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十五章血玉

第十五章血玉

    我承認,我當時完全傻眼了,我本以為出了店鋪,看見的應該會是周雅,可沒想到是我的胖子房東。

    而且,他帶來的,竟然是跟趙冰一樣的玩意。

    我不傻,在火葬場的時候,我已經接觸過那些活尸,那些眼楮血紅的,明顯要比那些普通的強悍的多,這一次,胖子竟然還帶來了四個,臥槽,這存心是要我命的節奏啊。

    "快進去!"我還沒反應過來,身子猛的就被人一扯,王大仙這老小子,別看他一大把年紀,到了關鍵的時候,竟然動如矯兔,扯著我的手臂,反身就拽進了店鋪,然後一把就將門給關上了。

    店鋪的門,是那種老式的木板門,剛一關上,外面就是一陣砰砰亂響,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一個個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嗨到了極點。

    我臉都嚇綠了。

    王大仙讓我守在門口,然後飛快的就朝著旁邊的格子間跑了過去。

    我問他干嘛,老小子只給我拋下了兩個字︰頂住。

    臥槽,我當即就要罵娘了,你他媽說的倒是簡單,我也要頂的住才行啊。

    果然,只是過了一會,木板門就劇烈的顫動了起來,我看見里面的反鎖插銷有兩個已經被崩開了,我咬著牙,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用力的撐住身子,外面的砸門聲越來越響。

    我驚魂未定,我大喊了一聲大仙,讓他趕緊過來幫忙。

    話音剛落,我就听見一陣木板  啪啪的聲音,那聲音,越來越清晰,似乎,就在耳邊,我猛的大驚,我趕緊側過頭,幾乎在同時,一只枯瘦的手掌從門板那邊穿了進來,我要是躲的再晚一點點,這一下,腦袋就要被他拽掉了。

    我趕緊矮下身子,大吼了一句,"大仙,你大爺的,老子快頂不住了!"

    我急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那種  啪啪的聲音又開始朝著下面開始蔓延,隨即,撞擊聲也越來越猛烈,我差點就要直接棄門而逃了,就在這個時候,王大仙這個老東西終于是從格子間跑了出來,他的手里拽著好幾包黃紙包裹的法寶,背上還插著一把短劍!

    他快步的來到我面前,一把拔出短劍,然後,朝著門板就狠狠的插了進去,我听見外面響起了一聲怪叫。

    那聲音,像貓又不像貓,像狗又不像狗,總之,詭異到了極點。

    王大仙又將劍拔了回來,我看見那上面已經沾上了一些粘稠的液體,我發誓,那絕對不是血。

    王大仙又狠狠的朝著門板插了兩下,待到門外面的那群玩意安靜了一會之後,趕緊將黃紙包遞給了我,一字一句的說道︰"沒忘記這東西怎麼用吧?"

    我心想,當老子是傻子啊,不就是朝著那幫玩意撒嗎?

    我趕緊點點頭,王大仙定了定神,拽著那把短劍,我有些不爽,看剛才他的架勢,那柄短劍應該是很有威力的,可這個老家伙竟然不給我,就給我一些所謂的法寶。

    王大仙估計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對著我冷哼一聲,莫名其妙的說道︰"真搞不懂你到底是不是他,就一些這樣的小玩意,也能將你嚇成這樣?"

    我納悶的看著他,娘的,啥意思啊,不會是這個老家伙真的認定我就是他口中的那個他吧?

    可我是林敢,老子就一介潘浚 а 揪筒皇俏業那肯睿 揮盟低餉嫻哪僑和嬉飭恕br />
    我正想著,門,突然又被狠狠的撞擊了兩下,王大仙狠狠的將短劍插了進去,不過這一次,根本沒有奏效,就在他將短劍從木板門里面拔出來的時候,外面的那群家伙應該是同時發力,木板門 擦一聲,最後一個反鎖的插銷也直接給崩斷了,王大仙來不及拔劍,直接用身子將門頂住,然後還對著我大喊,"頂住啊!"

    我心想,你他媽傻啊,就這種陣勢,他娘的能頂住才怪,我趕緊匆匆的解開那個黃紙包,將里面的白色粉末拽在手上。

    剛做完這個動作,木板門就是砰的一聲,徹底的被撞開了。

    我想也不想,將手中的白色粉末一股腦兒的就朝著外面撒了過去。

    外面的那群活尸都蜂擁在了門口,被白色的粉末一撒,頓時急速的後退,我看見那個死胖子就站在別克商務車的旁邊,一直陰冷詭異的看著里面。

    "頂不住了,咱們必須沖出去!"

    王大仙突然來了這麼一句,然後他轉過頭,看著上面的小閣樓,我一看,那個萌萌的小丫頭正趴在上面看著我們呢,只不過,她看上去倒不是那麼害怕。

    王大仙對著她使了個眼色,那小丫頭點點頭,快速的就鑽了回去。

    看來,這老家伙,是想故意引開這群活尸,以免他們傷害到這個小女孩。

    "準備好了嗎?"

    王大仙深吸一口氣,舉起了手中的短劍,然後,又狠狠的說道︰"你開路!"

    我一听就傻了。

    臥槽,最牛的武器在你手上,你他媽讓我開路,那不是讓我去送死?

    見我不動,王大仙狠狠的又瞪了我一眼,"你有法寶,你怕什麼,還有,別忘記你那塊玉,如果你舍得血,這幫畜生,沒那個是你對手!"

    我一听,頓時想起了在火葬場的時候我對付趙冰的手段,難道,這塊玉沾上我的血之後,真的能夠對付那群活尸?

    我有些猶豫。

    我可不是舍不得血,血跟命相比,那個更重要,我還是很清楚的,只不過,我不知道王大仙是不是在忽悠我。

    畢竟周雅說過,這老東西,有些不對勁,如果火葬場的活尸是受他控制的,那我豈不是白搭。

    只是,如果他真的能夠操控活尸,現在為什麼還要這樣拼命。

    我開始對周雅的話有些懷疑了起來。

    她跟王大仙之間,似乎都存在著可疑。

    見我發愣,王大仙直接朝著我的屁股就來了一腳,"臭小子,都什麼時候了,沖!"

    看見他凶神惡煞的樣子,我真怕他突然翻臉,想了想,我咬咬牙,將手中的另外一個黃紙包也解開,一手抓著一把白色的粉末,大吼一聲,隨即一把將那些粉末撒了出去,門口的四個活尸被那些粉末一沾,頓時發出那種古怪的叫聲,飛快的閃到一旁,我看準機會,朝著外面就狂奔了出去,而後面,王大仙這個老小子緊跟著我的步伐沖了出來,揮動手中的短劍。

    我感覺現在是我的機會,這王大仙,怎麼看怎麼詭異,尤其是剛才,竟然讓老子打先鋒,這種家伙,鬼知道想在我的身上打什麼主意。

    出了門,我直接就朝著街口的方向跑,只不過,還沒等我跑出去五六米,那個一直待在商務車旁邊的胖子突然就朝著我奔了過來。

    我沒想到一個胖子竟然有這麼快的速度,大驚之下,手中還沒有撒完的粉末朝著他身上就拋了過去。

    胖子迅速的一躲,又再次猛然上前,幾乎瞬間就到了我的跟前,他古怪的笑著,身上,散發著一種極其難聞的古怪味道。

    那種味道,我在趙冰的房間也聞到過。

    我頓時嚇了一跳,難道,他也不是人,或者說,即便是人,也絕對不是正常人。

    我本能的急速後退,那胖子比我的速度更快,一下就死死的掐住了我的咽喉,只不過,剛一接觸,他就瞬間的閃開,然後,死死的盯著我。

    我呼吸急促,腦袋里面混亂到了極點,剛剛,我明明被他掐住了咽喉,怎麼他突然又放開我了。

    難道,難道是因為我脖子上的那塊玉?

    我記得我第一次去火葬場的那個晚上,也有活尸掐住我的脖子,然後也是飛快的放開,我又響起了王大仙的話,我咬咬牙,猛的一把將玉從脖子上扯下來,想了想,又狠狠的在手臂上咬了一口。

    我慌亂到了極點,生死存亡的一刻,我根本來不及細想那麼多,這一口,咬的極狠,手臂上頓時就鮮血淋淋,可我竟然沒感覺到痛,我將手臂上的血胡亂的涂到那塊玉上,然後,死死的拽在手掌心,握緊拳頭,朝著那胖子就揚了起來,"你大爺的,過來啊,老子弄死你!"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就憋出一句這樣氣勢十足的話,或許是壓抑的太久了,這一刻,爆發了出來,完全就不顧及到底場合對不對。

    那胖子看上去十分的忌憚我,我一邊揚著拳頭,一邊慢慢的往街口的方向蹭。

    蹭的時候,我還看了一眼王大仙,這老小子被四個活尸逼著,正在玩命呢。

    不過他手中的那把短劍估計也不是俗物,折騰了這麼久,擺脫不了,可那四個活尸,也沒找準機會傷他。

    我一步步的往後挪,那胖子慢慢的就跟著我,就是不敢靠近,我有些得意洋洋,不由的放松了一些警惕,剛準備加快速度跑向街口,那胖子突然就是一個加速,然後,用了一個刁鑽無比的姿勢沖到我面前,我本能的就是一拳,那知道這胖子剛才完全就是虛晃一招,我出拳的同時,他整個人又快速的退了回去,然後,再次沖殺了過來。

    我揮出去的拳頭已經收不回來了,不過,老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剛才我是一擊右勾拳,現在,我立馬又將拳頭給甩了回來。

    這一下,胖子的腦袋被我打了一個結結實實。

    只不過,我卻是一絲一毫的興奮都沒有,因為,我看見胖子的腦袋隨著我出拳的力道,在脖子上,直接三百六十度的逆時針轉了一個圈,然後,又回到了正常的位置,陰冷的看著我......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