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十三章詭異的筆跡

第十三章詭異的筆跡

    我一听,丫大爺的,連我太爺爺的名字也知道啊?

    我正發愣,王大仙又凶神惡煞的問了一句,"你可別告訴我,你太爺爺不是林闖?"

    我點點頭,說沒錯啊,我太爺爺就叫林闖。可這跟我叫什麼名字有什麼關系啊?

    話一說出口,我頓時感覺不妙,這老道,剛才咬牙切齒面目猙獰的,娘的,不會跟我太爺爺有什麼深仇大恨吧。

    那現在我落在他的手上,豈不是羊入虎口?

    我沒想到事情發展到了一個這樣的階段,白天我見到他的時候,就感覺這個老東西有些奇奇怪怪的,可沒想到他竟然會跑到火葬場救我,我本來還對他心存感激,現在看來,好像事情又不是這樣。

    最讓我想不通的還是那點,他怎麼知道我在火葬場?

    還有他剛才問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問題,完全就不像是一個正常人能夠問出來的。

    不過有一點,我現在倒是能夠確定,這老東西,他認識我太爺爺跟太奶奶。

    說起我太爺爺,其實我也沒見過,有一點還很奇怪,鄉下祖屋里面竟然也沒有他的靈位,我只是從我太奶奶的口中,才知道他叫林闖。

    而且,每次提到我太爺爺,太奶奶就總是掉眼淚,最後,還會盯著我自言自語莫名其妙的輕聲嘀咕些什麼。

    "你到底是誰?"

    我正不由自主的想著一些小時候的事情,王大仙突然一聲大吼,死死的瞪著我,"你不可能叫林敢!"

    我當時就傻眼了,臥槽,這老道語無倫次的,不會他媽的瘋了吧?

    老子叫林敢,這他媽還有什麼可能不可能的,我本來就是,要不是我現在的身份證還在出租屋,我立馬就想亮出來了。

    難道這林敢是個大人物?可我也沒必要冒充啊。

    不過,見老道這神神叨叨神經不正常的樣子,我還真有些害怕,我舔著臉,"大,大仙,我真叫林敢,我騙你干嘛?"

    "那你說你太爺爺叫林闖,你太奶奶叫潘玉,這怎麼可能?因為你的名字......"

    王大仙完全處于一種癲狂的狀態,後面的話,沒有往下說了。

    我都要爆粗口了,我太爺爺叫林闖,我太奶奶叫潘玉,我怎麼就不能叫林敢了?

    這根本就是瞎扯淡嗎?

    我真心有些想發飆了,本來就是,再這麼搞下去,老子都要變成神經病了。

    王大仙沒有理會我是什麼樣的心情,又開始自顧自的開始嘀咕了起來,一會念叨我的名字,一會又念叨我太爺爺的名字,突然,他快速的站了起來,臉色激動的說道︰"你等會!"

    說完,風風火火的從旁邊搬來了一個梯子,他將梯子豎了起來,靠在店鋪上面的一個閣樓上,他爬了上去,過了一會,才匆匆的爬了下來。

    我看見他手里拿著什麼東西。

    不過,他並沒有讓我看,而是一把放進了口袋,然後,又從旁邊的格子間拿來了一支筆還有一張紙。

    他將紙筆擺在我的面前,盯著我,說道︰"你給我寫幾個字!"

    我完全理解不了這老道的行為,不過,現在在他的地盤,這家伙面對那些活尸都有些辦法,估計對付我肯定是小菜一碟。

    所以,我不敢過分的激怒他,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我拿著筆,問他寫什麼?

    王大仙一字一句,"給我寫八個字,听好了,八十年後,龍門再聚,最後,再寫上你的名字落款。"

    "八十年後,龍門再聚?"我念了一遍。

    "快點寫!"

    王大仙催促了我一句。

    我趕緊點頭,抓起筆,在那張白紙上快速的寫上了那八個字,然後,又簽上了自己的署名。

    我將紙遞到王大仙的面前,他接過一看,頓時全身一顫,我看見他的臉,白的就跟一張紙一樣。

    他似乎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東西。

    我心中越發的好奇了起來,我本來認為他有些神經病,可現在看來,似乎,又不是這樣。

    他就這樣拿著那張白紙,一直的抖著,足足他娘的抖了十多分鐘,這才將白紙放下,然後,慢慢的推到我的面前,他看著我,顫聲說道︰"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說完,他將手放進口袋,掏出了剛才藏進去的那樣東西,拿出來之後,我才發現,那是一張卡片,就跟一張普通的照片大小,過了塑。

    他將那卡片緩緩的推到我面前,"你看看。"

    我好奇的拿起了那張卡片,這一看,我整個人頓時跟他一樣,全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那張過了塑的卡片里面,其實是一張白紙,由于年歲久遠以及長時間的折疊,紙張泛黃,破爛,甚至還有些霉變。

    在這張泛黃的白紙上,寫了十個字,八十年後,龍門再聚,另外兩個,寫在八個字的右下角,竟然是我的名字,林敢!

    我大驚失色,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八個字加上我的名字,竟然跟我剛剛寫在白紙上面的那十個字,筆跡完全相同。

    一橫一豎,一撇一捺,就連轉折點跟帶筆幾乎都是一模一樣。

    就好像......就好像那幾個字就是我寫的。

    人的筆跡,如果沒有刻意的去模仿或者學習的話,其實就跟人的指紋一樣,每個人都是不同的。

    這也是筆跡鑒定學科學存在的有理性。

    我的字,算不上漂亮,自然沒人會去學習或者模仿,而我,也絕對沒有模仿過其他人寫過字,可那卡片里的白紙,卻擁有跟我字體同樣的筆跡。

    我就跟見了鬼一樣,趕緊將那張卡片丟在桌子上,我渾身冒著冷汗,我看著王大仙,哆哆嗦嗦,"大,大仙,這是怎麼回事?"

    "你,真的是他......可怎麼......"王大仙也完全的驚呆了,他用那種疑惑到了極點的表情,死死的盯著我。

    他?他是誰?

    我被他盯的都有些動搖了,難道,那幾個字,真的就是我寫的?

    不過,只是一想,我就感覺天方夜譚,我今年才多大?二十多歲,可那張紙,從他泛黃霉變的程度看,最少也經歷了六七十年的風風雨雨。

    也就是說,寫這幾個字的人如果現在還活著,至少都七十歲了,這怎麼可能是我寫的?

    這完全就不符合邏輯,我終于明白王大仙為什麼是那副表情了。

    如果他認識一個人叫林敢,而我也叫林敢,那完全可以叫著巧合,可是,出現兩個筆跡完全相同的人,而這兩個人年齡又至少相差幾十年,那應該又叫著什麼呢?

    一種無法形容的詭異涌上了我的心頭。

    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現在的心情,看來,這老道進火葬場救我,不是沒有目的,或許,就跟這張神秘的卡片有關。

    他想從我的身上,知道一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們兩個人同時的一愣。

    我掏出手機,一看之下,竟然是周雅打來的,我剛想接听,王大仙突然喊住了我,"是那個女人的電話吧?"

    我心中一驚,這老家伙,他怎麼知道周雅?

    雖然心中狐疑,我還是點點頭。

    "相信我,她不是好人!她要害你!"

    王大仙突然來了這麼一句,接著又一字一句說道︰"千萬別再相信她,要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頓時呆住了。

    周雅不是好人,這怎麼可能?是她提醒我別連火葬場的那個ifi,是她冒險去火葬場尋找救我的辦法啊。

    我愣愣的看著還在不斷響著的手機。

    "快接電話,別讓她起疑!"王大仙又說了一句。

    我心里忐忑到了極點,按了接听,"喂,雅姐!"

    "林敢,你到哪去了?"周雅听上去,十分的焦急。

    我支支吾吾的,"雅姐,我在下面突然沒有看見你,結果,我看到趙冰出來了,我就偷偷的躲在鐵床底下,後來出現了好多的活尸......"

    "好了,好了,都是姐姐不好,在下面的時候,我就預感到了不妙,我發現有人在算計咱們,所以,我來不及跟你說就跑去處理,可結果,還是出了事......"

    周雅嘆了一口氣。

    "雅姐......我沒事......"

    我還想說什麼,電話里面的周雅突然一下子壓低了聲音,"林敢,現在你別說話,你听我說,告訴你一些事情之前,你最好先做好心理準備,不管我待會說什麼,你都要盡量的保持冷靜,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听明白了嗎?"

    "嗯!"

    我應了一聲,心里不由的忐忑了起來。

    周雅的聲音壓的更低了,"你听清楚了,我知道你現在跟誰在一起,一個老道士,對不對?我告訴你,算計我們的人,就是他!"

    我嚇了一跳,我緊張的抬起頭,看了一眼王大仙,這老東西也直勾勾的看著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是他,控制了那些活尸,然後又故意帶著你逃離火葬場,獲取你的信任,我當時听見你的喊叫,就知道出了事,我追了出來,不過,等我趕到的時候,我發現你跟著他已經出了火葬場的門口,林敢,你想一下,你跟他逃離火葬場之後,有沒有發生一些特別奇怪的事情?或者,他有沒有問過你什麼特別奇怪的問題,你好好想想!"

    周雅的話,讓我整個人都開始混亂了起來,王大仙說她不是好人,可她,又說王大仙算計我們,他們兩者之間,到底,誰才是真正想幫我的人?

    ps:

    大家有推薦票的,給不戒投幾張,謝謝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