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九章活尸

第九章活尸

    我將胖子給我們ifi密碼以及剛剛他又在這里找人的事情跟周雅說了一遍。

    周雅看著我,皺著眉頭,"你確定?"

    我用力的點著頭,"雅姐,這是我親眼看到的,還有那個ifi密碼,都怪我,趙冰一出事,我就應該想到他的。"

    "果然是他!"

    周雅跟我一樣,突然咬牙切齒了起來。

    我有些納悶,"雅姐,你知道那個胖子?"

    周雅點點頭,"當初我弟弟出事的時候,我就懷疑過他,不過,我什麼證據都沒有,沒想到......"

    "雅姐,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周雅思索了一番,"看來,他怕事情敗露,想在你生命還沒有消逝之前就要你的命。"

    我緊張了起來,听周雅說的,好像是這個道理,要不然,那胖子為什麼會直接叫人去出租屋找我?

    除了殺之而後快,我根本找不到其他的理由。

    "你剩下的時間不多了,現在,胖子又盯上了你,看來,咱們必須冒險一回了。"周雅緊緊的看著我。

    被她這一看,看的我心里忐忑到了極點,我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我試探的問了一句,"雅姐,要怎樣冒險啊?"

    "今晚,我們再去一次火葬場!"

    周雅一字一句。

    "什麼?"

    我當時直接就嚇尿了,臥槽,昨天晚上發生過什麼,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好不容易劫後余生的逃出來,現在還進去,那豈不是找死?

    與其被趙冰那些變態的玩意搞死,我還不如靜靜的等待生命的消逝。

    "雅姐,有沒有別的辦法啊?"我承認,我害怕了。

    周雅搖搖頭,她突然將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柔聲的說道︰"林敢,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弟弟,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所以,這一次,不管冒多大的險,我都一定要去試試,也只有這樣,你才有可能活下去,你明白嗎?"

    我這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兩樣東西,親情跟女人,而周雅,此時則變成了一個充滿親情的女人,我更加是抵擋不住了。

    我死死的咬了咬牙,"好,雅姐,我全听你的。"

    "這才是我的好弟弟!"

    周雅微笑的看著我,看的我有些恍惚,這女人,不笑還好,一笑,簡直把我的魂都差點勾去了。

    周雅開始跟我說了她的計劃,現在,時間還早,等到凌晨的時候,我們再進火葬場,另外,她又叮囑我,進去的時候,千萬不要緊張,另外,盡量別發出聲響。

    我當即記牢了,我記得,上次我去那個停放尸體的大房間的時候,本來那些尸體還沒有詐尸,可我看見趙冰坐起來之後叫了一聲,它們這才全部都詐起來了。

    告訴了我全部的計劃之後,我又問周雅這一次去火葬場到底要干什麼?

    周雅看著我,認真的說道︰"以前我還不確定有人利用ifi設這樣一個局到底是為了什麼,現在看來,趙冰既然留在了火葬場,火葬場又出現了那麼多的半尸人,從這一點看,他們一定是在養活尸。"

    "活尸?"我渾身一顫。

    的確,這種詭異絕倫的東西,以前我可沒有接觸過,最多也僅限于一些影視作品,可現在,卻真真切切的發生在我的身上。

    周雅點點頭,"對,以前苗疆一帶也有養尸人,不過,那都是單純的尸體,說的更清楚一些,那些都是死尸,可你昨天晚上在火葬場見到的,那是半人半尸,說白了,那些玩意,既可以叫作尸體,也勉強可以叫作人,只不過,他們僅存有一絲人的殘念,就跟剛剛出生的嬰兒一樣。"

    我恍然大悟,"也就是說,他們的思維很簡單,可以被人隨意的操控?"

    周雅嗯了一聲,"養死尸,尸體能做的事情局限性太多,可活尸就不一樣了,控尸人能夠利用這一絲殘念,操控尸體,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只不過,養活尸可比養死尸要困難的多,他們不但需要尸體的陰氣,還需要活人的陽氣,這也就是為什麼你跟趙冰的生命會慢慢消逝的原因。"

    "有人設這個局,利用我們的生命,去養那些活尸?"我瞪大了眼楮,幾乎不敢相信。

    周雅撇撇嘴,示意我想的,就是最正確的答案。

    我整個人都懵了,我沒想到事情竟然變的這樣的復雜,又是死尸又是活尸的。

    我心有余悸的看著周雅,又問了一句,"雅姐,如果不救我,是不是我也會變成活尸?"

    周雅嗯了一聲,隨即又看著我,"相信姐姐,這種事情,我絕對不會讓它在你的身上發生。"

    看著周雅堅定的眼神,我突然感覺沒那麼害怕了,人家萍水相逢為了救我都願意冒險,我這個當事人,又有什麼理由害怕呢?

    周雅讓我別再胡思亂想了,好好休息。

    我們兩個坐在寶馬車內,到了凌晨一點多鐘,周雅這才告訴我,可以行動了。

    我們走出了寶馬車,我緊了緊皮帶上的螺絲刀,娘的,說起來挺慚愧,我身上現在最牛逼的武器就這個家伙了。

    至于周雅,則在腰間綁了一個腰包,我問她里面是什麼,周雅告訴我,說天機不可泄露。

    雖然她這樣說,可我還是感覺挺靠譜的,我又問周雅到底是什麼人?

    周雅看著我,"你感覺我是什麼人?"

    我莫名其妙的來了一句,"肯定是跟峨眉派那些漂亮道姑一樣的世外高人!"

    周雅笑了,說別貧嘴了,等這件事情解決了之後,她再告訴我。

    我點點頭,經過剛才的一番調侃,我的心情又放松了一些,當然,除了這個之外,主要還是因為周雅在我身邊,一來,她看上去挺本事的,再一個,作為一個男人,在一個漂亮的女人面前,總是會莫名的多了一份勇氣,我說的沒錯吧?

    我們到了對面的馬路,沿著出租屋前面很快就到了後面的那條巷子,周雅問我趙冰昨天就是從這里進去的?

    我說是。

    她皺起了眉頭,我問她怎麼了?

    周雅尷尬的看著我,說她沒想到圍牆這麼高,爬不上去。

    我心里一愣,看來,即便是高人,在一些普通人的事情上也是有局限的,要不然,這世界上的高人都他媽去搶銀行了。

    周雅又往圍牆上看了看,最後盯著我,輕聲的說了一句,"林敢,要不你推我上去吧?"

    我沒經過大腦的就點點頭,"好啊。"

    不過,剛說完,我就感覺有些不妙了。

    我發現了一個大問題,周雅,今天穿了一條黑色的薄紗裙子,關鍵,那裙子還挺短!

    我感覺臉一下子就發燙了起來,這他娘的穿裙子,我該往哪個地方推啊?

    我看見周雅也躲躲閃閃的,大概跟我說的時候就意識到了這一點。

    我心說周雅也真是的,干嘛穿個裙子啊,估計她一開始沒想到今天晚上要進入火葬場,可現在一听胖子都叫人來找我了,這才改變了原本的計劃。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低著頭。

    過了一會,周雅推了我一下,咬了咬嘴唇,"還愣著干什麼?推我上去。"

    我尷尬的說了一句,"姐,這不好吧?"

    說完,盯著她裙子下面的兩條大長腿。

    "有什麼好不好的,瞎想什麼呢?"說完,她使勁的瞪了我一眼,然後背對著我走到圍牆的旁邊。

    她舉起了雙手,做出一個扒圍牆的動作,轉過頭見我還傻愣愣的站著,又催了我一句,"快點!"

    我盯著她的背影,只能是萬分尷尬的走了過去,我伸出手扶著周雅的腰,這剛一接觸,我就緊張到不行。

    可隨即周雅就來了一句,"你,你用力啊!"

    我沒辦法,只能咬了咬牙,將周雅撐了起來,周雅的身子不重,估計也就九十多斤的樣子,有了我助推的這一把力,她一下子就扒住了圍牆,她又催我再推她一把,我只能將手從她的腰慢慢的挪到她的腿上。

    這個過程,我說我沒亂想,那絕對是假的。

    我撐著她的腿,周雅也使勁的往上蹭,終于是將她推上了圍牆,我抬起頭,剛想問周雅行了沒?

    可這一抬頭,差點就噴鼻血了,周雅的身子還沒有徹底的上去,趴在圍牆的那個姿勢剛好將裙子撐了起來,我這一抬頭,立馬將裙子里面瞧了個一清二楚。

    ps:

    大家順手點下追書啊,放入書架之後,以後有更新會提醒的,謝謝大家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