敢,我年紀大了,不想跟你說假話,說真的,我很希望你能夠幫我掌管八門,這個世界,需要你這樣的人來捍衛華夏的尊嚴。"

    "葉老,比我有能力的多了,七殺就比我強!"

    我委婉的咀嚼。

    葉定坤搖搖頭,"七殺是不錯,但是,還是缺少一些什麼,林敢,我真正看中的不是你的實力,而是你的那份毅力,那份為了朋友不惜做任何事情的決心,八門,需要你這樣的人。"

    我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跟在葉定坤的身邊。

    葉定坤再次嘆了一口氣,"我不會強人所難,林敢,既然你想過平靜的生活,我一定會答應你,你放心,你,還有其他人的事情,我一定會安排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只是一群普通人。"

    "謝謝葉老!"

    我真誠的說道。

    葉定坤擺擺手,"不用謝我了,我這樣做,也只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過,林敢,有朝一日,如果七殺葉九他們遇到了麻煩,如果咱們泱泱華夏真的面臨著巨大的危機,我希望你能夠站出來,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我希望你答應我。"

    我微微的一愣,老狐狸不虧是老狐狸,先給我一個糖,可最後,又給我來這麼一招。

    我盯著他。

    葉定坤表情嚴肅,"林敢,能答應我嗎?"

    我猶豫了好一會,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我不知道我做的到底對不對,我也不知道我答應葉定坤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但是,我真的覺得,如果有朝一日七殺葉九他們遇到危險,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因為,我是林敢,我做不到看著自己的朋友受到傷害。

    葉定坤,很狡猾,可這種狡猾,卻是讓人肅然起敬。

    這個世界,能夠大公無私到狡猾陰險的人,已經不多了。

    從葉定坤的別墅回來之後,王大仙等人回到了玄門正宗,而我,則跟周雅甦傾城一起回到了灕江郡。

    坐在沙發上,周雅問我葉定坤跟我說了什麼?

    我將事情說了一遍,周雅說我又中計了。

    我笑著搖搖頭,說葉定坤是只老狐狸,我完全防不勝防啊。

    "這可是你的軟肋!"說完這一句,周雅突然從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樣東西,然後遞到我面前,"林敢,你覺得這是什麼?"

    我定眼一瞧,周雅的手上,是一把鑰匙。

    我猛然想了起來,這鑰匙,是野田尚雄臨死的時候從口袋里面掉出來的。

    我搖搖頭,說猜不出來。

    周雅盯著鑰匙,緩緩的說道︰"這是日本中央銀行保險箱的鑰匙,既然是野田尚雄身上掉出來的,那麼,肯定就是他在銀行里面存放了什麼東西,你覺得會是什麼?"

    我皺著眉頭,還是猜不出來。

    周雅說道︰"看來,我有必要去一趟日本了。"

    "去日本?"

    我頓時一愣。

    "嗯!"周雅看著我,"林敢,我想知道他銀行保險箱里面到底是什麼東西,今天,我跟七殺說了,她已經幫我們訂好了機票,明天晚上,咱們一起飛日本。"

    "什麼?你要跟林敢去日本?"甦傾城一下子就跳了起來,"你不會是想將他拐走吧?"

    "放心,機票也給你訂了一張,不讓你去,你會放心嗎?"周雅不屑的看了甦傾城一眼。

    "這才差不多!"

    甦傾城一下子就高興了起來。

    既然機票已經訂好,我也想去看一下,第二天晚上,我們跟王大仙等人打了招呼,就直接飛往了日本。

    在酒店簡單的住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直奔日本的中央銀行,憑著鑰匙,打開保險箱,我赫然發現,保險箱里面,是一幅畫,正是那副幽冥圖。

    我應該早就想到的。

    "看來,真是這樣!"

    周雅將畫取了出來,交到了我的手中,問我怎麼處理?

    我若有所思,可以說,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這幅畫而起,這幅畫里面,也充滿了太多的秘密。

    它,到底出之哪里?又為什麼有如此神秘的力量,我不得而知。

    通過它,我經歷了一段從來不敢想象的冒險,我更加認識了一個蕩氣回腸的女人。

    可同時,它的里面,又存在著很多我無法破解的謎團。

    畫中的那個小女孩,曾經在鼠山監獄的時候救過我,而現在,她似乎依然存在于我的身體里面。

    她還叫了我主人。

    另外,在幽冥圖里面,我還看到了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穿著古代裝束躺在棺材里面的人,他,又是誰?他跟我到底有什麼關系?

    我緩緩的展開,死死的盯著幽冥圖。

    它仿佛有一股讓人琢磨不透的魔力,吸引著人去探尋它的一切。

    是福是禍,我完全無法得知。

    "林敢,林敢......"

    周雅跟甦傾城突然叫了我一聲。

    我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問她們怎麼了?豆助系弟。

    周雅看著我,"林敢,你剛才怎麼了?一直盯著這幅畫發呆,我們還以為......"

    我渾身一個激靈,"這畫,似乎想吸引著我去探尋它里面的一切,"

    兩人同時的目瞪口呆。

    我將畫重新卷好,"雅姐,傾城,我的生活,我現在感覺已經很好了,所以,我並不需要它去做些什麼,我想,這東西,還是藏起來為好,它一旦再出世,或許,咱們平靜的生活,又會給打亂了。"

    兩人點點頭,帶著幽冥圖,跟我一起回到了中國。

    幽冥圖,我最後交給了七殺,她是國家的人,有資格保管這種東西,七殺問我是什麼?

    我沒有告訴她,我只是說,這是一件很重要的東西,讓她妥善保管,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七殺一把答應了下來。

    生活,或許真的已經歸附了平靜。

    林闖,回到了我的老家,在那邊包下了一片果園,過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唐傲,則是去了雙柳鎮,跟金蘭一起經營著雙柳旅社。

    周雅跟甦傾城我一直以為不合拍,可沒想到兩人竟然合伙開起了一家服裝公司,而且,還送小藍朵去國外學習了服裝設計。

    所有人都過的很好。

    就只有王大仙同志,繼續在玄門正宗坑蒙拐騙,不過,他現在多了一個搭檔,那就是陳百鳥。

    兩個人,一唱一和,倒是生意紅火。

    最無所事事的就是燕雀,他偶爾在玄門正宗坐坐,偶爾又去周雅甦傾城的公司解決一些麻煩,甚至于林闖的果園,他也會過去坐坐。

    總之,現在的燕雀,是一個大閑人,閑的都不知道做什麼才好了。

    至于我,這個世界有錢好辦事,在我利用金錢手段疏通了學校的關系之後,我如願以償的回到了學校,不過,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對于學校的生活,我還是有些不習慣。

    一到星期天,我不是去玄門正宗坐坐就是去周雅甦傾城的公司喝喝茶聊聊天。

    好幾次,周雅跟甦傾城都一起來到學校找我。

    看著兩個大美女一左一右的挽著我,校園中的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就別提了,對外,我只能解釋,這是我的姐姐,一個堂姐,一個表姐。

    沒辦法,不這樣解釋,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這兩個女人,只要來學校,必定是兩個人一起。

    三個月之後,所有的一切,似乎真的回到了過去的日子,不過,學校也面臨放假了,放假的最後一天,我約好了眾人在王大仙的玄門正宗吃火鍋。

    王大仙一開始還不樂意,說我們這些俗人污染了他玄門正宗的聖潔之地,陳百鳥這個老東西,現在完全跟王大仙一個鼻子出氣,還說已經成為了玄門的一員,王大仙玄門第一,他玄門第二。

    我心說,你還真是二。

    不過,眾人一起轟炸而來,兩個玄門大騙子明顯沒有了戰斗力,一大早,眾人就買好了東西,什麼好吃買什麼。

    煮開水,放好料,眾人開始熱火朝天的吃了起來,吃到差不多的時候,王大仙突然看了我一眼,顯得有些神秘兮兮。

    我問王大仙怎麼回事,有什麼屁話就趕緊說。

    王大仙笑了笑,"林敢,你這在學校呢,還能避免一些問題,要是畢業之後,以後參加工作了,那就麻煩了。"

    我問他什麼意思?

    王大仙看了我一眼,然後盯著周雅,又盯了一會甦傾城,笑著說道︰"這人啊,最幸福的一件事情,就是生活,可生活這種事情吧,總需要一些調味品,比如親情,比如友情,還比如愛情什麼的,你說,這雅子跟傾城兩個人,以後你到底跟誰生活啊?"

    這個老混蛋,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不過,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其實,有時候我也想過。

    現在,王大仙一說,我頓時說不出話來,而周雅跟甦傾城也齊齊的看了一眼對方,然後,互相的冷哼一聲。

    "這雅子啊,有雅子的好,這傾城啊,有傾城的妙,不過,咱們這可是是在大華夏,華夏可是不允許娶兩個老婆的,林敢,要不一個登記,一個不登記?"

    王大仙笑了起來。

    我盯著王大仙,"你今天不說這事,你會死啊?"

    "笑話,我當然要提,我關心你嘛,上次我去你老家,你老爸還問我你有沒有交女朋友呢,以後你畢業參加工作了,你老爸能不提?"

    王大仙盯著我。

    "我看啊,要不現在就選擇一下吧,大家說可好?"王大仙再次笑了起來,這個老東西,是真正的唯恐天下不亂了。

    選擇一下,怎麼選擇?

    娘的,我根本選擇不了嗎?

    要說選擇的話,我兩個都想要,只不過,這能行嗎?

    一個做大一個做小,這更行不通。

    我實在有些蛋疼了,是非常的蛋疼。

    要是在以前啊,周雅跟甦傾城兩個人肯定一起對付王大仙,可此時此刻,竟然也同時沒有了反應,或許,她們有時候也會考慮這個問題吧?

    要不然,她們也不會同時的在我的學校出現。

    我有些尷尬了起來,可眾人,都有些幸災樂禍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一下子就響了起來。

    我掏出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我有些納悶,誰給我打電話啊,我試著接听,手機里面,頓時傳來了一個甜甜的聲音,"林敢哥哥。"

    我一下沒听出來,不過,隨即就脫口而出,"薇薇亞?"

    "林敢哥哥,你還好嗎?"

    薇薇亞問了一句。

    我點點頭,"當然好了,好的不得了,正跟朋友吃火鍋呢。"

    "我知道呢,我看著呢!"

    薇薇亞,緩緩的說道。

    "你說什麼?"我有些听不明白。

    "林敢哥哥,你出來就知道了!"

    薇薇亞說了一聲。

    我還是听不懂,"出來?"

    "嗯!"薇薇亞再次說道。

    我試著站了起來,往玄門正宗的門口一看,頓時就傻眼了,玄門正宗的門口,站著一個小丫頭,亭亭玉立,扎著馬尾,像極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

    薇薇亞!

    她,她竟然來到了中國。

    不對,確切的來說,是她來到了玄門正宗的門口。

    我激動到了極點,我一把就沖了出去,我看著薇薇亞,"薇薇亞,你怎麼來了?你的傷好了?"

    薇薇亞的泛著淚光,她沒有說話,她只是緊緊的盯著我,然後,突然一把將我死死的抱住。

    "薇薇亞......"

    我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

    "林敢哥哥,我好了,好了的第一時間我就想來中國找你,我爸爸說了,以後,我喜歡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現在,我跟你讀同一所學校了。"

    薇薇亞的話,讓我吃驚到了極點。

    跟我同一所學校,這丫頭,靠什麼手段進來的啊?

    不過,一想到拉隆將軍的身份跟地位,來我們中國讀個三流學校,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林敢哥哥,以後,你可要照顧好我了。"

    薇薇亞這一說,我頓時感覺話里有話。

    我趕緊將她松開,她羞紅的雙臉,看著我,隨即,抿了抿嘴唇,"林敢哥哥,我跟我爸爸說了,我......我喜歡你,我要跟你在一起。"

    我的腦袋嗡的一聲,納尼......

    薇薇亞似乎很滿意我的這種表情,說完,她快步的就走進了玄門正宗。

    我回過頭,我看向了周雅,看向了甦傾城,然後,又看向了這個剛剛走進去的小丫頭。

    剛才的兩個,我已經搞定不了,現在,又來第三個,老天爺,你他媽真要玩死我嗎?

    ?全書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