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八章詭異的房東

第八章詭異的房東

    這老道,怎麼看怎麼不正常,好好的,沒敲詐我就不錯了,竟然還送我法寶。

    有句話怎麼說的,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

    我趕緊加快了腳步,走到神棍街街口的時候,我悄悄的又往後面望了望,幸好這老道沒有跟過來,要不然,我直接就要報警了。

    趁著街口人不算多,我悄悄的走到一個垃圾桶旁,我估摸著這老道給我的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趁早丟了倒好。

    不過,一想起那老道神神秘秘的樣子,我還是決定看看。

    我小心翼翼的打開那個黃紙包,慢慢的展開,待到看清楚時,我有些疑惑了,黃紙里面包裹著一些白色的小晶體粉末狀玩意,看上去,就像我們吃的食鹽。

    這就是老道說的法寶?

    我當時沖動的差點就用舌頭去嘗一嘗了。

    可最終,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我將那白色的玩意包好,一股腦兒的丟進了垃圾桶,這才打了個的,到了出租屋門口的馬路上。

    剛要進去的時候,我有些猶豫了,說實話,我還是想回學校的,因為只要一想起趙冰,我就不敢進出租屋了。

    不過,周雅說的也對,萬一我回學校,有人問起趙冰來怎麼辦?還有,要是別人說跟我一起去出租屋玩玩,我又該怎麼辦?

    我感覺我驚慌失措之下肯定會露出破綻。

    要是被人發現趙冰失蹤了,娘的,學校跟警察肯定同時找上門,到時候,我又該怎麼解釋?就跟周雅說的一樣,我肯定解釋不清楚,這樣一來,我要是被關進局子,那樣的話,即便周雅想到了方法也救不了我了。

    學校不能去,我能去哪?總不可能在大馬路上過日子吧?

    現在的這種天氣,熱都要將我熱死。

    想了想,我最終一咬牙,還是去了出租屋,我忐忑的上了樓,到了門口之後,我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

    客廳里面一片亮堂堂的,我這才松了一口氣,其實說起來,這個出租屋並不是陰氣森森的那種,反倒特別的明亮,要不是因為這一次的事件,我基本都忽略了它在火葬場的旁邊。

    我抓緊時間洗了個澡,洗澡的時候我全身都痛,一整天我自己都沒注意,現在才發現,其實昨天晚上的亡命逃竄,我現在全身上下都是傷口,尤其是膝蓋,估計是爬圍牆逃出來的時候造成的。

    洗了澡之後,我換了一身干淨的衣服,鬼使神差的我又推開趙冰的房間看了看,趙冰的電腦還在開著,地板上依舊掉滿了頭發,看上去,似乎比以前還要多,尤其是白頭發。

    我不由的一愣,不會是昨天晚上趙冰回來的時候,又在這里掉了一大把吧?

    一想起這個,我就忍不住心驚肉跳,我趕緊退了出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我鎖好門,想著周雅到底要怎樣救我。

    還有就是,要是我真的沒事了,那趙冰的事情以後怎麼辦?

    趙冰出事的事情早晚會讓人知道,即便不知道,一個大活人突然沒了,作為跟他一起的合租人,學校跟警察肯定會調查我,到時候我該怎麼回答?

    直接告訴他們趙冰變成了行尸走肉,我相信他們直接會將我送進精神病醫院,那如果不這樣說,我又要怎樣解釋?直接說什麼都不知道?似乎良心上又過不去。

    我感覺焦頭爛額。

    不過,想了一會,我干脆直接就不想了,娘的,自己的命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呢,我還想那麼多干嘛?趙冰又不是我害的,我還是受害者呢。

    我正胡思亂想著,房間里面還在充電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連忙拿起來,一看,是周雅打來的。

    我趕緊接听,"雅姐!"

    "你回去了嗎?"周雅問了我一句。

    我點點頭,"回來了,雅姐,你什麼時候來啊?"

    "我現在不方便,要晚上才能到,你就待在那,哪都別去。"

    我嗯了一聲,"雅姐,那你晚上早點來啊,我還是有點怕!"

    "放心,你那里是安全的,晚上等我電話。"

    說完,一把又掛了。

    臥槽,這周雅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忙些啥。

    放下手機,我決定再找個武器,要知道,昨天晚上要不是那把螺絲刀,估計我是逃不出火葬場的。

    在房間里面找了一圈,我又找到一把螺絲刀,我緊緊的拽在手上,然後一分一秒的煎熬著時間。

    大概是因為好幾個晚上沒有睡覺,加上昨天的奔襲,我靠在床上,不一會兒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都已經到了傍晚,我看了一眼手機,都晚上的七點了,外面已經是暗了下來。

    我肚子里面咕咕的亂叫,想起來,午飯都沒吃,我估摸著周雅應該沒這麼快到,就拿了手機,將螺絲刀插在皮帶上下了樓。

    我跟做賊一樣的到了學校對面的飯館,生怕踫見自己的熟人,還好一切順利,我打了個快餐,提著往回趕。

    快到出租屋門口的時候,我看見那里停著一輛黑色的商務車,我當時有些奇怪,這出租屋,我平時也沒見到什麼人,現在怎麼還一輛車過來了?

    難道,又有人在這里租房子?一想起這個,我就多了一個心眼,我並沒有上前,而是靠在旁邊的一堵矮牆旁。

    我死死的盯著那輛商務車。

    過了一會,從出租屋的方向出來兩個人,穿著黑色的t恤,牛仔褲,有點類似社會上的收賬馬仔。

    那兩人快步的走到商務車的旁邊,敲了敲玻璃,不一會,車上下來一個胖子,我一看,那胖子,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

    "樓上沒人啊!"其中一個馬仔說了一聲。

    "怎麼可能?"那胖子抹了抹汗,"你們找錯了沒有?三樓啊!"

    我心里咯 一下,三樓,娘的,不會是找我的吧?

    那兩人搖搖頭,"我們難道連幾樓也分不清楚,說沒人,就沒人,要不,你自己上去看看?"

    說完,伸出手。

    那胖子不爽的從口袋里面掏出一疊錢,塞到兩人的手里,還叮囑了一句,"這件事情,千萬別跟任何人說,听見沒有?"

    那兩個馬仔笑了笑,"瞧你那緊張樣,多大點事!"

    胖子有些氣呼呼的,待到兩人上了車,這才快速的發動,不一會兒就離開了。

    我提著飯盒,慢慢的走了出來,剛準備往出租屋里面走,突然,我停住了腳步,我記起那個胖子是誰了。

    娘的,我說看著怎麼這麼眼熟呢,這胖子不是別人,正是我跟趙冰的房東。

    那天我跟趙冰來租房子的時候,都是趙冰談好了的,後來付房租跟押金,也是趙冰在樓下交的,我當時只是粗略的掃到了這個胖子一眼,當時我還感覺他挺奇怪的呢,大熱天的,穿的嚴嚴實實,戴著手套,還戴了個帽子。

    不對,我渾身一顫,我記起來了,當初我跟趙冰到這里來的第一天,趙冰就跟我說那個ifi的事情,說網速賊好。

    還有那個ifi的密碼,我記得趙冰說過,也是房東給的,說是租房子福利。

    也就是說,那胖子,是故意透露ifi的密碼給我們的。

    而周雅說過,那個ifi,本來就是一個局,誰上誰死。

    難道,這一切,都是那個胖子搞的鬼?

    他故意透露那個ifi的密碼給我們,好讓我們入局?

    臥槽,我當即就罵娘了,更罵我自己,我怎麼就沒想到這個胖子呢?按理來說,周雅一說這ifi的事情,我第一時間就應該想到他啊。

    看來,他剛才叫了那兩個馬仔在三樓找人,肯定找的也是我。

    他到底想做什麼?

    我感到一陣深深的恐懼,看來,這出租屋是肯定不能進去了。

    我快步的轉過身子,朝著對面的馬路走去,對面的馬路旁邊,有一個綠化的小花壇,我貓著身子,躲在里面,我感覺心跳的厲害,渾身發抖。

    我飯也沒心情吃了,就這樣一直蹲著,期間,我試著給周雅打了一個電話,可周雅的電話又關機了。

    我焦急無比,終于,十點多的時候,我遠遠的看著一輛車緩緩的開來,最後,停在了出租屋的對面,距離我只有十來米的距離。

    我一看,正是周雅的那輛寶馬三系。

    我悄悄的從花壇里面鑽了出來,飛快的跑上前,一把就拉開車門,竄了進去。

    周雅嚇了一跳,她拿著手機,正想給我打電話呢?

    "雅姐!"

    "你怎麼在這?"周雅看著我,意外到了極點。

    我滿頭大汗,說話都語無倫次了,半天,我才激動無比的說道︰"雅姐,我知道這個局是哪個王八蛋設的了?"

    周雅目瞪口呆的看著我,"誰?"

    "就是我房東,那個死胖子!"我咬牙切齒。

    ps:

    大家覺得還行,看的還爽,就點擊首頁的小星星收藏一下,多謝大家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