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七章王大仙

第七章王大仙

    那女人出來的時候,我看見了,挺年輕挺漂亮的,關鍵身材也好,前凸後翹,十分的性感。

    見我打量她,這娘們還不屑的瞧了我一眼,我心想,瞧個屁啊,長的再好,身材再棒,還不是個腦殘,等到那女人出了門開著卡宴離開了之後,隔壁格子間才出來一個人,是個六十歲上下的老道,身穿一身淡黃色的道士服。

    剛剛那萌萌的小丫頭一見他出來立馬叫了一聲師傅,然後說我在里面等。

    那老道點點頭,仙風道骨一般的進了我的格子間,眉開眼笑的,"貧道王海林。"

    說完這一句,他猛的皺起了眉頭,然後死死的盯著我,打量了我好幾眼,這種打量,就跟當初周雅打量我一樣。

    半天,他才來了一句,"小友,你印堂發黑啊。"

    我當時差點沒一拳打過去,你大爺的,我自從來到這神棍街,已經不下三個人說過我印堂發黑了,如果沒有那女人的事情在先,我或許還會相信這個老道說的話,可現在嘛,我基本肯定他就是個騙子,要不然,怎麼可能還讓人家女人拍洗澡的片段給他看,我活這麼大,就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解決事情的方法。

    不過,我清楚這些三教九流道上混飯吃的人,騙的不行用拉的,拉的不行用拽的,拽的再不行,搞不好就用打的了,所以,在這條街上,我最好還是悠著來。

    我笑了笑,"不能吧?"

    老道在我對面的沙發上坐下,"貧道向來不喜歡信口開河,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小友定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事。"

    我當時真是無語了,我來你這店,肯定是有事,要不然,我吃飽了撐的?

    我感覺這老道挺逗的,我想了想,先跟他聊著,萬一到時候他用強的要留住我詐我錢,我大不了沖出去,我戰斗力雖然不怎麼樣,可對付一老道一萌萌小丫頭,估計還是沒問題的。

    想了想,我問了一句,"大仙,那你能算出我是因為什麼事而來嗎?"

    我學著那女人的口吻,尊稱了一聲大仙。

    那老道點點頭,眯了眯眼楮,用手掐了掐,然後猛的將眼楮一睜,盯著我,"小友,你踫到的這事,可不簡單啊,搞不好的話,恐怕命都要丟掉。"

    我當即一愣,這老道,不會真的算準了吧。

    只是,一想到他剛剛忽悠那腦殘女,我就感覺不可靠,我估摸著肯定是他們這一行的套話。

    我咽了咽唾沫,"大仙真算出來了?"

    老道沒有說話,又眯著眼楮,"這件事情,因你朋友而起,要解決,當真是非常的麻煩,而且,你要對付的,恐怕,還不是俗物......"

    這一下,我有些坐不住了。

    我感覺這老道還是有些本事的,試想一下,如果沒點真本事,為啥開著卡宴的有錢女人要來找他幫忙,至于他趁機佔點便宜,換作是我,似乎有便宜,也會佔那麼一點,對吧,畢竟大家都是男人。

    我當即不敢亂說話了。

    那老道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沒有急著發問,而是讓我先喝口茶,過了一會才說道︰"小友,有些事情,由不得你不相信,有些事情,也拖不得,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沒經過大腦我就來了一句,"你不是會算嗎?"

    那老道沒有半分的尷尬,搖搖頭,"听說過一句話嗎?天機,不可泄露,所以,凡事,我們也只能洞悉三分。"

    我猶豫的看著他,不知道該不該將自己遇到的事情告訴他,想了想,感覺還是說出來,畢竟告訴他也沒什麼妨礙,萬一這老道真能幫我忙呢?

    再說了,現在也聯系不上周雅,暫時死馬當活馬醫吧。

    想著,我看著他,說了一句,"大仙,你見過詐尸嗎?"

    老道這一次愣了一下,然後笑了笑,"貧道當然見過。"

    我點點頭,將自己住在火葬場附近,然後莫名其妙的朋友失蹤,最後晚上又回來了,回來之後,不但整個人變的衰老了,還變的跟行尸走肉一般的前前後後都說了一遍。

    當然,那個神秘的ifi以及我夜闖火葬場的事情我沒說,因為,我感覺這事情說出來,我自己都顯得詭異了。

    那老道听我說完,臉色變了變,"小友說的當真?"

    "我親眼見到的,這還能有假!"我信誓旦旦的說道。

    老道琢磨了起來,嘴里念念有詞,"如果真如小友所言,這事情,就比較棘手了,容我想想。"

    說著話,他又準備開始眯眼楮,掐手指。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這老道到底有沒有解決的辦法,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掏出來一看,是周雅的電話。

    這一下將我激動的,我趕緊問老道衛生間在哪。

    畢竟,店里跟外面,都不太方便接周雅的電話。

    老道不明白我為什麼突然變的這樣激動,指了指外面的一個轉角處,我趕緊跑了過去,關上了衛生間的房門,"喂,雅姐,你怎麼才給我打電話啊?"

    周雅在電話里面問我︰"你現在在哪?"

    "雅姐,我在市區,我昨天晚上,差點就沒命了。"我哭喪著臉。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周雅倒是顯得有條不紊。

    我嗯了一聲,將事情的前前後後全部都說了一遍,最後,我問了一句,"雅姐,我還有沒有救啊?"

    "當然,知道了趙冰的落腳點就有辦法了。"

    "那就好,雅姐,那現在怎麼辦啊?"我有些急了。

    "你不要擔心,先回去,晚上我去找你!"

    我一听嚇了一跳,"雅姐,我可不想再回去了,我現在,到了那房子里面就的慌。"

    "那你還想不想活命?"

    周雅的聲音嚴肅了起來。

    我嗯了一聲。

    "那就不要怕,我告訴你,你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如果讓人發現趙冰失蹤,你覺得你解釋的清楚嗎?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弟弟,我不想再失去你。"

    周雅的話讓我心里暖暖的,我點點頭,"雅姐,我听您的,晚上見!"

    "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活下去的。"

    說完,周雅掛斷了電話。

    我心里忐忑到了極點,我不知道周雅到底想了什麼辦法,不過,她既然說我有救,就肯定有辦法。

    我讓自己冷靜了一會,將手機放回褲兜,走到衛生間的洗臉池前,洗了把臉,抖了抖衣服,這才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的拉開了衛生間的門。

    門剛拉開,我頓時就嚇了一跳,那老道竟然就站在門口,見我出來,一副古怪無比的表情直勾勾的盯著我。

    我被他盯的渾身不舒服,雞皮疙瘩差點都出來了,趕緊說道︰"大仙,怎麼了?"

    老道還是盯著我,依舊是那種古怪到了極點的表情,那種表情,我根本形容不出來,怎麼說呢,就好像見到了什麼不可能出現的東西一樣。

    有震驚,也有疑惑。

    我感覺這老道要開始詐我了。

    我緊了緊口袋,老子身上可沒幾個錢。

    我想走,可衛生間的房門被堵著,我緊張到了極點,這老道,鬼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

    憋了好一會,我開口問了一句,"大仙,你是不是也要上廁所啊?"

    那老道被我這樣一問,頓時反應了過來,趕緊說不不不,然後讓開身子,讓我過去。

    我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娘的,剛才那老道的表情就極其的不對勁,現在,肯定是在拖延時間,到時候萬一他叫了什麼人過來,我想走都走不了了。

    三教九流這群人,什麼壞主意使不出來?

    我急匆匆的就往門口走。

    剛走到門口,老道就喊住了我,"小友,要走啊?"

    我嚇的趕緊定住了腳步,我本來想立馬就離開這里的,可老道一叫,我又做賊心虛一樣,畢竟剛剛人家還裝模作樣的給我泄露了天機,娘的,說起來,我的確不厚道。

    我努力讓自己保持笑臉,轉過頭,"大仙,這不,剛剛接了電話,有點事,要不這樣,我下次再過來?"

    我本以為那老道會說你當老子的店是菜園子啊,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可沒想到,老道完全不是這樣,而是笑著點點頭,"好啊,小友要走,我也不強留,小友稍等......"

    說完,他走到了放電腦的那個格子間,過了一會,手上拿著一個用黃紙包裹著的東西遞給我,"小友,相遇即是有緣,我看小友的確有些為難事,貧道贈你一法寶,到了危機關頭,或許,你用的上!"

    我尷尬的接過,我心想,老賊果然是老賊,老子要走了,還不忘賣點狗皮膏藥。

    不過我一想,我要是不買他這東西,估計還真出不了門,我咬咬牙,"大仙,多少錢?"

    那知道,我又想錯了。

    那老道擺擺手,"我說過,相遇即是有緣,這法寶,是貧道贈與小友的,小友記住了,遇事莫慌,多思考,另外,千萬別輕信任何人的話,遇到緊急關頭,這法寶或許能救你一命,貧道,言盡于此!"

    我一下子就懵了,敢情這老道是好人啊,不過,我隨即又一想,這老道不會是在黃紙里面包了什麼毒啊蠱啊什麼的玩意吧,到時候老子生不如死,還不是要向他求救?

    不過,現在既然能脫身,我也就不多想了,我趕緊說了一聲謝謝,然後快步的出了老道的店鋪。

    往前走了一段,我忍不住回過頭,我發現那老道竟然站在門口,還在遠遠的盯著我。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