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十章再探火葬場

第十章再探火葬場

    "林敢,你看什麼呢?"

    我還傻乎乎的抬起腦袋。

    圍牆上的周雅頓時不干了,嬌羞帶怒的轉過頭喊了我一聲,不過喊歸喊,她爬上去之後,還來不及調整身形,所以,只能是又氣又急。

    我趕緊撇過腦袋,"沒,沒,沒什麼,那個雅姐,不用我再推了吧?"

    "不用了,你趕緊上來!"

    "哦哦哦!"

    我匆忙掩飾自己的尷尬,後退了幾步,然後一個虎沖,跳起來直接扒向了圍牆。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周雅跟我一起來的緣故,這一次,我表現的十分神勇,簡直就是一氣呵成的就上了圍牆。

    說實話,當時我感覺我的男子氣概展露無遺。

    上了圍牆之後,我跟周雅打量了一眼火葬場,里面靜悄悄的,就跟上次我來的時候一樣,我心想,這火葬場難道晚上沒有人值班的嗎?還是說,這里面的所有人,都成那種半尸人了?

    這個想法一產生,我又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

    周雅讓我先下,我不敢猶豫,將自己吊在圍牆上,然後跳了下來,然後我看著周雅,周雅在圍牆上哆哆嗦嗦的,讓我在下面接著她,我張開雙手,讓周雅放心的跳,我肯定接著。

    周雅點點頭,整個人蹲著身子,然後又坐到圍牆上,待我準備好之後,這才身子一傾,從圍牆上跳了下來,這一跳,本來就很短的裙子頓時就飄了起來,我站在下面,完全被這抹風景給震傻了,不過,還是本能的一把接住了周雅的身子。

    周雅的身子不重,可經不住從圍牆上跳下來的沖擊力啊,我整個人頓時就跟她撞倒了一起,然後一起跌倒在了草坪上。

    周雅趴在我的身上,胸前鼓鼓囊囊的壓著我,那種感覺,微妙到了極點,我都有些舍不得從地上爬起來了。

    周雅似乎也撞懵了,就這樣趴在我的身上,過了一會,才突然啊的一聲,幾乎是身體一下子彈跳起來瞬間從我的身上離開。

    我坐起來,發現她的臉色有些慌張的古怪。

    不過一想,肯定是剛才我們兩個這種曖昧的舉動嚇到她了。

    我趕緊說道︰"姐,你沒事吧?"

    周雅搖搖頭,說沒事,然後還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小壞蛋!"

    我被她這一罵,一點脾氣都沒有,反而覺得心里癢癢的。

    周雅又嬌嗔了我一眼,讓我別胡思亂想,辦正經事。

    我點點頭,說的也是,老子命都快沒了,還想這些東西,真要想,那也要等到命回來了再想。

    來日方長,到時候姐姐弟弟的......

    周雅整理了一下衣服,問我上次發現那些尸體的大房間在哪?

    我指了指火葬場後面的那棟樓,說就在那。

    周雅點點頭,貓著身子,跟我一起沿著圍牆的陰影往那里靠近,剛才我還沉浸在跟周雅的小曖昧里面沒多少害怕,現在,真的要辦正事了,我還是感覺一種莫名的恐懼。

    我們兩個一前一後,走出了草坪,然後飛快的從路燈下面跑了過去,又躲藏在對面一棟辦公樓的陰影下面。

    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剛剛我們過來的草坪方向突然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圍牆上掉下來一樣。

    我頓時朝草坪的方向看過去,可那邊,什麼都沒有,我緊張了起來,看著周雅,問了一句︰"姐,你剛剛听到什麼聲音沒有?"

    周雅說沒啊,別自己嚇唬自己,說完,對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再次往後面的那棟樓靠近。

    可我不認為剛才是我的幻覺,我明明听見有東西從圍牆上掉下來,不會,不會是趙冰這個家伙剛剛就在圍牆外面等著我們吧?

    然後見我們進來,尾隨而來,最後來個里外夾攻?

    我忍不住又往草坪那邊望了望,可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胡思亂想之際,我跟周雅已經到了那扇大玻璃門的前面,昨天晚上,我就是從這里逃出來的。

    周雅指了指里面,問我是不是這里,我點點頭。

    她推開門,緩緩的往里面走,我一把拉住她,周雅轉過頭,讓我不要緊張,然後慢慢的走了進去,我見周雅如此,只能一咬牙,緊緊的跟在她的身後。

    進入玻璃門,就是一個大堂,這里估計是為開追悼會準備的,很寬敞,不過,現在進來,我卻是感覺一陣陣的陰氣逼人。

    我不敢離開周雅的身邊,周雅倒顯得沒有太過緊張,我看見她從腰上的包里不知道拿出了什麼東西,捏在手上,然後一步步的往那個大房間的門口走。

    我不由的也緊了緊手中的螺絲刀,沒辦法,它現在是我唯一的武器。

    越靠近那個大房間,我就越發的緊張,身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了,心撲通撲通的亂跳。

    我又扯了扯周雅,周雅示意我不要害怕,走了十多步,我們已經到了那個大房間的門口,我緊張的朝里面看,雖然光線不是很足,但我還是能夠看的清楚,我發現,里面依舊擺放著那些鐵床,只不過,上面的尸體,都不見了。

    周雅看上去也有些意外,回過頭看了我一眼,意思是問我沒有搞錯地方吧?

    我趕緊搖頭,示意自己沒有弄錯。

    周雅點點頭,徑直的往里面走,我嚇的腳都邁不開了,還進去,萬一有埋伏怎麼辦?不過,周雅已經進去了,我也只能跟著。

    大房間里面有一股特別難聞的味道,又腥又臭,上次我還沒發現,現在想想,有點類似死老鼠死在抽屜里面的感覺,鐵床上烏漆墨黑的,有點像是干涸了的血跡。

    我頭皮發麻,我們兩個在大房間轉了一圈,什麼都沒有發現,這里,空空如也。

    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氣,我還不知道周雅的本事,我不知道萬一來了那麼多半尸人,周雅是不是能夠對付?

    我剛想叫周雅走,這個時候,周雅走到大房間靠近北面的一個鐵架子前,站定的看了一會,然後突然招呼我過去,待我走到身邊,她示意我將架子往右邊推了推,我試著推了一下,鐵架子,竟然挪開了,而里面,竟然顯出了一道暗門,拉開暗門,里面幽森森的,有一些淡綠色的光從里面透射了出來。

    周雅沖著我點點頭,我心想,不會要進去吧?

    那知道那沒等我想,周雅已經率先進去,我猶豫了一下,最後一咬牙,奶奶的,我今天舍命陪君子了。

    暗門一路往下,有點地下車庫的感覺,越往前走,前面的綠光越甚,我發現,這些都是安裝在這里的冷光源發出來的。

    我們往前走了一會,下面竟然寬敞了起來,跟上面一樣,是個房間,擺放著不少的鐵床,床上依舊空空的,不過,隱隱約約的,我們听見一些咯吱咯吱的聲音。

    周雅循著聲音就走了過去,我跟在她的身後,在這些鐵床的盡頭,又是一扇門,那門半掩著,我們一人躲在一邊,朝著里面看,這一看,我頭皮都差點炸了起來。

    我看見有十多個類似昨天半尸人一樣的怪物蹲在地上,在吃著什麼東西,定眼一瞧之下,竟然是一具具死人的尸體。

    那些尸體皮肉外翻,已經開始腐爛,惡臭撲鼻而來,尸體上,還爬著一條條白色的蛆蟲,惡心到了極點,我趕緊死死的捂住嘴巴,就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個半尸人緩緩的站了起來,他手上拽著一只剛剛從尸體上扯下來的手掌,慢慢的轉過身子,我看的真切,那半尸人,穿著一套湖人隊的球衣。

    不是趙冰還能是誰?

    只不過,現在的趙冰,渾身上下,髒兮兮的一片,球衣上面,到處都是干涸了的黑色血跡。

    他轉過頭,我一眼就瞧見了他的眼楮,被我戳瞎的那只空洞洞的,而另外一只,跟昨天一樣,在詭異的發著紅光。

    我嚇的趕緊一躲,我看見趙冰突然晃晃悠悠的朝著門口走了過來。

    我心里一驚,我突然想起了什麼,周雅說過,趙冰,是要回去上網的,現在這個點,好像正是他上網的時候,難不成他吃飽喝足了,又要回出租屋去上網?

    我一陣心驚肉跳,不過,不管他要去做什麼,他肯定要出來,一出來,就勢必發現我跟周雅,我趕緊抬起頭,想叫周雅走。

    可是,等我往旁邊一看,整個人頓時就懵了,周雅,她,她竟然不見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